请问可以吃掉你吗1v1h 系统宠妃紧致多汁h

请问可以吃掉你吗1v1h 第一章

“唔……是你么,巴恩。”

面朝下被摁在地上的图姆费力抬起头,看着影子的方向。

“我劝你现在放开我,你的妻子已经被巴恩控制了。”

“说不定已经吸干了她的血液。”

图姆身形重新缩回正常人的模样,不顾嘴里喷出血液,开始奋力挣扎。

“安静点。”

杰洛特踩了一脚俘虏,面向隧道入口,出声道。

“曼达。”

下一秒,立刻有人回应。

“是我,杰洛特。”

咚——

一声闷响,一件血淋淋的东西被扔进来,在地上滑动一段距离,停在图姆眼前。

图姆双眼聚焦,落在面前之物上。

它这才发觉,面前是一只被冰封起来的断手。

断手呈现利爪的形状,切口处的血液呈黑色。

凭借着气息感应,图姆简直不敢相信,这上面有巴恩的气息。

“不可能,她一个老太婆怎么能杀掉巴恩!”

此时隧道里的人已经出现,是位女性的模样,身上的外衣已经碎裂,露出里面的皮甲。

在曼达的脸上的还带着血迹,看都没看地上的图姆一样,她径直走到杰洛特面前。

“我发现了这个。”

一枚戒指躺在曼达的手心。

“那个叫巴恩的家伙,本来实力弱于我,可是它摘掉了这枚戒指,实力突然暴增。”

“差点被它伤到。”

曼达目光下移,示意杰洛特离开图姆。

杰洛特点点头离开,图姆正要挣扎,试试尽力一拼的机会,去发现周身一阵彻骨的寒冷袭来。

咯吱吱——

地下室里转眼出现了一座冰雕,只有图姆的头颅露在外面。

“长剑给我。”

杰洛特开口,曼达将背在身后的长剑解开,“这可真沉,背着它速度就降下了。”

“你怎么会提前防范?”图姆语气中充满了不解。

“你是指你的发出的信号吗?”曼达指指自己的耳朵,“我不是聋子。”

铛!

黄金长剑与锁链相交,顿时火星四溅。

哗啦——

捆住休姆的锁链应声而断,杰洛特向前一步,将休姆扶住,以防他倒在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

这一次,就连休姆都充满了不解。

杰洛特与曼达的身上充满了神秘,凭空闯入,独自面对血族简单解决,在他的判断中,杰洛特要比这个女人更强一点。

不用武器,在黑暗中制服图姆,完事就连急促的喘息都没有。

相比之下,这陌生的女人身上衣物已经破损,还有战斗的痕迹。

“休姆是一名苦修士。”杰洛特给曼达介绍道,同时转过身将休姆放在地上。

“让我们先来审问俘虏,然后再回答你的问题。”

“庄园中只有它们两只血族,没有其他的威胁。”曼达开口,“我解决完巴恩后,去它口中的四楼,\’老板\’不在。”

杰洛特将长剑的剑尖顶在图姆的眉心,“其他血族呢?”

“你们这一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长剑微微递出,刺破图姆的额头,黑血渗出,黄金长剑带给它无比的痛苦。

曼达从地上捡起来被冰封的断手,指着上面的图案,“摘掉戒指后,巴恩的手背上出现了纹.身。”

图案与在摩根大师村子里遇见的血族如出一辙。

“我不知道,我收到的命令就是呆在庄园里。”

这时候杰洛特发现图姆的手臂上也有一枚戒指,“铛”长剑磕开冰层,将图姆的左手斩下。

“这是什么?”

“不知道,这是老板给我们的。”

休姆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见到戒指,他眼中闪过一丝回忆,“给我看看,我可能知道它来自哪里。”

“这东西……的名字……”借着光源,休姆将戒指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是一件消失到了几百年的东西——日光戒指。”

休姆看了一眼失去戒指,面部特征变得恐怖的图姆。

“根据资料记载,它能掩盖你们外在特征,同时使你们免疫一定的阳光。”

将戒指还给杰洛特,休姆解释道:“关于这些的资料,是我在出发之前,曾在教廷总部看到。”

顿了顿,休姆重新坐在地上,“这个图案,我好像在另一个书架上扫到过,不过我没有阅读。”

请问可以吃掉你吗1v1h 第二章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了,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

文学

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直接偏头啃一口。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

请问可以吃掉你吗1v1h 第三章

仙山之上的天空,又恢复一片清明。

而那三名气势滔天的截教强者,此时却连人影都不见,那肃杀之气,消失无踪。

这一战,来的迅猛,结束的也快,甚至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便解决战斗,但那仙王的话,却引来惊呼一片,很快,这里发生的事,就传的到处都是。

反古岛如龙城内,人族修士,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截教!

这在炎夏神话当中,意义重大的两个字眼,大家自然都听说过,如今,绝世仙王亲自说出截教来战这句话,那就证明,截教真的存在!

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神秘强者,相比神族,人族不弱,只是这些绝顶强者,并没有露面罢了。

而最让人们兴奋的,则是七日之后,那仙山上的大战,截教会不会赴战。

绝世仙王太恐怖了,只是一指,便落下无数神雷,将三名截教强者直接毁灭,尸骨无存!

文学

人族修士只知道,敢去往仙山搞事情的截教成员,绝对是高手,但对于其具体是何等境界,他们不明白,毕竟现在人族练气时间太短,哪怕连神海境都没有几人,更不要提看到拨云那么远的地方了。

但神族,却很清楚。

三名拨云后期,这在神族当中,绝对神主级别的存在,可就这三名存在,却被那绝世仙王一根手指,直接灭杀,尸骨不存。

神族当中,之前有很多人不满族老的决定,认为不过是一尊突然苏醒的仙王,就算以前无敌,现在恐怕也战力骤减,不足为惧,他们甚至不懂,族老干嘛要给这所谓人族仙王低头,但现在,他们明白了,哪怕仙王沉睡漫长岁月,哪怕仙王如今战力骤减,也不是他们能够随便招惹的。

神宫后方一处山洞内,天帝与上官宏图都脸色难看,他们本来也想着仙王垂危,本体难以出手,只能靠分身行走世间,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而且,原本以天帝的计划,是想让上官宏图以六重神主的身份,挑拨神族与仙王的关系,一旦神族跟仙王发生大战,他们便可坐享渔翁之利,但这次事了,恐怕神族无论如何,都不会招惹人族仙王了,这个时候上官宏图若在中间挑拨,必然会被看出端倪。

“天帝,你的计划,恐怕要失败了。”上官宏图叹道。

“失败?怎么可能失败!”天帝不甘心的捏着拳头,若只是普通恩怨,他可能真的就放弃了,但这次不同,那仙王分身,拿走了自己两道远古意志!那可是能够让人一步登天的东西,天帝怎会轻易放弃,“上官宏图,你别忘了,我们要利用的东西,与他实力无关,他哪怕再强,也已经动了凡心,一旦我们有底牌在手,还何须怕他?”

“可这……”上官宏图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天帝那一脸阴沉模样时,最终还是将话咽回了肚中。

白池几人,在海面上亲眼见到仙王发威,那般强势,根本不惧截教,这让他们放下心来,他们生怕因为自己的行为,给仙王带来麻烦,但现在看来,自己眼中的麻烦,在仙王眼里,什么都不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