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一章

【现在不要订阅,等改成正文再订阅!】

【特殊章节:一个小时后恢复正常,半小时后重新点击进来,感谢大家支持,支持正版,请选择:起点中文网。】

【自动订阅也没事,不会重复扣费!】

【自动订阅也没关系,等到一个小时后,刷新一下书架就可以了,向下拉一下自动刷新】

曾经的梦,如今的苍白和无力

我带着些许扑街的惆怅,找到了曾经的账号,回到别了经年的大起点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登陆上账号时,又有几分悔意了,斑驳杂乱的广告弹出,令人依旧诧异,打开作家后台一看,昔日的苍黄之作早已不见,只剩余几个萧索的广告留言,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啊!这不是我几年来一直憧憬的网文殿堂?

我所记得的起点全不如此。那是个有江湖情怀的故乡。但要我记起他的殊胜,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网文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小扑街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落魄的心情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来,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第二日清早晨上线陆续去些老友那里打赏评论。一些作品简介里贴着‘敏感整改’之类字眼,正在说明这作品404的原因。几家相识不错的作者已经搬走了,所以很是寂寥。我打开以前的读者群,试探着弹了两个表情,一个当初的铁粉后来也入行的写手飞出来了,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龙套闪电巨。

铁粉写手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愤愤的神情,对我讲起点的刷票,新版的别扭,且不问我挪坑的事。闪电巨没有和我互动过,只是一个劲儿地弹…图片。

但我们终于谈到挪坑的事。我说外面的网站好混些,虽然读者少,起码能真实和网站交流,此外扑街之心不改,总是奢望如此谦卑等待石头发芽的。

铁粉写手也说好,而且告诉我现在无线大热,以前的名家已经不明了。

你的新书上架,我就去给你支持。写手说。

谢谢!

还有那个写网文的菜比猫,他偶尔上线时,也问起过你,据说扑街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我已经他发QQ通知他了,他也许很快就联系你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沉的夜里,一个头发蓬乱叼着廉价过滤嘴儿的中年人坐在昏暗的电脑桌前,干黄的骨节大手在键盘上飞速敲击,时而又蹙眉大篇幅删除。

这个中年人便是菜比猫,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那是白天工地上班造成的;

他的头发乱蓬蓬很少打理。用的是苹6,可是又脏又旧,似乎从来没有贴膜,也没有越狱。他喜欢教新手入行,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

因为他姓菜,别人便从鬼吹灯挖坟挖出来的古书上的“上大人菜比猫”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菜比猫。菜比猫一到群里,所有码字的作者便都发出来一个笑脸符号,有的叫道,“菜比猫,你又断更了!”他不回答,@责编说,“给一个推荐,我月初好好爆更一下。”便排出一排的读者打赏截图。

菜比猫对待新人很是热情,或许他有着善良谦逊的前辈胸怀,亦或是他在此列碰壁已久不免对新人同情指点规避错误。

我便是其中之一罢了。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菜比猫原来也念过二本,但终于没有进研究生,又不会当小白脸儿还颇有些文气的臭风骨;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自幼写的一手好日记,便憧憬着写写小说,换一个全勤。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经常断更。写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稿子,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做枪手的工作室也没有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现实中的菜比猫已经因为下岗,每日奔波在各个工地养家补贴了。

网文江湖!

只是梦中的一厢情愿罢了!

纵使,胸有沟壑,书尽天涯,可终究抵不过现实三丈平房和两堵矮墙!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责编正在慢慢的整理文档,看黑名单,忽然说,“菜比猫这本书长久都没有更新了。卧槽上个月还欠我十九章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群里了。一个资深作者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抄袭了。”责编说,“哦!”

“他总是装逼。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然抄袭了那本“…………”

大神的红书,抄袭的了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发帖子辩解,后来是修改,修改了大半夜,再封了书。”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三章

“极·圣剑术·剑境领域,独属于剑圣的圣剑术,可一念开天,一剑化界……是了,系统可从没说过这里是无限剑制那样的心想世界啊!”

林易喃喃低语,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前方五彩斑斓的空间乱流:“所以……这里其实是个真实存在的世界吗?”

“不对,单以物质基础而论,这里并不算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或者说并不像是地球那样自然生成的世界,它存在的基础就是我的认知和我的剑意,就好像我真的以剑意在空间乱流中强行开辟了一个世界一样……”

想到这里,即便是林易也不禁心生震撼。

他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也不至于真的单凭剑意一剑化界,真正能够拥有如此伟力的存在,只有他身上那个莫名出现的系统。

所以系统真的开辟了一个世界,然后把自己扔过来当阉割版创世神吗?

林易沉吟一二,忽然抬起右手轻轻一挥。

面前那五彩斑斓的空间乱流顿时被一片虚假的‘幕帐’遮掩,肉眼望去似乎还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荒芜大陆,但实际上却只是永远也到不了的幻象。

与此同时,整个世界的所有边界都出现了这样一面无法跨越的空气墙。

林易的身形一闪,以最高权限在剑境领域中不断瞬移,探索感知着这个完全属于他的世界。

三分钟后,林易再度出现在那一堵空气墙的面前,透过前方的幻象望向了边界之外的空间乱流,俊美的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已经借着最高权限测量了整个世界,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确非常庞大,横向的面积比起一整个亚欧大陆也不逞多让,高度也有足有五万米

文学

上下。

如果这只是个具现化自己心象风景的固有结界的话,那不管多大都算不上大,可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建立于林易的认知基础之上的真实世界的话……

那可真是赚翻了!

想要验证的话其实也很简单,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基础规则不完善的真实世界,那么可以留存于界的必然不只是这些由自己创造出的大陆和天空,还有真正待在这个世界的生命……

想到这里,林易不由得转过头来,目光穿过上千公里的距离望向了正在切磋的西摩和郑商奇两人。

想要试验的话,林易完全可以先离开世界,将他们两人留在这里。

但这种做法毕竟有风险,林易思索一二后,还是谨慎地放弃了这一选择。

想到这里,林易心念一动,借助最高权限瞬移到西摩和郑商奇的头顶,在两人一脸懵逼的目光中制止了他们的切磋,然后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丢出了剑境领域。

紧接着,林易自己也退出了剑境领域,在西摩和郑商奇出声发问之前身形一闪离开了别墅,只留下客厅中的二人两脸懵逼,面面相觑。

五分钟后,林易的身形再度出现在剑境领域中。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怀里除了沉睡的小黑猫,还多了一只瑟瑟发抖,被小黑猫身上散发的威势吓成一团白色绒球的小兔子。

“乖兔兔,如果能大难不死的话,本座重重有赏!”

林易自言自语地将小兔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给了瑟瑟发抖的它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心念一动消失在剑境领域中。

又过了五分钟,林易的身形再度浮现,漆黑的眸子与那双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红色眼瞳对视了一眼,旋即嘴角荡开一抹欣喜的笑容。

确定了!

这里的确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只不过基础的规则完全由林易自己的认知和剑意组成,因此并不算非常完善。

身处这个世界,即便是虚空造物,改变规则这种创世神才能拥有的手段,林易也可以随意地用出……那他岂不是无敌了?

“也不对,不论是摄入西摩和商奇,还是面前的这只小兔子,我体内的剑炁都有不同程度的消耗,所以过于强大的对手应该是无法摄入此界的才对。”

不过转念一想,极·鬼剑术·暴风式似乎拥有着强行拉人入界的能力,如果再配合上自己在此界的强大权限……

啧啧,只是想一下就有些兴奋。

唯一的遗憾就是剑境领域的边界问题,远小于地球的体积令林易‘一觉吊地球’的野望彻底熄灭。

只能期待着剑境领域日

文学

后可以再度变大了……

林易一边遗憾地想着,一边抚摸着小兔子的脑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