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太大了吃不下h;开车晚上污痛痛

疼太大了吃不下h 第一章

元界混沌海,三大绝地之一的玄黄山,已经在这个浩瀚的世界屹立了漫长的岁月。

这里虽然充满了足以让天尊陨落的危险之地,却又是一个磨练身体和元神的修炼圣地。

所以,混沌海诸多势力的强者,有很多都在这里潜修。

在这些潜修者中,又以钧天圣地的钺砚天尊为最强,其次就是第一宇宙的邪天尊和第二宇宙的血月天尊。

这三位天尊在这里潜修,一方面是为了提升身体和元神强度,另一方面自然是在寻找炼化玄黄山的方法。

其中钺砚天尊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最长,已经超过一百万个纪元,但至今都没有成功。

这一日,距离玄黄山最近的钺砚天尊,忽然发觉,玄黄山所散发的那股源源不断的强大至宝气息,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

虽然至宝的气息强度没变,依旧远远超过七阶至宝,但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奇怪。”钺砚天尊轻轻摇头,“最近这几万年,玄黄山出现了几次异动,想必这次也是。”

“或许……这是我炼化玄黄山的契机?”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旋即,他又开始兴冲冲的尝试炼化玄黄山。

文学

钺砚天尊并不觉得有什么枯燥,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他早已习惯这样的修炼节奏,

睁眼闭眼,可能一个纪元就过去了。

不过,最近这几万年,他苏醒的比较频繁,而且都和一个人族有关。

最初的一次,是天羽族的一位宇级道君向他求救,

他因为曾经欠了天羽族第一圣主的人情,便向那个人族拍了一掌,

却没想到,那个人族在他出手之后,竟然成功击杀了天羽族的宇级道君,并且还成功躲过了他那一掌。

这件事,他只是稍稍有些惊讶,并没有放在心上。

紧接着,八云墟出世,在整个混沌海闹得沸沸杨。

只不过,玄黄山在那个时候,也发生了异常变化,他没有赶过去。

直到最后,他才发现,那个从他手底下逃走的人族道君,居然就是八云传承者,那个山海道君!

为此,最近这几千年,他一直有些后悔。

后悔当初没有多拍一掌,直接击杀了山海道君。

要不然,这八云传承就是他们钧天圣地的了!

因为当时最有希望获得八云传承的两个候选者,除了山海道君,就是他们钧天圣地的琥月真君。

可是,再后悔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

……

玄黄山本源空间核心处,那座原本由白色光刃组成的九重山峰,现在几乎通体变成了金色,只剩下主峰最尖端的部分,还残留一点白色。

那是玄黄山之灵在做最后的挣扎。

“可恶的人族,我诅咒你,你必不得好死!”玄黄山之灵怒吼着。

但声音却很细微、很虚弱。

“多谢你的诅咒,我会活得好好的。”江词面带微笑,

然后再次分出九缕灵识,结成玄妙的灵识秘纹,以九灵炼化之法,强行炼化玄黄山。

嗡……

随着这一道灵识秘纹烙印下去,那座九重山峰一阵轻颤,最后的一点白色,也变成了金色。

这一刻,江词就觉得自己和玄黄山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仿佛这个高九亿光年的巍峨山峰,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人族,人族……”玄黄山之灵还在疯狂嘶吼,带着深深的绝望。

“再见。”江词心念一动,就抹去了它的存在。

“玄黄,这至宝本源都是你的了,应该说本来就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了。”他又笑道。

“多谢主人!”玄黄山旧灵惊喜不已。

只见江词身上的纹金黑甲浮现出一层虚影,然后这虚影化作一道流光,径直钻入了金色的九重山峰之中。

至此,耗时2600年,他终于炼化了这件在混沌海屹立了无数个量劫时代的强大至宝!

但想要完全驱动这座九阶至宝,他现在还做不到。

“先试一试。”

轰!

江词体内的仙力、元神之力,以及身体力量,瞬间高速运转,

就像是在燃烧,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在这本源空间内漫延,最终完全覆盖了这个空间的每一处角落。

“起!”他一声低喝。

嗡……

这座高九亿光年的庞然大物,略微上浮了万亿公里,然后又缓缓下降了万亿公里。

“很吃力,就像是小孩想要挥舞巨锤一样,以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完全发挥这件至宝的威力。”江词轻轻摇头。

……

外界,在江词刚才尝试驱动玄黄山的过程中,整个玄黄山发生了剧烈的震颤,

仿佛大半个混沌海都感受到了这种震颤,那无尽的混沌灰雾,就如海水一般,掀起惊涛骇浪,

玄黄山震颤时散发的恐怖能量,在虚空中撕开了一道又一道的深渊裂缝。

“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永恒路降临了?”

“怎么感觉像是天要塌了一样?”

在玄黄山修炼诸多强者,感受的最为明显,他们也最震惊、最惊恐。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江词悄无声息的从玄黄山本源空间瞬移出来了,没有任何强者注意到他,

他现在是玄黄山的主人,当然可以随意进出本源空间,不会引起什么动静。

而且,此时的江词,已经变幻了容貌和气息。

以他的元神强度,除非是三步天尊亲自探查,否则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身份。

然后,江词又就近来到玄黄山的一个大安区,混进了那些潜修强者队伍中。

“收!”他看着这座巍峨的山峰,心中默念道。

轰!

那些潜修强者,变得更加震惊,

“看,玄黄山在变小!”

“是在变小!”

“怎么可能!”

高九亿光年的玄黄山,仿佛遮盖了这片天地,在那些潜修强者的注视下,开始迅速缩小,

仅仅一眨眼,就从九亿光年的高度,变成了一光年,然后又迅速变成了一公里高。

最终,凭空消失不见,是完全消失。

“玄黄山消失了!”

“它被某个强者炼化了?”

“惊天大事件啊!”

此刻,无论是尊贵无比的钺砚天尊、血月天尊、邪天尊,还是那一个个的道君强者,皆是一阵惊恐。

放眼整个混沌海,有谁能炼化这件传说级的至宝?

随后,这个消息以无比疯狂的姿态,迅速传遍了混沌海各大势力。

疼太大了吃不下h 第二章

“哒哒哒。”庄sir轻叩两下房门,推开病房门,笑着走进去道:“阿力,雯子。”

“雯子”全名叫黄莉雯,是某个大物流商的女儿,长相秀丽,颇为漂亮,平时习惯叫作“雯子”。

名字加个“子”,倒不是日本佬的叫法,而是某些地区的习惯,就像叫“仔”、“佬”一样的后缀。

庄世楷提提手上的水桶,走进门道:“钓了几条鱼,带来给兄弟们补补身子,正好可以煲个汤。”

关力躺在床上,靠着枕垫,脑袋、手脚、各处都裹着纱布。

身上还插着管子。

他表情虚弱的出声道:“庄sir。”

雯子则搬来一把椅子。

“多谢。”

庄sir坐下道谢。

关力给妻子打去一个眼色。

妻子便借口拿药,离开病房。

马军则带着人守门,把走廊给堵死。

“诶,别起身了。”

“我就是来看看兄弟们…”

这时庄sir手掌虚按,拿起一个苹果,拾起小刀,给关力削皮。

关力笑着说道:“阿sir,别削了。”

他指指管子:“刚刚做完手术,只能挂水,不能吃东西。”

“呃…”

庄sir尴尬的放下苹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医生说你状态还行……”

关力点点头,笑道:“是啊,以我当时的状态,没死就算幸运。”

“多谢庄sir请的专家。”

“多谢你替我拼命。”

庄sir答道。

关力目光闪烁,有些感动。

可惜,大男人不擅长煽情,稍稍点到即止便可,关力马上转换话题,问道:“庄sir,今天有空去钓鱼?”

“风暴过去了吗?”

他问着风暴,也在关心案情。

当然,劫匪死光,货物抢回…

这些基本的信息。

关力肯定了解到了。

庄世楷则指向旁边说道:“陆明华钓的鱼,我拿回来给兄弟们煲汤,不过分吧?”

关力表情一滞,目光大亮:“陆明华走了?”

“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点点头,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关力松出口气:“死的好!”

他一想到扫毒组兄弟们的惨状,心里便涌起股恶气,要是陆明华不死,手下兄弟们心里的恶气就不会消。

当然,也许兄弟们很甘愿为大佬作妥协,不管大佬动不动陆明华,都会选择听大佬的话,但是有仇不报并非庄sir性格,而且要报就要亲手报!

真正的大佬不是永远站在台上,只会对着话筒说漂亮话,而是能上台微笑着讲话,也能撸起袖子杀人!

“这个交代给你了。”庄世楷轻轻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去看看其他兄弟。”庄sir拍拍床铺讲道。

“好的,庄sir。”关力单手撑着床板起身,想要恭送长官,庄sir却按下他道:“别送了。”

“等你出院。”

“我给你扎职!”

关力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多谢长官!”

他现在已经是扫毒组总督察,再次扎职以后,便将是扫毒组主管,警司衔、着白制服!

可以说,这一战!是关力奠定卧虎系一哥的大战!

而庄sir自己上位行动DCP,挑个理由给最拼的下属升个职,自然是水到渠成,无需借口,顺便还可以给兄弟们作个表率。

毕竟,关力本身在行动的表现,便值得一身白制服。

“我替兄弟多谢庄sir的鱼。”关力再度出声恭送。

庄世楷摆摆手,单手插袋,走出门口。

“庄sir。”马军守在门旁,小声的道:“我想进去看下关sir。”

两人都是卧虎系出身、一个是总督察,一个是高级督察,都是卧虎系干将。

“也好。”庄世楷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带着一干医护再走向下一间房,一间间病房探视过去……

当天,下午。

风暴结束。

翡翠台,新闻节目。

女主持人脸蛋俏丽,打扮端庄,穿着小西装对着镜头讲道:“各位观众,根据天文台的最新消息,八号风球已经离开港岛,转向西南方,衰减为小热带风暴,渔船署统计如下…”

“共有十三艘渔船翻覆,六艘渔船失踪,总计二十一名船员失踪,水警区正在全力搜救……”

“另于昨日发生的上环枪战事件,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发布声明,是源于港岛警务处策划的雷霆行动。”

“本次雷霆行动由高级助理处长庄世楷指挥,缴获一千公斤毒品,可谓是战绩傲人啊!为净化港岛社会环境作出卓越贡献。”

“上环枪战便是匪徒试图劫回毒品一次行动,不过三十余名劫匪,皆被警方击毙,英勇的港岛警方再次挫败了毒枭的阴谋……”

疼太大了吃不下h 第三章

“钢要练,铁要打,预备起!”

“钢要练,铁要打,宝剑要磨…………”

一个身高不一,人种不一但是格外精神的方阵正在阿特拉斯母基地的一号食堂前进行着饭前拉歌训练。

“好,很有精神!”负责训练他们的科马克等到所有人扯着嗓子唱了足足三遍后才点点头,接着大手一挥,干饭时间到!

作为国际化的军事承包商,阿特拉斯的人员非常杂,因此食堂的菜品也是五花八门,虽然食堂吃饭也是需要刷卡的,饭钱却完全对得起菜品,肉菜蛋奶,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因此来这里接受训练的这些各国精英们最先爱上的就是这个可以同时容纳三千人就餐的大食堂。

科马克端着餐盘拿着饮料走上二楼,就看到自家老板正惬意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旁吸溜着杯子里的柠檬水,面前是一条吃了一半的醋鱼,一份肘子还有一份米饭。

“就吃这么点?”科马克将

文学

自己堆的满满的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了费舍尔的对面。

“这只是开胃小吃,我在琢磨我待会是再吃个墨西哥鸡肉卷还是来份寿喜锅,达奇那家伙说他给我留了十斤和牛!”费舍尔放下水杯,甩甩左手,接着在远处转悠的机器人服务员立马跑了过来,将杯子填满。

“那肯定鸡肉卷啊!”科马克拿起叉子,叉起一大坨面条和肉的混合,然后一口吞下。

“牛肉等着新年我们聚餐吃呗!”

“那我得再让后勤拉过来十几头,不然还不够你们吃的!”

“哈哈哈,那我就先预定一头,到时候架四个锅,一起涮着吃!”

“那我给你超级加倍,干脆找个师傅给你弄个浴缸那么大的,你躺里边一边游一边吃!”

“哈哈哈哈!”

说罢,两人一同笑了起来。

“话说这些家伙如何?”费舍尔端起碗筷,对着下方正沉迷于干饭无法自拔的精英宇航员们指指点点。

“很强,他们基本上都已经接受过系统化的训练,底子很扎实,不少人飞行时长都有几千个小时,现在他们又接触到新的东西,依旧学的非常快,就像海绵一样!”

“毕竟一个国家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才啊!肯定要厉害一些!和我们的学员们没起冲突吧?”

“起了,不过到没动拳脚,而是打算在这个周末的第一次考核里分个胜负,听说他们还拿了自己的配给劵当赌注!”

“那血本倒是下的挺大的!”费舍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他给各国技术支持也是有另一层意思的,阿特拉斯这艘船要飞的稳不光要靠他这个领头人,所有人都不能松懈,自从纽约之战后,阿特拉斯在空天领域独树一帜,短期大家还能靠着兴奋劲冲一冲,长期以往,就都成了咸鱼,费舍尔给各国部分技术,就可以让手下那些眼高于顶的精英们产生一点危机感。

至于配给劵,这玩意倒也无所谓,这是每个士兵都有的内部福利,可以用劵乘坐阿特拉斯军机去任何有阿特拉斯军事基地的所在国旅游的那种,不少士兵没结婚或者不喜欢去旅游,也能拿这劵换其他的福利,比如新款的家电啊,或者折合为现金,那这个做赌注也没什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