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旅游期间男朋友要了我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第一章

这天下午,谈宴西还是陪着周弥出了门。

她一直想看的一个装置艺术展,始终没抽出时间。主题是关于人的异化的视觉性表达,很是抽象。

谈宴西虽全程陪同却兴趣缺缺,坦言自己是个商人,欣赏不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他们逛完了展,在出口的衍生文创商店闲逛。

周弥拿起一枚今日特展品同款的银质袖扣,往谈宴西的袖子上比,一面说道:“那你为什么跟赵野还是朋友?”

谈宴西笑说:“要是人情往来就算朋友,那我的朋友数目可以申请吉尼斯了。”

“该不会,你真正的朋友只有卫丞?”周弥把袖扣放回到展示盒里。

谈宴西很坦然:“严格来说,这么说不算错。”

看她要走,他伸手,一把拉住她。

周弥顿下脚步,疑惑看他。

谈宴西朝那展示盒里的袖扣看一眼,表情比她更疑惑,仿佛在问,既然不买,拉他袖子比什么比?

周弥笑了,“你要呀?我以为你不喜欢。”她去看标签价格,小小两枚要两百多块钱,实话说有些肉痛。不过还是叫来店员,拿两枚新的包装起来。

她忽地想到什么,“这个能不能抵我欠你的生日礼物?”

谈宴西扫她一眼,“我都忘了,你倒提醒了我。”

周弥忙说:“那你当没听到!”

谈宴西笑说,“这回我要白纸黑字记账上。”

周弥又买了几个记事本,一套明信片,一起付了账,准备带回去做纪念。

晚上,一块儿吃了晚饭,谈宴西将她送回——她请了假,但有些工作不得不做,不然要拖累团队的进度。

车停在路口处,周弥主动凑近去亲了谈宴西,方才下车去。

晚上八点左右,巷子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老人遛弯,小孩儿打闹,有人临街开了店铺,支了围棋盘跟人对弈。

周弥走到半途,脚步一顿——

前方迎面而来的两个人,是程一念和崔佳航。

程一念穿T恤,外搭一件水洗蓝色的背带连衣裙,帆布鞋,个头小小的,乖巧极了。崔佳航也是T恤和运动裤的打扮。两人看起来很登对,很像是学生情侣。

他们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说话,起先并没有注意到她,直到程一念不经意抬眼,不自觉脚步一停,崔佳航也跟着停下,抬头一看。

两人都是一愣。

周弥笑笑,神色没有半分异常,“出去玩么?”

程一念难掩尴尬,“嗯。去看电影。”

周弥点点头:“那我先进去啦?你们玩得开心。”

“……嗯。”

实话说,周弥不算惊讶。

回想一切都有蛛丝马迹,串得起来。

她唯一感想是,她没告诉程一念她和谈宴西的事,程一念同样的也不告诉她,扯平了。

过了晚上十点半,程一念从外面回来了。

周弥已经洗过澡,坐在餐桌旁,支着笔记本电脑加班。

程一念跟她打声招呼,拿上衣服洗澡。

她吹干头发,把吹风机挂在架子上,站在浴室的门口,犹豫了片刻,说:“我们聊聊吧。”

周弥合上电脑后盖,“好啊。”

这时候,宋满从屋里探出头来,周弥抬头看她一眼,她立即就退了回去,还关上了房门。

周弥跟程一念去了阳台上。

天气已经很热了,夜间扑面的风亦有潮湿的热意。

程一念穿着印着平铺海绵宝宝图案的睡裙,趴着栏杆往外看,过了好久才出声,声音很轻:“你怎么都不生气?”

周弥转头看她,倍感疑惑,“我什么要生气?”

程一念脸枕在手臂上,声音涩然:“……我明知道崔佳航喜欢的是你。我还找你要他的微信,接近他,甚至辞职去了你们公司。”

她声音里有种自暴自弃的自我厌弃感。

周弥沉默了好一会儿,斟酌着怎么说比较合适:“我没觉得崔佳航喜欢我。非要说的话,我只感觉到,他可能对我有好感。退一万步,一念,即便他喜欢的是我,那又怎样?他不是我男朋友,谁都有资格去追他。不能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就要背负不必要的负罪感吧?”

程一念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周弥看着她,却笑一声,“什么啊。你最近对我这么疏远,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程一念说:“可我很不磊落。我告诉崔佳航说你在谈恋爱,想让他断绝对你的心思。”

“……虽然算不上是恋爱,但性质也没什么差别。你这么说也没错。”

然而,程一念越发不能释怀,“……如果我告诉你,我最初的动机是因为听说他是北城户口。我很想在北城立足,可我真的好累。我烦透了……”

她真的哭了出来。

周弥看着她,走近去,搂住她肩膀,“我们认识有五年了吧?”

程一念点头。

实话实说,周弥并不觉得自己跟程一念十分投契,但有一种朋友,哪怕并非心灵共鸣,长久陪伴也足够建立深厚情谊。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第二章

潇潇~

甜宠爽文,女强,团宠,可盐可甜,搞笑文风!!!

喜欢潇潇的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收藏新书,快来追文~~

【简介】:

秦湘,一位优秀的攻略者。

因为业绩突出,被高价挖到“反派组”,攻略反派,用爱温暖,感化反派,阻止反派黑化灭世!!

【修真位面】:

他是天之骄子,被至亲背叛,灵根被废,丹田破裂,濒死之际……竟看到从小到大最讨厌的死敌“秦湘”。

他以为她是来杀他,送他最后一程的,不料……

【娱乐圈位面】:

他是被父抛弃,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可怜,为报复渣爹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接近她,追求她,利用她。

他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是最后的赢家,却不料丢了心,失了魂,为她沉迷,为她疯魔,为她放弃一切……

【校园位面】:

他是人见人怕的学霸,她是众人羡艳的乖乖女学霸。

一个赌约,他追求她,表白她,戏耍她,欺骗她……

他以为游戏结束,他和她此生便再无交集。

却不料……小学霸化身大姐大,将他逼进小胡同,壁咚他,强吻他,霸气宣誓主权……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第三章

第356章你带钱了么

“才不是,”他恼羞成怒地否认,“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才不在意。”

“我受不了了,”西厢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这个人吃醋能不能有个底线,我之前那个特别难缠的女朋友都没你这么矫情。”

“你说什么!”叶灵川气恼地瞪着他。

“你们两个慢慢吵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忙,”西厢

文学

懒得再和他们耽误下去,“开机推迟到下周六,在这之前你脸上的伤必须给我处理好,否则就算是威胁我也要考虑换角。”

“威胁?”叶灵川疑惑地问,“你什么意思?”

“谁知道,”萧蒻尘心虚地笑着,暗中狠狠剜了西厢一眼,“他这个人本来就怪得很,胡言乱语也是有的。”

西厢自嘲地笑笑:“没错,我是个怪人,全世界我最怪你满意了吧。还有剧本我已经寄到你们公司了,虽然开机延迟了,但在这之前你必须把剧本看熟,拍摄行程不

文学

能再拖延了。”

“知道了。”叶灵川没好气地答应着。

*

西厢离开后,萧蒻尘感到更加不自在了。走出树林的路上,她一直都在偷看叶灵川,虽然他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但心里一定在生气吧。

看见他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萧蒻尘不安地等待着他和自己算账,却半天没有动静。她好奇地抬头,却发现叶灵川正在认真观察着路边一棵正在落花的樱花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