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吊带袜天使h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一章

吃过早膳后,皇上便带着兵部尚书等人离开了。

纳兰瑾年也被皇上叫走了。

等皇上离开后,温暖对陈欢道:“陈欢,关于舅公爷昧下了前朝国库的银子的谣言怎么回事?”

陈欢也知道温暖回来会问她的,她便道:“郡主叫我留意一下那间茶馆,我便安排了人去留意,果然每天都有一个人在那里有意无意的散布一下咱们安国公府富可敌国的话,说我们的银子也不知道怎么来得这么快,然后慢慢的便说到了可能是因为舅公爷背叛了淮南王,和朝廷里应外合,灭掉了淮南王和郭家,然后得到了淮南王和郭家昧下的前朝国库的银子。他说这话的时候,御史大人和太医院的副院正两人正好也来那茶馆喝茶了,两人也听见了。第二天,御史大人便在朝堂上参了舅公爷一本,这些谣言便传得人尽皆知了。”

“有没有查出在酒楼散布谣言的那个人是谁?”温暖听了便明白这次的谣言是冲着他们安国公府来的。

王骁的身份现在都还没有证实,这就是一个隐患。

温暖也想知道现在还有谁想对付他们。

“查出了,那人是以前郭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皇后那一派留下来的人?

毕竟大皇子虽然被罚去守皇陵了,但是作为嫡长子,依然会有一些思想比较古板的人支持的。

而且郭家树大根深,虽然灭族了,总会有一些漏网之鱼。

“有没有查一查那人最近和谁接触过?”

“那人是个做生意的,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他经常出入茶馆,赌坊和春楼,有时候还去文人墨客爱去的画舫,他每天和许多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接触的人许多,正好前阵子有个桃花节,好几个朝廷重臣的儿子孙子都接触过,奴婢无能实在没查到他背后有谁。只不过他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江淮府,路过皇陵!”

她查到了前段时间,这人接触过户部尚书的孙子,兵部尚书的女婿,大理寺卿的儿子,顺天府尹的儿子,五城兵马司的小舅子……

温暖却是不想错过一丝蛛丝马迹,便道:“你查到他都接触了那些人?一个不露的将名单抄一份给我。”

陈欢点了点头:“是!”

温暖又问道:“我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包括我大哥二哥,还有我爹那边。”

温暖担心那人会在温淳等人身上入手,毕竟家里奶奶和娘亲一般都很少出去,那些人是很少有机会下手的。

而且大哥马上就要成亲了,这也算是一个好机会。

陈欢摇了摇头:“奴婢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温暖点了点头:“那边好,辛苦你了,麻烦你最近派人多留意一下我大哥,二哥还有我爹他们身边的人。”

“奴婢遵命!”

~

第二天早朝

皇上便将昨天他们讨论的结果说了。

“众卿家觉得这事如何?”

兵部尚书马上道:“皇上英明!”

户部尚书跟着道:“皇上英明,如此咱们纳兰国就不必担心三国乘人之危了!”

五城兵马司等人也纷纷附议:“皇上英明!”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二章

光政殿内,兵部尚书都烈奏道:“皇后陛下,吐蕃诸部兵马足有九万,都是骑兵。益州只有两万驻军,骑兵更是只有五千人,火器兵也只有一个旅,根本挡不住。如今只有调集守卫江陵的禁军救急,将吐蕃大军挡在松潘。”

吐蕃诸部几年前已经折损了八万人,这次还能出动九万骑兵为蒙元充当爪牙,说起来令人吃惊。

可其实根本不奇怪。

整个吐蕃属地好几十个部落,加起来还有两百多万人口。而且此时的吐蕃还是游牧民族,部落头人对属民的掌控很强,动员率很高,既不缺战马,又不缺能打仗的骑兵。

想当年吐蕃帝国强盛时期,可是有几十万大军的。现在虽然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仍然有些家底。

“都烈,本宫调拨两万禁军给你,火速支援益州,务必将吐蕃军队挡在松藩。事不宜迟,你今日就率兵西去。”崔秀宁毫不犹豫的下令。

调集守卫江陵的禁军支援益州,已经是最快最好的方案了。

“希望吐蕃人攻不下松藩。”崔秀宁知道,哪怕吐蕃诸部纠集了九万骑兵,可他们的骑兵和蒙古骑兵没法比,未必能攻下早有准备的松藩。

她早就收到吐蕃诸部调集兵马的情报,也知道吐蕃诸部为了抵抗唐军攻占高原,一定会在关键时刻再次出兵。

李洛和她岂能没有准备?

益州两万驻军几乎都放在川西,还修了不少关山要塞,就是防备吐蕃诸部的军事冒险。

“皇后陛下,江陵禁军只剩两万五千人了。整个荆州,加禁军也不到三万兵马。要是抽调两万禁军去益州,那江陵的防务怎么办?”

林必举担心的说道,“以臣所见,不如只抽调禁军一万,再在益州多多征调青壮,守住川西足够了。”

崔秀宁摇头:“五千人守卫江陵够了。益州的兵力要是不够,吐蕃兵马就会突破防线,荼毒蜀中。”

“还有北天竺,也要尽快增派援军。传旨,调集滇州军五千,黔州军五千,南洋军八千,缅州军三千,桂州军五千,交州军三千,支援北天竺!务必不能让元军占领北天竺!”

崔秀宁心疼的倒不是北天竺这块地,而是不能让元军将北天竺作为跳板,攻击大唐南方。

要是北天竺落在元军手里,西域元军就能源源不断的经过北天竺进攻南方。只要元廷一鼓动,西边那些某某教徒,就会利用北天竺作为中转站,持续对大唐发动圣战。

杨汉明也有些担忧,“娘娘,这几州的兵马,原本就抽调了几万人去了北天竺和南洋,要是再抽调几万,南方几州就没有兵马了。滇州这么大,只剩下几千兵马驻守,这是不是风险太大了?”

其他人也都表示担忧。云南不但地盘大,局势也比较复杂,之前还是大理国的领土。

文学

要是再抽调五千兵马,那就只剩下几千人,如何能镇得住?

其他几州也都一样。

兵力一抽调走,整个南方都更加空虚,每个州只剩下三四千兵马。

“这有何难。”兵部尚书都烈说道,“别忘了,南方还有十几万警士,几十万乡勇,有他们协防,宵小安敢作乱!每个州有三千战兵,足矣!”

唐国警士战力不俗,就算乡勇每年也要由退役唐军训练最少一个月,并不是乌合之众,维护治安,弹压地方没问题。

这也是崔秀宁的底气所在。

如今大唐是民心所向,百姓拥护,反唐分子经过几次大清洗,也完全不成气候了。根本没有爆发大规模造反的条件。

由于军情紧急,崔秀宁并没有和群臣过多商议,就定下了调兵方案。

当天,兵部尚书都烈就亲率两万禁军西进。同时一道道调兵的圣旨就又快马飞报南方几州,调兵遣将。

崔秀宁回到寝宫,神色才凝重起来。

有些情报,她没有告诉群臣。

中天竺和北天竺的联军,已经打败萧家兄妹,萧家兄妹地盘日蹙,被几十天竺联军逼得北退,两次向大唐求援。

可大唐主力正在北方,没有多余的兵马援助梁国和理国。

两国失望怨望之下,刚好元廷的使者也辗转到了两国,要求两国反唐。只要反唐,和大元一起夺回北天竺,大元不但既往不究,还承认他们为大元藩属,让他们在天竺站稳脚跟。

元廷的要求是,让他们渡过恒河,和元军夹击唐军,再联络海宋,几国一齐攻唐。

这些情报,已经是半月前的消息。两国虽然没有立刻答应元廷的条件,可保不齐会答应!

梁国和理国虽然被天竺联军新败,可还有二十万大军,要是他们站在元军那边,渡过恒河夹击唐军,那北天竺根本守不住。

局势的变化,真是波诡云谲,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北天竺那些兵力,挡住云南王的大军已经很不容易,不可能再抵挡梁国,大理,海宋的联军了。

倘若元廷,海宋,梁国,理国结成联盟,别说北天竺肯定保不住,就是整个中南半岛,都难以保全。

崔秀宁想了一会儿,决定派出一位使者,立刻去梁国理国,笼络加施压,起码暂时不要让他们和元军勾结在一起。

就算是强国大国,该柔软的时候也要柔软,该放低姿态也要放低姿态,不能一味强硬霸道,古今皆是如此。这是政治智慧,也是外交智慧。

可是,派谁去呢?

正在这时,忽然石珊瑚来报:“娘娘,司妇寺卿辛苦求见。”

辛苦?崔秀宁顿时眼睛一亮。

辛苦是不是使者的合适人选?

“传进。”崔秀宁吩咐。

很快,头戴芙蓉冠的辛苦就毫不拘束的进入风姿宫。

“微臣辛苦,拜见娘娘,万福金安。”辛苦下拜行礼。

“快起来吧,过来坐,你来的正好。”崔秀宁笑吟吟的指着前面的坐席。

辛苦也笑嘻嘻的,“臣估摸娘娘很可能召见臣,就主动来了,免得娘娘传唤。”

辛苦此人,在唐国官场中的名声并不算好。除了她是女子外,也因为她为人阴鸷,心思叵测,令人难以捉摸。

可辛苦在李洛和崔秀宁面前,表现却又完全不同。却偏偏又很讨李洛和崔秀宁的喜欢信任,这也是她的本事。

崔秀宁大有深意的瞅了辛苦一眼,“你知道本宫会召见你?”

她之所以没有告诉群臣萧家兄妹大败的事,是想明着装糊涂。毕竟两

文学

国是大唐名义上的封国,要是不发兵救援,大理上说不过去。

所以摄政皇后只能暂时隐瞒这个消息,只当不知道。

可是看辛苦这样子,似乎知道了什么。

“启禀娘娘。臣当初在缅州做钦差,顺便办了一个商船队,专门跑天竺贸易。一为赚点花差,二来也为打探萧梁大理的消息。这商队管事,每两个月派人来汇报一次。”辛苦直接说道。

辛苦在崔秀宁面前当真是坦荡的很,可谓直抒胸臆,她很清楚怎么才能博得皇后的信任。

她很聪明。崔秀宁这样的角色,的确讨厌藏着掖着的人。辛苦虽然本质上就是这种人,问题是她在崔秀宁面前不是啊。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