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多p的刺激,欺负gl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一行出发后几乎不停,除了驿站换马、用餐,一直到天黑才在一个驿站真正入住歇了下来。

庾庆估摸着若不是怕自己这个书生吃不消的话,这两人能领着他日夜赶路。

天一亮,三人又继续一路风尘。

一路的民生凋敝司空见惯,路有饿死骨也不稀奇。

如此这般赶路方式,足足两天半,才抵达了目的地。

巍巍一座城池,列州首府州城。

城门口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不愧是州城,其繁华与之前途中所见凄凉可谓天壤之别。

三人平安入城,一路无惊无险,也是徐觉宁安排得当。

城中商肆林立,贩夫走卒,车水马龙,吆喝叫卖,青楼粉香,活生生的红尘。

久居山中的庾庆爱看城中热闹,一路左顾右盼,可惜徐、唐二人不让他逗留。

随着熙熙攘攘的喧嚣渐远,三人来到了清净地,一处高阶大门外。

门庭雕梁画栋,斗拱飞檐,整座大门仿佛要振翅高飞而去,很是气派,四周有看守的重兵。

宽敞门楣上有匾额,四个字龙飞凤舞:列州文华。

此地便是列州的文华书院,也是列州最大的官办书院,此时已让所有学子放假,清空了堂馆舍,给列州即将云集的才子暂时落脚居住。

庾庆顶着“阿士衡”的名义来此集结,手续上也出了问题,因徐、唐二人未按正常的手续来操作,也就是按章办事的章程不全,操办的属地差役都没来,鬼知道你们送来的是什么人。

唐布兰当即离去,不知找谁去了,再回来时身边已经多了名身穿官袍的列州大员,此人一来,问题当场化解。

手续快速通过后,有人领了庾庆入文华书院。庾庆一步三回头,发现自己算是和徐、唐二人就此分开了,也不知后面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

“那座最大的房子是‘风华殿’,是文辩场所,能同时容纳一两千人,足够书院所有先生和学子一起宽坐。”

“此地便是书院最有名的‘毓秀园’,营造出的山水美景、培植出的花草树木,无不透着匠心雅意,园景胜地呀,分布其中的楼堂也是学子听讲场所……”

领路的两名差役,一高一矮,你一句,我一句,走到哪介绍到哪,庾庆也不知是不是上面交代了要这般,他留心到四周偶有身穿灰衣斗篷的人零星分布,一个个携带着武器,戒备的意味很明显,令此地平添了几分肃杀意味。

他听说过,司南府上上下下的人就是身穿灰衣打扮,有些人称呼司南府的人就是称呼为‘灰衣人’。他以前没接触过司南府的人,不能确定,但估摸着这些人可能就是司南府的人。

“那边湖畔的一排房子是‘沉香斋’,吃饭的地方,到了饭点您可以过去填饱肚子,免费的,暂住期间的所有费用由州府出。”

“这一片的房子便是书院学子居住的‘朝夕园’了,如今暂归你们住了。”嘴里说个没完的两名差役止步了,矮个子转身,递出了一块写有‘阿士衡’名字的木牌,“房间随便你们自己挑,只要没人的就能住,入住后记得在门旁挂上自己的名牌,后来者见到有人住了自然会避开,免生滋扰。”

“多谢。”庾庆双手接了,又试着问道:“不知考生入住了多少?”

两名差役相视一笑,矮个子朝他竖起一根手指,“阿举人您是第一个到的。”

第一个?庾庆愣住,环顾四周,难怪这么冷清,除了守卫看不到人影。

他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都是徐觉宁搞出的好事,一路快马加鞭的,把七八十来天的路程硬是给缩成了两天半,屁股都颠麻了,赶考赶考估计没见过这么赶的。

见他神色有异,高个子差役立刻笑着安慰道:“这是好兆头啊,第一啊,夺魁呀,说不定您本届就得考个状元!”

矮个子附和:“是极,是极。”

这话把庾庆给逗乐了,自己若是能考上状元的话,那才真是奇了怪了,不可能的事情。

见两位差役围在自己身边不走,那殷勤陪笑的样子,加上奉承话,看动作就差伸手索要了,庾庆终于明白了这一路的详细介绍是怎么回事,敢情是要讨点彩头,说白了就是想要点赏钱。

我也缺钱!庾庆心中嘀咕,当做没看懂,转身大步进了朝夕园。

什么彩头不彩头的,他很现实,不需要那吉祥,因为压根不想考上,凭什么为此掏钱?再者确实穷惯了,他不去咬别人都是好的,还想从他牙缝里抠出钱来?真以为打着观主的名义从自己师兄手里抢钱的办法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讯息是以编号发来,收到信息后,绑定了决斗卡的决斗盘会发出一定频率的颤动,以提醒收信。

这个提醒模式也可以更改,有闹铃和闪光,高级一些的决斗盘,甚至还具有‘魔力共鸣’这样的提醒模式。

当然,现在这提醒模式也不差,林游仍是在第一时间收讯。

激活编号,看了眼发来的消息内容,目光不由浮现出少许诧异。

“外出任务,这允许吗?”

嘴里念叨着,目光又迅速验证了一遍。

内容不变。

“九月一号,月初任务,找你合作,奖励有保障,能来给个回复,来不了当没看见。”

很直接、干脆的邀请。

至于任务的内容,倒是暂时没透露,应该是打算先等林游的答复。

对合作这事,林游倒没有抗拒,但比起这个,更在意的是对方提到的‘任务’。

校内还专门设置了供给学生

文学

接取的任务?

不仅如此,这任务连新生都能接触?

没听说过啊!

想了片刻,林游回复道:“你都说报酬没问题了,那我肯定是有兴趣的,学校有专门的任务栏?新生能参与执行?”

倘若可以,按道理,他早该知道这事了。

暂时没人告知,就表示这任务多半存在一些特定门槛,将新生拒之门外。

实际上想想也是,新生刚入学,就出去跑任务,怎么看都不太靠谱。

不过华佩玲既然找了自己,就表示这任务他可以参与。

看看到底是啥情况。

而很快,华佩玲又传来消息,“我可以确保你能参与,你有想法的话,那就

文学

1号早上八点,迎新广场会面,之后一起出发。”

“另外,我现在把任务具体内容发给你,你看过后要是觉得没问题,月底的月考结束后,大概下午一两点的样子,就在红楼那边等着,我带你去做任务登记,到时候还是编号通讯。”

“好,那就这样。”

林游也没墨迹,答应下来。

只要能‘赚’,那便不是坏事,顺带着的,还能久违的出去透透气,想想也不错。

边等着回复,林游边迈步,走回学员别墅区。

回去的路上,也果然收到华佩玲发来的任务相关信息。

不由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片刻功夫,就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次的外出任务,说是要去某个异变洞窟,从中取回一些异化严重的土壤。

这些异化土壤有何作用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这类异变洞窟的成因,据说和之前那次秘境波动有关。

秘境波动结束后,残留下的变异能量,无法在市内各项‘净化’工作下‘生存’,被强行逼迫至特定的位置,即城郊的一大片空旷地带。

那里出现了不少异变洞窟,但这些异变洞窟经过专人处理后,已无法对外产生任何威胁。

但也没有遭到清除,而是留给各大高校,发布相关的历练任务。

纯属磨炼学生!

这异变后的洞窟之中,居住着一些异变怪兽。

这些异变怪兽,算不上秘境怪兽,强度上不是一个层级。

但数量听说不少,且在有限的空间里汇聚,威胁就更大了,难度可想而知。

如若不然,以华佩玲的能耐,可犯不着找人合作。

至于任务报酬方面,确实如同她所说,有足够的保障,足有1000决斗点。

分配比例,按她说的,六四分,如此一来,圆满完成任务后,林游能拿到足足400决斗点。

别看他刚开盘赚了八百多,但那机会是可遇不可求,再想开一次好盘,还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

可这任务不同,应该不会少,就是有些程度不等的接取限制。

但本质上,只要有能力,就能依靠执行一系列任务大赚特赚。

怪不得说这些老生富裕,接些能力范畴内的任务,哪怕奖励少些,积少成多就是了。

换做新生,即便有少数人,能力足以媲美甚至超越老生,可如果因为任务对新人的限制而无法接取,一样白搭。

这事敲定下来,回到别墅区后,林游把栗子球这小家伙叫了出来,开餐。

饭后,则没再急于做魔力训练,而是打算好好休息一回。

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做高强度的灵力训练,精神也是有些过于紧绷。

即便这训练其实并不伤神,精力反而因为灵魂的充实越变越好,可一味追求效率,彻底忽视掉休息,这也算不得什么好事。

难得睡了个早觉,这一觉,也是睡到七点多。

“芜湖~”

刚睡醒,林游精力满满,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身心通畅。

带着这份愉悦、舒畅的心情,和小家伙过早后,便是直接出门。

迈出大门前,准备开门的手掌滞在半空,似是想到什么。

回头,不久后,戴着一副全新的墨镜出了门。

这墨镜是之前在校内买的,还挺贵,但款式很好看,挺有范的。

戴这墨镜,倒不是为了顺路装个叉。

没办法,最近名气更盛了,走在路上,总少不了一些本就大胆、或是放下心中羞涩,鼓足勇气跑来搭讪的妹子耽误时间。

妹子也就算了,好歹养个眼。

可平日里还有不少不认识的大老爷们,热情满满的跑过来打招呼,其中还不乏话痨,说个没停,比妹子还能磨叽的那种。

受欢迎固然是好事,林游也还挺享受这感觉。

但看得多了,听得多了,新鲜感也就过了,再加上时间确实容易被磨走不少,还是戴个墨镜省去一些麻烦为好。

戴墨镜,在校内其实也不算显眼,这大热天的,很多人都有这习惯。

墨镜戴好后,林游也就出了门。

……

八点出头。

林游抵达红楼,提早了将近半小时,这在他身上,算得上稀奇了。

“还不错。”

取下墨镜,林游还挺满意,这一路上,确实是省去了不少时间。

当然,光凭一个墨镜,光说遮挡,作用其实有限。

这一路上,也有不少人认出他,给他打招呼的也不在少数。

但看着他戴着这么一副墨镜,大概也能猜到他的一些心思。

一些话痨也是忍住了冲动,咽下一大堆‘寒暄’,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就走了。

顺利走进教室,林游取下墨镜,目光在教室一扫。

挺空。

今天确实来得早,别看也就提前了那么半小时,可现在进阶班的学生上课可谓是越来越不勤快。

大多都是卡着点来,倒不是说学不到什么有用的,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因为尚宇本人就喜欢卡点上课。

一分钟都不带提前的那种!

而这时,教室里少数已到的几人,都立刻留意到进门的林游。

楚可站起身,笑嘻嘻的挥了挥手,道:“刚才的墨镜很帅啊,和你很般配,摘下来干嘛?给我们再好好欣赏欣赏嘛。”

“低调,低调。”

林游客气了一句,心里则很自然的收下这句赞美,又道:“来的挺早的啊,你雨旋姐呢?平时总看你们黏在一块。”

“我看雨旋姐昨天好像修炼的很晚,今天就没去打扰她。”

说到这个,楚可忽地压低声音,狡黠一笑,“她可能也是被你刺激的哦,谁叫你昨天那么猛。”

“……”

怎么说话的?

怎么听着好像有些歧义,心中一阵汗颜,林游转而问道:“我怎么刺激她了?”

“小游哥,我怀疑你是在明知故问。”

“……好吧,没想到她还会在意这个。”

自动忽略掉对方那突然别扭起来的称呼,至于漆雨旋那姑娘究竟受了啥刺激,这点林游在刚才询问的下一秒就想到了,无非是因为昨天的挑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