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一章

时盏忍耐地听林菀唠叨完,声称有事,扭身离开。

从始至终,她的表情都十分冷漠。

林菀看着她的背影,瘪了瘪嘴,低头绕着手指,喃喃自语:“我又惹二师姐不高兴了吗?”

瞿如走上前来,抬手抚她睫上的泪水,愀然无乐:“何必搭理那个二师姐,你跟她说话,她就是在敷衍你。”

林菀轻轻一笑,眼睛弯弯的:“瞿如,你别这样说二师姐。二师姐的脾气比以前好太多啦!以前她脾气还要坏些,我跟她说不到两句话,她就打我骂我……呃……….”

似乎感觉自己说错了话,林菀双手捂住嘴。

瞿如闻言,怒不可遏,厉声道:“什么?她以前竟然打过你?你伤着哪儿了?”

“没什么,就是挨了两鞭……”林菀声如蚊呐。

瞿如心都疼死了。

就林菀这娇滴滴俏生生的模样,如何受得了整整两鞭子?

他气得背上翅膀哗啦啦地抖动。

林菀见他动怒,忙抱着他粗壮的胳膊,小声安抚:“瞿如,都过去了,你千万别去找二师姐麻烦。”

瞿如看着她乖巧的面容,心都化成水了。

他刮了下林菀的鼻子,嘬她的嫩唇,叹息道:“林菀,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可偏偏这份纯真美好,让他喜欢得紧。

林菀与他拥吻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余安州还在场,赶紧推开瞿如。

四下一瞧,余安州不知何时走了。

林菀心底微微落寞。

她是喜欢余安州的,可她也喜欢瞿如,喜欢师父,喜欢林城子……

余安州自从那日撞见她和瞿如亲热之后,总是神游天外,心不在焉。

林菀其实也主动过。

她强忍着羞涩,脱了衣裳向余安州求欢。

余安州却皱着眉头,问她是不是也中了零花毒,为何脱衣裳?

什么零花毒、百花毒的,她听都没有听过。

林菀努力解释,说自己没中毒。

可余安州这小子愣不相信,扭头就去翻医书。

他生怕林菀死掉,东奔西跑,说要找天下最好的医师来给林菀解毒,每天人影都看不着。

时盏没想到林菀等人会提前回青剑宗。

她打量三人的修为都看不透,可见都比她厉害。

这让时盏产生浓浓的危机感。

她必须抓紧修炼。

小青蛇见她又开始在洞府布阵,气恼地走了。

时盏问它去哪儿,它头也不回地撂下一句:“饿了!去吃饭!”

真是长脾气了,都学会给她甩脸子了!

时盏哭笑不得。

她在洞府外加了三层禁制,便坐在聚灵阵中。岂料还没来得及默念心法,门外的禁制便被人破坏。

暮晚斜阳西沉,余安州身披暖黄色的霞光,出现在时盏面前。他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靠在洞府门口,黑润的瞳仁晦暗地盯着她。

时盏愣住。

她悄悄深呼吸一口,站起身子,面容保持镇定,微笑寒暄:“余道友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

半年不见,十七岁的余安州似乎长开了一些。

头发整齐的梳了个高马尾,剑眉星目,朗朗如月,嘴角噙着笑,略略带些稚气。

“你的零花毒解了吗?”

他直接问道。

时盏从善如流:“零花毒无药可解,余道友乃金丹修士,心中肯定清时,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

她毫不慌张,余安州却很生气。

他懒得跟她客套来去,指着时盏,态度冷硬:“你把衣裳脱了。”

时盏饶是再怎么强装从容,听见这话也是铁青了脸,“余道友,慎言!”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二章

坐在车上,蓝小布都可以感觉到这车速至少有一百公里每小时往上,驾驶员根本就无视了市区的限速和红绿灯。只是用了十来分钟,车就进入了深莆湖,然后在深莆湖绕了半圈,开始往上。

蓝小布心里暗道,这估计是整个深莆最有钱的人居住地了。整个深莆,深莆湖的是最昂贵的地段,而莆云山又是深莆湖最贵的地方,想要住在莆云山,可不是有钱就行的。这车明显是往莆云山去的。

蓝小布刚刚想到这里,车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眼前是一栋极为雄伟的别墅。别墅外围除了一大片竹园和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之外,还有一片不小的草原。

这是深莆啊,还是在深莆的莆云山上,这要多有钱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来?

“蓝医生,请跟随我来。”莒飞极为客气的一伸手,然后引着蓝小布进入别墅大门。

大门两侧都有安保人员,此刻都是恭谨的弯腰等候莒飞的进入。

蓝小布微微皱眉,这个地方……

他有些熟悉。

只是还没等蓝小布想出个所以然,莒飞已经将蓝小布带到了三楼的门外,然后停下来恭谨的说道,“家主,蓝医生已经来了。”

“进来。”一个略微沙哑却极为威严的声音响起。

蓝小布一震,脚步都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就算是对方化为灰,这个声音他也不会忘记。

之所以记得这个声音,是因为当时这个声音只说了一句话,“丢到深莆海里去吧。”

当初他没有治好一个重要人物,确切的说是他还没有治疗,只是说治不好而已。结果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被丢入深莆海里去了。

“蓝医生,请随我一起进去吧,在给少爷治病之前,家主要见见你。”乱飞见蓝小布停下来,连忙主动说道。

蓝小布轻吁了一口气,缓步跟着走进了这巨大的客厅。

客厅奢华的布置蓝小布看都懒得看,他的目光落在了坐在客厅主位上的一名白面无须的男子身上。就是这人将他沉海的,而今天他再次来到了这里。

“你就是蓝小布医生?”男子打量了一番蓝小布,皱眉问道。他就是莒家家主莒桀,就是他下令如果蓝小布敢逃,只要留蓝小布一口气能救人就行。

蓝小布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小的让他怀疑之前他获得的那些消息是不是假的。他知道蓝小布年龄不大,可这也太小了点。不过对方是蓝家的人,蓝家都出一些古怪家伙。否则的话,蓝向晨也不会放弃蓝嵩集团,反而买个岛去弄太空飞行器,蓝行也不会头硬的蓝嵩集团只传给蓝向晨。

尽管对方毫无礼貌,蓝小布依然是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不亢不卑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蓝小布医生。”

仇敌相见,分外眼红啊。

“翟嫚的冻蚕病是你治疗的?”看见蓝小布自己坐下,莒桀微微皱眉。无论是在深莆,还是在华夏别的地方,他莒桀还从未见过有人如蓝小布这样大胆的,敢大咧咧的在他面前坐下,蓝家的人也不行。

如果不是为了孙子的病,他现在就命人将蓝小布拉下去活埋了。蓝家的人,没有必要活着。

“没错,而且我肯定,现在全球能治疗冻蚕病的人只有我一个。”蓝小布淡淡的说道。

莒桀淡淡说道,“有本事的人总是要傲气一点。莒飞,钧儿到了没有?”

“还有一个多小时。”莒飞连忙说道。

在知道蓝小布的那一刻起,莒钧就从昆壶医院离开,直接回深莆。现在蓝小布来到了莒家,莒钧还在飞机上。

“你先去准备吧,一个小时后给钧儿手术。”莒桀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根本就没有说手术失败了会如何,在莒桀眼里,无论手术成功还是失败,蓝小布都必须死。

蓝小布淡淡一笑,“我有一个规矩,手术之前是先给钱的,否则的话我担心我的手会发抖。我手一抖,手术的过程就不敢保证了。”

一道凌厉的杀意直接落在了蓝小布的身上,足足数息时间,莒桀这才嘿嘿一声,“蓝医生,你胆子很大。”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三章

张御目印运用之下,周围的景物飞快发生了变化,并是从易虫被困住那刻开始往前溯源倒推上去。

本来他认为能够看到这神异生灵移动的过程,从而找到这东西是从哪里过来的,但是下一刻,便发现身处在了一处空旷的大厅内,

周围有四面高大的石墙,他正对着的一面墙壁本来是空白,但是很快上面出现了一个巨大异虫的壁画,这应该是这神异生灵原本所附寄的地方。

而另外三面石墙之上,也各自都有一个巨大的壁画,其中一个看去是一头古怪凶鳄,而另外两个却是稍显模糊一些。

他继续以此往外探看,想要找到这个地界准确位置。

可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忽然有一股强大灵性力量涌了出来,周围显现出来的景物也是开始变得飘忽起来。

这股力量毫无疑问是那以预言形式嵌入天地之中的灵性力量,只是因为见过一次,故而他不会这么轻易被对方所破来,眸光隐隐一闪,力量到来之际,像是浪潮冲在了堤坝之上,仅只是将他的观望出来的景物荡起了些许涟漪。

只是这力量没能从他这里寻到突破,却也没有继续,而是从别的地方进行了阻碍。

张御立刻发现,眼前这头易虫的本体正在崩裂,而且那是直接从属于源头的根本力量之上对此进行破坏,受此影响,那些化显出来的景物也是顷刻崩裂。

那力量对付不了他,但却可以对付得了那异虫。

而这股灵性力量很可能就是塑造这异虫之人,对其有着生杀予夺之权。所以他对此显然也没有办法阻止,

其实就在力量调转矛头的一瞬间,此事就已经完成了,所以此刻他就算强行将之拉回来也没有意义了。

周围的场景再一次回到了守正宫内。

他目注着这神异生灵,虽然根源崩解,无法将之作为桥梁了,但是这个神异生灵还是有一些用的。

在这东西彻底溃散之前,他心下一唤,引来了一缕清穹之气,罩落在了其身上,像是凝固起来的琥珀一般,将其走向崩坏的变化给强行凝固住了。

当然,这只是暂时阻止,若再有外力施加影响,这个过程一定是还会继续下去的。

他这时伸手一指,围裹住异虫的这一缕清穹之气当即化变成了一枚龙眼大小的圆珠,他唤了一声,道:“明周道友何在?”

殿内光芒一闪,明周道人出现在了一遍,稽首道:“廷执有何吩咐?”

张御示意道:“劳烦道友将此物交予林廷执。”

方才在探查之中,他还看到了一些不一定的东西,这神意生灵本源上的一些变化与青阳上洲的魇魔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

这个需要判别清楚,要是真的有关系,这就证明了他以前的判断,魇魔寄虫不是从虚空中来,而就是古老之神留下的。

而林廷执乃是玄

文学

廷最擅炼器之人,纵然这神异生灵崩解了,可如今还保持着部分原来的模样,想必这位是能够从中找到答案的。

明周道人将那圆珠拿了过来,对他一个稽首,便又化光而去。

张御看向案上,一拂衣袖,就将化心铃还了回去。

他看向东庭方向,尽管那神异生灵崩裂了,可这也不完全是坏事。

因为他发现,虽然这东西是被整个抓到他这里的,可其是还有一部分留存在外的,这应该是事先就分离的,因为这东西有能吞食他物以转化为自己力量的能力,或许可以一直存在下去,并慢慢恢复过来。

当然,想要完全复原,那必须吞夺相同层次的生灵,或许要许久才能恢复,但终究是有一丝可能的,而经过这么一番破坏,其剩下的残余也一样不存在了,也就不必再担心此事了。

他思索了一下,如今看来东庭南陆这边有金、艾二人,已是足以能够应付了,而各方间层的探查也还在继续之中,因为开始到现在也还没有多少天,一时倒还没有什么太大进展,现在唯一可能有突破的地方,就是焦尧那里了。

而东庭南陆深处,在易虫被坏去之际,复神会三人还在大厅之内等待消息,在他们想来,莱赫之虫身为四神之一,总是能够拖住天夏这边一段时日的。

从古老之神留下的记载上,称这四个神异生灵一旦全部被释放出来,那就能摧毁世间的一切,使得世间做好迎接古老之神归来的准备。

四神就为了摧毁后继的世间主宰而创造出来的,虽然他们只是放出了其中的一头,但却是对其充满了信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