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吊带袜天使h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第一章

写完这本书之后,在家休息六天;手机被没收;然后每天就是猪一样的吃了睡,睡了吃。

然后就去北京做了个手术。

胸部纵膈淋巴结肿大,体检时发现的;结合去年体检情况对比,生长有些快速;而且也不小了。

我这人胆子小。

赶紧切了。

是北京的一位盟主给联系的医院,想要和大家说,但我没让。住院七天,然后就开始弄我的手腕。

手腕一直疼,码字时间长了,酸涩疼,而且肿得厉害。

始终找不到原因。

就在这家医院,一位老医生看我的手腕,说怎么检查都没啥问题呀,拍片子一切正常,怎么会这样呢?腕管综合征,也不大像啊。

我说我一直按照腕管综合征来治的啊。

最后老先生说,不是腕管综合征……

争取了许久,终于决定切开看看;我自己要求,我说肯定有问题,切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总不可能一切正常却疼的受不了吧。

然后终于知道了怎么回事:是手腕的大筋里,有一片针尖大小的碎骨片。而且时间太长,已经长在了一起。

老先生一边做手术一边说我:我就说你手腕肯定受过重伤吧,你还说没有。

我说之前是受过伤,但是手腕这儿我敢肯定绝对没断过啊……

老先生给我一个呵呵。

但是我真没断过啊,碎骨片是咋出现的呢?我自己也奇怪啊,难道我穿越了?

取出来了,然后两个手指头还拈着看了看,凑鼻子上闻了闻,一股怪味。

总体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在十天前,才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之前都被管制,休息手腕,休息胸口……咳咳。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第二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

文学

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第三章

之前魏春路过时,瞟了一眼那人像画卷上的脸,赫然便是师傅庄爷的画像。

‘有人在找师傅,而且是和官府的人合作在找!’

她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

她心中担心自己被找到,但又不断安慰自己,崇星杯被埋在远处,没人能发现得了,只要她稳住,一切就没事。

“有人在吗?开门!”

忽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谁啊?”魏春赶紧出声问道。

只是她才起身,便心头一紧,感觉门外的人声,和之前她在街上见过的那些官差声音很像。

“官差!开门。”门外的人果然是官府。

魏春心头有些慌,但还是强自镇定,走过去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

她身后,魏塘和李翠也走了出来,有些胆怯和谨慎的看着门口,两人的手不自觉的握得紧紧的。

魏春看到这一幕,心里狠狠一抽,更加镇定下来。

她知道,绝对不能露馅,否则肯定出事,还会连累父母。

吱呀一下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红黑相间捕快服的带刀男子。

“见过这个人么?”男子手一抖,展开一张卷轴画像,上边赫然是之前离开了的庄爷。

魏春压住心头的情绪,仔细看了看画像。

“没见过,差爷,这人犯了什么事啊?”她摇头道。

“不该你问的别问!”官差不耐烦的怼了一句,转身就走。

大冷天被催着到处一家家问,已经是超额工作了,难怪他心情不好。

看着官差又去敲下一家的门,魏春心里一块大石重重砸落,踏实了许多。

“春儿,是什么事?”魏塘走过来小声问。

“没事爹,是有人来问逃犯。”魏春回道,反手关上门。

*

*

*

飞业城开始莫名的大排查,就为了查出一个叫庄爷的神秘老人,生前的一切行踪。

为此,官府还悬赏了不少银钱。作为奖励。

但可惜,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线索找到了不少,庄爷生前的活动轨迹,也查出来了。

其去过的各个地方,也找了出来。但就是没有崇星杯的下落。

那个假的崇星杯,已经被百冠道人彻底毁掉。

哗!

酒杯被狠狠砸碎,落在地上溅出大片瓷器碎片。

飞业城供奉堂内。

红衣供奉白宏厚怒目盯着百冠道人。

“百冠!你查人就查人,找到我白家后院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以为我白家藏匿逃犯?窝藏罪证不成!?”

白宏厚本就是青都派高手,之后洪家堡入主飞业城后。

整个青都派斗争失败,便彻底合并进洪家,现在供奉堂中就有不少人都是青都派之人。

白宏厚实力不是最强的一个,份量依旧举足轻重。

因为他说出这番话,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还有整个供奉堂的大部分红衣供奉。

百冠道人静静坐在一旁,面色平静、

“你有意见?”

“我….”

嗤,一截剑尖骤然将他右掌掌心刺伤,血花飞洒。

啊!

白宏厚惨叫一声,一身武艺还未来得及动手,便被这一剑刺伤。

剑刃重新被拔出,带出一溜的鲜血。

“你太吵了。”

锵。

剑刃重新归鞘,百冠仿佛从未出过手,站在一旁闭目养神。

“报!”

就在白宏厚不敢出声,捂着手掌咬牙切齿时。

一名官差冲了进来。

“报!有人揭了悬赏榜,说是看到了有人接触那庄爷!”

“谁!”百冠猛地站起身。眼神一亮。

“是一街边乞儿。他说自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到有一魁梧女子,不断进出那座破烂宅院。”那官差迅速回答。

“把人叫上来!”一旁白宏厚赶紧出声,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早点把百冠这个女魔头赶走。

打也打不过,后台也拼不过。

早点完事,早点让她滚!

“是!”

不多时,几个供奉堂的供奉也闻讯赶到,见到白宏厚手掌滴血,几人都是诧异。不过百冠在一旁,也不便多问。

百冠此女,可是不折不扣的凶人。

才刚进供奉堂,半个月时间便伤了起码十来人。

每次都是一招克敌,实力深不可测。

所以没人愿意招惹。

只有白宏厚,受了洪道元的安排,所以不得不亲自招待此人,留在总堂。

很快,一个浑身恶臭,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的乞丐,被人拖着一路来到堂前跪下。

“你说你见过有人不断进出那座宅院?”百冠急声询问道。

“正是,我确实见到一人。不过,你们说的给钱,可还算数!

文学

?”乞丐不怕死的抬头大声道。

为了赚钱,他算是豁出命了。反正眼看着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不如最后拼一把。

“当然。”百冠随手取出一个钱袋,丢到他身前。

“说,那人是谁!?”

“是一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女人。要是再看到她,我肯定能认出来!”乞丐大声回答。

“好!”百冠心头喜悦。

这个特征的女子,数量不多,很容易就能缩小范围目标。

这一下终于看到完成任务的曙光,也让她心情大好起来。

这么久了,只查到那庄爷去过的地方,还从未查到过他和人多次接触的痕迹。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线索,很可能能挖掘出更多关于崇星杯的关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