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bl h 文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一章

为了即将发起的第二次冲锋,能够凯旋而归,陆弘奕想到了,让旁观者替他了解清楚,简凝希究竟心系何人的点子。

他将目光锁定在了花启川的身上。

“我,不合适吧?”

对陆弘奕提出的要求,花启川自是百般推诿。“我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她吧?那就只能是私底下了……”

“你认为,我这样频繁的接触她,合适吗?”

“嗯哼,有什么问题吗?”

显然,他的回答,令陆弘奕觉得,实在太过敷衍了。

“有什么问题?问题可大了!”花启川差点跳了起来,音调不自觉地就拔高了好几度,“你让我撇下雪儿,私下里和别的女孩子,聊一些个人情感问题……换着你是雪儿,会有怎样的反应?”

“你考虑过雪儿的感受吗?”

“花花,你可以提前跟凌大美人儿‘备案’嘛。”

陆弘奕全然不以为意,甚至还将了他一军,“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根本就不喜欢她。若是她知道了,闹将起来,那何不趁这个机会……”

“闭嘴!”花启川面有愠色,他厉声喝止了陆弘

文学

文学

奕,“靠一边儿去……”

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些,况且,陆弘奕刚刚感情受挫,智商情商统统归零,以致口不择言,也是可以理解的。是以,他缓和了颜色,调整好语气和情绪,接着说道:

“这段感情,我是认真的。任何令她感到不安和不开心的事,我都不会去做的。”他亮晶晶的眼眸里,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你说的那些老黄历,早该翻篇了!”

“此话当真?”陆弘奕不敢相信,又问了一次。

花启川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忍不住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扪心自问——

自己真是这样想的吗?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二章

文静磕磕巴巴的喊,“爸。”

脚步赶紧迎上去。

文维平老干部式子,双手别在身后,冷沉着往他们这边走来。

周思成也反应过来,慌忙跟上文静,憨笑着跟文维平打招呼,“叔叔。”

到跟前,文静惊讶的问:“爸你怎么来了?”

怎么找到这里的,这是关键。

文维平冷着脸道:“我来接你回家的,你妈还在楼下等着呢。”

他拉着文静的手,把文静拉到他身边。

都这样了,文静哪还敢说别的,听话的点头,“哦哦,好的。”

然后对周思成打招呼,“我先回去了哦。”

到最的肉飞了,周思成内心有点懊恼,但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微笑接受,还得恭恭敬敬的对未来老丈人,“我送你们吧。”

文维平对周思成语气缓和很多,“我自己开车来的,你回去慢点。”

还不忘客气一声。

周思成稍稍松了一口气。

看着老丈人的身影消失,他精神彻底放松下来。

怪不得说老丈人是老泰山呢,面对的时候真的是亚历山大啊。

除了电梯就是一楼外面,文静一眼看到许宁悦,“妈。”

她加快脚步到许宁悦跟前,

许宁悦一见到文静就解释,“我不要来的,是你爸非要拖着我来。”

解释完还对文维平翻了个白眼。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被强迫的。

文静好奇的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许宁悦说:“下次别什么事儿都发朋友圈,发也要屏蔽你这个古板爹。”

文静:“……”

大意了。

第一次这么正式约会,发朋友圈忘记屏蔽了。

关键她还装逼的定位了。

一大意成千古恨啊!!!

……

一路上,老文一句话没说,默默的开车。

到家后老文径直就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留下母女两,两两相望。

文静挑眉,问许宁悦什么意思,许宁悦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

但她也能猜到个八九,“你快洗澡睡觉吧,估计就是心里膈应。”

文静撇嘴,“知道了。”

她也回房间。

手机来了微信提示,她拿出来看,周思成发来的,“傻孩子,到家没?”

刚才还宝宝,现在就傻孩子了,文静咬牙切齿,“你才傻孩子,我到家了。”

周思成:“可惜了,这么美好的晚上。”

文静就算单纯,也知道周思成在暗示什么,她隔着屏幕都觉得不好意思,“洗洗你的大脑吧,早点睡,别想太多。”

周思成:“我想你想的睡不着。”

后面还发了个委屈难过的表情。

文静看着抑制不住想笑,转身背靠在墙上,咧着嘴给周思成回消息,“腻歪。”

周思成:“你不喜欢我跟你腻歪吗?”

文静:“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这没必要口是心非。

周思成在这边看到文静那’喜欢’两个字,嘴角裂开,笑的满眼温柔。

他点了根烟,没有手打字了,直接发语音消息:“你在干什么?”

文静:“准备洗澡睡觉。”

周思成:“直播洗澡吗?”

文静脸刷的又通红,“周思成你好不要脸啊!!!”

好羞涩。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啊。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三章

侯夫人心中一喜。

她果然还是放不下的。

也是,喜欢了这么多年,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呢。

有戏,得赶紧趁热打铁。

平宁郡主嘴角扯了扯,眸中闪过郁闷,可这会功夫,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侯夫人迅速接话:“自然是知道的,这送的东西他都一样一样过目了的,你瞧瞧那些绸缎,大多都是红色的,便是他说你穿红好看,将那些暗沉沉的颜色都给挑走了。”

江莹莹虽是县主,但是为人低调,从前的衣裳颜色都不出挑,以稳重端庄为主。

江莹莹只是勾了勾唇,没有说什么。

侯夫人睨了她一眼,继续道:“其实今日他本也是要来的,不过昨日惹了你不高兴,他怕过来会影响你的心情,所以才……他的意思是先让你缓一缓,他过几日再登门道谢。这傻孩子如今也开窍了,我还从未见他对一个人如此上心呢。”

平宁郡主心内冷嗤。

这就算上心了?

这都不够自家女儿用的心思的百分之一呢。

江莹莹站了起来,走到院子中的那些箱子上,弯腰,伸出葱葱玉指缓缓摸过那耀目的珊瑚。

她的皮肤很白,与那红色的珊瑚交相辉映,再配上那一身红裙,在乌沉沉的天色之中,成为最亮眼的存在,竟让人不敢多看。

她抚了一遍后,将手收回,回身对着侯夫人盈盈一笑:“找出那女人的错处,的确费了我不少功夫。此番揭露她,是我这个外人插手太过,但的确是帮了朱世子一个大忙,这些谢礼,我便收下了!”

侯夫人松了口气,收下便好。

她看着那个站在院子中央的女人,心中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她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可是却像是隔了几十里,触不到也摸不着。

她甩开这个奇怪的想法,道:“怎么能算是外人呢,莹莹,我一直将你当自家人一样看的,其实这次来,除了感谢之外,我更多的是想来聊一聊你跟飙儿的事!”

小紫紧张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这侯夫人是来谈婚事的?

小姐昨日里瞧着已经放弃了,今日这侯夫人亲自登门,姿态又放的这么低,小姐该不会又……

江莹莹嘴角的笑容加深,问:“我跟世子还能有什么事?”

侯夫人一怔。

这反应有点不对啊!

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也没法再打退堂鼓,昔日是自家儿子是侯府做错了,如今少不得要挨几句削。

她堆起一脸的笑:“莹莹,我知道你心中有气,你跟飙儿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果出了那个贱婢那档子事,好好的姻缘一直拖着,耽误了你的好年华。这事是我侯府的过错,是飙儿他不对!”

“他如今也知道错了,幡然悔悟!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孩子傻了点,但心地不差。我这个做母亲的保证,今日他绝不会再做一点对不起你的事情,若是他敢,我便打断他的狗腿!你消消气吧!”

侯夫人说着,站起来又对着平宁郡主蹲身行了个大礼:“郡主,从前是我管教不严,还望郡主饶恕这一次,我保证从今往后,一定会拿莹莹当亲女儿一般的疼,若是我那儿子再敢对不起莹莹,便教他天打雷劈!”

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