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岳尿|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抱着岳尿 第一章

在经过前面的波折以后,宴会厅里的气氛虽然随着勒布斯坦的离开而回暖,却也只是回暖而已,并没有达到融恰的程度。

因此,这场庆功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等众人吃饱喝足,顺道在宴会厅里跳了几场舞以后,也就陆陆续续地散了。

饶是如此,英格罗那王国女王还是达到了她预期的目的,将格尼薇儿介绍给阿尔托莉雅认识。

只是,因为艾洛西亚的影响,阿尔托莉雅和格尼薇儿第一次接触的时间点提前了的关系,所以英格罗那王国女王并没有像艾洛西亚上辈子那样,直接提出要将格尼薇儿许配给阿尔托莉雅的话来。

不过,英格罗那王国女王虽然没有直接明示,可从她的一举一动当中,却能明显地感受到她的想法和意图。

至少,对明眼人来说是这样的没错。

阿尔托莉雅很清楚英格罗那王国女王的想法,但这并不代表阿尔托莉雅就能接受。

姑且不提阿尔托莉雅其实是名女性的问题,光是她对八美德信仰与操守,就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阿尔托莉雅无视了英格罗那王国女王的隐晦暗示,然后总在不经意间划出一条条的界线,让英格罗那王国女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不了了之。

也因为这件事情,让英格罗那王国女王更加地看中阿尔托莉雅,将她视为格尼薇儿婚配的不二人选。

这也是英格罗那王国后来会与卡美洛特斯王国站在同一阵线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在此暂且带过。

在庆功宴结束以后,除了必要的人手继续在英格罗那王国境内驻扎以外,其余军队便随阿尔托莉雅返回卡美洛特斯王国,圣不列颠的战事也就此告一段落。

只是,在阿尔托莉雅回到卡美洛特斯王国以后,圣不列颠的局势也跟着发生了剧变。

前文曾提过,圣不列颠三国实际上是由大小诸侯王国所组成的【联邦】。

所以,在没有推举出一个【共主】以前,这些诸侯王基本上是各自为政的,以【王】自居。

可在共主出现以后,这些诸侯王虽保有王之称号与相应之权力,在《帝望》中的爵位却会降半级,成为所谓的【大公爵】。

阿尔托莉雅先前的【登基】,只是继承了尤瑟王的王位,成为卡美洛特斯王国的诸侯王之一。

只不过,因为尤瑟王一脉的实力,在卡美洛特斯王国这边,一直以来都是比较强的那种,所以阿尔托莉雅在登基之初,就掌控了近半的卡美洛特斯王国。

在讨伐盗匪与抗击蛮族入侵的行动中,阿尔托莉雅得到了班王的认可,这不仅让阿尔托莉雅对卡美洛特斯王国的掌控力上升了一个台阶,也激活了圣不列颠特有的共主机制,使阿尔托莉雅有了登上王座的资格。

可是,有了这样的资格,并不代表阿尔托莉雅就能轻松地登上王座。

卡美洛特斯王国里的那些诸侯王,对于这个王座也是相当觊觎的,若非他们与阿尔托莉雅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只怕他们早已掀起卡美洛特斯王国的内战。

这也是阿尔托莉雅当初被陷在遗迹里面,无法返回卡美洛特斯王国的时候,苏特兰格王国贵族会这么开心的原因之一。

抱着岳尿 第二章

抱着岳尿 第三章

对视一分钟后。

枪田郁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是她想多了。

但是现在,人都领进来了,也不好再赶出去——总不能告诉江夏,赶他走的原因,是自己之前脑补过度,然后现在发现实情和脑补不符……

枪田郁美心累的按了按额角。

最终,她还是没好意思开口赶人。

只能在江夏莫名其妙的注视下,顺水推舟的开始闲聊,假装她请江夏进来,本来就是为了聊天。

两个侦探坐在一起,当然要聊事件。

枪田郁美就讲了最近遇到的奇葩事。

——星期一的时候,阿部丰上门委托,让她跟踪一个大胡子男人。

时限3天,委托费50万円,报酬丰厚。

枪田郁美从星期一到星期三,跟满了三天。

文学

到了星期四,她结束工作,美滋滋的敷了一脸黄瓜面膜,准备给自己放一天假。

谁知,随手按开电视,正想找个泡沫剧调节心情时,凶杀案新闻里,突兀出现了一个眼熟的人。

——大胡子男人死了。

有人在群马县祭典的篝火里,发现了他被烧焦的尸体。

枪田郁美瞪着电视上的死者照片,惊的黄瓜都掉了。

吃惊的同时,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侦探,她迅速锁定了一个可疑人员。

她的委托人——阿部丰。

看到新闻后,枪田郁美第一时间赶到警局,提供了相关线索。

警方找到阿部丰,略一调查,发现这人的确问题很大——前一段时间,死者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正是阿部丰。

如今,大胡子男一死,阿部丰能拿到5亿日元。

这么一来,阿部丰头顶的“嫌疑人”标签,彻底摘不掉了。

然而警方和枪田郁美,没能找到任何阿部丰杀人的证据。

另外,阿部丰还给他自己搞了一个不在场证明。

——星期三一早,也就是枪田郁美跟踪大胡子的最后一天,阿部丰和同事一起去了外地旅游。

全程不光有人证,还有照片作为物证。

枪田郁美说到这,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茶。

她在等江夏问“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你们为什么还觉得他是凶手。”

然后她就能顺势告诉江夏,自己找到了阿部丰不在场证明的破绽。

之后,江夏作为一个新入行的年轻侦探,大概会问她有破绽为什么还不去抓人。

这时候,就要告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侦探不能只靠推理,还要讲证据——有坚实的不在场证明,可以立刻摆脱嫌疑。但“没有不在场证明”,却没法当成抓人的铁证。

枪田郁美端着茶,面上平静沉稳,脑子里剧本写得刷刷的,开了好多声情并茂的小剧场。

——侦探嘛,讲述案情的时候,要的就是一波三折。

不能只干巴巴的讲,必须熟练运用插叙倒叙各种修辞,预判听众的反应,适时丢出转折、卖个关子、制造悬念……这样,推理才能达到完美的效果。

在这个世界,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侦探

文学

,很难成为名侦探。

然而枪田郁美半杯茶喝完,嗓子都快润透了,江夏却依旧没按照她的剧本提问。

江夏其实没能发现枪田郁美的小心思。

要是平时,他可能会注意到。

但现在,江夏心里,只能装下大叔腿上的鬼。

得赶紧走完流程,把顽固的扒腿式神弄到手……

枪田郁美说到一半的时候,江夏就已经明白了这是一起什么案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