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纯肉高H文;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一章

p1()

叶冥寒转回头,凝望着近在咫尺的俏脸。闪舞小说网www..com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担心和关切。他心下不忍,抚了抚她的头,“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

众人的评价,于他根本就是浮云,丝毫不能影响他。他在乎的只有

文学

她。

舒涵乖巧地趴在他怀里,深深地注视着他,“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我不希望他们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你。”

“那又怎么样”叶冥寒一瞬不瞬地瞅着怀中的舒涵,“会影响你”说话间,他的心弦微微颤动。

或许会吧。毕竟,她身上背负的东西更多。他能理解,但并不代表不会失望。

舒涵垂下眼帘,轻轻摇摇头,“不会。可你明明是一个很好的人。”

叶冥寒暗暗长吁口气,半真半假地戏谑道,“难道你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好”

舒涵抿着唇,抬眼看了看叶冥寒,小脸倏地变得通红。“才不要呢”

“二伯发现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叶冥寒的大手一下又一下抚着她的长发。“在滨海时,他就知道我精通计算机。”

舒涵默了默,将头贴在了叶冥寒的胸前,闷声道,“四哥早上给我打了电话,他决定找孟婉尘谈一谈。www..com”

“摊牌”叶冥寒想了想,又道,“这种情况下,二伯估计会和四哥翻脸。”

舒涵咬了咬唇,狠声道,“若是不揭穿孟婉尘的真实面目,二伯只怕难以醒悟”

“你父亲应该会让你为二伯以后的生活做出相应的安排。”叶冥寒微蹙眉头,眸色凝重。

“二伯一生为官,能做什么,我父亲比我清楚。”舒涵坐起身,挽着叶冥寒的胳膊,枕着他宽厚的肩膀,又道,“安排没有问题,可也仅只一次。”

叶冥寒抽出手臂,揽着舒涵,低声道,“我来做。将来他要怨,就怨我。”

舒涵扬起头,深情地注视着叶冥寒,“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他老婆呀”郑天转回头,嬉皮笑脸地望着舒涵。

舒涵的脸“刷”地红到了脖子根,像只熟透的茄子般。

叶冥寒没好气地瞪眼郑天,“刚才该让你多挨几巴掌。”

郑天一脸委屈。“哥,我不过说了句实话。”

叶冥寒收拢了揽着舒涵的手臂,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方回头对郑天道,“郑全的事情瞒不住,你记得跟家里说一说。”

郑天将矿泉水瓶子换到了另一只手中,继续敷着红肿的脸颊。闪舞小说网www..com“暂时先不说吧。毕竟,秦家的事儿还没完。我担心爸会误会。”

“让他有点危机感不是坏事。”叶冥寒表情淡漠。

郑天耸耸肩,“你想好了那我可就说了”

叶冥寒冷冷地觑他一眼,“妈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秦远刚让叶正秀失望了,即便他是秦远刚的儿子,他也不会站在秦远刚一边。不过,他并不认为郑全有多大魅力,能影响到叶正秀夫妇的感情。

郑天斜了头,饶有兴致地望着叶冥寒,“哥,那可是你亲爸”

叶冥寒横了眼他,“妈也是你亲妈”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三章

“使不得啊,侧妃娘娘!使不得啊……”

庄重中不失堂皇的房间,在屋主巧思布置下显得极为舒适温馨。屋内并没有像时下上流圈子里所流行的,散发

文学

着渺渺轻烟的香熏炉子,也未见重重轻纱,层层帐幔,只有淡淡的果香盈满室内,整个房间给人以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

一道重花门之隔,却是两片完全不同的天地,厚厚的重帽将里间给围了一个密不透风,一个身着宫女服饰的中年妇人跪在榻前的脚榻上,正压底了声音对仅着里衣,倚躺在床上的年轻女子苦苦劝说着。

年轻女子额头用头巾包着,素颜不沾一丝粉黛,唇色苍白,看起来更显几分柔弱。而与这柔弱的外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年轻女子那闪耀着坚定与智慧的双目。

“我意已决,奶娘你就不要再劝了。”轻柔的声音自躺在床上那年轻女子口逸出,语气中的坚定让奶娘明白自个主子心意已决,再无更改的可能!

“侧妃娘娘,求求您再好好想想,小主子,小主这才刚出世,还未足月啊……,您当真就忍心,忍心……,娘娘,侧妃娘娘啊,老奴求求您了……”虽然明知主子一旦拿定主意,就不会再变,但奶娘仍是不死心地哀求着,额头叩在脚榻上,发出“嘭嘭”的闷响,只是几下的功夫,就已经沁了血丝。

年轻女子低下头,望着躺在她身侧的那个小小的襁褓,满目哀伤,一抹清泪自眼角滑落,编贝玉齿轻咬朱唇:“奶娘,如果事尤可为,我何至于……,哥儿,这是我身上掉来来肉啊……”

奶娘身上一僵,最后这一个头,再也叩不下去,僵跪在那半晌后,最后突地跪伏在地,双肩轻轻耸动着,压抑的哭声被紧紧地锁在口中,不敢外漏半分,这地界,尤其是这时候,哭,是一种罪过……

“奶娘,莫要哭了,这,是命,这都是命……”年轻女子探出身体,扶住了奶娘的肩头。

“侧妃娘娘,是老奴没用,是老奴没用啊……”慢慢抬起头,奶娘反手扶住那年轻女子,望着自己的一手奶大的孩子,奶娘只觉得她的心有如刀绞一般疼。年轻女子轻轻摇了摇头,扶着奶娘的手臂半撑着起了身,娘急忙将一个背靠垫在了那年轻女子身手,以便其能躺得更舒服一些。

“奶娘,你无需自责,其实哪怕没有今天的事,我也会想办法让哥儿离开这儿的……”半倚在床头,年轻女子轻叹一声突然说道。

“侧妃娘娘……”奶娘一脸不解地望着年轻女子,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哥儿,我的哥儿,乖乖别怕,娘亲一定会保住你的……”年轻女子低下头,轻轻在孩子那柔嫩的小脸上蹭了蹭,深深地望着襁褓中那张稚嫩的小脸,像是想将这张小小的面孔给刻入心间一般。

“奶娘,我,可以信你么?”好半晌,年轻女子才缓缓地抬起了头,带着一股子决色之色望着奶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