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少女怀老鼠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一章

高峰五人被驱逐出场,大会继续进行。

“现在我宣布,第四局斗宝,陆飞先生获胜。”

“哥窑弥勒尊佛为陆飞先生所有,吉田大野先生须支付一百八十亿差价补偿!”

“双方交接过后休息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后,马上进行第五局斗宝!”

“好……”

陆飞暂时四比零领先,岛国观众摇头叹息,神州观众欢呼雀跃。

吉田大野站起来准备离场。

可见陆飞那副得意的表情,顿时无名火起。

“陆飞,你不要得意!”

“才四局而已,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呵呵!”

“最起码,我的概率比你高得多。”

“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还是那句话,一会儿弄点儿像样的物件儿,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对了!”

“我给你个建议!”

“你运气不好不是送宝人的气场不对,而是你的内裤颜色太扎眼了。”

“红色代表红红火火,穿在外面大吉大利。”

“可你穿在里面,还是那样隐蔽的地方,那就适得其反了。”

“我劝你,最好把内裤套在外面,要不就干脆退下来丢掉。”

“陆飞!”

“你敢取笑我?”吉田大野怒目而视。

“你看,又急眼了不是?”

“我这都是金石良言,要不是看你连输四局可怜,我还不告诉你呢!”

“良药苦口啊!”

“哼!”

吉田大野负气离开,苏禾来到陆飞身边不悦的说道。

“陆飞,我好心好意帮忙,你刚才那是什么态度?”

“你必须给我道歉!”

“嗳嗳,你给我站住,你要去哪儿?”

“去厕所行吗?”

“你……”

吉田大野回到后台,周围一片杀气。

“吉田!”

“我需要你给我们一个完美的解释!”山崎大秀咆哮道。

“山崎君!”

“你让我解释什么?”吉田大野淡淡说道。

“你说有九成九把握获胜,现在却连输了四局,这不应给给我们解释吗?”

“四局而已,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现在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整体,你们应该对我有信心。”

“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们就自乱阵脚窝里斗,这是最大的忌讳!”

“我还是那句话,我有把握赢得最终的胜利!”吉田大野强势的说道。

“吉田!”

“你不要说得那么肯定!”

“说句实话,我现在对你的实力深表怀疑。”

“为了这场斗宝,我把经营及十年的黑风社都押在了上面。”

“你必须给我一个保证,万一输了怎么办?”山崎大秀说道。

吉田呵呵冷笑道。

“山崎君!”

“您说这话就没意

文学

思了。”

“当初是你们主动找我要求入股的。”

“我不同意,你们就利用各种关系达到目的。”

“现在我稍稍落后,你们就翻脸不认人,这样好吗?”

“别忘了,我们可是签订了合同的!”

“说句难听话,就算你们都输光了,那也是你们投资眼光差,跟我有什么关系?”

“吉田,你……”

“好了好了!”

“山崎君请您少说两句。”

“吉田君说的不错,我们现在就是一个团队。”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局面,都要共同进退。”

“我们既然选择了跟吉田君合作,就应该对他有信心。”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三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