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雪下了一整夜,直到天明才停止。

家入硝子在泠泠寒风中,敲响深见琉衣的房门时,她才刚刚梳洗完。

“今天降温,穿得严实点吧,回头冻着就不好了。”家入硝子是来给深见琉衣送厚衣服的,因为入住得匆忙,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置办,所以在某人持续不懈的骚扰下,她就找出了自己没穿过的外套带了过来。

深见琉衣接过衣服,抿着唇笑起来,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谢谢。”

没想到硝子小姐看上去冷冰冰的,实际上很会替人着想呢,像她自己发现下雪,就光顾着趴在窗台上看雪景了,完全没想到会不会冷的问题。

家入硝子摆摆手:“不用谢我,要不是某个烦人的家伙,我这会还没起来。”

说到这,她就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大清早的,五条悟这家伙也不知道突然间发什么疯,跑过来敲她的房门——不,应该用“砸门”更合适,咚咚咚,一下比一下重,就跟催命符似的,让家入硝子不禁怀疑那块薄薄的门板会不会在他手下壮烈牺牲。

一边砸,那家伙还捏着嗓子在外面叫魂:“硝子~帮帮忙,借几件厚衣服给我吧?”

家入硝子:“……五条悟,你脑子终于彻底坏掉,打算自暴自弃承认自己是个女装癖了?”

不堪重负的门板发出刺啦刺啦的刺耳声音,就宛如外面有只大猫在用爪子挠门:“怎么可能,是因为今天很冷嘛,我给琉衣酱置办好的衣服又都放在了外面的公寓里,来不及取回来了。当然,本来用我的衣服也没关系啦,我完全不介意借给琉衣穿的,倒不如说那样会更好,可是……”

硝子不耐烦地卷起被子蒙住头,打断了他的不妙发言:“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叫真希的学生借?”

五条悟用理所当然地语气说道:“我去敲过真希的门了,她让我滚,所以我就只能来找你啦。硝子,拜托了嘛,下次我给你带好酒回来哦?”

骂得好,真希。家入硝子冷漠地啧了声,但最终还是打着哈欠从床上爬了下来。

换做平时,硝子绝对不会理会五条悟这种傻逼请求,但谁叫她对深见琉衣印象不错呢——那是个好姑娘,安静又乖巧,没怎么染上咒术师的坏习性,真是倒了大霉才被那个白痴盯上。

所以能照顾的地方,她会尽量看顾到,不然的话,万一被人渣欺负,她的良心会隐隐作痛的。

就在家入硝子翻找衣服的时候,外面的人继续在门板上磨爪子:“硝子,那就麻烦你替我送过去啦,这个时候琉衣大概已经醒了。”

硝子十分警觉,按理来说,这种刷好感的事情,无论怎么想,五条悟都不该放过才对。

也因此,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五条悟为什么会知道深见琉衣睡醒了?

“你不打算亲自给她?”硝子的话语里是满满的怀疑。

“啊,这个嘛……”烦人的磨爪声总算停下了,五条悟安静了几秒,声音听上去依旧轻佻,“她清醒的时候,大约不是很乐意看见我的脸吧?我可不想再弄晕她第二次……起码不应该是在这种情况下。”

最后一句话说得极轻,硝子并没有听清楚,

你五条悟是会在乎别人意愿的人设吗?家入硝子挑了挑眉,论自我程度,五条悟认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现在居然大方让步,这可真是……

她叹了口气,问:“悟,你是来真的啊。”

作为同窗,家入硝子很清楚,五条悟这个人虽然顶着一张能对所有人造成无差别降维攻击的脸,也相当受异性欢迎,但恋爱细胞约等于没有,她那时觉得想要让这个人对感情之事认真起来,还不如期待一夜之间咒灵全灭。

但现在……该说世事难料吗?

果然,五条悟的语气正经了一些:“我可从来没否认过这一点哦,硝子。”

回想完刚才被吵醒的事情,家入硝子不禁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睡眠不足的后遗症令她有点烦躁,在留意到深见琉衣疑惑的视线后,她强行按捺住内心的不爽,摇摇头,说道:“算了,那种形迹可疑的家伙,你还是不要追究为好。”

听她这么说,深见琉衣露出少许好奇的神色,但家入硝子并没有继续说明的意思,她便乖巧地不再追问。

为了转移深见琉衣的注意力,家入硝子催她试试衣服,她从善如流地抖开其中一件栗色的毛呢外套,正要穿上,硝子的眼角余光却敏锐地捕捉到她身上某样东西闪过微光。

雪白的,细长的,是被单里掉出来的毛絮吗,还是蹭到了动物的皮毛?不过话说回来,高专应该没有养动物吧?

更奇怪的是,深见琉衣身上那件睡裙也皱巴巴的,像是因为睡觉时一直乱动才造成的,可硝子明明记得,当初在横滨时,深见琉衣的睡姿非常平稳,几乎整晚都维持一个姿势。

“别动。”家入硝子下意识按住深见琉衣的双肩,低头用指尖挑起挂在她胸前位置上的玩意,顺手替她抚平了睡裙上的褶皱,“这里,粘到东西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话音戛然而止。

“……硝子小姐?”整整半分钟过去了,家入硝子都保持低头的姿势,她挡住了深见琉衣往下看的视线,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琉衣也不清楚,不免有点不安,犹豫着唤了一声,“怎么了?”

“没什么,应该是我眼花了,你身上并没有东西,快去换上衣服吧。”家入硝子冷静地回答,但在深见琉衣看不见的地方,眼瞳内却渐渐泛起一丝寒意,她合拢手掌,不动声色地将刚才从琉衣睡裙上取下的发丝藏进掌心里。

——对的,不是棉絮,不是动物毛发,就是头发丝。

颜色如同高山上积年不化的冰雪,再加上头发的长度,两条线索明显指向了唯一一名嫌疑人——家入硝子转过身,背对着深见琉衣,深呼一口气,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

发丝是在深见琉衣的睡裙上发现的,好巧不巧,还黏在了非常非常不妙的地方,胸前的话,估计要把头埋在……打住,别再继续想了,家入硝子。

关于这几根头发出现的位置,硝子拒绝去深想,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再也无法动摇某人在她心里的混账程度了。

五、条、悟!

亏她昨晚警告过这人不许乱来,为了保险,还特意委托了太宰治守在门口——对了,话说回来,那个热爱殉情的变态怎么不见了?他就是这么对待委托的吗,武装侦探社怎么还不把这种消极怠工的员工开除?

在家入硝子的脑海里,这两个男人已经与尸体无异了,越是这么想,她的笑容就越深。因此,在深见琉衣换好衣服,跟着她往餐厅走去的路上,两个人发现被掩埋在积雪下的太宰治时,家入硝子马上露出了看到珍惜解剖素材的目光。

“太宰先生?快醒醒,不能睡在这个地方。”实话说,深见琉衣吓了一跳,太宰治几乎整个身子都被埋在雪下了,只有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搭在外面,她下意识跑过去,蹲下来用手将积雪扫开,打算把人给刨出来。

清扫的过程中,深见琉衣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太宰治的额头,顿时被那上面传来的温度给惊到了:“好烫……太宰先生,快起来,你烧得好厉害,到底在这里躺了多久啊……”

这时,原本像具尸体一般的黑发男人忽然微微动了动,勉强撑开眼皮,朝上瞥了眼,对上深见琉衣担忧的目光,他低声呢喃:“不知道呢,昨天醉过去之后就没有意识了。”

他这么一说,深见琉衣才发现旁边的雪地上还零零散散躺了几个空酒瓶。

天寒地冻的,跑到室外去喝酒,喝醉了就在雪地里睡一夜,哪有人这么折腾自己的!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

文学

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谢于归看着瞪大了眼的安阳,微弯着嘴角,

“顾延只要在那宅子里住上一日,就处处需要银钱维系,而偏偏那宅子还是陛下御赐。”

“他不能搬,不能卖,更不能让其荒废,只要那相思伯府的牌子一日挂在府邸门前,他就要想尽办法维系府中光鲜,否则就是罔顾圣恩不知好歹。”

“郡主应该知道顾延是个穷光蛋,甚至还欠着我们谢家巨款,你觉得他的银子能从哪里来?”

安阳郡主眼睛顿时亮起来:“翁清宁?”

谢于归轻笑,顾延没有银子,就只能去缠翁家,而翁清宁跟他是陛下赐婚,不能和离不能休弃,翁家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只能咬牙认了他这个姑爷,可未必甘愿被他一直要挟。

别看昭帝这次只是禁足翁继新,没将翁家如何,可有了顾延这么一个累赘,也足够翁家喝一壶的,而且那偌大的侯府都得靠着翁家养活。

顾延被翁清宁害得没了仕途前程,对翁清宁有恨无爱,手中又握着翁家把柄,将来还有的是鸡飞狗跳的时候。

她那个弟弟可没那么好心,留了爵位还赐府邸。

他打从一开始就不过是想要借着顾延立个赏罚分明的好名声,又能借着顾延去牵制翁家,翁继新老了能忍,可翁家其他人却未必有那气性。

只要翁家行差踏错,下一个骆家就是他们。

而对于顾延,让他和翁清宁彼此纠缠,耗尽情爱,看着曾经挚爱面目狰狞,为着利益互相撕扯,一辈子为人鄙夷,守着那伯府难以挣脱,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大的惩罚。

杀人算什么,不过一条命而已。

“啪,啪……”

不远处的纱帘后面,突然传来有人拍手的声音。

谢于归吓

文学

了一跳,连忙起身时就瞧见从那处走出来的两人,当看清楚他们容貌之后,谢于归猛的扭头看向安阳郡主,就见她眼神有些飘忽,勾着手指头时一脸的心虚模样。

“郡主?”

“咳……”

安阳郡主低咳了一声,撇过眼去。

那边昭帝笑道:“你别怪安阳,她的确是来找过朕,还跟朕为着那顾延的事情闹腾了一通,只后来厉王说要与朕打赌,所以才让安阳将你叫过来的。”

谢于归看向韩恕,打赌,拿她?

韩恕神色平静道:“安阳觉得陛下轻饶了顾延,替你不甘,本王与她说你会明白陛下深意,陛下不相信本王所以才与本王打赌,让安阳唤你过来。”

只是安阳郡主大概是忘记了他们还在,所以后来才越问越多。

谢于归听着韩恕的话后就明白了眼下什么情况,她抬眼扫向安阳时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厉色,只觉得是不是该庆幸她刚才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否则以昭帝和韩恕对她的熟悉,她这身皮子就该穿不住了?

安阳郡主原本就有些心虚,对上谢于归那眼神时更是后脖颈一凉,下意识的就垂着眼尾露出个讨好的笑来。

谢于归面无表情懒得理她,只对着昭帝行礼:“臣女见过陛下,见过王爷。”

“起来吧。”

昭帝让谢于归起身之后,才上下打量她片刻问道:“之前在殿上时朕替顾延和翁清宁赐婚,你当真没有半点怨怪之意?”

谢于归神色平静:“他们二人一个凉薄寡义,一个心肠歹毒,本就是同命鸳鸯,合该待在一起免得出来祸害别人,陛下替他们赐婚是好事,我何来怨怪?”

昭帝笑起来:“你倒是通透,厉王刚才跟朕说你与旁人不同朕还不信。”

谢于归看了韩恕一眼,只笑了笑没说话。

“你跟顾延的事情朕也知道,虽说为着一些原因朕没摘了他爵位,可让他留在京城挂着爵位到底还是委屈了你,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朕赏赐给你?”昭帝说道。

谢于归愣了下,眉眼微缓:“多谢陛下厚爱,臣女没什么想要的。”

“当真没有?”昭帝看她,“朕可难得这么大方一次,只要你想要的,朕都能赏给你。”

比如,赏个夫婿。

谢于归没听出昭帝话中藏着的深意,只是原本想要说不用的话,在看到韩恕蒙着黑纱的眼睛时突然顿住:“陛下当真要赏?”

“君无戏言。”昭帝有些好奇谢于归会要什么。

谢于归开口:“那请陛下下道圣旨替王爷寻找名医治眼。”

她原是想要去找曹浦帮忙寻人,可是后来韩恕突然与她走的太近,几次来往之后她怕找上曹浦之后会让韩恕察觉,正犹豫该让谁去寻人。

昭帝没想到谢于归会要这个,不由看向身旁韩恕,触及他蒙在眼上的黑纱时顿时多了些戏谑:

“这么好的机会你大可要些其他赏赐,厉王的眼睛自然有太医会治,他府里也不缺大夫。”

谢于归抿抿唇,她知道厉王府不缺大夫,宫中的太医也不敢轻忽,可是距离进皇陵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韩恕的眼睛依旧还是瞧不清楚。

她能找曹浦找到的人,昭帝也能,而那人除了她以外也只有曹浦才能找来京城。

既然她不方便露面,就只能寻昭帝了。

谢于归说道:“臣女没什么其他想要的东西,王爷帮过臣女,臣女也想王爷康健,宫中太医虽然医术高超可未必精于眼伤,还请陛下能寻民间圣手替王爷医治。”

韩恕有些出神的看着谢于归,而昭帝看了他们一眼笑意更深:“行,既然是你所求,朕应了。”

谢于归盈盈一拜:“多谢陛下。”

从偏殿出来的时候,外间夜色正浓,殿前的灯笼里全泄出红澄澄的光,而正殿那边也还热闹着。

谢于归紧着身上斗篷朝前走着,安阳郡主跟在身后,一边小步追着她,一边双手合十:

“于归,你别生气啊,我也是被迫的,皇叔让我唤你过来,也是他提的打赌的事情,我就是……”

“你就是想要看热闹?”谢于归脚下一停。

安阳郡主瞬间噎住,有种被人扒了皮看透里子的感觉,垂死挣扎:“我没有。”

没有才怪!

谢于归翻了翻眼皮,转身就走。

安阳郡主连忙拽着她衣袖,“哎哎,你别走,好啦好啦,我就是好奇嘛,再说我是真的不高兴皇叔放了顾延,还跟他闹了一场呢。”

“是厉王说你不会在意,还说你会乐意见到顾延和翁清宁如此,我就是觉得不可能嘛,才让翠果叫你过来,而且皇叔也说过就算你真有怨愤也不会降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