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free性丰满乌克兰

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第一章

天空中一阵阵怪笑,陈少君仰着头,看着小蜗闪电般飞来飞去,完全沉浸在自己新的身躯能力之中。

它突然从天空俯冲而去,砰,只听一声炸响,那种鬼族地界特有的,坚硬无比的鬼木立即在它的一双爪子面前,被撕得爆裂开来,甚至连地面的一块磨盘大小的黑色岩石也被一并抓爆,炸成漫天粉末。

小蜗说的没错,这种金丝蝙蝠的爪子确实刀剑一样锋利,但不是普通的刀剑,而是锋利的如同宝刀宝剑一般。

看起来,小蜗变身之后,完美的继承了那只金丝蝙蝠的所有能力。

此时此刻,目睹这一幕,陈少君心中早已说不出话来。

“这哪里是什么伪装,分明……分明就是吞噬啊!”

陈少君喃喃自语。

很明显,长期

文学

呆在鬼族地界的小蜗压根就分不清伪装和吞噬的区别,这一刻,他也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小蜗一直强调这是由里到外完美的伪装了。

吞噬!!

这对任何生物来说,都是一项不可思议,极其强大的能力,这确实比穿越禁制,不受任何结界束缚的能力还要强大的多。

这也是迄今为止,小蜗身上显露出来的唯一一门攻击的技能。

——其他的全部都是辅助性或者防守的能力。

“嘿嘿,小子,这只蝙蝠好像是用来侦察的,我帮你去看看,查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黄泉里的修罗鬼花。”

天空中传来小蜗高亢、兴奋的声音,明显兴致极高。

“等一等——”

陈少君正想细问一下小蜗这门“吞噬”的能力,但沉浸在这副新身体里的小蜗兴致冲冲,完全没听到,它说完那句话,双翼一振,立即朝着远处飞射而去,只一个眨眼就消失在数千丈开外。

“我一会儿就回来……”

远远的,还传来小蜗的声音。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

陈少君摇了摇头,展开身形,很快追了上去。

“咦?”

然而陈少君还没追出多远,就听到远远的,小蜗从天空中传来一声惊咦。

“怎么了?”

陈少君下意识道。

“好像有两个人朝我们来了。”

小蜗的声音远远道。

“哦。”

陈少君点了点头,倒并不意外,这段时间因为修罗鬼花出现的武道高手越来越多,再出现几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小心为上,这种时候陈少君倒也无意和这些人过多发生冲突。

“小心点。”

然而陈少君刚刚叮嘱两句,就听到看到远处小蜗化成的金丝蝙蝠尖唳一声,似乎受到某种惊吓一般,振动着翼膜飞速往斜刹里避去。

而几乎是同时,咻,一股凌厉的黑色剑气比小蜗化身的金丝蝙蝠腹下擦过。

文学

“什么人?”

陈少君眼皮一跳,心中警兆立起。

“哼,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远远传来:

“你倒是胆子不小,居然连小姐的金丝蝙蝠都敢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要来,小子,京师对付不了你,想不到你主动进入这里,我倒要看看,谁还保得了你!”

几乎是同时,另一个熟悉的清冷的女子声音传来,声音冷寒剌骨,几乎令人血液都要冻结。

“!!!”

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陈少君脑海中浮现出两道熟悉的身影,陡然浑身打了个激灵,而与此同时,陈少君也感受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望向了头顶上方,另处方向。

就在陈少君斜右方,距离地面数百尺的空中,另一只一模一样的金丝蝙蝠不知何时出现,正挥动着翼膜,悬浮在空中,一双金色的眼眸,不带丝毫的感情,冷冷的盯着下方的陈少君。

卞清!

小绾!

陈少君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心中一片凛然。

太快了!

从击杀金丝蝙蝠到现在,也只不过片刻的功夫,这主仆二人竟然就已经出现了。

尽管知道他们距离不远,但陈少君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之近,连让他躲开的时间都没有。

咻咻!

似乎回应着陈少君的心声,风声荡过,就在陈少君前方五十余丈外的地方,一道窈窕的身影摇曳不定,陡然出现在一块硕大的黑色岩石上方。

而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一道高傲、清冷的身影肌肤如雪,穿着黑色长裙立样屹立在一颗高大的,一人合抱的黑色鬼树上方,随着鬼木摇摆不定。

只是那一双秀丽的眼眸居高临下,俯视着陈少君,眼神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

邪道少女卞清!

“臭小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一直找不到你吧!”

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第二章

Object moved

Object moved to here.

</bo

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第三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