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死人体重实验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一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这是王仁恭第一次看清了徐乐的面目。

刘武周身边大将,王仁恭都是熟知,这几年来都曾照面数次。这年轻小将,却是全然陌生。瞬间王仁恭就已然明白,这便是那个摧毁了他整整一营马邑越骑,袭取了神武县,迫得马邑军溃,闹出了善阳兵变之事,然后施施然北上投奔刘武周,据说还打垮了执必

部南下军马。陡然出现却光芒耀绝马邑郡,让自家无数次难堪的那位什么徐乐乐郎君!

第一感觉,就是徐乐完全没有他所熟知的那种猛将之姿。

此刻军中勇将之姿,都是膀圆腰阔,身量长大。才吃得了这碗刀头换富贵的饭。这般身量才披得动重甲,使得动长大的战阵兵刃,反复冲杀,战至最后。就是军将选亲卫,都是在大个子当中选择。这些壮汉在一场场战事中或者埋骨疆场,或者重创残疾,成就了上位之人的荣华富贵。但也有极少数的幸运儿就这样生存到最

后,积功而稍稍改换了门第。再有绝大气运的话,几代不衰,也许就如那些关陇贵家一般,跻身了世家之列。

而那些军功世家,培养家族子

文学

弟,选的婚配之人也是长大女子,自小还有专门生长个头的餐食,才养出一代代领军之将,为家族存续战斗。

可这徐乐,哪怕披甲,也不过是中等身量,看起来还有些消瘦。眉目清俊,看起来宛若五陵少年,江左公子。哪里应得上他几乎已经打遍马邑无敌手的声名?

而在这一瞬间,一丝久远的记忆突然浮现在心中。当年与高家夹河血战,远征江南。这些惨烈的战事中,同样有一名无敌猛将,也是这般身量,却是天赋异禀,不管是马战还是步战。不管是领骑兵飘忽侧击,还是领重甲

步战陷阵,从来是未曾一败,养出儿子与他一般,十九岁就在十二卫中挂将军号,当年也王仁恭也曾与此父子相见过,这锐利如剑的目光,王仁恭只觉得似曾相识!

可是那一场大火………

王仁恭轻轻闭上了眼睛,仿佛那夜血色般的火光,还在眼前浮动。这场大火之前,王仁恭的梦想,就是成为大隋的名臣,出而将入而相,为将领兵扫平四夷,为相臻极盛之事。而家门也再度荣光,继续延续数百年。百年之后,碑上之名

,故隋之臣王仁恭而已矣。

可那场大火之后,王仁恭这份心思就熄灭了。而大隋极盛之国势也急剧而落,最终崩塌。

这一场大火啊………王仁恭猛然睁开了眼睛,威棱四射。再也不看刘武周徐乐他们,也不屑于顾之那些等着抢一块腐肉的马邑军将,至于李世民长孙无忌两个自投罗网的小子,更是根本不在

王仁恭眼中。

大隋已经是过去的梦幻泡影了,现在是群雄逐鹿的大争之世,过去的一切,都将在今日斩断,而他将会在未来的疆场之上,不知道会和多少老友,决一生死!

王仁恭猛然转身,大步而下关墙。一众军将紧紧跟着王仁恭,甲叶碰撞之声铿锵,涌下关墙。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二章

震耳‘欲’聋的炮声此起彼伏,遭到岸边和空中火力双重打击的日军舰艇纷纷中弹,不断地落入江中,舰毁人亡。,最新章节访问:。

看着一艘艘被熊熊的火焰包裹着,慢慢地变成废铁的军舰和正在燃烧着的太阳旗,山田建三傻眼了。

一开始,他只是想来吓一吓东北军,认为东北军不敢还击,他会很容易的在岸上登陆,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东北军,这支他一直没有放在眼里的劣等民族的草包军队,不但敢奋力还击,还布下了这么大一个网给他钻,用空中,陆地,和海上的协同火力对他的舰队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心在疯狂地跳动着,极度的懊恼令他近乎抓狂!

早知道,自己就向林铣十郞司令官,让一支战斗机编队前来护航就好了。

可惜世上无后悔‘药’,一切的结局已然注定。

”朝日”号在遭到几枚大口径炮弹的轰击和轰炸机的轮番轰炸之后,晃动了几下硕大的身躯便沉入了滔滔江水之中。

其余中小型舰只也在近乎徒劳的反抗之中相继殒灭。

轰!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整个大地似乎都为之颤动了起来。

在江面上晃‘荡’了太久太久的“薄云号”终于在舰身被撕裂了又一个巨大的口子之后,慢慢地下沉。

山田建三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旗杆上那随风飘动着的残破的太阳旗,沉默无语。

良久,他举起那把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抗日分子”的军刀,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天皇万岁!”山田建三咬着牙,声嘶力竭地吼道。

鲜红‘色’的血如同‘潮’水般涌出,顺着冰冷的刀尖缓缓地流下,渐渐地与清冷的江水融为了一体。

此役,东北军损失驱逐舰一艘,飞机五架,中小型舰只十艘,阵亡士兵五十余人。

日军损失”吹雪级”驱逐舰三艘,各种舰只十五艘,二百余名官兵全部阵亡。

霍将军,这一仗打得不错,鬼子的三艘驱逐舰全部报销,外加两百多名鬼子葬身鱼腹,不过,兄弟们的牺牲似乎打了点。”野狼悠然自得地‘抽’着烟,轻轻抖了抖几片散落在黑‘色’貂皮大衣上的雪‘花’。

野狼中校,今天如果不是你在危急时刻想出这么一个战术,全军覆没的,可能就是我们了,这件事,我会如实地向少帅上报,为你请功。”霍守义淡然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需要。”野狼轻描淡写地冲霍守义摆了摆手。

没有故作清高,他确实是觉得要这种虚假的东西没有必要。

他和张学良的关系不是上下级,而是兄弟。

你见过,有谁需要兄弟赏赐自己的?

不过,战死的将士你要好好地安抚他们的家人,还有,在这次战斗中表现突出的战士你要如实地向少上报,好好地给他们请功。”

野狼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知道野狼‘性’格的霍守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怅然若失地凝视着硝烟未散的江面,似乎有点儿怅然若失。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野狼长官!”脸被炮火熏黑,征尘未洗的林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乐呵呵地大叫道。

这一场战斗,我亲手干掉了三十多个鬼子,我挨个数着的。”

那又如何?”野狼依旧面无表情,径直向前走去。

三十个还不够吗?长官你要知道,有些胆小的新兵到现在杀敌记录都还是“零”呢!”

你就这么点出息,你现在是排长,是少帅亲手提拔起来的排长,你怎么能用那些个新兵蛋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呢?”野狼不‘露’声‘色’地反问道,目光依旧冷厉如刀,不知是在鼓励,还是在奚落。

什么时候你能亲手杀死一百个鬼子,再来找我,到了那时,我可以让你当个团长。”

真的?”林环‘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

等你杀够了一百个鬼子再来找我吧!记住,不是累积,是一次战斗!”

于姐姐,这段时间忙于各种事务,陪你的时间太少了,真的感到,有些对不住你。”张学良满怀歉意地说着,轻轻地揽住了这个为自己付出了太多的‘女’人的纤腰。

汉卿,我知道,你是在为了整个东北军,乃至全国的百姓忙碌奔‘波’,劳心劳力,现在的局势风云诡谲,而你,却不得不背上了本不属于你这个年龄的负担与责任。”于凤至轻声叹息道,端庄素雅的脸上扬起一抹怜惜。

像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在关心呵护自己幼小的弟弟。

没错,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比她小三岁的丈夫,只有二十九岁呀!

二十九岁,放在西方国家,那可还是个在酒吧和舞厅里大口喝着红酒,在动感的音乐下肆意扭动身躯,挥霍自己青‘春’的糊涂年纪。

而因为出生在将帅之家,这个比她小三岁的丈夫,却不得不过早地撑起偌大的东北三省,与日本人,俄国人,还有国内的各股势力斗智斗勇。

那些对手,个个都是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主,没有谁是省油的灯!

他真的太累了!

于姐姐,你何必为我想太多,谁让我将军是东北王的儿子呢?”张学良沉‘吟’良久,轻叹一声道。

鑫璞,你知道你所要担负的责任吗?”

责任?”

你必须承担起你肩上的责任,因为,你是军人的儿子!”

这是他十八岁那年,身为将军的爸爸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的话。

因为自己是军人之后,因为自己身世的特殊,所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可能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有一个可以挥霍的年华。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三章

“那就打呗!刚设伏大秦重臣,死有余辜!”

王离手中紧握青铜剑,一脸的杀气腾腾。

好歹也是出自将门之后,也领兵数千参与了灭六国之战的。

现在竟然被一股群盗给设伏想要偷袭,心头瞬间火起!

和六国的精锐厮杀都不成畏惧,又岂可被一股几百人的群盗给吓退。

堂堂王家子孙,在大秦腹地被一伙群盗给吓跑,老王家丢不起那人~!

虽然己方只有一百人,但这支护卫队的战力可是早已领教过的。

当初统率一千精锐中的精锐,都被杀得大败。

何况区区五百群盗!

即便是六国余孽,也丝毫不惧!

陶方骑坐在战马上,也杀气腾腾的说道:“少爷,只要您一声令下,属下保证将敌人全歼!”

秦轩从窗户处瞥了一眼,心中快速权衡。

目光一凝,沉吟道:“我不会下令。”

文学

“嗯?”

顿时,包括顿弱在内的三人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

不会下令?

难道是要退走?

不符合这位小爷的作风啊?

秦轩目光严肃,沉声道:“陶方,你是大队长,该怎么打由你决定!”

“是,保证不会让您失望!”

陶方眼中闪过一抹亢奋的光芒,策马快速跑到前方开始布置。

王离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支战力超强的队伍,心中也有些痒痒。

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想要指挥的话来。

他心里心情,这个便宜大哥压根没把埋伏的人放在眼里。

让陶方全权指挥,是在考验他的能力。

自己若是争着想要指挥权,那就不识趣了。

只能眼巴巴看着,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秦轩坐在马车里,闭上了眼睛。

正如王离所猜测的那样,让陶方全权负责,就是为了考验他的应变能力。

毕竟,作为火狼的大队长,将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队员的生死。

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更快提升他的能力。

上郡秦匈大战,那种十几万人马的大战不附和火狼的作战风格。

而且,毕竟是秦轩第一次上战场,又听闻匈奴勇猛无比,心里是真没底。

自然要把最信任的精锐放在身边保护自己。

万一败了,也能护着自己撤退逃命不是?

所以,只是在城楼上射了两盒箭矢,并没有冲锋陷阵。

可是现在,练兵的机会来了。

无论对方是流民组成的群盗,还是六国溃散的隐藏的军队。

装备还有武力,必然都不能和这支精锐比。

若是错过这个机会,还想找这种合适的练兵对手就难了~!

秦轩抱臂思索的时候,马车又缓缓前行起来。

显然,这是要正面会会那伙群盗。

咯吱咯吱~

车轱辘发出尖锐的摩擦声,距离设伏的地点越来越近。

小山坡后面,五百人不耐烦的等待着。

经过两个时辰的埋伏等待,之前那一点警惕和兴奋劲早已过去。

横七竖八的趴在地上,一个个脸上透着不耐烦。

不少人在太阳的照射下打起了哈欠,甚至还传出了呼噜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