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自己的老婆|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一章

“行了别问他了,他说了又不算。”看到何遇头痛的模样,高歌帮何遇解围道。

“是啊是啊,各队的想法也不一定就和我想的一样。”何遇连忙附和。

“那刚说的不都白说?”因为突然觉得有机会进微辰已然有些兴奋的周沫顿时像被泼了盆凉水似的。

“你事怎么这么多?”高歌喝斥。

“唉。”周沫不再多说,又恢复到先前略愁苦的模样。这次何遇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刚刚说完微辰有可能会选周沫后,周沫立即兴奋起来让他都有些慌了。他只是分析一种可能性,周沫把这当成期待去向往,这要最后落空了得多失望?

“我们队伍现在受关注高,大家好好表现都是了。盯着我们的是都是职业教练和选手,每个人在场上的作用他们都看得到的。”高歌说。

“是这样的。”苏格点点头。

高歌不由地看了苏格一眼,要说目前6队五人,相对存在感较弱的那就是苏格。这毕竟为选秀而来的比赛,在队内担任的却是个存在感不太强的射手位,苏格对此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似乎很明白高歌这一眼的用意,苏格看着高歌笑了起来。

“有什么话就说。”高歌说。

“你以为我有什么话?”苏格问。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直接说。”周沫连忙道,跟高歌这样绕来绕去的,不利于和谐。

“没什么。”苏格笑了笑,“选手在场上的作用就该以队伍胜利为己任,我没问题。”

“觉悟这么高?”高歌说。

“好说也是东江大学前任王者荣耀社团会长。”苏格说。

“真是没丢母校的脸呐。”高歌说。

“彼此彼此。”苏格说。

两人说完都笑了笑,其他三人一看,气氛和谐,顿时皆大欢喜,抓紧时间干饭,复盘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晚上的复盘会是由嘉南战队的教练李俊廷给新人们讲解。6队与4队的第三局比赛被他拿来当了素材。6队这一局的阵容刚一亮出,台下顿时一片哗然,反应就和观战室和诸多观众看到时的一模一样。

“米莱狄辅助?这是什么套路?”比赛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细节却是此刻才见。比较双方阵容,大家都觉得4队是占尽优势,这一局竟然也输了?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局双方阵容,大家有什么看法?”李俊廷台上问道。

复盘会的最初,大家都较局促,都是职业人士讲,大家听。但是渐渐熟悉以后,复盘会也就成了真正的复盘会,虽然职业人士依然是站在台上,却已不再是单方面的讲解授课,而是台上台下所有人一起进行的参与了。不过今天6队出的阵容实在是奇葩,李俊廷这一问后下面并没有人立即作答,所有人都还在窃声讨论。

“两队的人自己先说说?”李俊廷看向4队和6队的选手。

两队的选手互相看了起来。不过在一切都习惯后,复盘会上即使是下午比赛的对手也都不太会有什么火药味,此时看来看去,也无非是确认一下谁先来说罢了。到最后,两队十人,除了何遇自己,所有人目光都落他身上了。

不只是6队自己,现在所有人都知道6队的阵容打法思路之类的都是出自何遇。

“那我先说说我们的思路吧。”何遇随即也就站起了身,“这一局4队一选了马超,我们拿姜子牙,用减速来抑制一下马超的速度;拿庄周,让他少个帮他解控减速目标的辅助。之后他们孙膑、马可,我们就选了一手宫本。可挡孙膑大招,也可大招去锁马超、马可波罗这些灵活的英雄。然后射手选后羿,也是想多个开团点。4队这时拿了不知火舞和刘邦,他们的阵容游走能力是非常强的,我就想到尝试一下打辅助位,相对比较自由的米莱狄,通过对防御塔的威胁来抑制他们的游走。”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二章

魅魔女王美坎修特说完瞬间,她已经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深渊领主印记开始被剥离。

紧接着整个虚空也发出轰鸣声响,在这位魅魔女王说出话语的瞬间,整个深渊意志开始被彻底唤醒。

无底深渊的所有层面,都发出震动的轰鸣声响。

从第一层帕祖尼亚再到最底层的无底境域,中间足足超过666层的所有层面,都陷入同一种恐慌的境地,仿佛支撑整个深渊存在的混沌本源,正式宣告崩塌。

一时间,所有的深渊领主们,从奥库斯再到格拉兹特、狄摩高根,一直到弗拉兹厄鲁等,都尽数噤若寒蝉,无比惶恐地看着这片天色的变化。

整个深渊的所有恶魔,更是直接原地跪倒,匍匐于地面,惶恐无比地观看着这天色变化。

原本深渊充满血雾、弥漫酸雾与剧毒浓烟的大地,直接摇摇晃晃起来,仿佛万物破碎。

赵旭此时整个人也有些措手不及地望着眼前的突然骤变。

他意识到,局面开始超过了自身的掌控尺度。

“你终于开启了这一道门了?”

忽然身后一声嘶哑而恐怖的声音传来,赵旭回头望去,心中微惊却脸色平静。

一位不断嘶吼的丑陋巨人站在那里,它那本该是脸的位置上长着一根巨大的触手,全身一片漆黑,甚至腿部的位置还另外长着两只多余的手臂。

“嗯?”

赵旭见过那本“深渊长卷”,印象里压根没有出现过这种形状的怪物。

只是他的脑海里,还是忍不住地冒出一个崭新的名字——暗夜咆哮者。

下一秒,周围空间的压迫感传来,曾经熟悉的梦魇般的窒息感,直接勒住赵旭的喉咙,哪怕这个时候无敌深渊的力量不断加容于他的身上,他依旧感受到一丝难受。

“你是奈亚拉托提普?”赵旭反问道,“或者说化身?”

“呵呵,果然,身为这方天地混沌初生化身的你,就是如此的敏锐,能够感应到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我,难怪你当初能够顺利入局梦到我,果然一切都是敲定的选择。”

奈亚拉托提普入侵到了亚瑟?

一位外神?

哪怕对方此时展露的形象只是化身,赵旭都忍不住感受到一股惶恐之意,瞬间操纵着深渊之力让自己拉开距离。

而那位魅魔女王在完全被他抽离了深渊本源力量后,也直接倒地,就此昏睡不起。

赵旭微微摇头,“不对,你不见得是对方的化身。”

“亚瑟这方世界里,外层的晶壁膜能够摒弃其他世界的强大者进入,内部的亚瑟主世界则能够摒弃诸神的进入,所以你压根不会是那位化身。哪怕是,你所剩的能力也很有限了。”

就如同诸神只能够派遣化身到达亚瑟般。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为何我能够轻易地压制你呢?”这位暗夜咆哮者嬉笑道。

赵旭也是微微心惊。

同时他的耳边,再度传来深渊的低语——

“奈亚拉托提普超越时间和空间,统治着夏尔诺斯。在庞大无匹的乌木宫殿里,他被喽罗、族裔和脓疮服侍着,等待着自己的再临。”

这一句赵旭完全听不出任何意义。

只是他已经感受到,周围的深渊之力在急剧变化着,原本处于自己触脚的力量,当场太阿倒持,反而成了束缚自身的强大工具。

这点也让赵旭恼怒不已。

甚至他都有些怀疑,这一切是否一个骗局。

瞬间赵旭便将源头回溯到“无底境域”里的一切所见所闻。

整个过程都如同抽丝剥茧般,一根一根地在他面前摊开。

当时的赵旭内心可以说无比警惕,若非后面所知晓的“内幕”如此让他震惊,否则他都不会轻易相信。

毕竟整个“故事”都牵扯到了原始的创世三大巨龙,乃至切合着那个“巨龙预言”,单纯为了哄骗他的话,压根没有必要。

可当这位化身出现时,那一条一直以来,无比隐蔽的线索也终于摊开。

瞬间,赵旭的双眸放出亮丽充满鲜艳色泽的光晕,他直接看破了这一层面的天际,一路朝上突破!

651层奈斯瑞。

601层燃火领域。

600层无尽迷宫。

548层魔法领主。

……

1层帕祖尼亚。

甚至这道视线继续一路朝上,直达那亚瑟的主物质位面,看到了那片他曾经熟悉的天空。

传说中的巨龙预言,在这一刻,正式揭开了自身的帷幕,朝着赵旭拉开了所有的隐秘。

他也继续聆听到了更为关键的话语。

“决不要涉足与他有关的咒语和魔法,他会飞快地给那些不谨慎的人设下陷阱。无知之人要当心,当心那本暗黑大卷,因为奈亚拉托提普的愤怒着实恐怖无匹。”

赵旭在这一刻醒悟了过来。

他带着充满诧异的目光望着前面的外神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说道,“深渊长卷?”

“没错,看来你也终于醒悟了过来。”暗夜咆哮者摇摆着头顶的章鱼触须,仿佛实现了平生最为得意的杰作。

“当初的欧内斯特,真的让我很可惜。他居然顶住了成为深渊之主的诱惑,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使用过书本里的力量,要知道以他的才情而言,成为真正的深渊之主,与那九层地狱之主的斗争,起码也能够占到七成赢面。”

“到了那个地步,他居然还是不肯下赌桌。”说罢这位化身也发出一声叹息。

赵旭此时已经恢复冷静,一脸平静地望着对方道。

“这个局,你布置了多久了?”

对面的暗夜咆哮者摇了摇头,“太久了,已经长久得,我都忘记了岁月的痕迹。”

“实际上,我一直到66层的魔网深坑中等待着你,只要你当时出手的话,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你激活深渊的力量。谁曾想,居然是在另一个位面误打误撞成功了。”

赵旭马上就回想到那个他差点去拜访的地方。

“乌尔迦舍克之孔?”

当时听着描述,这个地点就像是某个巨型生物的肠胃部分,直接让他想到了不好的联想。

谁曾想,还真的是?

“呵呵,你果然猜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发出满足的微笑。

“在起源于时间开端,也就是最初的你和阿斯摩蒂尔斯分开,演化成整个世界的规则与生命的一部分时,我正好感受到这方世界的大动荡,因此派遣了一道化身前来。”

“当时的外层界面刚好形成,结果我才一进入这方世界,便意识到,所有创造出来的‘外层界面’,居然是保护整个亚瑟主世界的‘藩篱’,我就这么被无底深渊所俘虏。”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罗兰是拼命提高自己MP上限的玩家。

在他看来,MP的多寡完全可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当然……等级,装备的什么都很重要。

但无论是魔法穿透力,还是魔法防御能力,都可以用更多的MP来实现。

换句话说,只要能量足够,我就是无敌的。

大概就是这意思。

这也是最简单实用的流派。

基本功够好,属性够高,再搭配上专门优化过的攻击和防御魔法。

能容纳更高魔力上限的魔法,这就是他未来的成长思路。

说起来很简单实用,做起来其实挺难的。

MP这资源,没有那么容易堆上去。

但只要推上去了,效果就很明显。

所以当十几支巨大的法师之手飘落下来,以及寒冰领域以极快的速度形成后,罗兰周围的魔力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共振。

失得他使用魔法的效果会变得更高。

眼前一道闪电劈了过来。

雅伯索不是傻子,在罗兰张开领域的时候,他的攻击就已经发出了。

这道青紫色的闪电像是一条长长且致命的甩鞭,在罗兰的魔法护盾那里‘舔来舔去’,却不得门而入。

周围回响着滋滋滋的电流声,空气中更是弥漫着电气的焦臭味。

罗兰没有在意,他控制着自己的法师之手,在雅伯索周围绕成了一圈,然后无数的拳头像是可怕的暴雨一般锤向雅伯索。

呯呯呯的声音,由于太过密集,

文学

甚至变成了仿佛海浪涌动的巨响。

同时寒冰领域形成的地面寒霜,连人带护盾把雅伯索冻在地面上。

而且那十几只法师之手来得太快太疾,而且是围着一圈从上往下打,使得雅伯索根本不可能往上飞。

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护盾在微微震动,雅伯索有些不解地看着那十几只巨大的法师之手。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法师之手不是用来拿钥匙,开开门,提提轻型物件用的吗?

这十几个法师之手的狂暴攻击,打出的攻击力度,却比他的闪电链还要高。

这真TM的有鬼。

这几百年魔法界发生了什么?

难道自己这五十年来没有接触的魔法界,变化有这么大?

他立刻催动另一种魔法,十数道奥术飞弹拖着长长的,蓝色的尾焰,撞中对面的魔法护盾上,也只是弹起了些微妙的波纹。

“好硬的护盾。”雅伯索有些不解:“这家伙真是大师级的魔法师?”

自己虽然现在实力也是大师级,但毕竟是曾经的半神,敢和蜜斯拉抢神格的强者。

现在却对付不了一个大师级的年轻法师?

这不太可能吧。

就算自己的实力再怎么衰退,也是曾经的半神,也曾掌控着半条法则……虽然最后还是被蜜斯拉以凝聚神格的方式夺走,但他依然还是能从中得到很大益处的。

他所有的攻击魔法,都有不错的穿透力。

然而,现在却穿不透一个大师级魔法师的护盾?

这就离谱。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同时加大了力量的输出。

闪电链更粗更长,更明亮了。

而罗兰也是同样的作法。

虹光喷射,奥术飞弹,闪光术等等都用上了。

他最大的优势就是MP极多,回复速度超快。

把雅伯索拖入持久战,就是罗兰制定的战术。

现在已然成功。

双方隔着三十米的距离,互相轰着魔法。

从实质上来说,法师互殴其实是很没有看头的。

特别是罗兰和雅伯索这样的水桶型法师。

几乎没有什么弱点,就是站桩无脑输出。

双方都有极高的魔法控制力,魔力容量,以及快速施法能力。

可不是空间魔法塔那些温室里培养着长大的学术型法师。

倒不是说学术型法师差,这些人成长起来后,研究能力爆表,估计能把虚拟神格都给整出来。

但前提也得成长起来才行。

两人打得火热。

五色十色的魔法飞来飞去,还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

在这种正面战斗的情况下,即使是罗兰,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调动多余魔法,使出自己的绝招魔法,小火球术。

而雅伯索也是一样的,他也几乎抽不出什么空闲来使用更强大的魔法。

双方打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所处的地方,已经被轰塌了至少五米。

周围一片狂乱,冰霜和焦土这两种格格不入状态,却交杂在一起。

罗兰的寒冰领域还在渐渐扩大。

此时雅伯索已经有些气喘了。

和罗兰不同……他虽然是半神,但实力降到大师级后,魔力量也跟着降。

而且现在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

蜜斯拉怎么说也是魔法女神。

虽然雅伯索已经醒过来了近五十年,但他依然没有完全化解掉自己身上的‘封印’。

况且他也没有用心去化解自己身上的封印。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了。

反正蜜斯拉应该找不到我了。

只是他失策了。

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他已经感觉到了疲倦,但对面的罗兰,却依然轻松自在。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罗兰的MP至少还有百分之六十,雅伯索却已经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了。

甚至后者的魔法护盾,都已经岌岌可危。

就快要破碎。

再这么下去,自己必输无疑。

雅伯索的内心中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魔力?

此时,他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魔法护盾改变形态,像个巨盾一样挡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用精神力推了出去。

无数的奥术飞弹,以及普通小火球轰在这个魔法巨盾上。

猛烈的爆炸中,魔法巨盾开始出现大量的白色龟裂。

本来他不想用这招的,毕竟以半神之身,被个大师级逼到这地步,说出去真的丢脸。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雅伯索在魔法护盾破碎之前,对着罗兰一指。

脸上带着冷笑,十分诡异。

“大裂解术!”

罗兰为中心,所有的一切魔法瞬间消失了。

不管是飞行中的奥术飞弹,还是那块本就要破碎的巨盾。

罗兰身上的魔法护盾,像是碰上了石头的鸡蛋壳一样,化成一片片碎渣子掉在地上。

随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粉色的微光,抵消掉了大裂解术一部分的效果。

得益于蜜斯拉的祝福,他身上的魔法装备没有任何损坏。

可他现在的表情有些凝重。

因为他依然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周围所有一切的魔力元素,都被大裂解术排空了。

形成了魔力真空。

有种在地球上生活的感觉。

罗兰下意识地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看着对面:“大裂解术不是单体的吗?或者说是极小范围效果,你这居然是超大范围效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