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小短文故事: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一章

第3044章一道缝隙

黑衣老者二人沉思了沉思,白衣老者道:“难道真的出现了松动?”

“要知道,姜地真的出现了封印松动,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将里面放出来,我们危险更大,好不容易将其封印

文学

了,可不能让其重现人间。”

“我知道。”极古大神道:“可现在的问题是,我当初确实是察觉到封印松动了,不会有错的。”

“这样的话,要不我们去封印处看看?”黑衣老者道:“如果要是封印松动了,那肯定有迹象可循,应该是可以寻找到蛛丝马迹的。”

“去看看。”极古大神想来想来去,还是不放心,旋即三人消失在原地,前往姜地。

不过这姜地是什么地方?还是盘古大神这位绝世强者封印的,看来姜地内封印着不得了的东西。

极古大神三人现身一处满是赤红的地方,很是诡异,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时那一战的主战场距离这里不远,力量散发出来后,虚空裂开,波及到这里,也是有可能的。”极古大神道。

黑衣老者二人看着下面的封印。

“九针血阵都在,并无松动,盘古封印下来的还在,应该没有松动。”白衣老者道。

极古大神不放心,神识打开,仔细检查了一遍,最后落地,踩在了封印上检查着。

黑衣老者二人也同样如此,也踩在了封印上检查着。

“盘古的结印还在这里,不会有松动。”白衣老者示意极古大神放心道。

“不好说。”然而黑衣老者却摇头道。

“为何?”白衣老者到是奇怪了,忙扭头问道。

“看看吧。”黑衣老者指着跟前一处地方道。

极古大神和白衣老者忙靠近过来。

“坏了。”极古大神一看,惊呼一声,有一道小缝隙,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吼——”

突然缝隙内传出一声嘶吼之声,很是阴森森的声音,旋即一道黑雾冲了出来。

“哈哈哈哈,出来了,老夫出来了。”黑雾内一道身影现身,狂笑激动之声传出。

“你出不来。”极古大神一声呵斥,隔空一握,一股强大的力量团团围住那黑雾,手掌一握,瞬间黑雾化为灰烬,那身影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不存在了。

极古大神的实力之强,可见不一般。

“看缝隙的痕迹,应该就是那一战前后,坏了,这期间我们也没有过来检查过,不知道跑出去多少。”黑衣老者担心道。

“召集所有人过来。”极古大神道:“还在闭关养伤的,也全部出关,加上你我三人,还有炽岭,我们这里一共有八位,皇老祖他们就算了,他们没有在前十以内,实力跟不上。”

白衣老者忙点头,用秘法联系众人。

炽岭大神率先赶过来的,仅仅十几个呼吸罢了。

“怎么会这样?”炽岭大神低头看着缝隙道。

“那一战波及到的。”极古大神道:“好在只有这一个,先联手封印了。”

“这怎么封印?”炽岭大神犯难道:“这是盘古大哥亲手封印的,就是伏羲以阵法证道,也无法达到盘古大哥那等封印程度的,我们虽然实力强大,但还是不行。”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二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那枚小石头

对于这一幕,无人以外。

因为去年宁北的十重国运下,连香香姐抗不过。

那个时候,宁北的国运,已然成劫!

那几乎是国运大劫。

国运成劫,化作的天刀,若不斩在宁北的身上,便不会罢休。

宁北若不以身抗刀,国运还会有第十一重,第十二重,第十三重等等。

当初国运天刀,第三刀便削去宁北百年阳寿。

最后是香香姐,用身躯替宁北扛了国运天刀。

否则若是宁北用自身硬抗,早就被天刀给弄死了。

时到今日,很明显,宁北已经能驾驭国运天刀。

宁北如今的天赋,无惧国运大劫!

他手握国运天刀,一刀斩了五岳绝巅,身躯立于天地间,不断吸收第一帝国的国运。

蔓延一千五百里的国运,威压降临,犹如上苍俯视人间,偏偏国运力量尽数被宁北吸收到体内。

第一帝国的国运,不断向这边汇聚。

接下来,不需要宁北施展唤灵诀。

第一帝国的国运,自动汇聚,仿佛上苍有感,察觉到宁北这个异类,吸收了大量的国运。

对于这种异类,不管是第一帝国的本土武者,亦或者是境外武者。

国运必然成劫,如同天罚降临,将其诛杀。

第一帝国赶来的绝巅武者,站在远方,不再向宁北杀去,全部仰头看向天空。

黑夜再度降临,更有骤雨倾盆而下,乌云密布。

压抑到极致的气息,笼罩方圆五千里。

来自第一帝国的一尊魁梧老者,年纪过四百岁,一尊恐怖的九五绝巅,出自光明神殿,更是认识傅太平。

他名贝拉米哈罗德。

此刻,他缓缓阴沉道:“窃我帝国大运,而今国运已成大劫,宁北王,我看你如何收场!”

“国运大劫,何惧!”

宁北负手而立,站在祭台之巅,浑然无惧。

去年的宁北,面对华夏国运大劫,便能放手一搏,更能搏出一条生路。

可是香香姐从小护着小宁北。

这个女孩,把小宁北护成大宁北,怎会舍得让宁北受半点伤。

所以现在,单香香迎风而起,修长身姿即将登上祭坛。

她还想替宁北抗下国运大劫。

宁北未曾回头,轻声道:“香香姐!”

“国运成劫,稍有不慎,便会要了你的命,更能重创你,毁了你一身武道根基!”

单香香樱唇轻启,说出将会发生的事情。

宁北回首灿烂一笑,宛如邻家哥哥,果断道:“这次国运大劫,杀不了我,我身载华夏国运,若命悬一线时,我体内潜藏的华夏国运力量爆发,足够护我全身而退。”

这是最坏的结局。

同样是保命之法。

单香香止步祭坛下方,清澈眼睛注视着宁北,最终没有登上祭坛。

宁北见香香姐没有上来,轻轻送了口气。

他宁北一生,无愧于天下众生。

唯独亏欠这位姐姐。

余者,宁北皆是对得起。

古老祭坛上方,国运成劫,蔓延三千里。

骤雨下个不停,电闪雷鸣,让百兽惶恐,人生畏惧。

那位白衣少年郎,却无惧风雨。

他轻声道:“国运大劫,去年那一劫,香香姐替我扛了,这一劫,我宁北以自身搏你第一帝国的国运!”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三章

也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陈平和唐胖子根本不打算插手这一次的战斗。

秦瑶的年纪和实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任何轻视秦瑶的人,最后必然会在秦瑶手中吃大亏!

就如同白山一般,干脆利索的就让秦瑶给下了一个契约,而且是单方面有利于秦瑶的契约。

另一边,欧阳旭等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小女孩,似乎不简单。”

欧阳旭身旁有人低语。

欧阳旭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们白虎皇族的颜面,不是一句她不简单就能够放弃的!”

话音落下,欧阳旭看向了秦瑶,眼神冷冽无比。

秦瑶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着自己坐下的白山,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去。”

说完之后,秦瑶直接从白山的身上下来了,一脸随意的朝着陈平等人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懵了,这秦瑶,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另一边,欧阳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秦瑶,居然让他们一族的守护神兽和他对峙。

这件事情,让欧阳旭有些进退两难了。

就算是白山是因为有人控制,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欧阳旭也不能就这样打伤对方。

否则的话,族中神兽白氏,肯定会因此和白虎皇族发生一定的矛盾。

毕竟神兽白氏之中,像白山一样的天骄并不多。

他若是伤了白山,日后他就别想着再找神兽白氏一族的白虎结契约了,所有白虎神首都会抵制他的。

但是他若是不动手,又该怎么收回白山?

那小女孩明摆着就是不跟他们动手了。

“该死的。”

欧阳旭咬了咬牙,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给欧阳旭以回应,一旁的君昊则是淡笑一声。

“这下子,欧阳旭该难受了。”

“他若是不顾一切对秦瑶出手

文学

,那么白山势必会重创他。”

“但是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白山这辈子,都要栽到秦瑶手中了。”

关于白虎皇族之中,欧阳一族和白氏一族的事情,他们饕餮皇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场中其他白虎皇族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全都变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性了。

另一边,唐胖子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秦瑶。

“秦瑶,你就这么放任他们两个打斗啊?”

秦瑶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是白山的对手的。”

陈平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秦瑶。

“白山只是九星初期,但是那个欧阳旭,可是九星中期,你怎么确定对方不是白山的对手?”

秦瑶闻言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迅速消失。

“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觉得他打不过白山!”

陈平和唐胖子都没有看到秦瑶眼中的那一缕光芒,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了。

反正,白山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多就是秦瑶损失一个坐骑罢了。

大不了再帮秦瑶找一个坐骑就是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