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机场安检诡异微笑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第一章

“咱们所研究的干细胞在不断的扩散,也就意味着如果再不把它及时遏制的话,就要摧毁这整个项目了,你难道想要让我们最终功亏一篑吗?这也不是谁都想要看到的结果吧。”

落寒对于这个项目其实是心中期盼了很多的,所以他才会给予了这么大的希望,想着好好的去努力一番。

可是没成想到这项目中间还会出现这么多问题,让他感到头疼,不过他没曾一刻是想要放弃过的。

他知道,在这个过程之中,大家付出了如此多的心血,幸亏黄家朗还算得上是靠得住到了如此之久。

而且无论是在这个项目之中出现东门见顶的状况,他都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而是一直陪伴着落寒走到了现在,他的计算机水平也有一个质的飞跃。

不仅如此,在这个项目的科研方面也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也是落寒从一开始的期盼看到的。

现在终于能够看到了这样的愿景,心里面倒也是多了几分感激,黄家朗平日里大多都是做的那种默默无闻的任务。

他性格比较内向,不太爱与表达,但是他的学习能力是超强的,只要是和他说到点上,它就能够很快的理解,并且将这个成果做出来。和之前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壤地别。

“我觉得我们可以提拔一下黄家朗,起初他对于这个项目确实不太了解,这也是我所承认的,而且能力也是很不足,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以及最终测试表明他确实有了质的飞跃。”

“我觉得我们做出的这个鼓励也算得上是对他莫大的奖励了,也会让他更有信心的来面对未来的日子,难道这不对吗?这可能只是我的想法吧,所以我是想要问一问您是怎么想的。”

落寒之所以又把这个问题抛给英博士,那是因为他觉得首先应博士是有一定的权威性,在回答方面肯定是有一定的见解的。

另外他作为一个老师也会见过很多的学生,所以对于一个学生的成长有多么大,他也是能够肉眼可见的,并且也有了明确的分析的能力。

落寒才觉得把这个选择权交到英博士的手上,才会心里面感到踏实,更何况并不是和自己如此亲切,又怎么能够会说那些不靠谱的话来糊弄呢?

英博士看了看黄家朗的论文随之而来的便是脸颊上站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微笑,落寒看到这个笑脸也便踏实了几许。

……

“你这一次表现非常的不错,和刚开始你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有了非常大的差别了,我也在想要不要再把你交到别的部门去做一些其他的任务,你起初刚来的时候只是负责计算机部分。”

“可是现在当初交给你的那个计算机部分和这个项目已经开始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我是想着如果能够两个项目你都两头跑的话,会不会效果更好一些,虽然会让你更加劳累。”

“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应该也不仅是止步于此了吧,你肯定想要的更多,所以我才觉得这样的想法和迹象应该是最为正常的,也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下。”

落寒觉得黄家朗是一个聪明人,他刚才说那番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让黄家朗亲自去操守这一次的面试新成员,因为去招募一些新的成员。

见到自己的项目组是他和英博士讨论出来的,结果王主任肯定也是没有二话所说,毕竟王主任他主要负责的就是经费的打款。

对于一些间接性的事情,他其实很多时候还是要看像英国式的,那这件事情自然而然也是由他们两个人敲定了。

这最终的结果,黄家朗大多也是听从一定的命令,黄家朗听完这个结果之后感到非常的惊讶,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作为这个人选。

本来以为是落寒亲自上阵,可是没曾想到将这样的任务交到了黄家朗的手上。

“是我吗?我知道你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觉得这任务有一些繁重,我害怕我自己是做不来的,毕竟我的经验还是非常的浅显。”

“我自己来到这个项目组都没有完全的信息,而且就像是一个新人一样进来,你和我说这些,我感觉像是我遥不可及的梦一样。”

黄家朗的嘴巴稍稍的抽搐了一下,又微微的低下了头,不敢再重新抬起来,手里面的纸在他的手里面拿捏着明显比之前更褶皱了些许。

落寒紧慢的两步走到他的面前,缓缓的将他的头抬起来,语重心长地和他讲了一番话,其实无非是在鼓励黄家朗。

他知道平日里他心思敏感,有时候落寒也会观察过,可是很多时候也都会忽视掉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他知道一个人必须有了强大的内心才能够将这个事情做好,而现在黄家朗做的远远不够,可必须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平台才能够将其锻炼起来。

所以落寒是想着通过这一次的机会能够让黄家朗无论是从学术上还是从能力上都能够再有一个质的飞跃。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其实落寒也是在想,如果到时候再做项目宣传的时候,也能够把黄家朗当做一个很好的例子。

让大家都看到黄家朗在这个项目里面是进步了,多少也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宣传作用,到时候也就能够让更多的人来加入这个项目。

他所真正的意义也就达到了,落寒其实也会有所收获的,只不过自己是看得不太明显罢了

文学

,因为他每一天都在这个项目里面去有所体悟,自然而然这样的进步也是自己在这样的时间里面感受不到的。

“不要气馁嘛,这个事情没有人说你是不可以的,所以你也可以斗胆去试一试嘛,而且我和英博士是一起讨论出来的这个结果!”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偏心。说要把这个机会给你就能够给你的,也必须要得到大家的认可才行,所以你看看你现在是有多么的优秀。”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第二章

猎龙站在李子树村广场上,他手中紧握军刀,脸色严峻到极点,眼神四顾,非常警惕。

“如何,你们有没什么发现?”

两个刚刚入门凶兵十式的小战士跟着猎龙出来历练,刚才猎龙带着他们从村头走到村尾,一路上还有小别墅式样的屋子里,广场上,到处都是村民的尸体。

长空市在发现李子树村的情况后,立即上报兵部,兵部为了其他人的安全,也为了核查具体情况,让长空市保持李子树村的原貌,没有动任何人的尸体。

“没有发现特别的!”战士小代脸色苍白,眼中带着极致的杀机,在李子树村中转了一圈后,他发现不管是刚刚出生的婴儿,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死了!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极致痛苦的表情,像是在死前受到过地狱般的折磨一般。

“猎龙教官,我发现,西边的尸体的,和其他地方的有些不一样。”战士小王非常确定的开口。

“小王,你说!”猎龙眼睛一亮,让战士小王说说具体情况。

“我发现,在西边,有十多具尸体,他们胸口的伤口,看上去应该是先被利器切开,然后被人用手使劲拉开,最后才将心脏摘出来的。”战士小王会议那些尸体的情况,眼中带着恐惧。

“猎龙教官,除了西边的尸体外,其他尸体就和这具尸体一样,胸口位置,衣服、肌肉、骨骼都留有一个脑袋大的洞,像是被腐蚀性极强的东西,瞬间将这个圆圈内的衣服、肌肉、骨骼一起腐蚀掉。”在小王身边,刚好有一具中年男子的尸体。

“其他的呢?”猎龙看着小王继续开口询问。

“其他的,我也没发现!”小王摇了摇头。

“小代,你通知长空市相关人员,来将李子树村的尸体先处理掉!尸体时间长了不处理,容易引发其他问题。”猎龙想了想,开口吩咐起来,仅仅过了一天,尸体上就冒出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若是继续放置下去,甚至可能引发瘟疫。

紧接着,猎龙猛地一脚跺下,如同火箭似的,轻轻松松跳上广场边上,一栋三层楼高的小楼房顶端。

“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猎龙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眼中万字符文闪动。

“嗯?”猎龙先是眼神在村里整体巡视一眼,没有任何发现后,他如同一道流光,在房顶上跳跃,将李子树村,所有地方,都看了个遍,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死气、鬼气,邪气,都没有?这不可能啊!”猎龙紧紧皱起眉头,诡异的出现,绝对伴随有其中一种,但他看遍了整个李子树村,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不是诡异?或是新的未知的诡异?”猎龙不放心,再次仔细的将整个李子树村每一个角落都看了个遍,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邪气,他的眉头皱成深深的川字。

“如此残忍的手法,那么快的速度,普通人绝对做不到,肯定是诡异!”

一千多人的心脏被掏空,所有人死前都没有反抗打斗的迹象。

除了村子西边的尸体边上有些碎肉和血迹在外,其他地方的尸体周围,没有发现血迹。

这一点,显然是非常不正常的。

心脏跳动的压力有多大?若是心脏被刺破,心脏收缩带来的巨大压力,会将心脏中的血液,瞬间压得就像高压水枪似的,喷得到处都是。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第三章

林剑星歇斯底里喊出这几个字后,整个人都如虚脱一般,然后看着李天命,一边笑,一边掉眼泪。

除了他的笑声外,整个万剑神陵,一片死寂。

然而,李天命能清楚的感受到,当‘林慕’这两个字出现在祖陵内后,无数暴烈的风暴,在他的周围酝酿,很快,全世界估计都会被掀翻。

那一道道审视他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滚烫。

“这个人,他叫林枫,因为误闯一个叫做‘公输定’的修炼者的私人庄园,被公输定抓住,让他自报身份,公输定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爆出了林慕之子的身份!天底下,没有人会自称林慕之子!”

“除此之外,请大家看他的样子,看他的手臂,看他这和外族苟且的行径……这一切的一切,不用言语,不用血脉验证,都能证明,他就是林慕之子!或许没人想到,林慕死前还会留下子嗣,但这个人的存在,就是铁证!”

林剑星连续说了好长一段。

“正所谓父债子偿,现在,我把这林慕之子,送到万剑神陵来,就在列祖列宗面前,请诸位长辈决断!”

林剑星说完,整个万剑神陵,还是一片死寂。

“抬起头来。”

一个冷漠、低沉的、不容反抗的声音,在李天命耳边响起。

李天命抿抿嘴,照做。

所有人都在看他的脸,他的手臂,甚至,审视他的灵魂。

呼!

许多强者,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长相……就是铁证。”

“唯一不同的是白发!白发,等等,他的母亲是那位?!”

“不可能,如果是她,怎么会落到我们手里!”

“也是……”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就是林慕之子。”

“贱种,竟然留下了贱种,还被带到祖陵来,苍天饶过谁啊,哈哈!”

“算算时间,这孩子起码百岁,然而其体内连小天星图都没凝聚出来,这样的修行天赋,别说是‘第二剑脉嫡系’,连我们林氏的百代分支都不如!……光看这天资,就知道是谁的种了!”

无数杂乱的声音,像是一个个重锤,砸在了李天命的头上。

他抬起头,眼睛却几乎被剑光刺瞎!

“林慕之子啊!”

就如公输定、林剑星预料的那样。

万剑神陵,沸腾了。

所有人死死的盯着李天命,就像是十万雄狮,盯着一只小虫。

他们这些动辄修行上千年的人,最怕的就是,一不小心,就把李天命给玩死了。

往往越是这样,李天命就越是不会死。

只是,死罪难免,活罪难逃!

他分明感受到,除了连芥子都不能动弹外,他的身体,开始承受着来自这十万强者的恐怖威压。

噗噗噗!

一个个芥子不堪重负,开始流血、甚至炸开。

他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开始渗透出血。

包括眼睛、鼻子、嘴唇!

全部都是黑血。

剧痛,涌遍全身任何一处角落。

连青灵塔都救不过来。

“真狠啊!但,只要不死!”

李天命靠着这一股精神意志,

文学

准备撑下去。

他真的没被吓住!

他还以为能否认一下,没想到所有人一看到他,就断定他就是林慕之子,那狡辩也失去了意义。

这条路,很绝!

他只能咬牙、死熬、等待!

在眼睛飙血的情况下,他只看到了眼前除了林剑星外,还有两个人。

这是两个中年人。

一男一女。

毫无疑问,他们处在修行最鼎盛的年纪,他们的实力,也会比公输定,都要强得多,他们绝对是剑神林氏的领袖之一。

左边的青衣男人,身穿星剑袍,头戴龙形皇冠,那一根根发丝结在一起,无数剑锋在其中流转。

右边则是一个紫裙女人,十分雍容华贵,一双眼睛如紫色星空,席地长裙上,每一根流苏,都是紫色剑形。

“第三脉主、第七脉主。”

林剑星恭敬向他们行礼。

果然,他们身份崇高,乃是这闇星上的顶尖强者,在这无量界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他们的神威、气度,如恒星源一样闪耀。

他们站得距离李天命很近。

之所以这么近,其实是保护李天命,因为他们背后,群雄震怒,这些都是剑神林氏的‘巨头’们,稍微没注意,他们可能就把李天命给碾碎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