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一章

谢军准备离开京城了,需要拜访的前辈那里都要去转一圈,张老那儿也去坐了坐,张老对谢军的事情似乎很清楚,不过没有详细问谢军的工作和打算,只是闲谈而已。

林峰情绪更加低落了,毕竟一起并肩战斗的队友四散了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不过他还算是了解谢军的,知道这种生活并不是谢军想要的,就跟石玟萱一样,只是出于一种责任才来十三处工作,谢军的离去他作为朋友还是替他高兴的,只是心里有些不舍。

晚上跟林峰两人在街边的小店吃了羊肉锅,回到宿舍忽然心有所觉,谢军知道,自己的导引术应该要突破了,宿舍这个地方可不是用来突破的好地方,谢军赶紧打了个电话给清玄道长,问他在白云观的地下修练场借了个地方,急急忙忙的驾车赶了过去……

心魔劫谢军不久之前才经过了一次,即使那次没有什么心里准备,谢军也很顺利的战胜了心魔顺利的打通了子时篇的小周天,这次心魔劫卷土重来,他心里也并不怎么紧张,在清玄道长的亲自带领下,一脸平静的谢军来到一个修炼密室。

入定的速度仍然是那么快,谢军很认真的先走了一遍子时篇,修炼了一会清心决,然后照例是研究了一会儿金色的三维符纹,平时按部就班的东西都做完了,谢军才开始宁神运转丑时篇的行气路线,缓慢而稳定的推动着那些若有若无的‘气’,在时而顺畅时而艰涩的脉络中运行。

随着心神慢慢的沉浸在经络中,本我识开始沉静了下来,仿佛已经睡着了一样。

谢军似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一个一个的星璇一样巨大的银色漩涡,竖立着,沿着某种玄妙的轨迹,以星璇的中心为轴线,排列成一条望不到边际的长龙,在一些有着奇奇怪怪颜色的网络粘连而成的背景下,连串的星璇组成了一条银色的通道,向遥远的地方延伸、分叉,最后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没有边际的银色网络。

谢军觉得自己已经化身成一只急速的飞鸟,沿着这条一环一环的通道飞速的前行,时而向左,时而向右,闯过一个个的银色漩涡,每飞过一个漩涡,谢军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的凝实,飞行起来得也更加有力,这是一种不断前进不断进步的感觉,让人很容易沉迷其中,才飞过一个漩涡就开始期待下一个漩涡。银色的漩涡通道似乎没有尽头,谢军没有了时间感,只是不停的飞、不停地飞,渴望自己变强,变得更强,直到……

“咦!?我在做什么?变强?只是为了变强么?”

谢军收回了自己望向前方的视线,开始思索着,变强?变强可不是自己的目的,只是一种手段而已,怎么能沉迷在变强当中?自己的生命里可不仅仅是为了变强而已!

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是在心魔劫的幻象之中么?可是,为何会出现这样一个幻象?

“难道是……”

谢军忽然心念一闪,难道这里是自己的经络,那些背景其实是身体的各种组织,那么这些银色的漩涡是穴位?不对,人体哪有这么多的穴位?这么说这里不是身体内的经络系统,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这时谢军又飞越了一个漩涡,进入到一个类似节点的地方,几个方向上都有银色的漩涡,谢军奇怪的打量着四周,没有立刻选择方向,而是绕着这个巨大的空间转动着,然后,他看见了更多的银色光点,像一群群在水中游动的鱼,从一个旋涡中钻了出来,盘旋了一圈,又朝另一个漩涡冲了过去,一个接一个消失在漩涡之中,然后它们经过的那两个个漩涡似乎变得更亮了一些。

谢军懂了,自己确实就在经络系统中,那些银色的漩涡不是穴位,这个巨大的圆形空间才是穴位,那些银色的漩涡是经络的组成元素,至于到底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跟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奇怪网架结构相比,它们两者给谢军的感觉完全不同,一种是实质化的感觉,而漩涡则像是由光晕组成的虚拟的东西。这也符合了气的特点,气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物质,很可能是一种具有精神和物质双重属姓的介质。

这一刻,谢军终于明白了,精神作用于物质的手段是什么了,气就是一个最好的介质,只要自己能控制住自己体内的气,就能用精神力来改变自己身体内的物质,至于体外,那个等先弄明白体内的事情再说吧。

想明白这些事情,谢军忽然有个想法,自己是在身体的那个穴位中呢?如果此时自己强行退出这个心魔劫的状态,还能不能再次主动进入这种状态呢?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也许退出去就别想短期内还能进来。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看看自己体内的经络,最好能看看脑部的经络,如果能看到生物雷达,那……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二章

回去的路上,晏抚放开了防护,任由凛冽之风,冲撞着自己。

姜望实在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撞风”。

在急速飞行之中,若不加以防护,迎面的风如利刀、如重锤,是熬苦的事情。

细说起来,晏抚的亲事,竟真论不出一个对错来。

晏家与柳家,的确是先结的亲。

但若说晏家翻脸无情,也苛刻了些。

柳家老爷子仓促离世后,是晏家出手帮扶了一把,才勉强稳住家势。

柳神通被杀,扶风柳氏未来已失的情况下,仍然是晏平出面帮忙施压,才让列为顶级名门的田家付出更多代价。

晏家真正决定退亲,是柳玄虎不堪大任,柳应麒这一脉已经彻底撑不住家名,将要发生移嫡的时候。

这是太正常的事情。

本来日渐衰落的柳氏就已经匹配不上晏家的门庭了,晏家怎么可能让嫡脉嫡子娶一个柳氏的支脉女子?

宣怀伯柳应麒死死抱着晏家不肯撒手,变成现今这副样子,大概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他的老父亲死去了,他为之骄傲的儿子死去了,剩下的一子一女,都不足够支撑家名,眼看着就要丢失这一脉的荣誉,放眼望去,只有一个亲家拿得出手……

被退亲的柳秀章,自然是无辜的。她什么也没有做,生活就陡然一落千丈。

温汀兰又有什么错呢?柳家变成这样,不是她害的。

而晏抚……

婚姻大事,他怎么能够自主?

除非他说,他的一切都与晏氏无关。

但怎么可能无关?

就像他自己所说,他生于晏氏,长于晏氏,学于晏氏,得于晏氏。也只能死于晏氏。

远的不说,若非是晏家的权势在,晏抚何以能够随意递帖到政事堂去,轻松帮姜望解决黄河之会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好像大家都没有错。但最后,很多人都伤了心。

在凛冽的风声中,姜望不由得问道:“晏抚,你真正爱的是谁?”

“哈哈哈。”晏抚忽然笑了。

猛然加快了速度,更激烈地撞进风中。

只留下一句问话,遗落在身后——“我爱谁,重要吗?”

除了呼啸的风声。

无有回应。

……

……

长生宫,演武场中,一场较量刚刚结束。

裹着一身雪白狐裘的少年,望着自己骨节分明的右手。

掌心是一团闪耀着的雷球,其间变幻万物,生灭不息。

他轻声叹道:“表兄你这雷玺,真是穷极天地之理。”

雷占乾没什么形象地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道:“不也都在你掌中么?”

“咳,咳。”姜无弃咳了两声,右手轻轻一送。

那团雷球脱离了束缚,猛然一挣。

雷光显化,成为一方印玺。

下为四方之地,上为闪电之形。

极见霸道与威严。

径投雷占乾而去,落入他的内府中。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三章

离开碧游宫后,韩荣回了西岐城,第一件事便是将诸将召集起来,宣布出兵时机已到。诸将早就磨刀霍霍,听说有仗打,一个个喜形于色。

这段时间,五关战况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们都憋坏了。

“诸位,此次本侯出兵,志在息贼安民。只不过考虑到打草惊蛇,故不宜兴师动众,不带一兵一卒。”

朝廷的圣旨已经发来了几道,天使一直催着出兵,不过被韩荣强压下来了,并将天使打发在城内住下,这会出兵虽然晚了数日,也算师出有名。

本来,韩荣可以从西岐城出兵,直接断了周军的后路,不过姜子牙手中有混元幡这种法宝,断后路作用不大,反不如堂堂正正与对方打上一仗。

诸将一听,笑容一僵,不带一兵一卒,岂非不带他们,他们还想打得周军落荒而逃,立赫赫战功了。

韩荣笑道:“虽然兵马不带,不过本侯打算带两员战将。”

五关不乏兵马,只不过缺少有能力的战将罢了,自己带两人去足也,保证让姜子牙从哪来回哪去。若是带几万兵马前去,只怕赶到穿云关,姜子牙已经带大军打到了朝歌城下了

文学

,万事休也。

“侯爷,末将的兵器早就饥渴难耐,还请带上我一起前去。”

“还有我,我早就想灭掉杨戬了。”

“袁洪,你上次不是和杨戬交过手,不相上下。这去换我去,保证一举擒下杨戬,斩了这厮。”

诸将争先恐后,都想跟着韩荣去打仗,特别是余化和土行孙,两人争得面红耳赤。

韩升也想去,不过他知道可能性不大,毕竟诸将中,以袁洪和陈奇两人本领最高,最适合冲锋陷阵,韩荣只怕会带上他们两人。

韩荣看了几人一眼,道:“那便由袁洪、陈奇二人随我一同去。”

余化、韩变几人一听,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三年没仗打,好不容易盼来一场,结果跟他们无缘,这种感觉别提多郁闷了。

……

三人一路星夜兼程,来到了穿云关,却见穿云关已经插上了周军的旗帜,韩荣知道此关已经沦陷,于是带袁洪、陈奇前往潼关。

潼关乃东进道上最后一道关隘,以险闻名,此时,城内战将云集,有余化龙父子六人,还有邓九公和徐芳、龙安吉三人,兵力足有八万。

虽然周军还没到,可城内戒备森严,灯火通明,已经做好浴血奋战的准备。

这一仗,余化龙并不看好,不过他五个儿子却是信心满满,都认为潼关是姜子牙的葬身之地。受几个儿子的影响,余化龙也多了几分信心。

得知韩荣来了,邓九公喜出望外,忙出余府迎接,余化龙也不敢怠慢,跟在邓九公身后。

“邓兄,韩某来晚了,还请见谅。”

韩荣拱了拱手,一脸歉意的说道。本是等万仙阵一结束,就和邓九公汇合,没想到临时去了一趟碧游宫,回来时,穿云关已经沦陷,好在邓九公没事,否则他良心难安。

邓九公不以为意道:“韩兄能来,对眼下的大商来说,实在是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邓某岂敢苛责。”他在穿云关没等来韩荣,还以为韩荣临时改变注意,不打算援助大商了,心中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

韩荣笑了笑,余化和徐芳向他拱手行礼。余化龙道:“早就听闻国师大名,今日一见,才知名不虚传。有你这

文学

位战神在,潼关稳如泰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