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淑华在上船上,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二章

文学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第三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

文学

,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