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春叫的声音 t大校花沉浮录续集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一章

帝子神谕一出,引起帝城无数人关注。

一时之间,无比热闹。

也不知道多少帝域天骄第一时间前往了帝子所属的宫殿前,而且一个个彰显出与众非凡的修为,神光溢彩,相当出众。

如今,关于源自于起源之地核心处的三十三天域的相关消息,各大势力都陆续知晓了,且告知这些超级天骄。

谁不知晓,帝子将招揽一批镇狱帝域内的最强天骄,未来随他一同前往三十三天域,与诸天绝代天骄进行大道争锋,角逐至高天位。

面对于那等天大机缘,谁不眼热渴望,追求那等至高机缘。

而且,三十三天域,可是无疆起源之地的真正核心之地,传闻乃是古往今来最强的那些至高存在开辟出来的浩瀚疆域,各方面都远胜于其他之地无数。

相对于三十三天域,浩瀚无尽的南荒之地,也不过仅仅只是一片坐落在边荒的蛮荒之地,仅此而已罢了。

相传,三十三天域中,汇聚着整个起源之地超过九成以上的绝顶强者,莫说是古皇大帝那等至尊存在,便是如同镇狱大帝那般南荒无上巨头,在三十三天域,也有着不知何几。

可以说,一旦踏入了三十三天域内,便是代表了,未来极有希望成为镇狱大帝那等无上巨头,甚至超越之。

如此种种,更是令得这一次的天骄盛会,将会远超以往的激烈与热闹。

当然,作为整座镇狱帝域最为顶尖的天骄盛宴,想要踏入帝子宫殿内,自然没有那般容易,已然设下了相应的门槛,唯有通过了神王威压者,才能踏足进入。

一位古之神王出现,站在帝子所在的恢宏宫殿大门前,释放出惊人的神王威势,令得虚空都直接凝实,宛若化作实质般。

这是对于帝域无数天骄的考验,唯有通过神王威压者,才会被帝子所真正正眼看待,才有资格追随帝子,前往三十三天域,进行诸天大道争锋,争逐至高天位!

一时之间,无数天骄跃跃欲试,争相闯荡。

然而,面对着一位神王的威压,众多天骄如泰山压顶,难以更进一步,俱是被阻挡在大门前。

这让无数天骄为之惜叹,想要参加天骄盛宴,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不能踏足其中者,也说明了无法追随帝子前往三十三天域,更无法与起源之地的诸天最强天骄进行大道争锋,角逐至高天位。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各地天骄前来闯荡。

南宫神子对武神等人道:“四位,我先走一步了!”

轰——

他如天神临尘,面对着神王威压,始终脸不改色,最终从容地闯过去,引起了一片惊呼。

世人也知道这是南宫神子,一位至强神主的子嗣,神主亲自耗费无穷资源进行培养,自然修为深不可测。

随后,也有一些名动十大神域的超级天骄陆续闯过去了,引起阵阵的惊呼与羡慕。

唯有十大神子,以及极少数一部分天骄,成功闯过了神王威压,得以进入宫殿。

“我们也进入吧!”

武神开口

文学

,他所代表的的是界漠,也是墟漠大帝一脉,目的是为了击败镇狱帝子,完成当年双帝的约定,自然也要闯荡。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二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

文学

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三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