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韩国最火的女子组合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一章

时光飞逝,三年转瞬即过。

又是一年冬季来临。

这三年来,赵锐完全当起了甩手掌柜,几乎将所有的军政大事全部交给了张嫣和李婉柔等几女打理,自己则不是在郑州监工,就是到山西的工业区研究蒸汽机。

就连土地改革,发展海贸,和开疆扩土,平定叛乱这种大事,都被抛出了脑后,只大致的和张嫣说了一下,就没再管。

相比起天天呆在书房内,几个月几个月的枯等结果,赵锐更喜欢看着一座座气势磅礴的建筑,一天天的成形,一座半现代半古代的城市,从无到有一步步的完善。

同样也喜欢亲自动手去研究那梦寐以求的蒸汽机,和各种机器。

因为这些东西都摸得着,看得见,而那劳什子开疆扩土,太虚无缥缈了。无非就是将地球仪上的某块地方涂成红色,商贸发展的再好,也无非就是一堆数字而已。

加上征服了张嫣后,又有李婉柔在旁监督,王银李雅几女从旁协助,让他是没了半点顾虑,彻底放飞了自我。

反正这几个女人是绝不会背叛他的,她们如今除了依靠自己,还能依靠谁?

而几女在开封却是满心的幽怨,几女的年纪几乎都比赵锐要大得多,整个身心都系在了赵锐身上。

赵锐在身边时,那怕每天只要看上一眼,众女心情都是十分的愉悦,相反赵锐一离开,一个个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干什么都没劲儿了。

唯独张嫣干劲十足,彻底沉醉在执掌全国军政的权力中,每天都认真的处理着每一项军政大事,规划着各种改革,忙的是不亦乐乎。

比起赵锐要敬业百倍。

经过几百万人两年多的修建,新都城的皇城终于建造完毕。

望着那美轮美奂的皇宫,气势磅礴的高大建筑,宽阔整洁的街道,以及占地上万亩的中央广场,无数人无不是啧啧称奇,惊叹不已。

赵锐同样感慨不已,他没想到只是短短两年时间,就将最中心的皇城修建好了,比他意料的足足快了一倍。

虽然有他亲自监工,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更多的还是几百万人日夜不停地劳作,人多力量大,加上合理的分配,使得整个工地都井井有条。

而刚被接过来的张嫣等众女,早就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小嘴左顾右盼。

虽然皇城的模型她们几乎都已见过,可哪里又有这实物给人的震撼之大。

“二郎,这街道会不会太宽了?”

张嫣看着脚下足足二十丈宽的街道,不由得说道。

“呵呵,这是主道,自然要宽一些,像这样的街道也就两条罢了,一横一竖将来贯穿整个京城。”赵锐却是十分满意的笑道。

“二郎,街道两旁每隔一段为何要立一根木柱?而且我观察了许久,发现无论大道小道,两侧都有这样的木柱。”红娘子却又是凑上来问道。

“这是路灯,顶端有一个玻璃做的油灯,天黑后点上,到时候整个京城将没有白昼之分。”

赵锐不厌其烦地介绍道,其实他很想用石头做柱子,可工程实在太大,只得改用木头。

众女一想到,到了晚上,整个京城都是一片灯火璀璨的场景,眼神中都是不由的露出了痴迷之色,十分的向往。

唯独张嫣秀眉微蹙,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多路灯,每晚都要点燃,一年下来得消耗多少灯油?太铺张浪费了。”

“二哥有的是银子,还在乎这区区九牛一毛?”

赵锐见她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翻了个白眼,然后拉着李婉柔的手道:“嫂嫂走,这里才刚进城,没什么看头,我带你们去中央广场见识一下,保证你们会惊掉下巴。”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二章

Ps:今天大年初一,先给大家伙拜个年,今天事儿多,结果直到现在才更新

……

李治呆愣的看着书信,脑袋嗡嗡作响。

刚才还以为各大家族已经将秦寿给抓住了,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震惊!

愕然!

心中怒海滔天又必须强迫自己冷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被秦寿给摸进去的?

他足足愣了有几秒,脸色一变再变。

长孙无忌正对魏征怒目而视,目光之中的意味夺人而嗜。

魏征此时心中也有些疯狂,一直以来自己的名声都是中谏臣,别管其中有没有私心,但是朝中有不平事,自己就要说。

就在俩人间的气氛阴沉到了极致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李治惊诧的声音。

嗯?

长孙无忌猛然转身看向李治,眼中光芒闪烁。

“殿下,出什么事儿了?”

不仅是他,其他朝臣也全都看向了李治,目光惊疑不定。

这还是第一次见殿下如此失态。

“……”李治没有说话,而是咬着槽牙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宦官。

秦寿?

这家伙,简直太作妖了!

宦官双手接过,然后转身走到了长孙无忌身边,递了过去。

长孙无忌疑惑地看了宦官一眼,伸手将书信接过,大眼看去,然后猛然愣住了。

“怎么了?”关陇一脉的一个官员问道。

“赵国公,出什么事儿了?”

“……”

褚遂良等几个与长孙无忌相近的人不由靠近了一些,往书信上瞅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赵郡李氏被秦寿袭击,家主李巢和数十个家族子弟皆被杀……

这……

群臣皆惊!

场面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了李治为何会有刚才的反应

秦寿偷袭赵郡李氏?族长和架子子弟死伤惨重?

不是说各大家族都派出了人,还有各城池和屯戍部队也都出动了,如此的兴师动众,可最后却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以至,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不愿相信!

朝中的赵郡李氏的官员此时闻听消息,脸色一下子全变了,眼睛充血的冲着李治说道:“殿下,这是真的吗?”

李治看着赵郡李氏的官员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一个家族那么多人,竟然还能偷袭了,这能怪谁?

但这话他没法说,因为现如今自己还得仰仗这些人,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怒气。

此时的魏征站在长孙无忌的对面,看不清书信上的内容,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长孙无忌等人的表情,不由也有些懵。

耶?

咋了这是?

但随即,他从各大家族的表情和言语中听明白了其中的事情原委。

魏征挑了挑眉,然后默默的退了回去。

只是

他的动作被李治的眼神注意到了,眼神幽幽的看着他一眼。

“魏大人,秦寿如此行径,你还觉得他很无辜吗?”

李治的眼神寒若冰霜,直直的看着魏征问道。

所有人的眼神都瞥向魏征,都听的出来,李治对魏征语气中的冷意。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三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

文学

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文学

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