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吊带袜天使同人

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 第一章

咻!

话音落下。

南风瑾的身形陡然消失在天地间,等再度出现时,已然到了刘宏业身后。

轰——

南风瑾一拳轰出,拳罡呈锥形朝刘宏业小腹冲去。

当刘宏业反应过来,将长剑掉转刺去时,磅礴的元力已经将他轰出了百丈之远。

“区区一花先天也妄想抵抗本圣子,可笑!”南风瑾冷哼了一声。

作为没有渡劫便成为了南风圣宗的第一圣子,南风瑾从小便展露出了傲人天资,他的速度,同阶罕有人能与之匹敌。

从凝气到先天。

南风瑾从来都是横推一切敌。

而他如今,已是先天巅峰修为,仰仗那远超同阶的速度,南风瑾自忖对上突破抱丹前的上官龙城,胜负亦在五五之数。

刘宏业这等初入先天的武者。

又岂能抵挡?

另一边。

受到了重创的刘宏业咳出一口鲜血,堪堪稳住了身形。

但武基遭到了重创的他连真气调转都开始不甚流畅,整个人立在空中,摇摇欲坠。

然而。

不等他缓过神来。

南风瑾的拳罡飘然而至。

这一次,南风瑾并没有显现出他那傲人速度,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刘宏业的身边,任由发狂的更从心和小馒头疯狂劈砍,再度轰出一拳。

噗!

这一拳轰在刘宏业的小腹上,直接让他武基上出现了裂痕。

接连受到重创的刘宏业再也支撑不住。

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头向下栽去。

然而南风瑾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刘宏业,就在刘宏业身形坠落百丈距离后,他再度出现在了刘宏业的下方。

轰轰——

这一拳比之前两拳力道更胜三分。

拳罡直接穿透了刘宏业的小腹。

原本就已伤痕遍布的武基。

轰然碎裂。

几欲陷入昏迷的刘宏业陡然发出了一声惨呼,这,是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与武基一同碎裂的不仅是刘宏业的武道,还有他的心。

“呵,没有先天真气的蕴养,做不到断肢重生了吧?”南风瑾残忍的笑着,当即从怀中摸出了一颗丹药,屈指一弹,飞进了刘宏业的口中,“这可是我们宗门

文学

特有的高阶丹药,能够稳住重伤之人的心脉。”

“一时三刻内……”

“便是想死也为难!”

做完这些后,南风瑾也许是有些累了,也许是不屑再度出手,当即指挥身旁两名南风圣宗弟子道:“去,把那刘宏业捉来!”

那两名南风圣宗弟子正是在李逸那里碰了钉子,心情很是不爽。

如今得了这份美差。

自是乐意至极。

“狗东西,我草你#¥@¥%@!”小馒头忍不住了,他调动起浑身真气,操控着数百柄长剑疯狂的朝那两名南风弟子劈砍而去。

然而,这两名南风弟子修为虽不及南风瑾,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五气朝元境。

尽管他们这五气朝元并没有什么特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对付小馒头这种初入先天的武者,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只见这两名南风圣宗弟子轻轻甩袖。

小馒头飞来的漫天剑雨便被悉数挡下。

金铁交鸣之声。

不绝于耳。

更从心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从第一时间查看了南风瑾三人的信息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看了看凄惨的刘宏业,又看了看暴走的小馒头,南风瑾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更从心身上:“哦,你看上去倒是很识趣。南岳剑宗若是多一些你这样的人,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听到南风瑾的揶揄。

更从心缓缓抬起头来。

然而,就在四目相对的刹那,南风瑾竟陡然打了个寒颤——他看到了一对恐怖的眸子,那对恐怖的眸子向他生动的阐述了,什么叫眼中有火!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

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 第三章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

文学

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