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二章

李承泽紧握双拳,眼睁睁看着李承乾走进李易的院子。

他笑得很开心,就好像在嘲讽自己。

行至院门前转过身,“那二哥我就先进去了。”说完大笑两声迈进屋子。

李承泽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先来的,为什么他先进去。

当初在诗会上见他也好,拉拢他也罢,都是自己先来的。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李承泽平日里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可这一刻他差点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幸好他还有着充足的理智,知道凭借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些家丁护卫的对手。

而自己也不可能直接硬闯进去,所以只能在此恭候。很显然,虽然坐在一边准备好的椅子上,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好看。

李承乾走进屋子就看见李易坐在那里,似乎是特地在等待自己。

他很开心,是真的相当开心,本身自己便身为太子。若是能拉拢到李易,那么可以想象。

皇帝的这个位置,自己肯定是做的板上钉钉。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因此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欣喜。

“坐。”李易伸手摇摇一指,李承乾乖乖做下。

他知道对方不仅实力高,势力也很大,更重要的是谋算天下无双。

让自己进来肯定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自己不要做太多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听着就好。

“太子殿下今日特地来拜访,所谓何事啊?”李易朗声开口,似乎并不着急说话。

李承乾仔细想想,自己今天来拜访李易,主要原因是知道自己的二哥来到这里,所以着急忙慌的赶过来。

“我望先生能够助我登上皇位。”李承乾话说的很直白。

现在长公主被赶出京都,内库是不可能再帮自己了,自己一定要赢得李易的帮助。

原本跟在自己身边一些骑墙派的官员,这个时候也人心散乱,左右观望起来。

“你是太子,而当今陛下正值壮年之际,年富而力强。”

说完后指了指自己,“而我身为天下宗师最强者,琅琊阁阁主,武州李氏掌权人。”

他说完没有再继续说,反而是一种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承乾。

和他们这样的人聊天说话一定不能说的太过直白。

最好说一半藏一半,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脑补,他们自己会补充的很精彩。

当然前提是一定要和李承乾或者是李承泽这样的人说话。

如果对方是李逵,李易一定把话讲的要多简单有多简单,要多直白有多直。

果不其然,听完李易的话,再加上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承乾陷入沉思,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位置代表着这个国家最为正统的继承人。

之前他也说过,只要让自己老老实实的待在太子的位置上,应该就没有人能和自己相争。

而他先让自己进来,意思也很明显,非常看好自己。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和自己说这种话,一定是有其他的意思。

李承乾皱着眉头沉思,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李易说过当今陛下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依旧是年富力强,身体健壮。

而自己在这个时候却忙着结交他,他又是天下最强的大宗师。

而且身后势力极大,一旦结交成功,还有许多官员都会倒向自己。

而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势力如果过大……

李承乾很快就想通了,太子的势力如果太大。必然会引得皇帝忌惮,这是历朝历代都有过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自己都不应该让自己的势力发展得过大,只需要维持现状,或许便最好不过。

如果自己真的拉拢到李易,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想明白这一点后,他急忙站起身,“承乾险些酿下大错,多谢先生指点。”

他说的是真话,如果没有李易告诉自己这一点。

他自己绝不可能注意到这一点,那么自己虽然是太子,但毫无疑问会被陛下忌惮。

太子的势力过大,甚至有可能隐隐约约超过皇帝的实力,这在历朝历代都不是什么好事。

李易不说,李承乾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还望先生教我如何做。”他急忙起身行礼,希望李易能够多少指点一下。

既然他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指出问题,发现问题,那么肯定能给自己一些指点。

很多事情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太子殿下终归还是太子,我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话,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太子。

只要做好太子的本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管。

二殿下发展势力也好,结交官员也罢。你不要与他争斗便是。”

李易说完,起身看向远处,“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等。陛下终归是陛下。”

李承乾点点头,也算听明白他的意思。无论自己再怎么结交官员,再想要发展势力都没有用。

自己父亲的一道圣旨就能决定究竟是谁继承皇位。

“您出去的时候最好气冲冲的抓紧离开,接下来我会让二殿下进来。”说完后他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李承乾顿时明白,李易这是假意和李承泽结交,实际上帮助自己分散自己父亲的注意。

这样自己的父亲只有可能会忌惮自己的二哥,反而不会多么在意自己,渐渐的会逐渐打压他。

而李易从始至终都是站在自己这边,那么当自己的父亲有了打压自己二哥的想法,他就再也不可能继承皇位,皇位终归还是自己的。

“多谢先生指教,那承乾便先走一步。”李承乾说完话满脸高兴的大步迈出。

快要来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挎起个批脸,脸色变得很僵硬和难看。

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快起来,似乎非常生气和愤怒。

李承泽在外面看到他这副模样,顿时感觉心中的火气消了不少。

“太子殿下为何如此慌张……”他的话没说完,李承乾似乎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气冲冲的离开。

“二殿下,我们主公请您进去。”叶武并没有在意,怒气冲冲离开的李承乾。

李承泽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他倒想看看李易究竟要做什么,晾了自己这么久。

太子来了,先让太子进去,让自己在外面等着,结果太子怒气冲冲的走了。

“二殿下,我已经等你很长时间。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今天才来。”。

李易脸上带着笑,李承泽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叫他等自己很长时间,明明是自己等他很长时间。

刚刚一直在外面晾着自己,怎么从他嘴里一说好像自己晾他很长时间。

“先生这话说的,应该是我等了你很长时间才对。我来的这么早,结果你却让太子先进来。”

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听着似乎还有几分幽怨。

“二殿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李易说完递过去一杯茶。

“你只不过在外面等了我一会,你可知道我在这个院子里等你来拜访我,等了多久?”

李承泽

文学

本来想要喝茶,听到他的话突然顿住,缓缓放下茶杯,眼神很是惊异。

他是什么意思!莫非他早早的就等待自己来拜访,可自己今天才来。

“那怪我!实在是前段时间被父皇责罚,一直在家中禁足,直到上次宴会上才能出来。”

他不清楚李易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不真的一直在等自己。可既然是自己拉拢人家,姿态还是放得低一些。

“你也知道我已经突破至大宗师境界,凭借我的实力。我其实可以哪一边都不选。”

李承泽听完沉默的点点头,他其实能够理解,如果换成他是李易也肯定是这样。

他和太子无论哪个人成为皇帝还是要拉拢李易。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在现在就开始站队。

等到他们两人分出胜负再选择岂不是更好。

可李承乾刚刚一脸愤怒的离开,李易又说等待了自己很长时间,那么他究竟要做什么。

李承泽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没有看透过李易,他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利益为第一标准判断。

久而久之便觉得他人应该和自己一样,这世上的事应该都一样,都是以利益判断。

所以根据自己对利益的判断和本能的直觉,他感觉李易要么谁都不选,要么选太子。

选自己的概率不大,他今天来这里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可刚刚看着太子又怒气冲冲的从这里离开。

李承泽想不明白,所以他沉默着没有说话,看着李易,示意他继续接着说。

“所以我应该选太子,因为如果选您可能还有些风险,但选他没有任何风险。

他的位置加上我的实力势力,登上皇位绝对是轻而易举。”

李承泽默默点头,他能理解李易所做出的决定。

可他不理解的是,既然李易选了李承乾,为什么他刚刚如此愤怒的跑出去。

还是说李易什么都没选,就算他什么都没选李承乾也不至于如此生气。

怒气冲冲的跑出去,自己喊他都没搭理自己。

“可是我想选你,二殿下。”李易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

“为什么?”李承泽不理解,李易选谁不好,为什么要选自己。

虽然他很想让李易选自己,但这很明显不符合他的利益。

“我感觉我们很像,我就是看中你了就是想帮你。信不信随你。”

李易说着坐到他身旁,“反正王八瞅绿豆,我算瞅你瞅对眼了,就是准备要帮你。”

他就这么一说,李承泽信不信,他也没有办法。

反正只是忽悠忽悠他,他要是信了那最好不过,他要是不信李易也不在乎。

“真的?”李承泽还是不敢相信,他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轻而易举的相信别人。

面具戴的多了,就容易忘记自己摘下面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总是以己度人,渐渐的便会觉得整个世界和自己都是一样的虚伪。

“这是你的事情,你可以信,你也可以不信。

但我绝对没有骗你。”李易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功法。

“这是我自己编写的功法,你可以让谢必安拿去修炼。

你手下还有没有别的武者我可以帮你训练他们。

我这有些护卫,要不待会你带走两个放在身边保护你。

不过叶武不能借给你,其他的你可以挑几个。”

李承泽听完他的话站起身来围绕着他看了好几圈,“你真的想帮我。”语气难免带上几分相信和认真。

“所以我说你就是和当初的我一样,无论对方怎么,死活都不愿意相信别人。

总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样戴着面具生活,做什么事情只看利益。”

李易说完默默轻叹,语气似乎很是落寞。

“无论你信或者不信,只要你愿意,过上几天整个京都都会知道我已经投靠你这件事情。”

他说完转过头去,似乎对于李承泽的不相信很不开心。

“那多谢先生。”李承泽很开心笑得很高兴,不知道是真的很开心,还是装的。

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自己,可没有想到今天就碰见一个。

对方不仅愿意理解自己,还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支持自己。

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比这能能更让他高兴。

李承泽想要笑,想要开怀大笑。于是他便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开心。

真的是很高兴,有了李易的支持,自己再也不用担心。

凭他的实力,哪怕自己登不上皇位,也肯定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危。

更重要的是自己母亲的安危,李承泽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可他不能不在乎自己母亲。

“谢谢你。”李承泽紧紧抱住李易,脸上的笑容已经控制不住了。

“先松手,先松手。”李易略带些恶寒的将李承泽推开。

要说单纯的拥抱也就算了,抱的这么紧,他眼睛中还闪烁着泪光,这属实有些不正常。

更重要的是他自认为和李承泽的关系还没这么亲密,所以对于和他的零距离接触有些不习惯。

要是换成石昊他倒是无所谓,两个人别说搂搂抱抱,躺在一张床上都睡过好几回。

“既然如此,那我有些事情先走了。明天再来。”李承泽很兴奋,他想把这件事情和自己的母亲分享。

不是和自己的母亲分享以投靠这件事情,只是和她单纯的分享喜悦,分享自己找到一个知己这件事。

李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李承泽蹦蹦跳跳地离开,直到走到院门前略带些嚣张的甩了一下脑袋。

回头遥望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笑容,然后离开。

李易看着他,陷入沉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多,将这个孩子给忽悠傻了。

他并不知道李承泽前些年的人生是怎样,每天活在压抑与孤独中,心中有什么话也不能和别人诉说。

整天都很不安,担心自己或许哪一天就会死掉,不仅是自己连自己的母亲都要和自己一起死。

而现在确定,李易真的可能想要帮他。

于是身上的重担全部卸掉,整个人陡然轻松起来。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和习惯,所以显得过于兴奋。

许多年的担子,这个时候猛然轻松一些,就足够他狂喜和开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活下去,自己母亲和自己都能活下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是整个京都的所有人都知道。

李易投靠了当今的二殿下,一时间原本不少在骑墙的文武官员心思也都活络起来。

李易投靠谁对于他们来说起了一个风向标的作用,毕竟大宗师既然选择了李承泽。

那么李承泽虽然不是太子,但未来登上皇位的概率都要大大提升。

李承乾在这段时间则没有什么太过于出挑的表现,只是单纯履行自己的职责。

似乎不急不慢,没有任何意外。

也是因为他这样的不作为,反而使得原本就是在观望的人投向李承泽。

李承泽则是没有任何顾忌的在朝堂建立自己的势力,拉拢官员。

庆帝自然也注意到这个迹象,心中对于李易更加不喜。

不过他并没有表态,本身李承泽就是他给李承乾设置的磨刀石,这个磨刀石越结实越好。

如果李承乾能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解决李承泽。

那么说明他就应该登上皇位,同样的道理,如果李承泽能够解决李承乾,他也能登上皇位。

庆帝不在乎登上皇位的是谁,他只在乎接任皇帝位置的人一定是一个优秀的皇帝。

在这段时间内,庄墨韩失踪的余波也逐渐发酵起来。

南京和北齐的距离虽然远,可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情报传递出去。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很难遮掩,庄墨韩的许多学生在北齐也是位高权重。

他在南庆失踪这件事情自然瞒不了他们,于是乎,整个北齐大多数士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顿时间民情激愤,无数士子官员请战。

当然大多数都是一些文官,让他们嘴上喊喊还行,真的要说去打仗,他们根本不会去。

因此在北齐皇帝太后和武官一派的联合压制下,战争的苗头还能制止住。

就算是这样,人心也已经散乱不少。

和谈依旧进行,北齐用言冰云换回肖恩和司理理。

范闲则被委派出使,带着肖恩和司理理到北齐,然后换回言冰云。

………………

秋风萧瑟之际,李易驾着马车,在城外等待。

这一趟虽然没有任何人委派他一同去出使北齐,李易就是决定自己去。

庆帝就算知道也没有用,他又管不了自己。

而且对于自己的离开,他或许还会很高兴。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三章

官御天给自己找了一个地方斜坐,饶有兴趣的观看箭隐与神兽火凤凰的战斗。

薛宇手提凌霜剑朝着了如神走去。

了如神已经深受重伤,根本就不是薛宇的对手,不出片刻时间便以枭首,至于百里去恶等人薛宇并没有下杀手,虽然这几人性格极为顽固迂腐,但本身并不是恶人,薛宇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箭隐的战斗依旧在进行,整整持续了三个时辰才结束,薛宇见识到了四象合一的麒麟神箭,那威力即便是薛宇也是眼皮直跳,官御天更是瞪大了眼睛,心神狂跳。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庆幸。

抵挡不了。

完全抵挡不了。

面对麒麟神箭唯有一死,没有其他的选择。

此时的整个山谷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地面被犁了三尺有余,周边的山峰也已完全破碎,到处都是火焰与灰尘。

神兽火凤凰的头颅处插了一支箭矢,早已气绝身亡,即便如此周身依旧是火焰环绕,不愧是生长于火焰中的异兽。

箭隐自然也不好过,胸口处有一个巨大的伤痕,隐约更是能够看到那跳动的心脏,不过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受了重伤,相对于神兽火凤凰来说已经好多了,毕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薛宇迈步朝着箭隐走去,双目直视只剩下半条命的箭隐。

“你要杀了我吗?”

箭隐声音

文学

依旧是平淡无奇,好似心神没有任何的波动,即便是面对生死。

薛宇摇了摇头但:“不,你是世界的守护者,有大功德在身,整个天地所有的生灵都欠你们的,给我再大的胆子也不会杀你,我要给你做个约定。”

“嗯?”

“正邪从来不在口间,你已经无法再阻止我了,我会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登基为帝,称霸为皇,建立一个王朝,让你看看你错了。”薛宇高声说道。

箭隐眼神中闪过一道柔光,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然世间没有不灭的王朝,后代子孙也不能如我所想能够做一个合格的皇帝,我希望你能够做一柄剑,监管我所创造的王朝,在他们头顶悬着一把剑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如何?”

箭隐深深的看了薛宇一眼,艰难的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弓箭迈步离开山谷。

薛宇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箭隐虽然没有说话但很明显是答应了。

薛宇心中自然不可能如此宽厚,让箭隐坐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举两得。

其一的确如同薛宇刚刚所说能够起到监管的作用,让后代子孙不至于胡作非为。

至于其二,没有人喜欢自己头顶悬着一把剑,号称天子的皇帝更是如此,甚至更加的痛恨、厌恶,想要做这把剑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因为皇帝无时无刻不想弄死他,借此也可以报官御天一臂之仇,毕竟在魔剑世界官御天是自己这具身躯的父亲,对自己也不错,自然不可能不报仇。

箭隐的身影消失不见时薛宇隐约听到一个‘好’字。

伸手扶起官御天,轻声说道:“爹,我们回去吧!”

“嗯。”

……

至尊盟一统江湖,薛宇手持凌霜剑无人可挡,棋城宝藏也被取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

半年后薛宇就带兵起义,用了三年的时间推翻朝廷,登基称帝,史称‘武’朝。

官御天因为丢失了一条手臂虽然不知于心灰意冷,但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坐上了太上皇,每日就是喜欢游山玩水,肆意青春。

十年时间一晃而过。

这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薛宇建立武盟,布武天下,朝廷的官员除了需要知识文化之外需要一定的武力才能够做官。

整个天下在薛宇的治理下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武学体系建立,便是田间的老农也会一两把庄稼把式,大量的高级武功被扩散而出,集整个天下人的努力创造出更加高深的武功秘籍,薛宇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

燕藏锋做了宰相,此人有天地气运加持武功高强,本身也是一个读书人,虽然有些迂腐但却敢于为民请命,从薛宇建立武朝开始尤其是对民间的一系列政策便开始心服口服臣服于薛宇的脚下。

随着武功体系的建立,高深秘籍的出现,天地间的绝世高手大批大批的出现,而不像之前那般大猫小猫三两只。

剑雄为薛宇生下了两个儿子,练赤雪生下了一儿一女,万玖儿也生了一个女儿。

天下进入武道神朝的统治。

一道白光闪过,薛宇再次回到熟悉的环境。

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熟悉感油然而生,在魔剑生死棋世界的记忆一一显露,最后化作一点被压缩在识海之中。

薛宇缓缓睁开双眼,整个人斜躺在地面上,感觉什么事情都提不起来力气。

“系统。”

宿主:薛宇(任千行)

天赋:过目不忘(三分钟)、随身空间(3m³)、吸血疗伤、他心通、昏睡咒、镜花水月

所在世界:魔剑生死棋

世界加载度:100%

剧情点:0(100)

技能:演技(宗师)、赤龙天浪心法(高级)、冲霄掌(高级)、飞燕游龙步(高级)、落尘剑诀(高级)、天意四象诀(风神怒、火神怒、雷神怒、电神怒)、威龙神掌(高级)、先天罡气(高级)

薛宇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下一刻系统页面一阵晃动,大量的技能被清洗,只留下一个清爽页面。

宿主:薛宇

天赋:过目不忘(三分钟)、随身空间(3m³)、吸血疗伤、他心通、昏睡咒、镜花水月、奴契

所在世界:无

世界加载度:无

剧情点:无

技能:演技(宗师)、篮球技术(高级)、赛车技术(高级)钢琴(高级)计算机技术(高级)、中医药(高级)、书法(高级)、绘画(高级)、枪械射击(高级)……

技能一栏中只留一下一些通用的技能,不过即便如此也是密密麻麻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要知道薛宇所穿越的这众多世界中并不是每一个都需要打架的,所以很多世界薛宇都留着一些剧情点来提升一些基本的技能,就比如音乐、绘画、书法、篮球、游泳等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