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禁伦短文合集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一章

江海洋快步来到了林傲雪的身边,按住了她那想要收起盒饭的手,他明明就是看的出来,林傲雪的这盒饭明明就才是打开不长时间的样子,因为里面不管是饭菜还是米饭,都才是吃了几口的样子。

“公司已经全部都卖了嘛?”

江海洋收起了内心的愤怒,无论是眼中,还是语气中都是饱含着温柔地问道。

“你..你都知道了??”林傲雪没有想到江海洋竟然会什么都h知道了。

可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她明明就是什么都没有告诉给他知道啊!

“嗯!”江海洋淡淡地说道。

看林傲雪现在的样子,江海洋并不想要把刚才自己在傲雪集团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她知道,因为那没有任何的意义。

林傲雪此时似乎也是并没有想要打听他如何会知道公司被卖了这么一个事情的,于是,就在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之后,直接就苦笑了一声。

说实话,这林傲雪年龄虽然说是并不大,但是她也算是这商场之中的老人了。

自从当年江海洋的父母离奇地失踪了之后,她作为七姐妹之间的老大,自然这肩膀上扛起的责任也是要多一些的。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是已经开始在商场混迹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

毕竟,她那个时候想要的并不多,她那个时候的目标也就只是可以养活的起几个妹妹,然后在闲暇之余,看看是不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弟弟江海洋还有他的父母亲了。

可能是老天很是眷顾于她吧,所以,后来的时候,这林傲雪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就连她的几个妹妹在她的栽培之下,也是都在各自的领域里面有了不俗的成绩。

所以,对于商场的起起伏伏、跌跌落落的,她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了。

于是,这一次的公司被收购,虽然说她也是很心痛,可是也还是相对看的比较开的。

而且,现在江海洋来了,她就更加是不想要江海洋看出自己的软弱来了。

所以刚才,在江海洋问起他这个事情的时候,她也是尽量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后来更是想要对着他笑上一笑的,可是,无奈,这林傲雪此时的笑容却是比哭都还要难看上许多的。

“这该卖的也都是已经卖了,除了你这家公司,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过,尽管是这样,公司仍然还欠着三个亿的外债没有还清呢!”

按照林傲雪的想法,她是并不想要将事情都告诉给江海洋知道的,可是,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就算是自己瞒得了他一时,这后期江海洋也是自然会有自己的办法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她自然就是没有了要瞒着他的一个必要了。

瞒不了的话,干脆就一股脑的直接就给说了吧。

不过,这说归说,可是林傲雪可是没有什么要让江海洋帮着还的打算的,要不然的话,在自己如今还欠着三个亿的外债的时候,她就已经会动要卖江海洋这家公司的事情了。

我和岳坶双飞 第二章

她说这话的时候,隐隐感觉有些情绪激动,自己却好像都没有意识到。

颜雪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明白,可能当初那个石冠渠在公司里莫名其妙地针对佟婧菲,时常对她冷嘲热讽,言语羞辱,背后的原因恐怕就是佟婧菲方才说的那一个。

“所以你的意思是,石冠渠对我们这个案子的死者,算是站到了便宜,所以皆大欢喜的那一类,还是占不到便宜恼羞成怒的那一类?”她开口问佟婧菲。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有全程盯着他们两个都干什么了。”佟婧菲表示自己不知情。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当天晚上你确定看到了石冠渠曾经出现在那个化妆舞会上,并且好死者相谈甚欢,对不对?”康戈又向佟婧菲进行确认。

佟婧菲点点头,表示自己的确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那倒是挺有意思的,那你是和石冠渠一起去的?不会认错了人吧?”

“不是,我是和我朋友,还有我朋友的朋友一起去的,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石冠渠也在那里,他还和我打了个招呼,但是我们两个没有怎么聊,毕竟关系没到那个份上。”佟婧菲好像很怕康戈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又补充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当天跟我一起去的朋友,问问他们有没有一个叫石冠渠的人和我们一起去。”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康戈打量着佟婧菲,包括她坐在梳妆台前的姿势,“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我不信。”佟婧菲莫名其妙地看着康戈,似乎对于面前的这个警察会问自己这种问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个世界上要是能有鬼,那鬼就可以直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世界上就没有在外面逍遥的坏人,也没你们这些人什么事儿了啊!”

“看来你还是一个挺唯物的人,那咱们就从科学的角度上来探讨一个问题。”康戈对她的反应倒是并不意外,毕竟如果佟婧菲早就知道了那个石冠渠的死讯,她必然也不会再选择用石冠渠的指纹膜来做这件事,“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那么为什么案发现场会出现了一个已经死去很长时间的人的指纹呢?这个问题你能帮我们分析一下么?”

“这怎么可能!”佟婧菲愣了一下,表情不算丰富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明显的错愕,之后她的眼睛里面更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慌乱,“你们说谁死了?石冠渠?这怎么可能呢!

他要是死了,为什么他的指纹会留在那个房子里面?都别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鬼的话,难道鬼还会留下指纹和脚印什么的么!摆明了是不可能的!”

“是啊,从我们的职业角度来说,我们也确实没有办法相信这种鬼去了现场还留下指纹的荒谬说法,只是现在这件事太不合理了,我们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颜雪说。

“那、那说不定还有一种可能性,石冠渠根本就是装死的!说不定是因为他在外面惹了什么事,麻烦大了,所以就诈死,那天是化妆舞会,把自己画得花里胡哨,谁能看出来是人还是鬼,反正都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谁也认不出谁!混进去还不容易么!”

佟婧菲越是慌乱,说起话来就越是没了章法,露出了破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谁也认不出谁来?那你怎么还能那么确定对方就是石冠渠呢?”颜雪趁机问。

“这有什么!他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佟婧菲下意识脱口而出。

“哦?前面你不是说跟他没有那么深的交集,所以没有那么熟么?对于一个没有那么熟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化成灰都认得’的那种程度?”颜雪不给佟婧菲留喘息的机会。

“可、可是你们不是说现场找到了不少石冠渠的指纹么?一个死了的人不可能留指纹啊!”

“死了的人确实是不可能留下那样的指纹,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让当事人都不出现在现场,仍旧能够把指纹留在那边的。”康戈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佟婧菲的反应。

佟婧菲看起来更紧张了,只不过她的脸应该是折腾过太多遍,看起来倒是蛮好看的,只可惜过于僵硬,没什么事的时候大概也就比一般人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自然,现在她在已经有些紧张慌乱的时候,那张细节上过于平静木然的脸就看起来非常怪异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指纹膜,这个你应该是并不陌生,或者应该说是很熟悉的吧?”颜雪一边用强势且带着几分压迫性的语气语调问,一边向前挪了一步。

佟婧菲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身体更是向她自己的右侧赶忙挪了一下。

康戈看着她的这个动作,事先越过佟婧菲肩头,落在了那个被丝巾盖住的亚克力抽屉柜上,很显然,她是在下意识的想要挡住方才颜雪提到的,让她感到心虚的东西。

康戈看了看那个亚克力抽屉柜,微微笑了笑,他的笑容并不是非常的明显,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佟婧菲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有些慌张地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抽屉柜,又转过来,看那紧张劲儿,只差没有扑过去抱住抽屉柜了。

“怎么样?是不是聊到你熟悉的话题了?”康戈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正好,我还挺想从技术层面跟你探讨一下的,你是怎么做到把指纹拓得那么清楚的呢?是熟能生巧呢,还是的确有点什么别人没有掌握的小技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不懂。”佟婧菲更加慌张了,说话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听不懂啊?那没关系,咱们聊点别的也是一样的!”康戈表现得可以说是从善如流,立刻就转移了话题,“那咱们就聊一聊你做这件事的动机怎么样?”

“什么动机不动机的,你们别总说让我听不懂的话。”佟婧菲这会儿已经不敢看康戈的眼睛了,眼皮垂下去,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她正在瑟瑟发抖。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三章

吕落看着卢小甜手中的心脏,很明显错愕了一下。

他直接把心脏拿了过来。

【梦魇之心】

品级:传说

效果:不明

介绍1:痛苦,怨恨,梦想,迷恋,奢求,交织的情感所汇聚的心脏。

介绍2:灾厄之心。

介绍3:这个东西具有污染性。

“污染吗!”

黑色的能量如同丝线一样钻入吕落的体内,不过吕落感觉不到这玩意有什么具体性质的负面影响。

他没有影响很好理解,因为现在的铠特性和迷信效果已经足够强大了,可以免疫掉这些负面效果。

可眼前的卢小甜,居然把这玩意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来。

这件事情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这东西,你一直装口袋里?”

“是啊,怎么了?”

“这东西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怎么了?”

“好吧!”

吕落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想了想还是算了。

卢小甜的身份和情况,现在都不是深究的时候。

“吕落,你看上面!”

锵!

一剑砍死一只游荡的异种,吕落把梦魇之心收进了戒指里,将目光移向齐心竹所指的方向。

“战斗,终于要结束了么!”

……

文学

红白城堡里面,卢迪和梦魇面对面地站在一起。

两者之间已经没有了原本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而且此时的梦魇,让人感觉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

卢迪抓住梦魇的躯体,带着新娘邱孤菱冲天而起!

天空旋涡中,邱孤菱和卢迪抱在一起,新娘难以留下的眼泪,此时,也在缓缓落下。

“老公!”

“嗯?”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是啊!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卢迪也是微笑着点头。

眼前的梦魇已经被两股力量混合的红炎烧成了焦炭,逐渐碎裂。

轰!

冥炎和红雾汇聚成的漩涡已经彻底遮蔽了天空。

远远看去,红雾巨人和梦魇的躯干在天空中不断破碎,纠缠,凝结。

这是人类之王和异种之王的战斗!

这一幕,所有的四环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第三墙上的宪兵团,教会,还有平民们,同样都能看得见。

唯有白月瞳的表情有些不同,她除了震撼,还有惊讶。

“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么?”

白月瞳依然没有告诉其他人自己看见的一切,这件事情,或许只会告诉吕落吧!

还在东环各处奋战的狩猎人们,纷纷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眼眶微红的看着天空中的漩涡。

狩猎人2队的杨丽雅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窝,表情重新恢复冰冷。

“所有人,敬礼!”

唰!

所有的狩猎人齐齐敬礼,无论他们是不是二队的成员。

敬礼的行为在传播,不管是狩猎人,警卫,还是佣兵,甚至是普通人。

他们纷纷敬礼,为第四环东环的狩猎人之王表达自己真实的敬意!

甚至是那几个从梦魇城堡里逃出来的候选新郎,他们虽然不是四环人。

但此时也同样对卢迪的死表达出了自己的惋惜。

卢迪是英雄,四环人真正的英雄。

而狩猎人之王也用自己的死,捍卫了四环的一切。

梦魇,终被击败!

红炎燃烧着高墙上的一切,燃尽的岩石和碎屑逐渐随着漩涡凝结,引向天空。

形成了一座高度难以企及的红色天空之环。

红柱凝结之后,四环的黑潮战争,似乎也逐渐平息下来。

异种们如同潮水一般退却,它们好像是有默契的一样。

在红柱形成的那一刻,战斗似乎就失去了意义。

大量的血气、能量、还有不知名的粒子,开始向四环之内飘散。

所有奋战在四环的人,都感觉到了这股力量。

没有人知道这股力量意味着什么,只有吕落通过观察者,感觉到了明显的提示。

【序列粒子整体水平大幅度提高,很多难以形容的东西在提升,其中大部分都是有益的。

这大概,是卢迪对四环最后的祝福吧!】

“他太累了,是时候休息了。”

吕落揽住齐心竹,将她拥入怀里。

除了他们,还有很多人此时相拥而泣。

因为这场短暂而急促的战争,突然开启,又突然结束了。

活着的人在庆幸,但庆幸的同时,又在为死去的同伴们悲伤。

但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战争真的结束了!

人们开始欢呼,而圆环工作室的成员们,在白月瞳和周凯的带领下,立刻下墙。

在升降梯下降的过程中,白月瞳接到了吕落的电话。

“喂!”

刚接电话白月瞳的鼻子就是一酸,平时的她哪会经历这些事情!

这一天一夜的战斗,指挥,都让她心力交瘁!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温柔的态度,因为她知道,吕落那边一定也是经历过种种情况了。

“你回来就好!”

“是落哥吗?哎呀这个人怎么不先给我打电话呢?太过分了吧!”

就在周凯嘀咕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不是吕落,而是古方一!

“古哥,你没事了就好?你长毛了?什么意思?长毛不用专门告诉我吧……”

周凯挂了电话,扭头看向白月瞳。

“小白,全员回归了!我们赶紧到娱乐一条街消遣放松一下吧。”

“现在还有个屁的娱乐一条街。”

“额……”

“走吧,去找他们。”

两波人最终在东环的一片废墟里汇合,这里就是以前的圆环工作室。

一见面,白月瞳就看到了吕落和齐心竹拉在一起的手。

此时的齐心竹依然是红装礼服,脸畔微红,目光有些躲闪。

而吕落则是有些淡然和歉意。

普通人肯定是看不出什么的,可白月瞳不是不同人,而且她对齐心竹和吕落的状况都很在乎。

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关系,恐怕是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你们两个……”

白月瞳之前虽然心情有很大的起伏,但至少还能绷得住。

但现在,她是真的绷不住了。

眼泪像水柱一样吧嗒吧嗒地就掉了下来。

就在她准备和吕落大闹一场。

起步离家出走,重则再也不回来的时候。

她看到了从吕落背后伸出头来的卢小甜!

白月瞳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吕落!

“吕落,你!”

白月瞳抬起了手,但是吕落已经先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按下了她的手指。

吕落有观察者,就观察力的敏锐度来说,他比古方一还强。

自然看到了刚才白月瞳的眼神和动作。

呆毛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