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重生嫁给三猎户H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一章

天空混沌,几道流光掠过,四五个人影浮现出来,符文一缕缕,有人发出一声怒吼大喝,没有立刻大开杀戒,但道音如雷,震的无数山石横飞了起来。

几尊人族仙人出现,天空中腾起一片神焰,照亮整片虚空,璀璨无比。这个地方一片炽盛,紫气蒸腾,微压十分恐怖。

祭府乃是此方人族部落的中心,不仅仅只是储藏着底蕴之地,更是部落信仰与象征,如今被毁了一层,这些祭司如何不能大怒,

一出现便是以雷霆之势,

要拼命!

云层絮乱之中,顾朝夕一只手拧着白小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将白小坑轻轻一扔,砸向那几个人族仙人,说道:“你惹出来的事端,自己处理!”

他对于人族那几个仙人的态度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不论是谁,好好待在家里,突然祸从天降,都会生气。

当然,同样的,他也没有把那几个仙人的手段放在心上,不过只是几个真仙境的修士,虽然在这万峰窟人族部落里已经是最强者,但对于他来说,反手便可镇压,

只是没有必要,

他不是来打架的。

那五尊仙人一出现,顾朝夕就已经看出了几人的修为,都是真仙境,但只有一个堪堪达到了中三品,其余四人都是下三品的真仙。

顾朝夕感叹人族的力量薄弱时,也有些感叹这万峰窟人族部落是真的穷,五位真仙境修士,居然只有一件真仙器。

他之前在遗落之地时,区区一个元夕皇后,连仙境都没梦踏足的凡境修士,只因为与不老山有些瓜葛,都能够拥有一件真仙器!

人族,是真穷啊!

…………

“啊!”

被顾朝夕丢出去,速度太快,即便是白小坑已经是伪仙境的修士也吓得亡魂大冒,发出一声惨叫,直愣愣的撞向那几个人族祭司。

正怒火中烧誓要拼命的几个祭司当即就准备出手,但,其中一个祭司认出了白小坑,当即拦住另外几位祭司,一把抓住白小坑,怒道:“白小坑,又是你这皮猴子,你在搞什么鬼?”

白小坑拍了拍心脏差点跳出来的胸膛,急忙道:“几位祭司爷爷,别动手别动手,都是误会,误会啊,不是敌人!”

几位祭司都抬头透过一层层云雾望向顾朝夕,然而,顾朝夕身上就仿佛

文学

缭绕着一层厚厚的迷雾,纵然几人开启仙目,依旧无法看清,只能看到朦朦胧胧一道身影,无穷大,仿佛撑起了一片天地一般。

“不可不敬!”

白小坑当即吓得脸色苍白,急忙道:“几位祭司爷爷,那可是我们人族先贤,不能不敬啊!”

“人族先贤?”大祭司眉心一跳,道:“皮猴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白小坑点了点头,拉着大祭司,低声道:“几位爷爷,咱们先借一步说话,相信我!”

几位祭司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白小坑虽然很喜欢捣蛋,但作为万峰窟人族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平日里做事还是很靠谱,不然,几位祭司也不会专门派他出去筹备物资。

几人降落到地上,看着被飞舟撞得满目疮痍的部落,几人脸色都铁青,大祭司更是一巴掌拍在白小坑脑袋上,说道:“你小子今天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我今天非把你绑起来让全族人一人来抽你几棒!”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二章

大约一个时辰以后。

时间已至深夜。

白堡坊入口的一处松柏之下。

陆陆续续来了九名黑衣蒙面修士。

这九名修士无一例外都有练罡期的修为,每一个人都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这些人虽然是暗子,但却是暗子中的班头,他们每一个人都掌握了一批凡人手下,有的甚至还带了几名练气小修当徒弟,在暗堂里也叫跟班。

片刻之后。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九人看向凌维安,而凌维安直接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展露出了真容。

“大班头!”九名小班头纷纷向着凌维安行礼。

此时凌维安的脸色很不好看。

用面色惨白四个字来形容十分贴切。

看着这一帮兄弟,凌维安的嘴唇微微颤了颤,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兄弟们……代家主命令我等,需在七日之内,俘获白云婷的妹妹白玉儿,并将此女押解到天池山凌迟处死,这件事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明日便是最后期限,因此傅堂主决定今夜便要行动,大家放心,傅堂主会和大家一起行动。”

“大班头!您何须如此恐惧?此番行动有傅堂主跟我们在一起,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一名小班头说道。

“没错,大班头,有傅堂主跟我们同生共死,我们有什么好怕的?”另一名小班头也说道。

“咦……傅堂主人在哪里?”

这时这几名小班头左顾右盼也没有发现暗堂的练神期高人。

“诸位兄弟……傅堂主在这里。”凌维安说完以后一抖衣袖,手上便多了一柄漆黑的飞剑。

极品飞剑,承影剑。

嗡!

一声颤鸣。

承影剑悬于半空之中吞吐出一轮一轮的华光,显得气象万千。

“傅堂主已经修炼到了分神境,这一次行动十分危险,堂主的承影剑将陪同我们同生共死。”

此言一出。

暗堂九子的士气直线下降。

一名暗子仰头看了看悬在天上的承影剑,毫不顾忌的开口说道:“姓傅的王八羔子用一柄飞剑跟我们去冒险,遇到雷劫妖修,我们丧命,他丢一把飞剑走人,这他妈是人干得出来的事!?”

飞剑没有耳朵自然听不到声音,只要不用神识交流,傅长生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算了,说这些也没用,傅堂主就悬在我们头顶了,若是今晚不动手,傅堂主完全可以依照门规将我等斩于剑下。”凌维安提醒了一句。

闻言其余九人面色难看至极。

“诸位兄弟……我也不想如此冒险,实在是家主下了死命令,我等不得不冒险一次,我等做暗子的早已立誓随时为家族牺牲,既然早已发了誓就没什么好说的。”凌维安出言说道。

“大班头说的好!我凌家族人从不畏惧牺牲,只有外族人才如此贪生怕死!”一名黑衣蒙面女子气势激昂说道。

凌维安看向这名女子点点头,此女代号初九虽然不是凌家嫡系,但同样也姓凌,不愧是我凌家人。

“下面我点名,初五,初六,初七,初八,你们四人随我上白堡俘虏白玉儿,完成家族命令,为凌华真人报仇血恨!”凌维安咬牙说道。

闻言……

四名修士缓缓出列,他们离开了队伍之后,解开了自己脸上的黑色面罩。

这四人都已经到了中年,脸上尽是沧桑之色。

他们虽然拥有练罡期的修为,但却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晋级练神期。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第三章

感知到众神那直刺刺,恨不能和他拉开距离的众神,秦云心头不由微微叹息。

捧高踩低莫过于是!

纵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也不能免俗。

秦云拱手道,“各位道友请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还一无所知。若我那师弟,真做了以下诳上之事,我定不会包庇!”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阵赞颂剑仙“明理”之声。

秦云告了一声罪之后,当即提出告辞,众仙神自也没有挽留。

剑阁一行跟在秦云身后,随即就驾云出了南天门。

龙女忍不住道,“公子,我们该怎么办?”

相较于其他人,龙女对猴子最是了解,感情也最深。

弟子们也一个个看着秦云,除却小眉和子安,觉正和觉义却是受了猴子的大恩。

秦云叹息道,“回剑阁,这种事不是目前的我们能有资格搀和的!”

身为大知客,向来能说会道的觉义,欲言又止,却是有些语塞。

觉正:“师父,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秦云:“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就只有等。另外,你们师叔不会有事!”

该做的能做的……

后入门者不知晓,觉正和觉义却是若有所思。

二者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师父曾和二郎神说过的一些话……那是一百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师父彼时就看到了今日?

怎么可

文学

能?!

觉正和觉义一时难以置信!

至于秦云说猴子没事,众人更是感觉匪夷所思。

偷了蟠桃和金丹,搅了蟠桃盛会,又怎么可能没事啊?

现如今,众人早就不是曾经的小白了。

蟠桃盛会的意义,他们尽皆清楚。

蟠桃会本质上是给众神仙们“添寿节”的,断人财路都如杀人父母,更别说这种要神仙命的事。

师叔这是相当于一下子把漫天神佛都给得罪死了!

秦云懒得再多做解释,当即带着众人回归剑阁。

……

与此同时。

蟠桃会被搅乱的天庭,却是彻底闹翻了天。

王母娘娘启奏,猴子定住了七仙女,蟠桃悉数被偷吃。

赤脚大仙启奏,猴子假传圣旨,将他诓骗到了通明殿。

齐天大圣府的仙吏启奏,齐天大圣旷工,夜不归宿。

一切证据,都指向了齐天大圣。

四大天师奏上,“太上道祖来了。”

玉帝和王母同时出迎。

老君朝礼毕道,“老道宫中炼了些‘九转金丹’,拟伺候陛下作‘丹元大会’,不期被贼偷去,特启陛下知之。”

玉帝见奏,悚惧。

再看老君一脸坦然的模样,心头更是烦忧。

三界能让神仙避开灾劫的,除却蟠桃之外,唯有太上老君炼制的金丹,以及五庄观镇元子的人参果。

人参果虽神奇,但果实数量太少,镇元子又只是一散仙,不足为虑。

但老君的金丹,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倒是没想到,他刚刚落下一子,老君就随手回了他一手。

好一个太上道祖!

玉帝毕竟是玉帝,和老君对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待各种“铁证”纷纷指向齐天大圣,震惊三界的大案真相也彻底“水落石出”。

玉帝当即差遣四大天王协同李靖李天王并哪吒三太子,点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布一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将花果山团团围困。

闻听到玉帝点兵点将,太上老君却是彻底回过味儿来。

原来,玉帝早就将那猴头从头到尾利用过一次了。

上一次。

那猴头被邀请上天,封了个弼马温的小官。

猴子因嫌官小,反下天。

出身佛门的李靖李天王,在天庭还没有实权,空有一个“李天王”的名头。

玉帝封李靖为“降魔大元帅”,领兵两路神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