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版黄鹤楼,家延乱小说全文

限量版黄鹤楼 第一章

银色的光辉从天而降。

铺天盖地的魔兽如秋天割麦般成片成片的倒下。

屋顶上,四面八方涌来的魔兽全部化作碎肉,郑瑟匹惊异的看着周围尸海,一脸茫然。

卡彻庄园里,卡彻斯基抱着妻子苍莹,死里逃生的夫妇望着眼前上一秒还活蹦乱跳,这一秒已经变成遍地尸体的魔兽,一时间既欣喜,又困惑。

“唉?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沈晶冰一脸不解。

躺在她的怀里,呼吸渐微的猫南北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狗东西赢了喵。”

【通告,等级已提升,当前等级lv7。】

郑乾再次双掌合十。

【广域高级治愈】

翠绿色的光之雨从天而降。

这光雨不会被岩石土壤等任何物质阻挡。

所有人都沐浴到了这股清澈的能量。

折断的双腿恢复了原样。

损毁的脏器焕发新生。

赵傲天惊异的看着自己重新长出来的左手,惊喜之余不知该如何面对那九霄云上的存在。

是它。

它来救我们了。

说什么靠自己解决,不然人类活该灭绝这种话。

却像个救世主一样在关键时刻出现。

烛龙皇缓缓的降落在队伍中央。

从未见过这头魔兽的士兵们恐惧的抄起兵器,对准了这头魔龙。

而魔龙淡漠的站着,一言不发。

三千人的严阵以待,就如同在地下城那次一样。

只不过这次…

“收起武器,解除戒备!”

司徒宙一声怒喝。

士兵们一脸彷徨。

他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王要下达这种命令。

但最后,还是忐忑的全都放下了武器。

“烛龙皇。”

“陛下。”

简单的打了招呼,司徒宙走到面前,想要握手,却又有些不敢。

然而烛龙皇却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主动伸出了手。

司徒宙一怔。

旋即与它伸手相握。

这一握手,人与龙之间已然心照不宣。

“阿…阿瑞斯怎么样了?”

还不等司徒宙开口表示感谢,赵傲天便迫不及待的挤开人群冲了上来:“郑乾…郑乾兄弟在哪里?”

烛龙皇看向他,没有说话,从储物空间里抽出断成数截的超圣剑伊卡洛斯,递给了赵傲天。

赵傲天的脸色刷一下变得死白。

颤抖的伸出双手接到剑:“难…难道郑乾……”

一时间,赵傲天满眶热泪涌了出来。

他用力的握住手中圣剑,毫不在意自己的手指被割的鲜血淋漓。

悲愤的话语从牙缝中挤出:“我会替他报仇的。”

郑乾看到这画面,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是,我只是太累了,不想说话,顺便深沉点装个逼,你怎么就联想到我死了?

“呃…咳咳,郑乾没死。”烛龙皇开口道。

赵傲天一听,猛抬起头。

他上前两步,冲到烛龙皇面前:“真的?他现在在哪?”

烛龙皇有些口齿般支支吾吾道:“呃…他…呃…阿瑞斯好厉害,他打不过,呃…我到的时候,他已经身负重伤了。

现在被我带去修养了,过两天应该能回来。”

“真的?!”

听到这话,赵傲天总算松了一口气。

自己和郑乾都是接受烛龙皇精血的人,烛龙皇没必要骗自己。

噗通一声瘫坐在地的赵傲天嘴巴里不断嗫嚅着:“太好了,郑乾没事。”

一旁的金格看到赵傲天这样,也是不由叹了口气。

司徒宙上前道:“谢谢你,救了川东。”

烛龙皇摇头道:“不,是你们救了我。”

这话让司徒宙不由困惑:“我们?救了你?此话何意?”

烛龙皇转过身:“你们会明白的,我下来只是为了替郑乾还剑。

这次的一亿魔兽只是开始,以后的魔兽只会越来越多,光靠川东…不,即便川东和我合力,恐怕也挡不住吧。”

司徒宙脸色一青:“连你都挡不住?”

烛龙皇点头:“没错,我也挡不住,这次只是开始而已。”

郑乾此话所言非虚。

地下城每一层都是一个独立的位面。

巴比伦说过,整个地下城总共有四百亿魔兽。

如今川东地下城因利维坦的死亡,所有禁制都已失效。

这四百亿魔兽,总有一天会全部涌入人界。

现在的区区一亿,只是开始而已。

而且,这次进攻的一亿魔兽,大部分还只是一二层的魔兽。

一些boss,也都是被阿瑞斯的四大军团之一:灾难的特殊技能召唤出来。

三层虽然很少,只有一些赤目雪狼。

限量版黄鹤楼 第二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限量版黄鹤楼 第三章

欧罗因大师询问怎么培养学生,没有指明是哪一个,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问的是安薇拉。

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猜到安薇拉能赢得高阶组的冠军。

淘汰赛进入最后几轮的时候,她的表现才渐渐引起观众们的重视,而不是只欣赏她的美貌。安薇拉的战斗方式很简单,比雷恩还不像巫师,她只凭着一柄单手长剑和惊人的速度,以及敏锐到超乎想象的战斗直觉,总能轻松的战胜对手。

只有在最后角逐冠军的那一场,安薇拉的对手是击败了达拉玛的珀拉瑞思,她才出尽全力。

凡是看过安薇拉战斗的人都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快!

她的速度快到连目光都难以捕捉,不亚于闪现,神出鬼没,却又不像闪现那样有施法间隙,能够连续不停的移动。

传奇以下的巫师,没几个人能锁定安薇拉施法。

甚至找不到她的身影。

在决斗场上,安薇拉只需悄无声息的逼近对手,一剑破开护盾与魔法防护,立即结束战斗。

她手里的长剑只是一柄极品附魔武器,击中敌人护盾的时候亮起月光般的淡淡光芒,锋利到不可思议,交流赛中的巫师没有一个能抵挡得住,即便是珀拉瑞思也难逃一剑破盾的结局。

最后那场魔法决斗相当精彩。

珀拉瑞思用精妙的法术多次找出安薇拉,预防突袭,并很好的保持了双方的距离,你来我往,交手了几分钟,场面既精彩又凶险。

可惜的是,珀拉瑞思同样无法抵挡安薇拉的破魔之剑,稍差一招落败。

分出胜负这么久了,还是没几个观众看明白安薇拉是怎么赢的,许多人都在猜测每次她闪动的时候,还有剑上的月光,到底是什么来历?没有那种神秘月光,安薇拉只不过是一个极为强大的游侠,不可能夺得高阶组的冠军。

这也成了本届交流赛的热点话题。

一般人看不出安薇拉的神奇之处,连雷恩也只有一些猜测,不太肯定,可是欧罗因大师似乎一眼就看出来了。

灵魂之眼察觉到,这位战斗巫师的创始人非常好奇。

虽然他询问的时候,只是稍稍表现出几分兴趣,很快就掩盖下去,但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被完全吸引了。

雷恩谦逊道:“欧罗因大师,这是安薇拉自己的天赋好,我只是稍加引导。”

“不错。”

欧因罗含笑点头:“雷恩,你的眼光很好,也是个很好的老师,否则不会连续发掘出几位好学生。”

他一脸的和蔼笑意,如果不是雷恩亲眼看过他战斗时的恐怖力量,差点就把他当作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不止欧罗因大师,其他几位圣魂巫师都很欣赏,也有一些羡慕。

天赋这么好的学生,甚至将来有机会冲击圣魂,每一个都非常难得且抢手,圣魂巫师也不见得能收到几个。

雷恩自己刚到传奇没几年,居然就收了三四个!

安西沃道斯满面红光,笑得很开心。

雷恩培养杰出的学生都是为威泽兰做贡献,增加威泽兰的整体实力,安薇拉、珀拉瑞思和达拉玛,他们都是威泽兰的未来。

三人被一群圣魂巫师当面点评夸奖,都是既激动又紧张。

即便是向来性格冷漠的达拉玛,也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手心捏出汗来。

萨布拉院长开始给他们颁发奖励。

雷恩趁机观察圣魂巫师们的反应,紫焰公爵、黑袍公爵和红石公爵一言不发。前两人对此漠不关心,红石公爵的心里则充满了敌意,连带对自己的学生也敌视了。

“要防着他搞事。”雷恩心中警惕起来。

自己的几个学生都没到传奇,天赋再好,遇到传奇巫师也难逃性命,没有成长起来就被扼杀。

红石公爵不敢触怒女神对自己动手,对学生们就没那么忌惮了。

“他敢动我的学生,我就干他的学生。”

“先下手为强。”

雷恩渐渐有了主意。

这时,他注意到欧罗因大师还在观察安薇拉,兴趣不减,情绪波动也有些兴奋,欲言又止的模样。

雷恩心中一动。

一直以来,他对欧罗因大师十分仰慕,欧罗因大师对自己也较为亲近,那次红石公爵突然出手一记“风暴之鞭”,欧罗因大师立即挡在自己面前,不用问也知道,必然是因为自己也是战斗巫师。

欧罗因大师淡泊名利,从来没有收过学生。

他的行踪也飘忽不定,据说平时伪装成一个落魄老人的样子,在人类国度到处流浪,混迹在底层平民之中,跟没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成为好朋友,极少展露真实身份。

只有在朋友遇到困难危险,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他才会露出真容和实力,解决麻烦。

不过,事后他就会与朋友告别,再也

文学

不会回来。

多年以来,欧罗因大师的踪迹遍布人类诸国,留下了不少这样的故事,在当地成为趣事美谈。

其中鲜有的两三次,欧罗因大师表露身份以后没有离开的,都是为了指点年轻的战斗巫师。但欧罗因大师还是没有收他们为学生,即便这些战斗巫师视他为老师,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得到欧罗因大师的亲口承认。

在至高议会中,欧罗因大师属于平衡派的成员,但只是有限的认可蒂姆*凯南大师的平衡理论,本质上其实是中立态度,不想在许多提议上花费太多时间精力,陷入派系斗争。

战斗巫师的传承,应该是欧罗因大师更为在乎的事情。

如果能利用这一点跟欧罗大师拉近关系,甚至把他拉拢过来,加入摩都派……

这可是一位三十级以上的战斗巫师,实力不亚于三巨头,要是能站在自己身边,坐镇格拉摩根城堡或奥古斯都公国,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也足以保证红石公爵不敢伸手进来了。

雷恩心思活络。

他看了看欧罗因大师,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安薇拉,心想能不能成就要看安薇拉的了。

颁奖典礼进入尾声。

三个小组的

文学

获胜者全部上台,接受数万观众的欢呼,最后由萨布拉院长宣布第一百二十四届巫师交流赛顺利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