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一章

“纱纱,先控制住,现在还不能突破,稳定下来之后,还有突破的时机!!”感受王素纱的斗气已经达到七星大斗师巅峰了,仙灵儿直接出声提醒道。

王素纱听着,禁闭眼眸的睫毛一颤之后,也是压制斗气的提升,开始进行一轮的压缩。

那股急长的,有些程的感觉已经没有了,现在,就是恢复平静的时候了,海啸一下起来,平缓自然需要一些时间的。

当斗气如止水般,王素纱才张开了眼睛,粉唇微微打开,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呼~”

一下达到七星大斗师,眼看着就要进入八星层次,王素纱有些激动了,这样,要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向斗灵迈进了,那个时候,距离斗王,还远么??

“仙儿,一下提升那么多,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从刚刚突破不久的四星实力,一下窜到七星巅峰层次,王素纱有些不敢相信,寻求了仙灵儿的确定。。

“不会的,青莲子蕴含的都是纯净的能量,还有我异火的辅助,你一轮的压缩,很稳的。”

“要不是还要炼化青莲火,我都可以让你突破八星大斗师了!!”

仙灵儿轻笑着,回道。

王素纱的根基,在阳火的煅烧下,也是极其稳固的,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后遗症。

随后,招来青莲火,道:“纱纱,这便是压异火,如果你认真的用斗气每天滋养它,总有一天,它会成为真正的异火的。”

“真的?那样的话,仙儿你应该成为一世强者了吧,哈哈。。”王素纱听着,随后调侃一句。

“咳咳,也没有吧,不过,我努力早点成为绝世强者。。”对于王素纱忽然的幽默,仙灵儿也是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子,笑道。

成为一世强者,一些天才,都要费尽半生,也就仙灵儿来说,需要十多年吧。

不过,十多年能培养出一朵不亚于青莲地心火的异火,也是比较强悍的了,需要耗费的精力

文学

,恐怕不少吧。

“扑哧!”王素纱听着,掩嘴轻笑一声,殊不知,刚刚的一次修炼之后,排除了不少的杂质来。

现在,她还没有感受到身体的油腻而已,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自身情况了,但……

“仙儿,先冲个澡,好臭……”

“哈哈,不觉得,我家纱纱是最香地,开始融合青莲火了,不能分心,失败了,就浪费一朵一流的火焰了。。”

看着捏着小鼻子,有些嫌弃她自己的王素纱,仙灵儿呵呵的笑着,闻着汗味说瞎话。

不过,或许女孩子身上,真的带着别样的香气吧,反正,是自己的小仙女,仙灵儿不会嫌弃的。

最后,万般无奈的王素纱,只好再度的运转,引导这一排斥她自己的青莲火,慢慢的成为她的一部分来。

仙灵儿的一切安排,都是有道理的,先是在青莲台上修炼,服用青莲子,提升实力等等,,

一切都是为了容纳这一朵青莲火而准备的。虽然青莲火还是排斥王素纱,但也具备了融合青莲火的相容性。

八星!!

这一刻,王素纱终于突破了。

有仙灵儿这样一位高级斗皇强者护着,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轻松自然。

可如果是她自己炼化,没有什么外力引导,怕早已被这青莲火给焚烧成一抹灰烬了。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二章

剧本没那么好写。

渡边彻自以为是的心稍稍收敛。

他只是成绩全国第一,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剧本家。

至于两位大小姐要求太苛刻,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写得没有足够好。

晃子和宫崎美雪回到家,今天提前早退的小泉青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

『还有那放学后常去的小店,每每光顾的点心屋』

『还有不绝于耳的唠叨,被责备的早晨』

伴随燃气灶火焰燃烧的轻微声响,还有温柔的哼唱声。

“好香啊。”宫崎美雪嗅了嗅。

“青奈,今天吃什么?”晃子迫不及地走进厨房。

小泉青奈正用双手来回摔打肉团,去除里面的空气,同时不断调整肉团的形状。

不用她回答,晃子一看就明白了。

“汉堡排?太好啦!我太爱你了,青奈!”她抱住小泉青奈,脸蹭在小泉青奈肩上,“不想把你让给渡边那小子了。”

“没有渡边少年,青奈不会做汉堡排。”宫崎美雪靠在厨房门,悠闲地看着两人。

“不是这样!”小泉青奈掩饰着害羞,“你们想吃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做啊。”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几年的外卖生活,提醒我认清现实。”晃子站直身体,离开小泉青奈。

她在水池里洗手,然后拿起一份肉团,帮忙摔打起来。

“为了不吃外卖,就让我利用一下渡边那小子吧。”晃子恶狠狠地说。

小泉青奈没说话,只是专心制作汉堡排。

今天之前,尽管解释不清,她依旧会努力解释,但现在……之前一个月白被误会了,没有也有了。

还有,汉堡排好久没做,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突然指定要吃汉堡排,为什么不让她做擅长的料理呢?真是的。

“青奈?青奈!”

“啊?”晃子突然的声音,让小泉青奈回过神,“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你拍成这样子够了没有?”晃子掌心托起汉堡排。

小泉青奈连忙打量两眼她手里的肉团:“再薄一点,大概1.5厘米的厚度。”

“好。”晃子继续用双手来回摔打,“你真的要和那小子谈恋爱?”

“……”小泉青奈拍好一个,拿起另外一个。

“不要怪我话多,那小子瞒着女朋友和清野交往,你……”

“晃子。”宫崎美雪打断晃子,“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保险的恋爱。青奈才25岁,错了也可以重来。”

晃子忍不住担忧道:“可是……”

“你自己看,”宫崎美雪指着小泉青奈,“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

晃子视线扫过小泉青奈通红的脸,还有料理桌上精心准备的晚餐。

“啪!”她把手里逐渐成型的肉团拍在案板上,厚度变成0.3厘米,“渡边要是敢让青奈伤心,我和他同归于尽!”

小泉青奈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感动。

美雪的理解和支持,晃子的担心和忧虑,不同方式,同样的关心。

她也曾想过和渡边彻的未来。

可能结不了婚,不能光明正大,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能住在一起。

但是,能一辈子和好友住在一起,然后有个孩子,偶尔和渡边约会,这样的未来同样幸福得让她憧憬。

汉堡排拍打好,在冰箱里放置三十分钟,这段时间做了些配菜。

等煎好汉堡排,好看的摆完盘,三人等在餐桌上。

“那小子真的说今晚要来吃饭?”晃子双手抱在脑后。

“嗯。”小泉青奈撩起左手手袖,看了看表盘。

不用看也知道,她提前做饭,规划过时间,确保能让渡边彻一回来就能吃上刚出锅的料理。

现在晚饭做好了,却见不到渡边彻的人影。

“好慢,应该早就放学了才对。”宫崎美雪说。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再稍微等等吧。”小泉青奈笑着说。

“难道是和大小姐们去吃大餐了?”晃子脸色阴沉下来。

“渡边说来吃饭,他一定会来。”小泉青奈肯定道。

晃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相信他,但正牌女友叫他去吃饭,他总不能……”

“叮铃~”,门铃声。

小泉青奈立马起身过去,一面走,一面整理刘海和裙摆。

打开门,是穿着校服的渡边彻。

“抱歉,有点事,回来晚了。嗯——好香,饿了。”

“那就快点进来吃吧。”小泉青奈温柔地笑着帮忙拿过书包。

她没问是什么事。

渡边彻换好鞋,一走进餐厅,盘膝坐在椅子上的晃子立马摆着臭脸说:

“让老师等你,渡边小子,有你的。”

“老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脚放下去?”渡边彻靠着小泉青奈的位置坐下。

“你教训我?!”

“好啦好啦,吃吧,我饿死了。”宫崎美雪双手合十,自顾自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吃了起来。

晃子恶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像是要吃他的肉似的咬了一口汉堡排。

渡边彻没理她,吃了一口,嘴里“嗯嗯

文学

嗯!好吃!”地夸赞,又连着吃了两口。

“慢点吃,别噎着了。”小泉青奈开心地看着眼前一幕,拿起筷子加入三人,吃起今天的汉堡排。

明天做什么好呢?

吃完饭,渡边彻回502室。

小泉青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此时她的心情,就像驾驶一艘船,来到一片崭新的大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海滩,海滩上有高高的椰子树,漂亮的沙子,螃蟹跑来跑去。

在这里玩几天,往内陆走,明天又会遇到什么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高耸入云的山峰?水汽弥漫的大瀑布?

这是一片新的世界,只要往前走上一小步,就可以看见全新的风景,发现新的乐趣。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险,想象和渡边彻即将度过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老了会怎么样呢?

料理台,宫崎美雪负责洗碗,晃子负责擦干餐具里残余的水分,她们听着小泉青奈时不时发出一阵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声,互相对视一眼。

那个温柔、稳重、在家有点一点点懒惰的二十五岁女人,现在已经被恋爱变成笨蛋了。

五月三日,周四,小雨。

早班会前,老师们悠闲的交谈时间。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球技大会,后天是周六,大后天周日,差不多三天的假期,教师们也开心轻松起来。

“昨天那个电视剧太甜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主角把傲娇女主角逼在墙角,拿出家门钥匙,对她挑眉,女主角红着脸去拿钥匙的样子!啊——,我也好想谈恋爱!”

“别说了,真倒霉,昨天我没看成。”

“怎么了?”晃子加入年轻女教师的聊天。

“还不是老妈,这周又给我安排了相亲,说是医生。”

“医生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晃子说。

“嗯,那个人长得……如果能有电视剧里那么帅,没有工作我也认了!对了,晃子,你和青奈还有美雪,没被安排相亲吗?”

“没有啊,家里只是说了两句,没有强制安排。”

“你们三个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挑吗?特别是青奈,找个东京富豪,什么公司董事没问题。”

“我?”旁听不发言的小泉青奈,忍不住笑着指着自己。

“对啊,看看这可爱的脸蛋,大大的胸部,细细的腰,还有超级温柔的性格!青奈,和我结婚吧!”

“一边去啊,青奈已经……你一个女教师凑什么热闹。”晃子笑骂道。

“诶?!已经怎么了?有了?男朋友?多大?什么职业?长得怎么样?年薪多少?”

“长得可比你喜欢的艺人帅多了。”晃子炫耀道。

“不可能!我家艺人最帅!”

“和渡边那家伙一样帅,你说有没有?”晃子不怀好意地说。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三章

沈星在凌晨两点十五分时,被手机的震动声给惊醒。

迷糊中拿过这部特调组的专用手机一瞧,见是顾飞组长打过来的,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祥预感。

按下接听键,顾飞那熟悉的声音传来,语气似乎很低落:“沈星你先别紧张,有要事跟你说,你有个心理准备。”

“发生什么事了?”沈星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两个小时之前,周道遭遇袭击了。”顾飞道。

“他怎么样?有没有危险?”沈星忙问。

他已经隐隐约约猜出来,这次袭击或许与自己有关,或许与自己让他帮忙调查陆渊的信息背景有关。

“你别急,先听我说完。”顾飞道:“刚开始我们以为是异常,后来勘查现场过后发现不是异常,而是三个人类,不过一个兽化、一个尸化、另一个则是诡化的。”

“兽化的那个跑了,还打破了周道的轿车窗户,尸化的被周道往脑袋上击中了两枪,在特调组大楼中被捕,但被捕后不久就自杀身亡,血肉和你上次家里遭遇的一样,全部自行变成了一滩尸水。至于那第三个是诡化的人类,是一个女人,和周道在纠缠的过程中双双死在通往档案室的负一楼通道里。”

“啊,周道死了!?”沈星大惊。

“别急,先听我说完。”顾飞还是那副沈星听起来恨不得扇他两耳光的语气,“我们赶到现场后,发现周道的确死了,他被那诡化状态的女人用发丝勒断了气管和食道,血流了一地。”

沈星将拳头紧紧的捏住,耳朵里继续传来顾飞的声音:“尸体被就近放在法医室,等待进一步解剖。不过就在半个小时以前,法医室传来消息,说是周道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

沈星一愣:“他复活了?他上次不是说,复活次数已经用完了吗?”

“所以我们都被他骗了!这个老小子,我赶到法医室的时候,他已经坐了起来。那法医被他吓晕了过去,脑袋磕在手推床上,满脸都是血。”顾飞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中却又透出兴奋,“老子问他怎么回事儿,他这才说他可能记错了,应该是还有一次复活的机会。”

话落,顾飞又气又笑的道:“这特么也会记错?也幸亏这老小子记错了!你不知道,老丁一个小时前还趴在他的尸体上,哭得死去活来的。嗯,不讲这个,你也不要到处说,老丁顾及自己面子,不让乱说。”

“嗯,我知道。”沈星点头,“那周道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活过来后伤势全部复原,比忙了一晚上的我还特么有精神。”顾飞一边说着,似乎也一边在走动。

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悲大喜,此刻紧绷的精神完全放松,不知不觉的说话一直在飙脏字,不过沈星完全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所以并不在意。

不多时顾飞的周围有了说话声,就听他说道:“你等等,我让这老小子自己和你说。”

片刻后,周道的声音响起,略微有些嘶哑,可能是气管、声带恢复后,还不太顺畅的原因。

“你那边没事吧?”周道问道。

“别管我这里,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沈星道:“幸亏你自己记错了,刚才吓死我了!”

“都被吓到了。”周道在那边呵呵笑了起来,有点没心没肺,“狗|娘|养的,动用了兽化、尸化和诡化的人来暗杀我,还不是被我逃过这一劫。”

话落,周道压低了声音:“现在我旁边只有组长顾飞在,我活过来的事,除了老顾、老丁、你,还有那被吓晕的法医,没有谁知道。所以我准备将计就计,这次不准备马上‘活过来’,一定要先把那家伙的老底翻个底朝天再说。”

沈星顿了顿,微微点头,不得不说,这个将计就计用的很是巧妙,对方绝对不会怀疑周道不仅没死,反而竟然还在继续调查他们。

而表面上,丁文鹰和顾飞都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也没有嫌疑,不会惹来其他人怀疑。

“这件事或许和上面的关系也很密切,虽然他们认为你已经死了,但你还是要小心。”沈星道。

“这我知道。”周道似乎对自己“死亡”后的身份处理,已经得心应手了,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而他们现在这通电话是通过专线拨打,这种专线属于内部网络随机拨出,无法记录,连特调组内部都无法监听,今后如果两人还要联络的话,同样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

周道将目前查到的关于陆渊此人的可疑之处,一一对沈星说了,包括这家伙得了脑瘤晚期,两个月后又从医院痊愈离开的经历。

沈星用心记下。

又叮嘱一番后,挂了电话,他一颗心放下,暗忖周道这家伙,到底是真的恍惚记错了,还是本来就留了这一次。

如果周道本人不说,其他人还真不知道他是无心还是有心隐瞒了自己的杀手锏。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没事就行。

这一通电话过后,沈星此刻睡意全无,从床上爬起来去了一趟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后,他随手拿起这次出来带着的一块金丝楠木料,在手中摩挲,站在窗前,目光习惯性的投向斜对面的白塔大厦。

此刻窗外灯火通明。

这白塔大厦虽然大部分窗户的灯光都已经熄灭,但这个时间点仍有少许窗户是亮着的,不知道里面是正在加班的人,还是本就在大厦中休息的人。

沈星的目光不自觉的从大厦门口往上扫视,在划过某一个楼层时,他忽然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随即目光下移,就见那层楼的一扇窗户在这一刻关上了灯,不过沈星敢肯定,刚才那窗户的灯还是亮着的。

因为对面的白塔大厦楼层太高,他此刻所在的酒店房间虽然是在二十八楼,但同样已经是仰着脑袋在看对面。

沈星不敢移开目光,害怕一个恍惚就会认错楼层,他当即小心翼翼的平移目光,在这一层楼上寻找不同于其他楼层的地方。

一扇扇窗户从眼前掠过,不多时,他找到了其中一扇窗户处,窗台上摆放了一个什么植物,有点类似于仙人球,但因为距离太远所以不太敢肯定。

不过这是一个明显的可以区别于其他窗台的地点。

沈星再次上下左右的确认之后,确定这附近没有相同的摆设,然后目光移到一楼开始一层层往上数。

幸亏这个时间点的天气还不错,虽然是夜晚,但街上路灯通明,染红了半边天,除此之外还有城市其他地方投映过来的光芒。

数到第45楼时,沈星看见了那摆放着植物的窗台,然后往右平移第五扇窗户,找到了那刚才疑似有目光注视自己的窗户。

此时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发酸,忍不住淌出了眼泪,在确认第二遍之后,沈星收回目光,去卫生间用毛巾沾了热水敷了一下,躺在床上。

确定了那层楼的位置后,明天早上在调查时就有重点了。

此刻房间里的那张写字桌上,摆放了沈星随身带着的黑域使者的木雕,还有几块便于携带的木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