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小东西才一半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一章

第247章陆时冬的仇视

“对对对,还是安德斯有文化,我这张破嘴就说

文学

不出什么好话来。”

众人把凌晚牵引到镜子前,为她腾出一片空间来,让她好好欣赏自己的美貌。

只见身穿一席粉红礼服的女生站在那儿,灯光打在她身上,仿佛灿烂星河坠入人间。

她的眉心有一朵开得灿烂的梅花,与她的衣服相互呼应,早被人玩烂了的梗用在她身上也别有一番风味。

粉色的衣服极为挑人,不仅仅是身高,肤色,最为重要的是气质。要是气质不是太好,穿在身上就很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儿,就算是衣服再漂亮也半点显现不出来。

而凌晚穿在身上,就像一个行走的衣架子,处处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魅力,想要沉迷于其中。

凌晚看到这样的自己到是没有太大的惊艳,毕竟她前世也经常出没于各种高端的造型馆。

更何况,这个凌晚和她前世的样子一模一样,要说唯一有点差别的就是她眼角下有一颗红色的泪痣,让她妩媚的气质中添了一丝清纯的感觉。

所以,这也是她能如此快速地适应这副身体的原因。

“谢谢你们哦!”

陆成祥派来的司机已经到了,凌晚和他们挥了挥手,提起裙摆走出去。

“不用谢,不用谢,欢迎以后常来哦。”

“下次来一定要找我啊,我一定会把你打扮得更漂亮的,别找安德斯了。”

众人和她道别,谁不喜欢这种又漂亮,又有礼貌的小公举啊。

等到凌晚坐上车彻底离开了,他们才又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唉,真漂亮,要是我有这种颜值的话,我一定要肆意妄为。”

“是呀,真有礼貌,她一笑起来我命都可以给她。”

“去去去,人家还不稀罕要呢,自作多情。”

造型师们平时基本都专注于设计造型或者参加走秀,根本没有什么时间能这样闲聊。

现在因为凌晚,完全打开了他们的话匣子,让他们说得停不下来。

后来不知道是哪个设计师首先说起来上一次和她一个剧组的那个女主演。

“说起来就气,上次陆导让我们格外关照的那个陆时冬竟然看不起我们。”

他们这个造型馆虽说不是京都最好的一个造型馆,但怎么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不知道为多少大牌明星设计过造型,什么时候轮得到这样一个小姑娘来置喙了。

而且他们当造型师的对人的颜值格外看中,可以说是很严重的外协了。

要说是凌晚对这个造型馆不满意,可能他们也不会太生气,毕竟别人有那么漂亮,说什么都是对的。

但那个陆时冬在他们眼里最多就只能算得上是长的清秀,和惊艳决绝真是一点不搭边,她能来这个造型馆完全是拖了陆导的福,不然,凭她那个三流明星的身份可以来这里吗。

她竟然还要挑三拣四的,虽然都不是明面上说出来,但他们也都是人精,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造型馆留下。

谁看不出来陆时冬眼里满满的鄙夷啊,只不过他们碍于陆导的面子,没有和那丫头计较而已。

她倒好,竟然还悄悄改了妆容,这个举动就是完全看不起他们这些专业的造型师了。

要说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给他们说出来,大家一起商讨,谁都不会生气。

但她偷偷修改了她们的劳动成果,这就在造型师里犯了大忌秽。

“谁说不是呢,活该她红不来了。我看过那部电影,论颜值,她拼不过凌晚;论演技,她差的更是十万八千里,什么玩意儿都不是,怎么还好意思做出那种事来。”

陆时冬不是演技不行,而是和她搭戏的大部分都是穆良和凌晚,他们在表演上都非常有天赋,所以这样一对比起来就觉得她不够看。

但陆导挑的人怎么可能会太差,只能说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而已。

另一个造型师在附和着她,因为她可能是喜欢凌晚,所以就顺带讨厌上了和她作对的人。

更何况,她的确是看不起陆时冬那种耍下三滥手段的人。因此说起话来就更不注意了。

“好了,各做各的事情去吧。”

安德斯在这个团队里有绝对的话语权,他一发话就没有人敢继续说了,都各自散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

陆成祥这次举办的庆功宴很盛大甚至可以说是隆重。

在外人看来,这是因为他高兴,毕竟一部戏捧出了两个新人,又卖了一个好票房,所以他才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其实,这根本不是他出资举办的,反正他背后有一个金主爸爸,金主爸爸出钱,而他只需要出人就行。

而且他完全没有外人想的那么有钱,相反,还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圈子里和他较好的人都知道,他热衷于做慈善事业,一年以来赚的钱,基本上要用四分之三来做慈善事业。

所以他们和陆成祥吃饭的时候,基本都是他们来请客。久而久之,圈子里就传出了他铁公鸡的称号。

但陆成祥不介意,对于这件事,他一直觉得自己高兴就好,而且他也不是随便什么饭局都会去的。他只会和自己交好的朋友一起去,所以让他们买单,陆成祥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我听说,这次陆导可是邀请了很多富商名流来这个庆功宴,你可要把握好这个机会,这是你出人头地的机会。”

陆时冬在这个时期里也签了一个经纪公司,不过不是像“天娱”那样的大公司,只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公司,再小一点可能就可以说是工作室了。

她的经纪人长得就一幅尖酸刻薄的样子,掉长的眼睛贼眉鼠眼地朝会场里到处张望,一看就不怀好意。

而陆时冬本来不应该进这个小小的公司的,她已经在洽谈一个规模稍大的公司,眼看马上就要成了,结果就被那群水军搅黄了。

迫于无奈,她只能来了这个小公司。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陆时冬怀着对凌晚满腔的怨恨去了那家小公司。

想到这里,陆时冬就更加怨恨凌晚了。

怨恨她抢走了自己的主角光环,让全剧组的人都围着她转;怨恨她长得妩媚,自己压不下她的风头,只要她一出现,全场的焦点就只能是她,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二章

第17章上车

凌沫沫到达学校对面的雕刻时光咖啡厅,正好是十二点二十分,距离她和陆念歌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的差距。

李情深将车停在路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姑娘付钱,下车,走进咖啡厅。

她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他透过车窗,恰好可以细致的观察到她脸上的表情。

没多久,有服务员上前,递给了她一张单子,她看了一阵子,微笑的对着服务员说了两句话,不一会儿,看到服务员端来了一

文学

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此时,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

陆念歌还没出现,小姑娘看着并不着急,很有耐心的坐在那里,不断地搅拌着咖啡。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那样的画面,有一种安静无声的独特美。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而过。

不知不觉中,快要一点钟了,陆念歌依旧没有出现。

小姑娘看似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但明显已经坐不住了,她时不时的看一看时间,脸上渐渐浮现出焦虑。

一点十分,天气突然暗了下来,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连带着车辆都跟着少了一大半。

雨很大,模糊了车窗和玻璃窗,他渐渐地看不清她的脸,过了没多久,咖啡厅门被推开,她从里面走了出来。

学校附近上课的点,出租车本来就少,这会儿下了大雨,更是没什么车了。

她站在屋檐下,低着头按着手机像是在叫车。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大概是迟迟叫不到车,她抬头看了眼越下越大的暴雨,一咬牙,直接冲进了雨里,冲着远处的大道跑去。

李情深眼神冰冷的看着她的背影,过了几秒钟,才发动车子缓缓跟上。

雨很大,凌沫沫的衣服没一会儿就湿透了,这块的路,好些年没修了,坑坑洼洼很不平整,她跑得快,脚底滑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然而下一秒,她很快爬了起来,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继续往前跑。

她奔到大路上,找了个公交车站牌,缩在下面,忍着被雨水冲刷到瑟瑟发抖的身子,拿着手机又按了起来。

这次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总算有辆车停在了她面前。

这会儿刚不过两点钟,足够赶到SE公司。

只是,她的运气出乎意料的糟糕,车子往前开了不到十分钟,有辆黑色的车子突然并线到她搭乘的那辆白色车子前面,然后一个急刹车,白色车子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直直的追尾了那辆黑色的车子。

两辆车子被迫停在大马路上。

凌沫沫为了赶到SE,提出给两个人赔偿金,但那辆黑色的车子执意要等交警过来。

凌沫沫协商不下来,只能下车,顶着大雨往SE那边跑。

他们身处在高架桥上,根本不可能有空车,就连网约车过来也得要绕很久的路。

她一边往前跑,一边时不时地拦下车,企图搭个顺风车,然而一辆一辆的车开过,始终没有停下的迹象。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两点四十了。

就算是现在她拦到车,她也赶不上了……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三章

喻瑶不明白,怎么能有人做到这么纯,纯得让人心软融化,想笑想捏他,同时又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欲,他只不过吻了吻头发,简单说两句很天真的话,都让她觉得置身在蒸箱里。

热,燥,口渴,想流汗,甚至不知所措。

她养的这个崽,真的越来越无辜又危险。

喻瑶直觉应该马上跟诺诺保持开安全的距离,离他远点,潜意识里却舍不得,一时间她只能站着,伪装得很平静,心里波澜起伏。

这到底什么千年的狗勾精,“一口气吹两盒”直接被他说出“一口气用两盒”的效果!她脑补能力从今早开始就突风猛进,不愿意设想的少儿不宜画面一帧一帧往眼前跳。

诺诺没听到她回应,以为是自己说的不清楚,他稍微抬起身,把两个盒子举到她面前,认真补充:“吹两盒,够吗,不够的话,别的房间还有,我去找。”

他不是开玩笑的,眼里满满的赤诚和全心全意,抿着唇去拆包装,想哄她开心。

喻瑶一点都不怀疑,她要是点头,诺诺能把全酒店的套都要来,给她堆一房间的橡胶气球,那种场景想想就窒息了。

“……不用!”喻瑶赶忙按住他,艰难说,“我不喜欢这种气球,你也不许再碰了!”

她把计生用品夺回来,塞回小篮子,连着里面更不堪入目的某些用品一起放进电视柜深处,她弯着腰处理完,直起身的时候,头昏的症状比之前更严重。

喻瑶轻微地晃了一下,诺诺立即追上来,着急说:“瑶瑶,你很烫,刚才抱你就发现了。”

……倒也不用把他做过的暧昧动作特意讲出来!

喻瑶捂了捂额头,确实温度不大正常,多半是喝酒的后遗症,加上从山上下来吹风受凉,情绪又起伏太大,有些感冒了。

她看看时间,离晚上的夜戏还有一个小时,于是说:“我可能没休息好,趁现在睡一会儿,你回自己房间去,还有这道门——”

两个房间能连通的门目前没上锁,喻瑶惴惴不安的,老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还是封上最保险。

但她没等说完,诺诺就惶急地抓住她手,低声求她:“别锁,我听话,你不让我进,我就不进来,别把我一个人丢在那边。”

美貌狗勾眸光哀切,软着嗓子低声下气地这么说,喻瑶拒绝的话全卡在喉咙里,狠不下心。

明明之前拍戏那么久他都是自己住的,怎么今天就可怜兮兮了,根本是在故意撒娇博同情,可喻瑶就算知道也难以抗拒。

接吻这事儿,本来就是她理亏,她不忍心做得更过。

喻瑶拉开门,把诺诺推过去,自己倒在床上,被子蒙住头,隔了几分钟,她仍然没有睡意,也听不到一门之隔的诺诺有什么动静,才心神不宁地慢慢探出半张脸,暗中朝那扇门看过去。

一看就怔住。

她不小心没把门关严,剩了条手掌宽的空隙,诺诺此刻就抱膝坐在门的另一边,透过这条缝,专注地凝视她,他那边开了盏暖调的灯,昏黄光线从他身后漫过来,把他勾勒得温柔又孤伶。

见她露出头,诺诺朝她笑,双手合起来贴在一侧脸颊上,作出让她睡觉的手势。

不让过来,他就守在门后面,不许亲近,他就隔着这么远望她。

喻瑶不知怎么眼眶一热,掩饰地翻过身,即使不往那边瞧,她也能感觉到诺诺的目光如影随形,炙热地黏在她身上。

晚上七点,喻瑶准时起床去片场报道,《阴婚》的大部分戏份她已经完成,只剩下几场特定场景,估计再有几天就能杀青了。

新酒店离片场有一小段距离,刚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异常,但等靠近拍摄地,喻瑶就敏感意识到不对劲了,除了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还多出至少几十个人聚在四周,手里不是单反就是手机,跃跃欲试地要拍谁。

喻瑶皱眉,电话铃声恰巧响起,她接起来的一刻,那些人也被声音吸引,朝她转过头。

导演在听筒里低喊:“喻瑶,你先别过来,一堆人在等着拍你,咱人手太少了,撵不走!”

如果说喻瑶之前的话题负面居多,媒体代拍都懒得跟她,这次就完全不同,引爆热度的豪门大小姐身份,外加复杂的情感纠葛,还有新出炉的预告片过于超出预期,太多人等着看喻瑶的新消息了。

喻瑶淡妆的眼睛眯了眯,迎上前面那些丧尸潮一样的人影,轻叹说:“不好意思,来不及了。”

她话音落下,一道挺拔身影就完整挡在她面前。

北方天气严寒,诺诺穿着一件她亲手给买的长大衣,戴着她挑的毛线帽,后面坠着一颗雪白的毛球球,此刻他屏障一样护住她,寒凛不可侵犯,但那颗球球却颤悠悠地在他脑后摇荡着,乖到吐血。

诺诺的声音隔着口罩传来:“别怕,狗勾挡着。”

喻瑶吸了口冰凉的空气,人群就直奔这边涌过来,半点也不客气,七嘴八舌的问题和快门声席卷淹没,还有些女生显然被诺诺吸引去了注意力,想借着人多推搡直接对他上手,更有甚的,试图去摘他的口罩。

传言里的痴傻小奶狗,应该是个随便揉捏的大美人,再说人这么乱,到底谁摸的根本分不清。

喻瑶神色一冷,立刻要把诺诺往后拽,她手刚伸过去,前面就骤然喊叫起来,冲在最前面的人狼狈向后栽倒,撞开一大片。

诺诺单臂抬高,横在喻瑶身前,墨色眼睫半垂,睨着这些烦扰的人脸,语气锐而冰:“别靠近她。”

喻瑶收回手,在袖口里攥住,呼出的气火热。

谁说人手不够的,她有诺诺在,一个顶千万。

她也一次一次看懂,诺诺对外人是什么样的高冷疏离,不可亵渎,眼神都不会多给一分,更别说想近他的身。

这样的人,只在她身边痴缠贪恋,湿濛濛红着眼,哀求她给一个亲密的吻。

喻瑶呼吸节奏在失控,她定了定神,绕到诺诺前面,扫视了一遍四周的镜头和视线,平静说:“我没什么可拍的,也麻烦你们别干扰剧组,还有,我的助理脾气并不好,不要想着欺负到他的头上。”

铺天盖地的问题喻瑶都听见了,包括网上那些刷屏的话题她也粗略看过,其他的她都无所谓,唯独跟诺诺相关的,她不愿意继续发酵。

白玉CP好听么?叫谁白痴,她看他们全家都是白痴。

喻瑶在寒风里抬了抬下巴,清晰冷静地开口:“想问的,想去网上曝光的,我满足你们。”

“《阴婚》是按原著拍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它当成一部烂片。”

“我也不会退圈,不管大家怎么骂,我还是会继续演戏,谁叫我学表演出身,就喜欢做这个工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