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8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一章

正在搓着麻将的英姐,看见同桌的牌友朝她挤了挤眼睛。

她扭头一看,是住在三楼的那个男孩子下了楼,正站在门外暖黄色的路灯下。

他依旧穿着那一件柔软的衬衣,搭一件深色的羊绒外套,视线落在远方,仿佛在眺望村路的尽头。

“小冬,这是要出去啊?”英姐冲他打了个招呼。

年轻的男人转头看了过来,嘴角带起一点浅浅的笑,冲她们点点头,迈开步子沿着村路慢慢地走了。

看着那渐渐溶进夜色中的背影,牌桌上的女人议论起来。

“他还冲我们笑呢,哎呀,我要是年轻个二十岁……”

“少来,打你的牌吧,你就是年轻个三十岁也轮不到你。”

“小冬人是老好,就是不晓得为什么这么宅。住了这么久,除了拿外卖的时候,天天关在家里。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出门走走。”

村子里的道路狭窄,路灯明暗不定,一侧是稀稀疏疏的楼房,另一侧的荒地草木畴生。

虽然天才刚刚黑了一会,但夜晚的风吹在肌肤上依旧带来了一阵寒意。

凌冬伸手,紧了紧自己的外套。他已经很久没有以人类的模样走出到户外。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突然就觉得自己也应该出来走走。

道路边的劲草在寒风里发出细密连绵的响动,精神抖擞地在暗夜里招摇。

再过个把小时,就会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一阵风似地从这条路上卷过,然后笑嘻嘻地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去。

哪怕她前天才刚刚满头冷汗地躺在小小的出租屋内,独自熬过病痛。

曾经的凌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即便生在严苛艰难的寒冬里,依旧能把自己活得那样生机勃勃。

哪怕只是待在她的身边,受她的笑容影响,也会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充满阳光,不该只是暗淡的黑。

凌冬迈着脚步,慢慢走在草木丛生的村道上,道路旁是暖黄的路灯和一栋栋亮着灯的房屋。

吱呀一声,路边一栋老宅子的大门被拉开,一位年迈的女士拄着拐杖从门内出来。

她穿着厚实的大衣,裹着一条干干净净的格子围巾,鼻梁上架着一个老式的眼镜,看起来像是一位有文化的老太太。

老太太慢吞吞地带上门,拄着拐杖慢慢从凌冬身边走过,手指上捏着两张一元的纸币。

她岣嵝着脊背在风里走了几步,转头过来看见身后的穿着薄薄外套的年轻人,

“小伙子,你是不是要去村口,帮我带一条牙膏回来好不好?”

村子的路口离这里不到五百米,抬起头就可以看见路口亮着广告牌的公交车站,和站台边那间小小的杂货店。

但这样的距离对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来说,确实已经显得很远。

夜色中站在路灯下的年轻人似乎呆立了一会,最终还是伸出手,从老人满是皱纹的手指间接过两元钱。

凌冬在杂货店里给自己挑了一包面粉,一双拖鞋,几个衣架,还抱了一盆养在花盆里的万年青。但却找不到售价两元的牙膏。

“哦,那种小只的刚好断货了。”老板看了一眼眼前衣着体面的年轻男人,心中觉得有些奇怪,一般那样廉价的牙膏,只有村子里独居的老人才会买,他从货架上另外取了一盒,

“买这个吧,同一个牌子的,量大更合算,七元钱。”

文学

凌冬一手抱着花盆,提着塑料带。另外一只手单拿着那只牙膏,回到那栋老旧宅院的门前,站在门外把牙膏递给坐在门槛上等他的老人。

村子里的房子大部分都翻建了,钢筋水泥现代化结构。但也有一些老房子依旧留着,斑驳的红墙,古式的瓦片,就像眼前这一栋。

“哎呀,这样的可不止两元,不行,我得补你钱。”老人不接凌冬手里的东西,支着拐杖扶着门框站起来,颠着脚步往屋里走,“你等一会,等我一会啊。”

凌冬把牙膏向前递了递,没能拦住她。

想把东西直接放下,但看着那个慌慌忙忙往屋里赶的瘦小背影,不知为什么又在门边站住了。

从大门口看进去,老人住的老宅子用红砖砌的围墙,正中一个小小的院子。

院子的地板扫得干干净净的,墙边两个阶梯的花架上摆着大大小小的花盆,即便是在冬季,也有几朵红色的花朵开在夜色中。

更里边是两三间屋子,屋子的窗户是老式的木框玻璃窗,斑驳的边框都已经掉了漆。

凌冬站在寒冷的夜色里,突然就想起了童年时的那些夏天。

那时候的自己坐在外公的屋子里弹琴,也是这样陈旧的院子,红色的围墙,满院子开着的花。

仿佛过不了多久,一个小小的脑袋就会从墙的那一边冒出来,趴在墙头对自己招手喊,

“小莲,来。”

老人从屋子里赶出来,看见门口的凌冬没有走,心底松了口气。越是到了这把年纪,她越觉得自己固执了起来,很不愿意看见别人施舍和同情的目光,尤其是在金钱上的。

那位站在门槛处的年轻人,初见时面色苍白,清冷冷的没什么生气,走在路上,像冬季里冰雪堆成的人。

但这一会,静静站在门外等着自己的他,不知为什么,看起来仿佛接了地气一般,眉目之间都温和了起来。

老人就笑了,高高兴兴地将手里捏着的五元钱,和一袋小小的饼干硬塞进他的手中,

“真是谢谢你啦,小伙子。”

“您,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凌冬这样问。

“本来有个老伴,两年前走了。孩子们去了国外,很难得才回来一趟。”老人笑着说完,推了推鼻梁上老旧的眼镜,露出眼尾深深的褶子。

门外昏黄的路灯,照着她稀松的头发和沟壑重生的皮肤。她实在显得过于苍老,接近枯萎的身躯艰难地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

但她又笑得很有活力,身后满院子在冬季里依旧盛开的花。

“老啦,老怪物一样的年纪喽。”老人站在屋门里,突然起了一点聊兴,“别人都说我这样的日子也差不多该到头了。但我就是舍不得嘛,我要努力多活几年,多看看这漂亮的世界,漂亮的花花草草。”

凌冬回到家,把怀里那一盆万年青摆在窗台,坐在窗边开始弹他的那架二手电子钢琴。

足底轻踩着脚踏,指腹在琴键上发力,琴声便像是水银一般,从跳跃的手指下流淌出来,满溢在幽暗的屋子内。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二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来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

文学

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肥水不流外田第8 第三章

“胖子,放手,你放手……”

凌洛羽脸色苍白,疼的浑身直颤,但还是抓住风成林的手腕,示意他慢慢的松开手。

“我没事,你放手,我自己慢慢的来……”

风成林意识到自己太过于鲁莽了,可这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三少,你……你的伤……”

凌洛羽沉眸:“我没事,我能控制,还好,没有伤到心脏……”

虽然受伤是在她的预料之中,也是她故意而为之。

可是伤到这个程度,却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心中清楚的很,如果这个三棱刺刚才刺中的地方,正是她的心脏的话,那么如今,她的血已经被吸的差不多了。

可是他们不动,不代表那个器灵也会安分守己。

在看到凌洛羽被三棱刺刺伤之后,他的嘴角现出一抹狰狞的笑。

他等的,就是现在。

就是要等到凌洛羽受伤,战斗力折损,才能够被他随心所欲。

右手虚空一握,似乎得抓住了三棱刺一般,猛地往后一拽。

在凌洛羽毫无防备之下,三棱刺被他生生的拽了出去。

随着她的一声痛叫,鲜血喷溅。

“三少……”风成林脸色大变,连忙将倒下的凌洛羽接住。

此时,在她的胸口处,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赫然入目。

凌洛羽已经好久没有受到这样的重创了。

那一瞬间,脸色苍白,冷汗打湿了衣衫。

她脸色苍白的躺在风成林的怀中:“走……”

“三少……”

“走!”

“……”

凌洛羽心中清楚的很,自己重伤成这样,风成林就必须分出一半的心思来照顾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