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 第一章

男人呐。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清晨被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儿,用甜到发腻的声音唤醒。

然后卧在美人儿的膝盖上,再由那美人儿亲手伺候着洗漱、更衣。

过程中,两人皆未言语。

各自穿好衣裳后,推开门,呼吸一口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慨一声:

“新的人生,开始了!”

而这,即是李长生凡人生涯的第一天!

“夫君,您又装起来了?”

深沉不过三秒。

李长生的身后,响起一道调侃。

回头望去,却见那位一夜间从少女变成美妇的狐族圣女,满面春光的从屋内走出。

她上前,自然的挽住少年左臂,温婉的替少年理了理褶皱的衣领,挪揄道:

“是昨夜奴家教训您,教训的不够吗?”

额。

提起昨晚的事,少年满头黑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没脸见人了!

明明是要学怒目金刚,降妖伏魔的,结果着了这狐妖的道,反被狐妖给镇压了…

“靠,别提了,丢人!”

“咯咯咯。”

狐瑾烟娇笑一声,左顾右盼一圈,一本正经的对少年说道:

“夫君,我用神念看了,周围没人!”

“你!”

“嘻嘻,夫君,奴家错了。”

要不说这狐妖是位玩弄人心的好手呢?

李长生刚有点生气的苗头,她就立马换了副乖乖女的样子,撒了个娇,道:

“晚上奴家随夫君惩罚,现在夫君不准欺负奴家哦,咱们要去办正事咯。”

“正事?”

作为东天仙界城府最深的帝君,李长生就算没了修为,但他的道心尚在,可不是狐瑾烟这三言两语能绕进去的:

“你去谈事,扯上我做甚?我要去游历蓝星,才不去跟你们玩阴谋诡计呢。”

“这些权谋我在东天仙界都玩吐了,你可别再把我卷到这里头去了。”

嗯…

现如今,他只想好好做个凡人,体会人间百态,谈事?说的好听。

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 第二章

尹白霜冷笑连连:“我都留她一条贱命了,拿她一些东西又如何?”

百里安不为所动:“男女授受不亲。”

苏靖的衣衫古素如静雪,为佩冠玉,腰间亦是无其他饰物,既然是随身所藏了两百年的乾坤囊,那自然是贴身私密之物。

他与苏靖并无往来故情,自是不可随便孟浪搜身。

“你这古

文学

板的脾性这当真是令人厌恶!”尹白霜淡色道:“若不是厌恶触碰她这个人,我何须你来代劳,既然你不愿,那也简单,我碎了她这一身衣物,那乾坤囊自然而然便找到了。”

百里安蹙眉不喜:“尹大姑娘这是趁人之危!”

尹白霜扬起眉梢:“你觉得你能阻我?”

百里安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但很快平复,他深深看了尹白霜一眼,道:“我知道了。”

他慢慢放下方歌渔,将她身子摆正后,这才探手小心地摸入苏靖的衣袖之中,指尖不甚撩过一抹玉润冰凉的肌肤,

百里安眉梢一抖。

心道这姑娘伤得是肩头,伤口虽然骇人,但也不至于昏迷这么久还不见醒。

身子怎么感觉冷得像死人似的,这莫不是受了什么灵魂创伤?

在双袖与腰间都小心翼翼地摸索了片刻,并未瞧见尹白霜口中所说的什么乾坤囊。

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尹白霜漫步而来,冷眼斜视,不耐道:“这个女人要紧的东西可不会随便藏放,你摸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自然一无所获。”

百里安暗自皱眉。

这女子的腰何时成了无关紧要的地方?

尹白霜声色淡淡,语出却是惊人:“心口,她那宝贝得要死的乾坤囊,必然是贴心而藏。”

心口?

那不就是胸吗???

百里安头皮一麻,正欲说话,一道劲风擦起他的黑发,逆吹脸颊。

兹啦一声,便见苏靖雪白的衣袖碎成片片白色的蝴蝶,露出一抹雪白皓腕来。

尹白霜这个不讲理的女疯子!

威胁人真有一套。

他缄口不言,沉着脸,双手合十对着苏靖拜了拜:“得罪了。”

站在远处的嬴袖面上的不屑与厌恶不加以掩饰,慢慢背过身去,倒也自觉做了一回君子。

百里安以手指轻轻拈开她胸前白衣一角,君子非礼勿视,偏开视线,另一只手掌小心尽可能的不触碰到她肌肤。

毕竟这处地方可不比手腕间的肌肤,那挨着碰着,可真就等着被追杀一生吧。

百里安打气万分精神,手指缓缓探入,终于摸到一根软绳穗子。

想来这便是了。

心头正要松一口气,站在他身后双手抱胸看戏的尹白霜目光忽然一动,随即眼底满满浮现出戏谑玩弄之意。

她双手做扑,冷不丁地从他后面啊地大叫一声,吓他一吓。

正全神贯注在那险境之地取物的百里

文学

安哪里受得了这个。

肩头被惊得猛烈颤一下,牵动着手臂的肌肉,手掌不由被迫前推。

五指骤然一软,很快便陷入重围。

百里安烫手般地抽出手来,颤抖的指尖还勾着穗绳,绳端连着一只卷边泛黄的老旧乾坤囊。

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