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军长砸洗浴中心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一章

“不知这个成品,您是否满意?我们这一次从头到尾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制作的,绝对没有省材料。”

老秦见夜小莹一直在仔细检查桌子上的那个东西,面无表情,

文学

也不说一句话,这让他一时间拿不准夜小莹的想法。

这到底满不满意啊?

看着夜小莹严肃的样子,他有些担心夜小莹不满意这次的成品,但是夜小莹的神情中,却也到没有那种满意,这让他不知道该怎么了。

这是死是活给句话啊!

夜小莹慢慢站直身体,将双手插进裤包里,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视线转向老秦。

“不错,虽然还欠缺一点,但是总体上还是可以的,能做到这个程度上,已经不容易了,对于这个成品,我还是满意的。”

听见这话,众人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气来,那个工匠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缓了过来。

他之前看见过那两个帮夜小莹做工的工人,他们最后虽没有丢了饭碗,但还是被扣了两个月的工资。

在听见老秦让他来做这个东西的时候,他心里是一千个不愿意,害怕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让自己之前的努力全打了水漂。

可是老秦的安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老秦这是看重他,才会在那么多人里面,选中他来完成这一个器物。

因此他又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地接受,整个制造的过程,他一直战战兢兢,就怕哪里没有做对。

从夜小莹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紧盯夜小莹的面部表情,不愿放过任何一点的细微变化。

听见老秦问话的那一瞬间,他更紧张了,害怕夜小莹说出是上一次那样的话,在夜小莹张开口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现在听见夜小莹的这句话,他突然觉得此刻的空气都变得新鲜起来,太阳也照进了他们这个车间里。

“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老秦有些猜不到夜小莹的想法,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夜小莹嫌弃地眨了两下眼睛,她真的不知道,这人怎么那么啰嗦,这问题也太多了吧。

但嘴上却还是说了一句,“你说吧!”

“我们之前实在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所以对它很是

文学

好奇,这看外观,就跟那些装饰物有些靠边,但又好像相差甚远,然后我们就想问问,此物的用途是什么?”

不就是想问这是干什么的吗,至于在前面说那么多废话吗?

夜小莹觉得这段话听得自己很费耳朵,不过,她不可能将丹炉的真实用途说出来,那就只能编一个了。

可是,这该编什么事情呢?

当装饰品?

不行,装饰品的材料要求没有那么高。

装水的?

不行,装这么多水似乎不太现实。

煮菜的?

想到这个,夜小莹微微停顿,仔细斟酌了一番,看起来应该靠谱一点吧。

老秦他们见夜小莹低着头,不说话,以为是夜小莹不愿意告诉他们,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

“要是您不方便说的话,也没事的。”

下一秒,夜小莹也没有接着老秦的话说,反而是将自己编造好的话,说了出来。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二章

“我是无所谓我有这么个双胞胎姐姐,就是不知道你乐不乐意被人细查,因为苏长河可是你抹不去的污点。我倒是能够坦然面对,因为苏长河可在我身上没有花过一分钱。”

安琪似笑非笑,现在看来,倒是苏馨芷的顾虑要比她多了。只要是眼不瞎的,都能够看得出来孰是孰非。

再说了,她如今是大热的新手导演,舆论肯定会偏向她这一边。可苏馨芷做的这些事情,不解决了她心里格外膈应。

“有句话你说地没错,以后见着我请绕道走,过去的事情我暂时不追究,可你哪天若是把我惹急了,我和你新账老账一起算。”

放完狠话,安琪捞起椅子上的挎包,拉开门头也不回。侍者捧着菜单:“客人,你还没点单呢。”

安琪摆摆手:“不吃了,不好意思。”

侍者挠挠脑袋,正要回包厢,又迎面和苏馨芷撞上了。苏馨芷咬着嘴唇,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餐厅。

她今天是真的被安琪吓到了,如果她自己再不识趣,安琪会做出什么来她也不知道。如今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着吧,日后她总会找回场子的。

不管苏馨芷是如何怨毒,但是目前她是不敢再和安琪正面挑衅了。她如今顾虑重重,如果真的将安琪惹急了,万一她真的进去了那怎么办?

走出了尚蒂,安琪紧绷的背脊才放松下来,她甩了甩包包:“你说苏馨芷会就此老实吗?”

姜蝉:“目前她应该不敢做什么,不过她肯定会暗中找准时机,就等着你落魄了,她好趁此机会落井下石。”

安琪耸耸肩:“那不管她,看来我以后得要让别人盯着苏馨芷,省得她给我捅娄子。你说我要是把苏馨芷和我的关系曝光出去……”

姜蝉:“她会恨死你,她过去黑历史满满,校园霸凌,大小姐脾气,她还是个夜店咖,一旦你和她的关系被别人知道了,她在这个社会上真的就举步维艰了。”

安琪想了想:“算了吧,做人留一线,她若是还不识趣,我就不客气了。”

姜蝉颔首:“别逼得她狗急跳墙,现在这样已经不错了,让她心里有个怕头。若是真逼急了,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女人内里很是乖张,万一她铤而走险怎么办?”

安琪:“还是把人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吧,我自己找人吧,总是要老师做这些,大材小用了。万一哪天老师你离开了,我对你形成依赖性怎么办?”

姜蝉无所谓:“随便你,你这一点我还挺欣赏的。”

她遇到过很多的委托人,有好多都非常地依赖她。安琪是少有的不想依赖她,而是想自己独立的女生。

也不是说别人不好,而是像安琪这样的心性,更加的独立,更加地坚定,这是姜蝉所欣赏的。

安琪勾勾唇:“别夸我了,其实我挺想老师你陪着我一辈子的,可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已经帮了我许多,我不能什么事情都指着你。”

苏馨芷的那篇帖子因为姜蝉出手及时,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见到过。网络上在热闹了几天后,安琪的热度也渐渐地降了下来。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三章

暮凉子累的一上车就趴在车窗睡着了,参加完婚礼,穿了一天的高跟鞋,真的太累了!

边伯贤担心她一会掉下去,满眼心疼的将暮凉子抱在怀里,看到暮凉子微肿的脚踝,边伯贤小心翼翼的揉着她的脚,力度适中,暮凉子没有被弄醒。

边伯贤摸摸她的脸,暗自懊恼,早知道让她穿平底鞋了,因为是长裙也不会看见鞋子什么样子。

看见暮凉子满脸疲惫,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边伯贤吻了吻她的额头:不能让她这么累了。

回到别墅,暮凉子已经醒了,在洗澡的时候,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边伯贤进去的时候,暮凉子还迷迷糊糊的躺在浴缸里。

边伯贤把她抱回床上,一沾床,暮凉子就睡熟了,边伯贤抿了抿唇,躺在她身边看着她。

他觉得很幸福。心爱的女孩就在他身边,是一件多美好的事啊。而他们也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修成正果。

俯身,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发顶:“晚安,我的宝贝。”

次日――

暮凉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没看见自家老公,于是光着脚哒哒哒跑下楼,别墅内空无一人。

“难道去公司了?哼,都不在家陪我!果然,结完婚就不宝贝我了!”暮凉子躺在大大软软的沙发上抱怨。

门外却传来解锁密码的声音,下一秒,边伯贤就跨步走了进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