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当众囗交 抱着我在桌子做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一章

霎时间尘埃四起,伴随着长生大帝凄厉的惨叫声,在太阴大道中回荡……

过了许久,众大佬才停了下来。

这时,方毅主动走向了那片草窝。

他踏在草窝边,伸手触摸,顿时草窝边缘腾起一道道妖艳的光华,有强大的仙道纹络浮现,将方毅震退。

有惊世大阵守护!

所有天庭巨头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太阴星君上前查探,瞬间惊呼道,“这大阵竟然隐藏于岁月中,外面的草窝与繁华只是表象,里面应该别有洞天。”

“那为何长生大帝不曾发现?他也摸过啊。”勾陈大帝心思细腻,发现了这一不同寻常之处。

“兴许,长生人品不好。”

镇元子大仙说道。

长生大帝:你们这样本帝真的很受伤!

方毅向前走去,一步步踏入草窝中,他隐隐心有所感,这座大阵需要有缘人才能够开启。

果然,他在草窝里来回走了一遍又一遍,都没有触发。

那究竟是谁才能够触发呢?

方毅皱紧眉头,随后,双眸中瞬间闪现一道灵光。

对了,乌巢禅师是等待唐僧的,取经四人组就是有缘人!

方毅想到此处,便分化出一道化身,正是不久之前与八戒交流的化身。

只见这道化身体表有仙曦流淌,一缕朦胧的气息逐渐浮现,随后融入大阵当中。

所有大佬都屏气凝神,围聚过来,一动不动地盯着方毅。

“咔嚓!”

一声脆响,大阵出现波动,一个璀璨的光团缓缓浮现。

少顷,光团凝聚出一道门户,露出里面的真容。

“这是什么地方?”

离得最近的方毅失声轻语。

他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走错路。那简单的草窝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断壁残垣。

杂草丛生的地面开裂,无上仙宫崩塌,随处可见烂铜、瓦砾、断裂的砖石等。

“长生大帝随我入内,其他人先躲进本神的袖里乾坤,不要显露气息,以免打草惊蛇。”方毅传音道。

“好!”

其余巨头纷纷答应,遁入了方毅的袖里乾坤中,留下赤脚大仙把守入口。

紫微大帝在方毅袖口打量了附近一番,喃喃道,“这里曾经是一方三界一流的上古大教,少说也是出现过准圣的顶级道统。有这种惊世大阵守护,不可能湮灭于岁月中,那它的覆灭,只有一种可能了……”

“被更强大的存在扫平了,辉煌神庭都崩塌了。”长生大帝接过话茬,表情略显凝重。

附近断裂的砖石外镀有一层仙金,瓦砾更是流光溢彩,昔日都是珍宝。

而且,土壤中有兵器残片,皆夹杂不朽仙纹,很多都是仙道金属铸成的,不曾湮灭于岁月中。

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此地绝对不可能只是外面所见的那样,分明是别有洞天!

方毅向里面走去,登上高处,折断的古树死气沉沉、蒿草丛生、昔年巍峨的神宫崩塌破败,在废墟里,只有鬼火时不时冒起,阴冷、枯寂、破落!

“所以,乌巢禅师,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躲藏于此地……”

方毅边走边自语,他感应不到此地有任何生机,只能觉察到无边的阴冷。

此地若是有准圣蛰伏,那应该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就发现。

除非,乌巢禅师,根本就不是人!

或者说,他不是活着的生灵!

方毅一念至此,唤出太阴星君,道,“星君,此地阴气汇聚,麻烦感应一下,是否有源头存在。”

新娘当众囗交 第二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

文学

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三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文学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