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一章

这一仗阮诗诗赢得漂亮,虽然艺漫工作室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但她稳固住了喻氏集团。

集团内所有的眼线被一次性清除干净,股价稳定提升三个百分点,她收购股权后成了这次动荡中最大的受益人。

只不过,她再次收到喻以默的消息已经是半个月后。

“很抱歉诗诗,以默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边境分子的伏击,我们已经尽力搜索,但并没有任何消息。”老樊沉重的语气在别院客厅中缓缓响起。

阮诗诗手中的茶杯“啪”一声落在地上,随后淡定捡起地上的碎瓷片,笑着摆了摆手。

“他出任务之前,我们之间的确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但也不至于拿这种事情骗我。”

她说着说着,话音里面已经染上哭腔,但脸上却依旧挂着明媚的笑容,“这半个月他也很辛苦,让他早点回来休息,有些话我想当面告诉他……”

尽管她知道,老樊从来不会说谎。

“诗诗,景园答应过他,不论发生什么,都会护你一家周全。”老樊难得叹了一口气。

“一家周全?”

她扑哧轻笑出声,双眸却锐利的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剜着他质问道:“您告诉我,没有喻以默,哪儿来的一家周全?”

“这是我曾经答应过他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

阮诗诗目光徒然变得凌厉,“那是你和他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和他之间的承诺,我要他自己向我兑现!”

“诗诗……”

老樊还想说什么,阮诗诗已经起身,沉声吼道:“容姨,送客!”

话音落下,低低啜泣声回荡在客厅中。

森森和莎莎在楼梯的转角处愣了许久,红着眼眶扑进她的怀中,两双稚嫩的小手不断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奶声奶气的安慰着她。

阮诗

文学

诗泪眼朦胧看着怀中的孩子们,眼前突然闪过喻以默棱角分明的面容。

她脸色猛然一变,下意识闪身躲到一旁,声嘶力竭的吼道:“他什么事都没有对不对,他那么爱你们,怎么舍得放弃你们!”

“妈妈……”莎莎紧攥着哥哥的袖子,怯生生抽噎着,“爸爸不会离开我们的,我和哥哥会和您一起等爸爸回来。”

森森紧紧咬着下唇,别过头一言不发,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一颗接着一颗滑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彻底将自己封闭在总裁办公室内,除了工作以外不见任何人,就连森森和莎莎也不例外,杜越则被她外派到子公司做总经理。

送进办公室的文件都被原封不动退回来,只有新来的贴身秘书时不时传出消息,说办公室里只有散不去的酒气,和满地的空酒瓶。

……

两年后。

阮诗诗悠哉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笑眯眯看着一摞

文学

文件后面的小脑袋,心情难得愉快一些,就被聒噪的手机铃声扰乱。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她痛苦扶住额头,电话刚刚接通,莎莎不满的声音立刻传出来,“妈妈,你又放我鸽子!”

“宝贝,公司实在太忙了,你乖乖跟着祁叔吧。”她说道这里,像模像样清了清嗓子,“妈妈要开会了,就这样哈。”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二章

“废墟遗址中,有强大的古武战技,更有皇者传承,以及可怕的神兵利器,百国绝巅都在觊觎窥视,不出一年,各国必因各大废墟之事再起兵戈。”

“偏偏探索废墟遗址,有很大的限制性,多数废墟遗址只允许年轻人进入,而华夏年轻一代涌现奇才如云,一旦他们入南极,必将是龙归大海之势。”

……

沃尔特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丝意思。

希望哑巴和傅太平能相助谪禾,前往南极。

而哑巴的真名,就叫慕容千羽。

在第一帝国的化名,却鲜为人知。

连他这个人,都被第一帝国官方淡化。

俗称雪藏的天才武者!

谪禾是第一帝国,摆在台面上的,被西方诸国视为神将般的存在,是能抗衡宁北王的绝代奇才。

但第一帝国又没那么傻,把所有底牌都摆在台面上。

傅太平身处光明神殿,沃尔特管不了。

可是哑巴,却是第一帝国雪藏的存在。

都是年幼时,被第一帝国倾力培养,第一帝国暗中倾斜给哑巴的资源,比给谪禾的还多上三分。

或许因为哑巴是残缺之人,天生口不能言,而且性子沉默自闭,让沃尔特这种权盖人间的人,觉得好驾驭,更觉得放心。

谁能想到。

沃尔特视为帝国希望的三尊帝国天骄,皆是北凉暗桩!

他最放心的哑巴。

更是北凉暗桩序列,最恐怖的零号暗桩。

北凉外放的十九位麒麟子,哑巴为首,最为恐怖。

北凉暗桩序列,为他而建!

零号暗桩便是暗桩序列的实际掌控者。

哑巴一人,可联系北凉所有暗桩。

否则你以为仅凭北凉二爷楚岚的实力,如何驾驭麒麟子级别的暗桩。

楚岚不过是联系人罢了。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三章

很暖,很暖的臂弯。

林筱筱睡着了。

秦风望着甜甜入睡的林筱筱,眼神里没有一丝情欲,有的只是怜惜和心疼。

这一年多,林筱筱在郢城的打拼,虽然说有自己这个地主之谊的情面在,但是古今中外,女子想要开创出一番事业来,都是非常困难的。

不付出比男人多几倍的艰辛和努力,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一点来说,是女人的不幸。

至于说,女人凭借容貌,就能倾倒众生,实际上来说,仅仅凭借容貌是无法倾倒众生的。

最终,还是依赖于自身的才华。

颜值,不过是一刹那的感觉,让人永远记住你的,是你的才华。

不知多久之后,林筱筱苏醒过来。

伸了个懒腰,一脸的慵懒。

“早安!”秦风望着睡眼朦胧,慵懒的林筱筱,一脸笑意。

“干嘛?”林筱筱吐气如兰。

“你知道,王子看见公主醒来,第一件事是要做什么吗?”秦风问。

林筱筱眼神有点涣散,不那么集中,不过下一秒,眼神突然清澈起来。

“早了,几点了?”林筱筱看看手表,一跃而起,“坏了,都6点多了,还有一个会呢!”

“好了,走了!自己老实点!”说完,林筱筱直接风一样的跑了。

秦风愕然无语。

这个,这个,好吧,这就是女强人的代价。

秦风一脸无奈。

但是又能如何呢。

虽然说,自己现在不怎么差钱。但是,你总不能让林筱筱就在家当一个金丝雀吧。

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愿意当金丝雀。

同时,也不是所有金丝雀都会安于现状的。

很多金丝雀,初期是很欢愉。

住着几千平的豪宅,享受着佣人的伺候,人前的风光,但是时间久了,那就淡了。

这世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最终都会趋于平淡。

这久而久之,金丝雀又没有什么可以追求的事业,自然而然就会开始不安分守己。

到时,指不定一顶大绿帽子戴下来。

要知道,人性就那么回事。哪怕她没理,但是当她觉得你没有做到她满意的地方,那她就觉得是你没理,她有理了。

所以,女人还是得有自己的事业才是。

不过,到了夜里,林筱筱又来了。

也是什么都没有做,洗了个澡后,趴在秦风怀里,倒头就睡。第二天一大早,闹钟一响,就直接离开了。

秦风全程无语。

第二天,晚上再来,也是睡了就走。

秦风都感觉到,自己似乎成为一个陪睡的工具人了。

到了第三天,秦风终于可以出院了。

实际上来说,秦风本来就没什么事。不过是一次不算严重的车祸。自己因为发烧感冒后的瞌睡,而不小心开车撞到了护栏。

所以,引发了一场交通事故。

留院观察,不过是因为安全起见而已。

倒不是说秦风真的有什么危险,只是单纯的观察一下,避免有什么后遗症。

有些症状,是要几天之后才会显现的。

就好比,经常有车祸发生后,有人当场没事,活蹦乱跳的。然后就回家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