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200篇|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一章

****************

肖锋真没想到这个李兴凯居然,真的就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此前灭了里科家族,抢了那么多资产,都没让他感到太开心。

真正让他开心的,还是接受了埃尔南德斯家族手里的,两个港口和码头,还有仓库。

此前埃尔南德斯家族控制这些码头,自然是用作像美国贩运面粉,但肖锋接手之后,就不打算再做那样的生意了。

最初他的想法,就是修建一条两洋铁路,但那也只是想法。

可当他后来了解到巴拿马运河是收费标准之后,他想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铁路的想法就越发的强烈。

过一艘船的通行费,动辄几十万美元,这尼玛不明摆着是明抢?

当然如果说没有米国人在背后撑腰,巴拿马政府也不敢这么黑。

别看现在米国宣称是将巴拿马运河交换给了巴拿马政府,可谁不知道巴拿马政府其实就是米国的傀儡。

而巴拿马运河,依旧是处于运河管理委员会的控制当中。

这条巴拿马运河,最早是米国银行界传奇大亨JP摩根,筹集了4000万美元,雇佣了8万劳工修建的。

在那个年代,4000万美元,几乎相当于现在的400亿美元。

当然后来米国也在这条运河上攫取到了足够多的利益,从运河修建完成的1914,到上世纪1974的65年时间里。

这条运河一直控制在美国人手里,1974年才转交给米国和巴拿马联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员会,可其实主要还是米国人说了算。

后来1983年诺列加上台,这位老兄上台之后,对美的态度就一直不是很友好,一度鼓动国内民众,想要收回巴拿马运河。

这可是触动了米国人的逆鳞,结果1989年,米国地方政府居然给这位总统强加了一个贩毒的罪名,直接发动入侵,抓捕了这位总统,颠覆了巴拿马政权。

就这样米国人再度将巴拿马运河牢牢控制在手里,而那之后一直到1999年,他们才和巴拿马政府签订了协议,将运河管理权转回给巴拿马。

但其实巴拿马现有运河管理公司的背后,的大股东还是米国人。

要不然你以为,巴拿马运河哪来的勇气,敢收几十万美元一次的过河费?

一艘标准一万只集装箱的货船,过一次运河基本都要78万美元起步,而在苏伊士运河,通过一次价格至少比巴拿马运河便宜十几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内的货船,从大西洋一带南美返航的时候,宁可绕远走苏伊士运河也不走巴拿马运河的主要原因。

而且巴拿马运河还控制在米国人手里,非常容易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动不动就上船检查,扣船,实在太麻烦。

尤其是肖锋今后打算做的是委国的石油生意,现在委国可还在米国的制裁名单上呢。

走巴拿马运河运石油,估计也就毛熊国的船,敢大摇大摆的过,巴拿马人不敢刁难。

如果是自己的船,那恐怕少不了要被美国人搞。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修建一条铁路最划算。

可从阿帕尔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铁路修建计划,肖锋也只是有个初步想法而已,这个计划如果真正实施,还有很多关节需要打通。

这两个港口,位于哥伦比亚的科尔多瓦省和乔科省内,想要修建一条连同这么两个港口的铁路,必定要有当地政界的人同意,要不然这个计划很难开工。

另外就是哥伦比亚西部铁路公司,这家公司是哥伦比亚唯一的一家铁路公司,这个国家的铁路非常独特。

建国已经数百年了,可铁路里程却少的可怜,就是从加勒比海的口岸,一直像内陆延伸,途经麦德林,波哥大等那么几个城市。

整个国家的铁路网,就是一个瘦长的椭圆形,没有太多想国境内其他地区辐射。

而这家铁路公司,最早是国有的,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推行私有化之后,这家公司落入到了胡拉多家族的手里。

但是后来也几经转手,成了一家股东众多的股份公司。

最近十几年来,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一直是不好不坏,现在李兴凯已经收购了这家公司,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股东。

而且还认识那两个省的议员,这样看来,这家伙还真是很有一套嘛!

肖锋笑着看着李兴凯,李兴凯也笑着看着肖锋。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人才。好吧,你先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在这两个港口之间修铁路的?”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二章

没办法,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当然,这么多肉,老曹一家也不可能都吃完,他这是要打电话叫人过来。

从老曹家离开以后,方圆并没有着急走,而是把吉普车停在了师父家门口。

从车上下来,然后拿出钥匙把大门打开,方圆进去看了看。

院子里除了比以前看上去乱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变化,乱很正常,毕竟那么长时间没有住过人了。

现在还好,如果过一个春天再回来,估计整个院子里都杂草丛生了吧!

方圆又到后院看了看,基本上没有区别,然后就从院子里出来了,把大门锁上,开车离开了。

首先方圆来到了大院这里,这次方圆没有把吉普车停在外面,而是直接开着吉普车往大院里面走。

不用说,方圆被拦了下来,这不是认不认识的问题,而是现在比较严。

“请进行登记。”一名士兵拦着方圆。

“嗯!”方圆点了点头,从吉普车上下来,过去登了一下记。

“请进。”

以前方圆是摸不透这些红袖标,所以不敢贸然进来。

但是现在,他对这些红袖标有了初步的认识,说白了,这些红袖标就是欺软怕硬。

就比如现在,方圆开着车进来了,这些红袖标看到还往旁边躲了一下,就像不躲就要撞他们似的。

上次方圆走路进来,还有人拦着他问一下,这次进来碰到那么多红袖标,没有一个人拦着他问。

也是,能开着吉普车进来的,这些红袖标根本就摸不清套路,或者说摸不清方圆是什么身份。

方圆没有停留,直接把车开到徐老家大门口,然后把车停下,人也从车上下来了。

来到吉普车后面,方圆把后面打开,从里面拿出两个麻袋,当然是装着东西的麻袋。

方圆力气比较大,直接一手提着一个就进去了。

其实在方圆过来的时候,徐老就已经知道了,不但徐老,也包括李老,因为两个人是挨着住。

“方圆,你这是……”徐老已经在院子里了,看到方圆惊讶的说。

“徐老,过来给您送点东西。”方圆故意说的很大声。

因为他看到附近有几名红袖标躲在旁边,为了不给徐老找麻烦,他只能如此。

东西是方圆送过来的,就算是找麻烦也找不到徐老头上。

当然,如果这些红袖标识趣一点,就不会过来找麻烦。

方圆现在差不多已经放开了,出去这几个月,特别是经过驻村工作组那件事以后,方圆也变了很多。

有时候明的不能来,那么咱们就来点暗的,谁怕谁啊!这年头就这样,谁的拳头大谁有理。

果然,听到方圆这话,几名红袖标悄悄的离开了。

“你这臭小子,快进来吧!”徐老摇了摇头说。

“徐老,不会给您惹麻烦吧?”方圆问。

“不会,不过你小子要小心了。”徐老这时候说道。

方圆耸了耸肩说道:“我无所谓啊!他们不找我的麻烦,那么大家就相安无事,要不然……”

听到方圆这么说,徐老连忙说道:“你小子可别乱来,万一被人抓着把柄……”

徐老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方圆知道他要说什么。

方圆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怎么能和一个组织比,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组织。

其实徐老的担心都是多余,方圆没有那么傻,去跟整个红袖标做对,他只对个体。

而且方圆会让人抓着把柄吗?当然不会,要不然还要空间干什么。

其实方圆之所以这样,也是和徐老他们的身份有关,这么说吧,徐老他们现在虽然靠边站了,但是还真没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方圆也就是占着这个,所以才大鸣大放的进来。

如果是矮个老人那边,方圆就要小心一点了,他自己倒无所谓,但是会给矮个老人惹麻烦。

不管怎么说,徐老他们现在还住在大院里,还住在原来的地方,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靠边站没错!取消待遇也没错,但这不是针对徐老一个人,而是所有人。

这些是取消了,但是身份没有取消,要不然徐老他们也不可能还住在这里。

“哎呀!小无赖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李老从外面走了进来。

方圆也不甘示弱,直接说道:“老无赖你也来了?”

“这话说的,老子本来就住在这里,什么叫也来了?”

听到两个人斗嘴,

文学

徐老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好像是住隔壁。”方圆指了指隔壁说。

“呃!”李老愣了一下,说道:“好吧!”

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屋里,方圆把两个麻袋放在地上。

看到方圆把麻袋放地上,李老连忙跑了过去,然后把麻袋打开。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三章

第974章边诗诗和王梓博之间的“派系斗争”(求月票)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