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吸奶门;女人自熨全过程

地铁吸奶门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

文学

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地铁吸奶门 第二章

没办法,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当然,这么多肉,老曹一家也不可能都吃完,他这是要打电话叫人过来。

从老曹家离开以后,方圆并没有着急走,而是把吉普车停在了师父家门口。

从车上下来,然后拿出钥匙把大门打开,方圆进去看了看。

院子里除了比以前看上去乱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变化,乱很正常,毕竟那么长时间没有住过人了。

现在还好,如果过一个春天再回来,估计整个院子里都杂草丛生了吧!

方圆又到后院看了看,基本上没有区别,然后就从院子里出来了,把大门锁上,开车离开了。

首先方圆来到了大院这里,这次方圆没有把吉普车停在外面,而是直接开着吉普车往大院里面走。

不用说,方圆被拦了下来,这不是认不认识的问题,而是现在比较严。

“请进行登记。”一名士兵拦着方圆。

“嗯!”方圆点了点头,从吉普车上下来,过去登了一下记。

“请进。”

以前方圆是摸不透这些红袖标,所以不敢贸然进来。

但是现在,他对这些红袖标有了初步的认识,说白了,这些红袖标就是欺软怕硬。

就比如现在,方圆开着车进来了,这些红袖标看到还往旁边躲了一下,就像不躲就要撞他们似的。

上次方圆走路进来,还有人拦着他问一下,这次进来碰到那么多红袖标,没有一个人拦着他问。

也是,能开着吉普车进来的,这些红袖标根本就摸不清套路,或者说摸不清方圆是什么身份。

方圆没有停留,直接把车开到徐老家大门口,然后把车停下,人也从车上下来了。

来到吉普车后面,方圆把后面打开,从里面拿出两个麻袋,当然是装着东西的麻袋。

方圆力气比较大,直接一手提着一个就进去了。

其实在方圆过来的时候,徐老就已经知道了,不但徐老,也包括李老,因为两个人是挨着住。

“方圆,你这是……”徐老已经在院子里了,看到方圆惊讶的说。

“徐老,过来给您送点东西。”方圆故意说的很大声。

因为他看到附近有几名红袖标躲在旁边,为了不给徐老找麻烦,他只能如此。

东西是方圆送过来的,就算是找麻烦也找不到徐老头上。

当然,如果这些红袖标识趣一点,就不会过来找麻烦。

方圆现在差不多已经放开了,出去这几个月,特别是经过驻村工作组那件事以后,方圆也变了很多。

有时候明的不能来,那么咱们就来点暗的,谁怕谁啊!这年头就这样,谁的拳头大谁有理。

果然,听到方圆这话,几名红袖标悄悄的离开了。

“你这臭小子,快进来吧!”徐老摇了摇头说。

“徐老,不会给您惹麻烦吧?”方圆问。

“不会,不过你小子要小心了。”徐老这时候说道。

方圆耸了耸肩说道:“我无所谓啊!他们不找我的麻烦,那么大家就相安无事,要不然……”

听到方圆这么说,徐老连忙说道:“你小子可别乱来,万一被人抓着把柄……”

徐老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方圆知道他要说什么。

方圆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怎么能和一个组织比,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组织。

其实徐老的担心都是多余,方圆没有那么傻,去跟整个红袖标做对,他只对个体。

而且方圆会让人抓着把柄吗?当然不会,要不然还要空间干什么。

其实方圆之所以这样,也是和徐老他们的身份有关,这么说吧,徐老他们现在虽然靠边站了,但是还真没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方圆也就是占着这个,所以才大鸣大放的进来。

如果是矮个老人那边,方圆就要小心一点了,他自己倒无所谓,但是会给矮个老人惹麻烦。

不管怎么说,徐老他们现在还住在大院里,还住在原来的地方,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靠边站没错!取消待遇也没错,但这不是针对徐老一个人,而是所有人。

这些是取消了,但是身份没有取消,要不然徐老他们也不可能还住在这里。

“哎呀!小无赖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李老从外面走了进来。

方圆也不甘示弱,直接说道:“老无赖你也来了?”

“这话说的,老子本来就住在这里,什么叫也来了?”

听到两个人斗嘴,徐老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好像是住隔壁。”方圆指了指隔壁说。

“呃!”李老愣了一下,说道:“好吧!”

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屋里,方圆把两个麻袋放在地上。

看到方圆把麻袋放地上,李老连忙跑了过去,然后把麻袋打开。

地铁吸奶门 第三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不好突破,那就去韩庄,去找着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

文学

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