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机场安检诡异微笑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第一章

在张亮自己看来的话,自己的一切也都是他人给予自己的。

而张亮也曾经是觉得,自己现在这些到底是不是靠着自己得到的呢?!

庞士元等人告诉张亮,这些自然也都是张亮自己得到的。

难道不是如此吗?!毕竟也是张亮的人品让这些人选择归顺张亮。

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明一点。

而已就是张亮的人品则是张亮自己的,难道这不是张亮自己的功劳!?

如果不是张亮为了百姓着想的话,又如何得到这些百姓的支持呢?!

事实上现在不管张亮是否是真正的汉室宗亲,在这些百姓眼中也都是一点都不在乎的事情。

为什么这样子呢?!自然也就是在这些百姓自己看来的话。

有不少人都是汉室宗亲,但是这些所谓的汉室宗亲做了些什么呢?!

自然也都是想着办法压榨百姓,还美其名曰的为了大汉的未来着想。

这些更加是苦的自然也就是百姓罢了,毕竟百姓是无辜的。

甚至是在百姓自身看来的话,自己希望得到的也就是安稳的生活罢了。

可是却也是没有一点办法的,甚至是只能够做到随波逐流罢了。

但是现在,现在有人能够给他们提供这些帮助的话。

那么试问这些百姓会选择是谁呢?!哪怕是换做是张亮自己的话。

其实也是能够知晓这些事情是必然的事情,难道不是如此的吗?!

百姓得到了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之后,自然也就是会选择给予对方应该得到的。

这也就是现在为什么张亮能够得到民心的关键所在,而在司马懿和孙权看来的话。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事情谁都是知晓的。

但是却也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毕竟你如此做的话,那么你身旁的那些敌人都不会容许发生的。

只能够说张亮的运气是不错的,为什么如此说道呢?!

自然也就是张亮能够得到庐江和广陵,也就是杜绝了孙权的干扰。

而随后的司马懿则是在干扰曹孟德,这也就是避免了张亮帐下发生些什么意外的事情。

既然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的话,那么答案是不是很明显呢?!

自然也就是因为这样子,也就是导致了现在张亮完成了这些事情。

而在他人看来的话,也的的确确是觉得张亮的运气是真的不错。

难道不是如此吗?!毕竟如果不是这些事情的发生的话。

可能现在的张亮还是要头疼的要死的,甚至是张亮的身份都是会被人给怀疑的。

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些运气的事情发生,也就是大部分的帮了张亮的大忙。

尤其是在张亮自己看来的话,这些事情难道自己不知道吗?!

也就是因为张亮明白这些事情,所以张亮一直都是坚持自己的内心想法。

而在庞士元等人看来的话,难道自己等人不明白张亮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呢?!

也就是因为知晓,所以庞士元等人也就是是选择支持了张亮的想法和目的。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第二章

第3969章四合院内的低调大佬。

冒牌老王尽管能够做到以假乱真,但对老王很熟悉的人而言,稍加注意应该就能够察觉到一些异常才对。

吴若兰跟老王很熟悉,否则的话也不太可能在李岩报道的时候他特意去一趟,从那简短的接触时间,就能够看出些许的问题。

俩人虽然没有什么眉来眼去的关系,但应该是认识很久了,相互之间很熟悉才对。

但是刚刚在包厢里这段时间,她一直没出声,而且离开的时候又跟冒牌老王上了同一辆车。

这辆车上除了矮冬瓜之外,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妹子,穿着一身的职业小西装,看上去有几分职场俏佳人的气场。

那个一直跟在冒牌老王身边的私人秘书却跟矮冬瓜上了同一辆车。

六个人,两组。

一组以矮冬瓜为首,一组则以冒牌老王为首。

但是现在这两组人的成员开始了相互穿插,这就让李岩越发觉得这里面猫腻十足,所以他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而后跟在了那两辆车子的后面。

李岩本以为他们会去什么俱乐部或者干脆洗浴中心放松,但是让人意料之外的是,两辆车子居然直接驶入了朱雀区老城内的一套四合院。

这套四合院的位置,距离赵老爷子的院子只有几百米而已。

说实话,当李岩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看着眼前这座四合院,他心里是有些兴奋的,但同时也有点犯嘀咕。

能在朱雀区老城这边住得起四合院的人,随便拉出来一个,身份都非富即贵,实打实的低调大佬。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李岩没直接进四合院,而是步行绕到了四合院的后面,接着纵身便跳上了一间厢房的屋顶。

还是那句话,灵识虽然方便,但少了几分直观。

他到这里来,相信赵老爷子已经察觉到了,所以说现在更是有恃无恐。

别说是对方察觉不了,就算是察觉了,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赵老爷子的身份别说是在这朱雀区,就是整个燕京乃至整个华夏都是好使的。

这还是李岩第一次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别说,还挺爽的。

四合院比想象中的要热闹,院子当中架着一口锅,锅里香气四溢的炖着羊肉,一边还摆着烧烤炉,三四个身穿白大褂的厨师正在忙碌着。

这景象看的李岩有点惊讶,这大冬天的在外面炖羊肉没毛病,但是烧烤就有点扯了。

“这是在开派对?”

李岩本来对这套四合院的主人就要有点好奇,眼下这操作,就让他更加忍不住想要弄清楚了。

这种生活模式,妥妥的就是真大佬的生活风格。

院子里除了厨师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熟人,不管是矮冬瓜还是隔壁老王都不在外面。

倒是那个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妹子站在正房的门口,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不时的来回走动着。

在大冬天里穿夏装,若是出门上车,下车进门还好,若跟眼前这样,那结果也只能是美丽冻人了。

很快,李岩便找到了矮冬瓜和冒牌老王,俩人都在正房的房间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一共仨人。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第三章

而冯紫英刚刚向忠信王行完礼,李桂就听到了‘北静王来了’的乱语声,李桂扭头一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头戴金冠、一身青色绸袍的年轻人正跨步而来。

年轻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身青衣虽然黯淡,但好似难掩其华。

“水溶原来是这个样子,怪不得贾宝玉和他结交!”

心里嘀咕了一下,李桂小声对贾政说道:“伯父,我且去那边。”

说着,李桂向对过的假山处指了指。

这里除了皇亲就是显贵,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哦……”

贾政闻言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这样知进退!点了点头,贾政微笑道:“你且去吧!”

说话之际,贾政心里颇感欣慰。

……

对过的假山山石嶙峋,不过在靠近池水的假山石之间的被别出心裁的摆了一张张短案,上面照例有笔墨纸砚、笔架以及干鲜果品等物。

李桂随意找了空地,在短案后站立,随后随意环视了一下,身后小山,身前碧水,临水观花,闹中取静,倒是别有一番情趣。只是树干婆娑的倒影里有晃动的人影,李桂循迹一看,灯笼的红光所及之处,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花墙的窟窿里,旁边的树上有着一双双眼睛……

随后他又看到杜书豪等人向他这边走来,然后是冯紫英等一帮勋贵子弟也向他这边走来。

对此李桂并不感到奇怪,在这个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中,有人的地方就有高低贵贱,就有上下尊卑。

至于冯紫英等勋贵子弟,他们固然有身份,但在诗词上却都欠缺,不过是来凑热闹、附庸风雅而已,因此他们也靠不了前排。

冯紫英正好站在他不远的地方,隔了两个短案,由于贾宝玉的缘故,想来和冯紫英也算相识,李桂向冯紫英拱了拱手。

但是李桂没想到的是下一刻冯紫英居然把脸故意一扭,像是没看到他似得。

这么不近人情,李桂不由一愣,但随即就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行

文学

高于人,众必非之;才大于人,人必嫉之。

而且以冯紫英的身份好像也用不着对他虚与委蛇,他的

文学

父亲可是神威将军冯唐!

心念之间李桂转过了脸,随意看着对过的你来我往……

如此闹哄哄的一阵子,忠信王缓步而出,环拱手道:“今日又值开社之日,本王又见诸位英才,幸何如之。而今日我翠云社又进英才,应天府案首俞图,昌义府案首张文杰,后晋俊才皆来我社,可喜可贺……”

忠信王口才极佳,滔滔不绝,介绍完几位入社的俊才后,又介绍了几位当世大儒,他们是请来评判的。入社的俊才名单里并没有李桂,李桂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毕竟没入院试前三甲,第二可能是他身份的缘故。

而在几位大儒里,李桂也看到了周天演。

介绍完几位大儒之后,一个儒者打扮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开始讲诗社开社的规则与程序:以一柱香时间为限众生做诗词,香灭而不成者视为弃权;随后众评委评判(也就是贾政等人),从中择优取十;取优后再由裁判取三,然后再评一,但十优之中之词则交由翠云楼头牌柳烟眉、烟雨楼的头牌秦凤舞、西苑楼的头牌李依侬等弹唱,以传其名,至于各头牌是否会留宿,那一要看词的优秀程度,第二要看个人的造化。

中年儒者讲完之后退下,然后忠信王再次走了出来,轻咳了两声,微笑道:“今日还是按照惯例,如有佳句,不拘于题;如无……”

说到这里忠信王微微一沉思,然后才继续说道:“如无,请以‘夜’为体,做一诗或一词,现在开始。”

他说到这里,一个青衣濮巾的仆役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侧,向他递上了火折子,忠信王接过,亲自点燃了线香。

而对于众学子来讲,即使有佳句,他们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亮出来——要是亮出来了,旁人觉得不佳,那多尴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