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一章

新坑已开,书名暂定《穿过星光嫁给你》

【简介】

他强势归来,而她却已“嫁作人妇”,身边还多了个可以打酱油的小团子。

呵呵,这些年他思念成疾,她却跑去结婚生子,反了不成?

于是某人开始作天作地,没脸没皮外加不择手段,直至把她逼到绝境。

“小心肝,新账旧账不如今晚一起算?”

【又穷又狠的女学生VS又损又贱的毒少爷】

这其实是一个关于选择和成长的故事。

又名”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系列。

女主有些冷,男主有些贱。

【链接】

文学

http://m.ruochu.com/book/125572

【试读章节】

第一章:

泞州的夏天越来越热,刚入六月气温就已经飙升到三十度以上。

梁桢在房管局耗了大半天,为客户办过户手续,一直弄到三点才算完。

那会儿午饭还没吃,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打算去哪弄碗面先填下肚子,可是刚走出行政大厅,兜里手机响。

陌生号码,梁桢以为是要买房的客人,赶紧接了。

“喂,您好!”

“是丁立军妻子吗?”

梁桢愣了下:“不是。”

“不是?那他怎么说你是他老婆?”

那会儿头上还顶着大太阳,梁桢也懒得多废话,直接问:“你哪位?”

“我是西城区交警,你先生和孩子出了

文学

车祸,现在人在医院,赶紧过来一趟。”

梁桢哪还顾得上吃饭,挂了电话就往医院赶。

市一院急诊楼,抢救室的门开着,梁桢几乎是冲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躺那悬着一条腿的丁立军。

“豆豆呢?”

丁立军小腿骨折,这会儿还没缓过劲,费力看了眼四周,确实没看到梁桢的宝贝儿子。

“刚还在呢,是不是被带去处理伤口了。”

梁桢又气又急,但这会儿也不是冲他发火的时候。

“豆豆伤得很重?”

“没有,就一点皮外伤,车子冲过来的时候我可是先把他往旁边推的!”这男人还一副邀功的样子。

其实来的路上梁桢已经从交警电话里了解了大致情况,丁立军带孩子过马路,对面已经亮了红灯,可他还不管不顾地拉着孩子往前冲,结果被侧方过来的一辆车撞倒。

按理责任在他们这一方,但机动车撞行人,最终肯定是司机赔偿。

“知道撞我们的是啥车不?兰博基尼,豪车,开车的是个小年轻,一看就是富二代,所以一会儿你跟他谈赔偿金的时候记得狠狠敲一笔!”

丁立军躺那指手画脚,梁桢断定他应该没有撞到脑子,不然思路不会这么清晰。

死不了就成。

她懒得跟他多磨嘴皮,打算出去找豆豆,刚转身,门口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

“妈妈!”小人先扑过来,撞了梁桢一个激灵,她蹲下去把孩子接住,上上下下看了遍。

还好还好,只有额头和手臂上有些擦伤,伤口也都已经清理过了,上面涂了一层黄色药水。

“疼不疼?”

小人呼呼吹了两口气,“不疼呢,擦药的时候酷叔叔还夸豆豆勇敢。”

“酷叔叔?”

“嗯,就是开酷酷车子撞豆豆的酷酷叔叔。”小人绕口令似的,梁桢正要细问,视线里却进来一双鞋。

男士球鞋,灰白色。

梁桢当时还半蹲在地上,顺着球鞋往上移,黑色运动裤包裹住一双直而长的腿,白色帽衫,墨镜挂在胸口领子上,再往上是脖子,凸起的喉结,轮廓分明的下颚线和一双好看的眼睛。

“就他,就这小开撞了我和豆豆,嗨小子,我媳妇儿来了,赔偿金她会跟你谈!”丁立军躺那鬼嚷嚷。

男人插着裤兜踱步进来,由远及近,后背逆着走廊里的光。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二章

“小囡你掉厕所了?”

柴玉香的声音传了进来,唐小囡欢喜地应了声,“表姐,我脚麻了。”

“你说你是不是傻,上个厕所都能蹲麻,赶紧的,我背你走,这节课是化学老巫婆的。”

柴玉香力气大,一口气背着唐小囡就跑回了教学楼,上楼梯时,唐小囡脚不麻了,姐妹俩赶命一样,总算赶在化学老师来之前进了教室。

放学后,唐小囡和表姐说了之前厕所里发生的事。

“刘山杏喜欢傅海文?她哪来的脸?”柴玉香反应极大,因为傅海文是她少女怀春时喜欢上的男神,现在依然喜欢着。

这就像是一只苍蝇叮了她精心养育的娇花一样,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可这还没完,唐小囡又说了件更恶心的,“傅海文和沈玉竹好像在一起处对象。”

“你听谁说的?”柴玉香不相信。

她不信她的男神眼光会那么差,和一个人尽可夫的臭表子在一起。

“刘山杏说的,还有马玉梅。”

马玉梅正是之前在厕所和刘山杏打架的跟班,是隔壁班的同学,最近被沈玉竹收买当了忠心跟班。

柴玉香神情变得沮丧,还是不肯相信,但理智又和她说,可能是真的,她的男神真的被臭表子玷污了。

“表姐,你要是喜欢傅海文,就和他表白啊,偷偷摸摸喜欢算什么啊,人家都不知道。”唐小囡劝道。

尽管她不喜欢傅海文,可她不会阻止表姐喜欢,只是少女怀春而已,保鲜期可能只有几年,等柴玉香进入社会后,会认识更多的优秀男人,傅海文就会成为过眼云烟,甚至连他的相貌名字都可能记不起来了呢。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三章

向淮指着其中一幅不起眼的人物抽象画:“这个,是XXX画得。”

见薛夕对人名不敏感,他干脆换了一种说法:“这幅画,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二千万的高价。”

薛夕:!!!

二千万?

这可以买二百个孤儿院了吧!!

她抽了抽嘴角,就见向淮又指着另一幅画:“这幅画,也价值千万,而且这幅画曾经有个富豪放出话来,说是愿意花五千万购买,希望拥有者能拿出来卖给他。”

“……”

薛夕瞪大了眼睛,就这么跟着向淮从走廊这头,走到了走廊那头,听着向淮介绍着那平平无奇的就那么随便挂在墙上的画作的价值,只觉得不可置信。

那副因为挂的靠边了点,被太阳直晒,都已经有点掉色的破画,竟然值几千万?

向淮更是啧啧称叹。

这里的画,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是可以放到博物馆去的。

恐怕财神集团养孩子,才这么个奢侈的养法吧!

怪不得小朋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叹了,而且知道的东西很多,因为人家虽然看着可怜,说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可这完全是被当成公主养的了吧?

等走到薛夕的房间门口处,他再往里面一看。

这房间似乎在薛夕走后,没有人住进来,里面还是老样子,一个套房,但是,那个床垫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世界知名品牌最高级的定制床垫。

那个小沙发看着灰溜溜的,可其实是真皮制造,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向淮:!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夕夕,你回来了?”

薛夕回头,就看到温和的院长妈妈正站在门口处,对着她笑着,眼神里带着惊喜。

看到旧人,薛夕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