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老头吃我bb,京圈大院高干文np

喜欢老头吃我bb 第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书名:紫血圣皇

书号:1059329

链接:

简介:

血脉分九星,灰黑赤橙黄绿青蓝紫,紫血为最;皇分三极,人地圣,圣皇为尊。

少年秦墨,机缘巧合,穿越玄黄大陆,却天生白色废血,修炼无望,后得轩辕圣皇传承,获得一滴紫血,改造体质,踏上强者之路,带领人族征伐诸天,问鼎无上圣皇。

吾是汝之剑,带汝饮尽异族血,吾是汝之盾,护汝万世得长生……

俺只想告诉大家,这是一本热血爽文,而现在它已经肥到百万了,若是看了不爽,骂俺俺都受了……

文章试读:

2014-12-0612:20:51

“嗤……”一道惊艳的白光自少年手中抚摸的巨石上闪现,渐渐的便开始黯淡,直到彻底消失无踪,少年的手依旧沒有从巨石上收回。

“这是他第几次测试了。”巨石周围,围着几个少年,他们看着巨石前不肯收回手的少年目光复杂。

“从早上到现在,

文学

已经是第八次了。”一个胖嘟嘟的孩童说道。

“试了八次,为什么还要试下去。难道他不知道天地石前,测出就是什么,永远不会出错吗。”一名少年可怜道。

天地石前测血脉,灰黑赤橙黄绿青蓝紫,九种血脉,紫血为最。

可谁都沒想到,石头前的少年,沒有测出九星血脉中任何一种血脉,却测出了九星血脉之外的白色血脉。

“白色血脉,天生废血,你就是再测一千次,一万次,终究是改变不了这个结果。”突然,一个眉宇清秀的少年走了过來,他一身白色长袍,显得英气逼人。

“羽哥。”

“秦羽哥。”

围在一旁的少年们纷纷投去敬畏的目光,今天的测试,整个锤石部落一共有一百人参加,只有秦羽测出的血脉最好,居然是赤色的血脉。

而其他人,大多数测出的血脉都是灰色或黑色,黑色上等已经是他们部落的极限了。

秦羽已经成为部落里年轻一辈当仁不让的领袖,而之前这个“领袖”属于天地石前的少年。

秦羽的话,让天地石前的少年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咬着牙颤抖着收回了放在天地石上的手,眼中全是茫然。

然而,正当所有人以为少年要离去时,他眼中突然迸发出些许的不甘,他抬起手,第九次按在了天地石上。

“嗡”的一声,天地石白光大作,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传來,将少年震飞了出去,狼狈的咳出了几口血,消瘦的脸,越加苍白,眼中全是绝望之色。

“我说了,你就是测上一千次一万次,也终究难以改变这个结果。”秦羽走到少年面前,轻轻的蹲了下來,小声道,“沒想到族长一身武力,居然生了你这么废物,还不如直接去死,免得浪费部落的食物。”

少年眼中突然闪现出一缕精光,但也紧紧只是片刻,这缕精光消失,取而代之的全是迷茫。

他叫秦墨,锤石部落少族长之子,曾经是整个部落最耀眼的新星,然而在成年礼上测试血脉,却将他打落谷底。

“白色啊,白色废血。”回到石屋中,秦墨喃喃

文学

自语,突然他站起來,狠狠的一拳砸在了石桌上,巨大的力量,砸的石桌开出几条裂缝。

他的手也被擦破了皮,鲜血直流,却是红色,并非是天地石前测出白色,看起來有些不真实。

然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真实的,所谓天地石前测血脉,测的只是血脉的天赋,并不是说血液的颜色会是测出的颜色。

喜欢老头吃我bb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喜欢老头吃我bb 第三章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杨潇是我师父

朴修缘拉着柳神医,急忙解释:“就是这个人!他刚刚一直在阻碍我救治宫老爷子,如果不是他多此一举,在旁边废话,我早就治好宫老爷子了。”

“刚刚我不过是被他气恼,手插错位置,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真不要脸啊!

杨潇对韩方这名所谓的神医,简直刮目相看,这都能把锅推到他身上。

朴修缘还在叫喳喳:“就是这个废物,没有一点本事居然还对我指手画脚!”

“你说这样的人,凭什么在这里议论我的医术?”

柳神医顺势俯身查看宫老爷子一番,虽然眉头依旧紧锁,不过一丝神色放松了下来,不再理会朴修缘的叫骂。

柳神医对杨潇笑道:“刚刚是你出手了?”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杨潇绝对是在紧急情况下悄悄出手,助宫老爷子一臂之力,否则他就算赶到,估计也是面对一具尸体。

“你在瞎说什么啊?柳神医,我必须郑重告诉你,这个人绝对是个骗子,你别被他给耍了!”朴修缘还想说些什么。

谁知柳神医忽然厌烦地看了他一眼,道:“我看你才是胡说八道的那个。”

“你韩方神医算什么东西,我天府之国的顶级神医就在眼前,由得你诋毁吗?”

柳神医从来没有对人发过这么大的火。

他身为医者,有的是耐心和细心,本来被宫家人邀请过来,就是为了给宫老爷子医治,这才一进门呢,就听到有人在诋毁杨潇。

士可忍孰不可忍!

杨潇对他来说是医道一途最重要的人。

柳神医随后转身,“砰”的一下跪在杨潇面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一个头:“师父,是徒儿做的不好,任由别人诋毁您,您放心,我绝对会让这个所谓的少年神医,滚回韩方,不会让他在这丢人现眼。”

“师父您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小心身体,”

柳神医的这一番操作,顿时让在场的人吓傻了。

宫家的人猛然走过来,悄声道:“柳神医你干什么呢?你可千万别干这糊涂事呀,虽然杨潇先生是厉害的人物,但是你能不能说清楚。”

宫家众人隐隐有一个念头,在众人心中冒起,在场所有人其他的人都吓得不敢吭声,除了柳神医。

柳神医正色道:“我没有疯,也没有做傻事,我是在做我该做的事!”

“杨潇是我的师父,我不能任由一个庸医侮辱他,这一次我必须要向我师父讨回公道。”

柳神医的目光扫向朴修缘,朴修缘只觉得一阵寒毛竖起,浑身战栗,抖着手指着杨潇:“你......你是谁?你是杨潇?”

杨潇也不看他,扫了一眼柳神医:“行了,起来吧,别行这么大的礼,免得让别人看笑话,你好歹也是神医了,在我跟前跪什么跪。”

杨潇说的毫不在乎,柳神医却压根没有起来,只是跪在杨潇面前:“是弟子做的不好,让外人对师父肆意谩骂,这事儿我没看见便也罢了,但是我现在看见了,就一定要向师父请罪。”

“师父,您受委屈了。”

柳医生又是磕了一个头才站起来,神色不善地盯着朴修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