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一章

@@

我是山河纵我。

这本书目前已经断更了近5个月,重新拿起来继续写,已经不太现实。

接下来我会好好收尾,不会直接不管不顾地太监掉,如果你还在追,并且对我这5个月的动态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已经有一本近70万的书,对这本书感兴趣请加入865292571。

另外一本《甜系快穿:我家大佬是精分》从860章开始的重复内容我会慢慢都改过来,然后好好完结。(精分这本书应该算是我写快穿文以来第一本上百万的书了/笑哭)

因为这个作者号不能评论,所以一直以来没办法回应大家,我在这里向大家真诚地道歉。

感谢大家一直喜欢我,喜欢我的书,谢谢你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二章

原片中的剧情,是靠一枚超级核弹才将母舰摧毁的。

显然机甲的杀伤力远不如核弹这么恐怖。

地球的人们抬头看着这一幕,心想,就这啊?也不咋地啊…

可老江岂能让别人看扁,偷偷从机甲中瞬移出去,来到母舰的甲板上方。

不装了,摊牌了,不想再用玩具跟你们闹着玩了。

江司明化神期修为对着那艘母舰就是一记大荒囚天指。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

整艘母舰瞬间发出轰天裂地的爆炸,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江司明再瞬移回到机甲当中,飞出传送洞口,搞定收工。

而寡姐也很及时的利用权杖关闭了传送口。

整个米国上下一片沸腾,战争终于结束了。

江司明飞回纽约,刚一落地,就被卤蛋局长弗瑞盯上了。

当然,他可不是找茬的,而是看到江司明的机甲就像是看到宝贝一样。

“先生,感谢你出手相助,现身见一面吧?”

大家紧盯着这个机甲巨人,都在等待对方的态度。

机甲巨人似乎也很给面子,机舱门打开,江司明从机甲中走出,站在复仇流浪者的肩膀上,低头看向众人。

大家万万没想到,这个机甲巨人,竟是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

特别是寡姐,看到江司明真身后,眼睛就没挪开过。

倒是有一个人,在大呼小叫。

“是你!你个窃贼!”

这人自然就是托尼了。

看到江司明第一眼,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起自己的战衣技术被窃取他就很不爽。

江司明讥笑道:“我说了只是借看,不是偷窃,而且你这种战衣技术我根本看不上,你还是好好研究新的战衣吧,兴许我还能看上。”

“相比于研究新战衣,我现在更想揍扁你!”托尼脾气上来,就想动手还那天那一脚之仇。

却被美队及时拉住。

开玩笑,这家伙刚刚怎么打齐塔瑞人的,托尼岂能是他对手。

当初托尼说这人没开机甲的时候就能一脚把托尼的马克六代干废,现在他还有机甲在旁,十个托尼现在也不是他对手吧。

弗瑞也及时呵斥住托尼,道:“托尼不要冲动,你不介意就先让我跟他说完。”

托尼压着火气耸耸肩,道:“随你便。”

弗瑞不去管托尼,而是面带微笑的对江司明道:“你和托尼之间有误会?”

江司明坐在机甲肩头,点了根烟吸了口,回道:“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就算不是误会他也拿我没辙。”

“我特么…”托尼气得还想动手,美队跟索尔一起把他拉住。

弗瑞没再聊这个话题,而是开始邀请道:

“先生,加入我们复仇者联盟吧,你的实力很强,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帮手。”

弗瑞朝江司明抛出橄榄枝,开玩笑这么强的高手不拉拢怎么行。

只见江司明坐在机甲上没回话,只是默默抽烟,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事实上,江司明确实在考虑。

现在他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同意弗瑞的建议,加入复联,慢慢将心灵权杖跟宇宙魔方抢走。

因为这两个一个是心灵宝石另一个是空间宝石。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可是就算柳龙庭跟我说这些,但是当我缠着他,让他告诉我怎么做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回答我,坚持他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跟我说,让我自己选择,以后我不能什么都靠他,我也要自己独立。

本来什么我要独立自强,这些话都是我心里随便想想,但是当柳龙庭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我一瞬间就觉得有些无依无靠,心里还是怀疑柳龙庭是不是真的就能探听到我内心?不过此时我明白了柳龙庭在我心里的重要性,我不是很独立,而是需要在他辅助的情况下。我才能这么能坚持我自己。可现在不管我说什么,柳龙庭都不帮我了,我撒娇哭闹生气对柳龙庭各种讨好都没用,他说不帮就帮,让我顿时就有些生气。也不想理他,整个晚上本来好好的兴致,全被他给磨没了,就躺到床上睡觉,叫柳龙庭别碰我。

柳龙庭这晚上还真的就没有碰我。但我找不到一点泄愤的理由,这就让我十分憋火,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这个决定我迟早都要做,为了月儿,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柳烈云走上一遭。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柳烈云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和我吃的都是同一批之前我养伤时留下来的补品药物,之前偏偏我恢复起来就慢的很。现在才这三天过去,柳烈云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并且都已经开始了,下地走动了。

这三天时间里,棋盘山那边也没有传来仙家报告幽君的消息,我叫人去打探消息,回来的人说还没有发现幽君从华胥洞里出来的消息。

都这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幽君怎么还不出来?这让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洞里。

幽君死不死,如果是不因为柳月对我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死了,我更开心,可是现在除了柳烈云,就只有他知道柳月在哪里,柳烈云在柳家疗伤,幽君被困在了华胥洞。这三天的时间里,到底是来照顾我的女儿。

我开始有些慌了,在今早柳烈云下床走动的时候,我就问他现在能不能出远门?我答应她,帮她亲手杀了幽君,但是她先得带我去找到我女儿。

我会答应柳烈云,可能是柳烈云早就预料到了我一定会答应他的,我一问她,她便直接回答我说:“除了你,还有谁跟你去?我三弟他去吗?”

柳龙庭跟我说过,他不会插手我的任何决定,于是我就对柳烈云摇了摇头说,柳龙庭他不会去。

而听到我说柳龙庭不会去的时候,柳烈云嘴角扬起一抹笑,再跟我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着直接进屋穿外套。

她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并且我都还有些没想好如果柳龙庭不跟我去的话,我要怎么应对一些突发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都定决了,也没有后退的路可以走,毕竟柳月还小,她不能长时间没有人照顾。

我在跟柳烈云出门的时候。把姑获鸟和虚都叫上了,有了姑获鸟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就能缩短,而虚的话,我想他天天跟着柳龙庭,肯定在柳龙庭身边学到不少东西,就算是没学到,这是一个人也多一份保障。

柳龙庭看着我这么折腾,别管我,我出门的时候他送我到门口,跟我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回屋教龙腾练剑了。

这个臭男人,我恨死他了,果然他根本就没有我们自己的女儿当成亲闺女,最爱的还是龙腾和娇儿,他

文学

这种人,我当初是怎么愿意和他在一起,真是瞎了眼。

我一边心里骂着柳龙庭,一边问柳烈云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我好让姑获鸟带我们去。

柳烈云转头看了眼东边,跟我们说去昆仑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