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完整版全文阅读

一旁的王强笑着对赵青云道:“赵队,你不知道,现在的乞讨专业户比你我都挣得多得多。我要是拉得下来脸,我也去干那个,据说有的日薪上千的多得是。

听说过京城有个大佬靠乞讨在京城拥有两套房不?”

这小子总在干正事的时候,说不正经的话,秦海适时让他闭了嘴。

“滚一边儿去,哪都有你添乱,别打扰赵队问话。”

赵青云继续问:“牛刚,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外,不怕你家人担心吗?”

牛刚咧开嘴笑了两声:“嘿嘿,我兄弟姐妹多,少了我一个就少一张嘴吃饭,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担心个屁。”

“我建议你还是回家来得好,一直在外流浪也不是个办法。”

“警察同志,你们上次抓到杀人犯,是不是多亏了那个人用我手机打的电话,也算是立了功了。我不想回家,就算你们找到了我的家人,我回去了还是要出来的。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习惯了。我不想被人打扰。”

秦海对王强道:“把他带回局里,给他做个笔录。另外,再核实一下他的身份。”

牛刚:“警察同志,大半夜的我不去公安局,要做笔录就在这问就是了,我又不是不配合。我跟你们去了公安局,回头你们送我回来啊?另外,我身上这味道难闻,我也不想招你们的嫌。”

秦海:“行,就在这儿给他做个笔录。”

牛刚:“这就对了嘛,我一直住在这儿,你们有话随时来问我,我绝对配合。”

……………………

从清水村上了虎头山,再从山的另一边下山来。

在山脚下的隧道口,正好与几辆警车擦肩而过。

赵青云到是来得快当。

沿途找那个人费了一些时间,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顾禹脑子里飞速地转动着,猎物,A的猎物到底是谁?

当他最后想到的可能性之时,冷汗直流。

不寻常之处,是晚上兰梅的那个电话。

平时带蛋宝出去的时候,她总会拍一些照片,手机基本拿在手上的。

活动开始的时候,还了拍一些蛋宝的照片发到顾禹的微信上。

照片中,蛋宝身着蜘蛛侠的服装做出各种搞怪的姿势。

可后来兰梅再也没有发过来任何照片。

A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他的猎物其实是兰梅和蛋宝?

兰梅的手机一直都能打通,一按就接通,但没有人说话。其间似乎有风声,又好像听到了小猫的叫声。

快12点了,活动也应该早就结束了,兰梅没有理由接了电话而不出声。

给客栈打过去,小雨接的。

她表示兰梅和蛋宝还没有回去。

再给小胖妈妈打了电话过去,小胖妈妈睡意朦胧的样子。

她说,当天晚上参加活动的人很多。九点多的时候,她带着小胖与兰梅走散了。

她找了一圈没找着,打电话也没人接。

参加活动不久,蛋宝似乎有些不舒服,兴致不太高,她以为兰梅带着蛋宝回家了,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挂完电话之后,顾禹的心跟着狂跳起来,A是一个变态,七年前他见识过的,女孩们年青的身体被切割机整齐地切割成很多块,无比残忍,他不敢想像兰梅和蛋宝……。

而现在,距离A给的最后期限还剩20分钟的时间。

车子快速朝着城市广场驶去。

广场上空空如也,有两三个人在那边收拾表演的台子。

停车场,兰梅的车子孤零零地停在偌大的停车场里。

再次拨打了兰梅的手机,发现兰梅的手机躺在车头前面的草丛中,屏幕一闪一闪。

车门没上锁,车

文学

钥匙还挂在锁孔里,兰梅随身带的背包也摆在副驾驶座上。

后座上,眉宝的好几个玩具摆放得七零八落。

看样子,应该是兰梅要带着蛋宝离开的时候,被人袭击了。

兰梅停车的地方稍偏了一点,在停车场靠边的角落里,车尾的地方,一棵不知名的树,树叶还挺茂盛的,正好处在监控的盲区,也给了A可乘之机。

疑问来了,晚上10点多的时候,当A在Rose酒吧带走姚梦的时候,兰梅给自己打来了一通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声音很吵,兰梅没有支声。

A能同时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带走兰梅蛋宝,还有姚梦吗?

当然不可能,除非他有分身。还是他有同伙?

不,不可能,他那么自负的一个人。七年前他是一个人,七年后,他不可能有同伙。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A

文学

在Rose酒吧带走姚梦之前,兰梅和蛋宝已经被他带走了。

无法解释的是,那一通电话,到底是谁打出来的?

那么,现在兰梅和蛋宝会被A带到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时间距离25日零点只剩下8分钟。

什么也来不及了,坐在兰梅的车里,顾禹疯狂的给A这段时间以来,给他打过的每个号码打过去。

听筒里全是一片盲音。

黑夜中,他目无焦距地盯着车前方那一棵树,喃喃自语。

“如果兰梅和蛋宝有什么事,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时间指向了12月25日零点,兰梅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号码。

那个低沉沙哑,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普通话从听筒里传来。

“嘿嘿,陆续,没有对手的感觉不太好……。”

“王八蛋,你在哪里?别他妈的跟个缩头乌龟似的,有本事冲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对无辜的人下手。蛋宝,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哼哼,陆续,我就喜欢你愤怒的样子。求我啊,求我,或许我会高抬贵手,放了你老婆和孩子。”

“求你,求求你,放了他们……”

“不,不够诚恳。”

几分钟之后,一段视频发到了A的手机上。

顾禹如他所愿,跪在了城市广场的停车场上,他态度十分诚恳。

“求求你,放了他们,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一分钟之后,兰梅的手机响了。

“哈哈哈,陆续,你的态度让我很满意,这样,我再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你的智商如果一直不在线的话,你的妻子和儿子就要为你的愚蠢买单了。”

喜欢疑雾密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