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花胶

许问第一个想到的是塔下见过的十五师傅,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像隐居在此的扫地僧,如果有人了解这七劫塔的情况,那一定非他莫属。

但他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愿不愿意说又是另一回事。

许问在塔下找到了他,他又在扫地,不放过飘过来的任何一片落叶和任何一点灰尘。

许问直接把那个黄杨巧拿出来了给他看,他直愣愣地盯着,一言不发。

胡本自在不远处看着,很小声地对身边的萧西山说:“之前他就这样,所以我们都以为他不会说话。不过他灵得很,之前我们有个同事,家里穷,喜欢小偷小摸,有次趁我们都不知道偷了个小石刻放包里,很小一个,巴掌大,一点也不起眼。结果刚下来就被十五师傅拦住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现的。他就拦他面前,伸着手,不让走。我们领导觉得不对,把那家伙叫到一边去问,才问出来。”

不过这一次,十五师傅明显跟上一次不一样,他装不会说话不回答许问的问题,却也没拦着他,让他把黄杨巧带走了。

面对十五师傅这样的人,许问也很无奈。

他下了明堂山,跟萧西山和胡本自道别。

萧西山今天托他的福,终于进了七劫塔,虽然六七两层一无所获,但下面几层的收获还是非常丰富的。

他郑重其事地向许问道谢,表示回去之后会对照历史资料进一步查询,看能不能查出这些工匠大师所在的年代,有进展了会马上通知他。

两人交换了微信和电话,胡本自有点不好意思,但也各留了一个,还问萧西山能不能去学校旁听他的历史课。

萧西山非常高兴,连声表示欢迎。

不管胡本自这兴趣会持续多长时间,能有个开始当然是最好的。

许问本来打算回去的,但走到一半,又绕到那个刻着“舒服”字样石雕的小池塘旁边,在附近转了一圈。

他看见了隐藏在杂草里的树桩子,证明这里的黄杨木确实是会被班门取用的。

然后他一边走,一边抚摸着周围的黄杨木,感受着这里的水与风,阳光与蝉鸣。

最后,一种奇妙的感受,他知道手上这段黄杨木也是产自这里的,原本就是这里的群木之一。

然后,他拿出手机,又一个电话打给了陆立海。

拨电话的时候,他想起刚才萧西山跟胡本自的争执。

不管怎么说,手机确实是好用的工具,不然他要找陆立海,还得花两小时跑清遇去——这个前提还是他知道陆立海在哪。

知道陆立海现在方便说话之后,他把今天的经历选择一些要点讲给了他听,主要讲的就是这个十八巧。

“这黄杨巧是从哪里来的?它是新制品,雕成至今不到十年,你们为什么会觉得黄杨巧已经失传了?”许问直截了当地问。

“啊?你说什么?”陆立海听上去比他还吃惊,“你等等,我想一想……”

他安静了一会儿,问道,“你是说,我们七劫塔的黄杨巧是新做的?”

“是的,你知道……你不知道?”

许问问了两句截然相反的话,陆立海却奇异般的听懂了,点头说:“是的,我知道七劫塔有黄杨巧的样品,还有其他几种。不过我一直以为那是祖宗传下来的,以前还拿来揣摩过……真不知道是新做的!”

“七劫塔这些物品没有出入库的记录吗?”许问问道。

“有的,都是十五叔在管,前段时间建基站,也是他看着把东西搬上搬下的。七劫塔的事,没有比他更熟的了。不过他不会说话,有些事情交流起来比较麻烦。”陆立海说。

“……不会说话?”许问反问了一句。

“是啊,他能听但是不能说……怎么,不是吗?”陆立海说到一半觉得了不对。

“他今天开了口,跟我打了招呼。”许问说。

电话两边安静了一会儿,淡淡的尴尬弥漫其中。

过了一会儿,陆立海有点不可思议地问:“他会说话?!”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

“等等,他会说话的话,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他不愿意告诉我。”

“嗯……”

陆立海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也是想到了他十五叔的性格。

“这样,我忙完手上这件事,马上就回五岛,到时候我找他把帐本拿出来给你看。”陆立海承诺。

“那就拜托了,真的感谢。”许问声音里充满谢意。

最近两次陆立海两边奔波,都是因为他的事情。

挂上电话,光线已经略微有些黯淡,余晖倾斜着落到黄杨树圆圆的叶子上,反射出炽亮的光芒。

许问走到树干旁边,轻轻抚摸了一下。

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小说完整版

风过,树叶齐齐摇动,发出刷刷的声音。池塘的水面也晃动了起来,树影婆娑。

许问的目光落到池塘旁边的石雕之上,那两个漂亮的草书自由自在地舒展着,完全不会被青苔抹灭它的姿态。

许问站在风中,可以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握着手机,那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更重了。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动了起来,离开了这里。

许问沿着五岛的小道,来到了一间书轩面前,上面写着悦林轩三个字。

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小说完整版

他抬头看这三个字,虽然它的名字跟悦木轩非常相似,但无疑此时许问想到的是另一个人。

他正站着,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意外地问道:“许先生?”

“是我。我想过来借下纸笔。”许问知道他姓荆,但不知道名字,总之就是班门荆家的人。

“请进。”中年人微微笑着,侧身引他进去。

悦林轩正厅有道屏风,屏风后面摆着一张孔子像,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些课桌以及蒲团。

许问被陆立海带着过来参观过,知道这里是班门的启蒙学堂,最早的时候班门的孩子们都是到这里来上学的,读书识字。

后来普及了义务教育,国家强制执行,即使班门像世外之地一样,也得接受万园市统一管理。

所以小孩们一到年纪,就要到外面去上学了。

悦林轩的课堂本来一共三间,现在只留下了中间一间,用作学前启蒙教学,左右两间都改成了书房,年轻人们可以随意到这里来看看书、写写字。

许问跟着中年人一起走进右边那间,这里竹窗芭蕉,轻轻摇曳,气氛十分幽静雅致。

明净窗前摆着桌案,笔墨纸砚全部都是齐整的。

中年人向许问欠了一下身,示意道:“那边也有钢笔墨水,许先生请随意取用。”

“不用,我用毛笔就好。”

中年人仿佛觉得这回答理所当然,微微一笑,就出去了。没一会儿捧了杯白茶进来,就再不过来打扰。

案上有笔架,整整齐齐挂着一排排的毛笔,各种型号大小的都有。

许问伸手拿起那些笔,一支支地试上面的毛,进行挑选。

他的动作很慢,既像不急于写信,又像还没有考虑好写什么内容。

他选到了一支合意的羊毫,又开始磨墨。

墨碇一圈一圈地在砚台里转动,黑色晕染了清澈的水洼。

最后,许问终于铺开纸,悬笔于纸上,又犹豫了半天,写下第一句话。

“秦先生您好。”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