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飞汕头、18万+名家紫砂壶换回一块花胶!杭州这个“花痴”想开一家能吃的“花胶

原标题:3次飞汕头、18万+名家紫砂壶,换回一块花胶!杭州这个“花痴”,想开一家能吃的“花胶博物馆”

即便已过去11年,但一提起这块“上了年纪”的红鸡赤嘴,伊建敏脑中又不时浮现当时的画面:三次飞汕头、花了18万,还送出一把名家紫砂壶……

作为杭城曾经的大厨,如今伊家鲜、湖上春、伊先生的掌门人,伊建敏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其实是一个“花痴”。

“花痴”中的“花”,是“海八珍”之一的花胶。花胶,又名鱼胶,流行于港台、粤闽沿海,当地人认为其能美容养颜。好的花胶,甚至被拿来当作嫁妆,可见其分量。

“一听说要去汕头,就知道师傅又犯‘花痴’了。”时常陪伊建敏到处采风收藏的徒弟小程,最怕听到两个地名:一是盛产紫砂壶的宜兴,另一个就是常食花胶的汕头。

“20多年前吧,那时候,当地家家户户都吊着一大袋花胶。”这是伊建敏对汕头,对花胶的第一印象。

11年前,听说有一块“上了年纪”的红鸡赤嘴,伊建敏立刻揣着10万元现金飞去汕头。一见到心头好,伊建敏形容那一刻的自己“两眼放光”。但卖家开出了28万元售价,高出心理价一大截。第一次洽谈,没谈拢。

空手回了杭州,伊建敏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这块花胶。日思夜想好几天,他再一次去了汕头。坐下聊天,伊建敏从做菜聊到喝茶,再聊到花胶……聊着聊着居然让卖家起了惺惺相惜之感——这位远道而来的杭州人,真的懂吃,也真爱花胶。

卖家松了口,愿意讲价。幸福来得太突然,伊建敏心头一热,一拍大腿道:“你考虑下,我再送你一只清代名家王东石的朱泥小品……”第三次再去汕头,伊建敏用18万元现金和一只估价超十万元的紫砂壶,带回了心心念念的“红鸡赤嘴”。

白送一只名贵紫砂壶,这笔买卖到底合不合算?伊建敏的心情还真有点复杂,“有些东西没法儿用钱来算”,因为对自己的收藏而言,这算是一个里程碑吧。

见过不少厨师出身的餐饮老板,伊建敏给人不太一样的感觉——他大眼浓眉,着装儒雅,办公室挂着字画,聊天喜欢讲历史和传统文化。

“差一点就当了机修工。”伊建敏出生于钱塘江畔,标准的“60后”。1980年的冬天,17岁的伊建敏,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选择:去中药二厂当机修工,还是在老牌国营餐饮店的厨房当一名炒菜师傅?

在这一方后厨间,杭帮菜大师傅的技艺震撼了他。“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从学徒到“国家特一级中式烹调师”、“餐饮行政总厨”,伊建敏先后在岳湖楼菜馆、杭州酒家、杭州之江饭店等知名餐厅,书写了自己的餐饮人生涯。

在国家级烹饪大师胡忠英眼里,四伊建敏“有点轴,爱琢磨,乐于接受新事物”。在杭州餐饮圈大佬董顺翔、王政宏等同门师兄弟眼中,伊建敏是个“完美主义者”。

一道传统冷菜蝴蝶盘,因为摆盘“缺意境”,伊建敏专门报了个美术班,学工笔画。上世纪80年代,伊建敏还做了件同行看来挺费解的事——攒上几个月的工资,常常跑去六公园附近的外文书店,买回一两本上百元的港版菜谱。

龙虾、鲍鱼、花胶、鳕鱼,书上介绍的新奇食材,打开了伊建敏的眼界。就这样,80年代末,他成了杭城最早的一批“追鲜”大厨。

昨天,一间满是新会陈皮香气的房子内,伊建敏戴着手套,从陈列柜中取出一只只小臂长的蜘蛛胶,向我娓娓道来。灯光下,老花胶岁月经年的纹路清晰可见,泛着琥珀般的光泽,他看着花胶的眼睛也闪着光。

因为环保的关系,现在的野生花胶要么是几十年前的旧物,要么来自国外海域,国内几乎只有养殖的花胶。

20多年,伊建敏收藏了40多个品种,1000多件花胶。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开一个“花胶博物馆”。他愿意拿出他珍藏的蜘蛛胶、野生赤嘴鳘鱼胶、白花胶等经典花胶,包括一对国内收藏界比较罕见、名气较高的公母房胶,“这可以作为镇馆之宝”。

“据我所知,在杭州,还没有人做过这件事。”伊建敏说,“但开一家博物馆似乎牵扯较多,我还没想好,所以只能暂时将花胶放在伊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