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那里的水好甜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通译!通译在哪?”必勒格向四周大声喊道。

“我在这。”通译在角落的阴影里应道。

“来,过来。”

那通译慢吞吞的走过来,必勒格对他道:“你到城墙上向着清军喊话,告诉他们,我们要派人出城向岳大帅请降。”

“这……我……”通译迟疑着道:“我到了城墙上,还不马上被乱枪射死?”

“胆小鬼!”必勒格笑道:“咱们在城里闹了这么久,火光照得像白天一样,你见到清军放一枪了吗?”

“不要怕,走,我陪你一起到城墙上去。”

必勒格又对身边的几个弟兄道:“你们带人去把城里的火灭了,告诉兄弟们可以点起火把照明了,也可以回营房去安心睡觉,太平了!没有仗打了!”

正像必勒格说的那样,木塔上的兵士这时就在不错眼珠的盯着城里,甚至连他们的高声说话都能听见,却一枪都不敢放。

在上塔之前他们就被岳钟琪召集到一起训过话,大帅的命令说得清楚明白。

“若是城里有了动静,闹起来,这时候要严密的监视城里的情况,或许是他们起了内讧,也或许是噶尔丹策零使的诡计,想迷惑我们趁乱突围出去。”

“你们把眼睛瞪圆了,把耳朵都竖起来,随时向地面通报城里的情况。”

“只要是准噶尔的兵士不出城,不向城外的清军开炮,不管他们在城里怎么折腾,动刀动枪还是杀人放火,你们绝对不许向城里开一枪,违者军法论处!”

所以城里刚一闹起来,就有土塔上的兵士不断的向下面报告城里的情况,岳钟琪以下的所有将领都没有歇息,紧张的关注着城里事态的进展。

这时,见东城门一侧的城墙上有了光亮,是必勒格举着火把带着通译来到了城墙上。

必勒格小声的对那通译说了些什么,那通译转过身来,冲着木塔上的清军兵士大声喊道:“请禀告岳大帅,噶尔丹策零已经被我们杀死。”

“现在,我们要派一个人出城去拜见岳大帅请降,请大帅允准!”

木塔上的清军兵士听了,忙向塔下的人传过话去。

只过了片刻,那兵士向着城墙方向高喊道:“岳大帅有令,准许你们来人请降,岳大帅在中军大帐亲自召见!”

很快,东城门缓缓的打开一条窄缝,一个没着盔甲,赤手空拳的准噶尔兵士走了出来……

“好!”中军大账里的岳钟琪听了准噶尔兵士大略的说了城里的情况,高兴得两眼放光,花白的胡须都兴奋得一抖一抖。

他对通译道:“你跟他说,回到城里告诉所有的官兵兄弟们,只要是真心投降,此后归顺大清不再作乱,我岳钟琪绝不伤害他们!”

“愿意继续当兵的,就补入我的大军中,和其他兵士一体领饷。想回家的,我立时发给路费,再请大家饱餐一顿,吃得饱饱的回家与亲人团聚!”

“你现在就回去,告诉大家天明后依次从东门出来,将盔甲和武器分别放在城门两边,然后在东门外的空地上集结受降,我让大伙房炖好了肉等着你们来吃早饭!”

“有一点你要格外留意,回去告诉所有人,出城受降时,除了东门外,其他三面的城门严禁开启!”

“若有人擅自开门出来,则视为假意投降真心突围,围城的兵

宝贝你那里的水好甜全文在线阅读

士将不予警告,即刻射杀!你记住了吗?”

“回禀大帅,小人记住了。”

“这也是个有胆气的汉子,来人,拿五十两银子赏他!”

那兵士领了赏银,千恩万谢的回城去了。

岳钟琪立即让人召来了所有游击以上的将领计议了一番,然后命令大家分头行动,指挥全军上下连夜布置。

先知会各营掌管伙食的军官,告诉早饭多准备出八万人的份量,将从战场上拣回来的死马全都剥皮剔肉,跟青菜一起煮了,专门留给城中投降的准噶尔兵士们吃。

接着又调来两万兵士,在科布多城东门直至清军大营,南北相距八百步远近,把南、北、东三面密密实实的围定了,内外三层的兵士们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岳钟琪还命令将围住其他三面的木塔全部搬来了东门,密密的摆在形成包围的兵士们后面,上面也站满了居

宝贝你那里的水好甜全文在线阅读

高临下的兵士。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准噶尔兵士是诈降,想趁乱突围逃跑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活着冲出这围得铁桶一样的包围圈。

天光大亮,随着一阵嘈杂的声音,科布多城东门豁然洞开,必勒格带头走了出来。

他将左手中拿着的盔甲扔在城门南侧的空地上,右手拎着用布包了的噶尔丹策零和苏赫巴鲁两人的头颅。

科布多城里至少还有七万五千多人,不要说吃饭,光是站队就得多大一片地方?

跟在必勒格后面,准噶尔兵士们排成两队,依次走出城来,将盔甲放在城门南侧,将火枪放在城门北侧,然后走到空地上排队站好。

很快,城门两侧的火枪和盔甲就堆成了山,有清军的游击忙带了两队兵士过去,从他们的手中接过盔甲、火枪再运到远处的空地上码放起来。

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七万多人才全部从城里走出来,清军包围圈中的空地上已经黑压压的站满了人。

虽说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盔甲武器,但这么多曾经的敌军就近在咫尺,还是让组成包围圈的清军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不管是木塔上的,还是地面上的兵士都握紧了来复枪,目不转睛的盯着准噶尔兵士。

其实,准噶尔兵士的内心一点也不比清军兵士轻松,他们面朝东站着,看着不远处的地上,头顶的木塔上都站满了手持长枪,严阵以待的清军兵士。

朝阳又正照在脸上,晃得睁不开眼睛,更增加了他们的紧张和不安。

待城里终于不再有人走出来的时候,有游击疾跑着来到中军大帐禀告,岳钟琪这才带着傅恒等一众将领,昂首阔步,威风凛凛的向空地上走来。

喜欢潜伏在大清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