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帝彩番全彩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他没有直接回答。李伯辰就在立即将守诺其杀死和再付出一些耐心之间犹豫片刻,最终选择了后者。因为无论怎样,他都决定将阿斯兰的阴灵活活拉出体外,再从其口中拷问出更多的东西。现在在他活着的时候做出提问,是因为这两个问题比较重要,李伯辰怕他成为阴灵之后记忆和认知出错。

李伯辰便道:“你知道么?”

“问题就在于此,我不知道。”阿斯兰说,“不但我不知道,没人知道。天地初开的时候就有我们鬼族,我们有文字和历史,我们最初的祖先抵达过世界北边的尽头,传说尽头那里的天空一片漆黑,结冰的海水向下轰鸣落去。”

他的语气变得略微舒缓低沉,像对自己所说的话入了神,又像是在等待什么。

此时的李伯辰收敛了百丈金身,但感知仍旧敏锐。虽因力量逐渐衰退的缘故无法像初临世间一般洞悉周围的一切,却也仍能觉察到就在雪下、地下,有无数生机缓慢而鉴定地蔓延。

山巅之上的须弥司祭想要出手了。

“随后当然还有同族想要去看世界南边的尽头。六国的鱼国和姜国在最南吧?更往南就是无尽的汪洋了吧?你们六国的人是这么说的。可鬼族的前辈留下来的历史和文字说,一直向南,还会有一片广阔的土地。但那里不适合人居住了——当涂山以北更向北,越来越冷,到最后几乎要将无尽汪洋冻住。而那片土地向南更向南,越来越热,最后整个世界都在燃烧,没人能过得了那片火海。”

李伯辰开始感受并拨动气运。北辰主生灭杀伐,他就是北辰。这句话在今夜之前于他而言是一句没用的废话,但自无畏真君降临在他身上那一刻起,他对气运这东西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并在之前短暂又漫长的战斗中得到了更多的领悟。

现在,他同样小心而缓慢地设下埋伏,神与人合而为一的他认为自己今夜将战无不胜。

“又过去很多年,有了须弥罗刹,羽人蛟人,还有人。”阿斯兰的语气变得更慢些,“我们被驱逐到当涂山以北,所以再想看传说中世界的尽头,就只能向北走了。但从那之后,没人再能看到传说中世界尽头的夜空、从世界边缘轰鸣落下的冰海,也再没有新的传说了。”

李伯辰终于开口:“因为再没人能走到那里?”

“因为世界的尽头消失了。”阿斯兰说,“世界的尽头变得无边无际。传说中越过极北的注姜山再在冰海上走上一整年就能看到冰海从世界边缘落下,可现在越过注姜山,哪怕走上两年、三年、十年甚至五十年,冰海还是冰海,永远没有尽头了。”

李伯辰终于明白他想说什么了:“魔国南下,与这件事有关?要世界尽头真的变得无边无际,你们不是应该反而北上开疆拓土么?因为冷?”

他在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这具身躯之中的“人”一时间略略占据上风,他心中甚至生出一个念头,因而令他不像之前那样觉得自己足可掌控一切、征服一切——如果阿斯兰说的是真的,那么魔神也知道这些事吗?魔国南下一定得到了魔神的允准,难道如三魔君那样的存在,也无法解决令魔人不得不南下的危机吗?

这么看……神似乎未必是神了。

“因为活不了——北边的土地越来越没法养活东西了。几千年来,慢慢的、一点点的,动物和飞鸟死去了,地衣和苔藓死去了,种子死去了,最后连须弥人也没有办法——生机完全消失了。我们把这种地方叫做死地。世界的尽头的确无边无际了,可死地也越来越多了。我们猜,生机都被无

邪恶帝彩番全彩无删减全文阅读

边无际的尽头带走了。”

须弥人司祭的触手探至两者身下,李伯辰感到那些触手织成一张大网,几乎将附近数百步之内的土地都掌握其中了。此时他的人性稍占上风,令他不再像之前那样睥睨万物、以我为尊,而本能地生出更多担忧与警惕。就是这些警惕,令他发现了身体之中的神性所不屑一顾的蛛丝马迹——

还有另一个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操纵气运。

这个人就是阿斯兰。以此时的近乎灵神之体,李伯辰可以确信阿斯兰的确是生灵,但他又的确在对周围的气运造成影响。这种影响极为微弱但也极为精妙,与李伯辰操纵气运的手段有着极大的不同——李伯辰是有意识有目的地对气运进行干涉,而阿斯兰的所作所为,更接近于某种本能。

现在这种本能似乎随着他的心意对周围小范围内的气运进行改造,对身处其中的双方都造成了影响。这种手段在引起李伯辰警惕的同时也引起了他的兴趣——鬼族号称万族之祖,而李伯辰也记得应慨曾说过“你看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这种话,用以解释他为何战力低下。

他曾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搞不清楚这句话的奥秘——倘若自己觉得应慨弱得像三岁孩童一样,他也会那样么?那鬼族岂不是早该被灭绝了么?

现在,李伯辰似乎能从阿斯兰这种对气运的本能干涉之中窥见一点端倪了,可他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不过眼前的事实是,自己在东营中最初见到阿斯兰时,是将其当成了一个身手并不大好的罗刹的。而阿斯兰现在的表现也的确贴合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和应慨,都是故意令自己产生了这种印象么?对他们而言,这种印象有什么好

邪恶帝彩番全彩无删减全文阅读

处?

李伯辰沉声道:“所以,罗刹想要由魔国人占据六国土地,而你们隐元会则想试着和平共处?”

阿斯兰的脸上露出难辨真伪的微笑:“是的,所以我们选择了几个人,看他们谁更适合做这个新世界的王者。现在看来你很合适。”

他说得太多,也太直白了。李伯辰很怀疑如此轻易得到的“魔军南下的真相”究竟有多少可信度。而阿斯兰开始说这种极易令人起疑的言论,该意味着他已经慢慢不大在乎自己的威胁了。

——须弥人司祭出手了。

喜欢无畏真君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