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动一动好不好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宋国使节团的正使竟然是曾经作为阴氏家臣的虞显?这个就非常有意思了。

虞氏在宋国并不是一个多么强的家族,看虞显不得不出国找出路,能够猜测虞氏在走下坡路,并且有点不努力就要失去未来的意思。

现在这么个年头,没有一点底蕴当不了使节团的正使,要么是诸侯国的大家族出身,不然就要在本国有很大的声望,否则根本不够资格担任正使。

虞显离开阴氏回到家族是几年前了来着?好像有十一二年的时间了。

他带来了郑国出动两个“军”入侵宋国的消息,请求晋国能够出兵援救宋国。

同时,关于楚国一起出兵,叫嚣要攻下“商丘”的信息一样被带过来。

楚君熊审并没有亲征,主将是楚国的令尹子囊,号称出兵三十万。

请注意“号称”这个词,也就是实际兵力并没有那么多。

“北上楚军之数多寡?”吕武认为这个很关键。

不是楚君熊审亲征,怎么可能会有三十万楚军北上。

诸夏的“号称”很离谱,数千人就敢号称数万,数万就敢号称数十万,有个一二十万兵力都敢号称百万。

“回禀阴子,楚军未亮旗号,未从得知兵力多寡。”虞显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张嘴乱说。

吕武沉默了一下下,说道:“你且先行安歇。若有消息我会唤你。”

虞显能咋地?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样子,再则出兵是国家兴亡大事,不是靠逼就能成的。

某些人就很没有逼数,以为张张嘴就能成事,殊不知别人没有为他们拼命的义务。

“令尹出征?兵力必不低于十万。”士匄还是比较了解楚国各种级别官僚待遇的。

提到楚国的兵力,没有以“军”来作为单位,主要原因是楚国的文明体系跟周王室阵营这边不一样。

楚国其实并没有“军团”这种军事单位,他们是每一名封君各自成为一个军事单位,再根据官职的挂钩来看待级别方面的兵力差距。

所以了,提起楚国一般不会说多少个“军”,一般是直接讲拢共出动了多少人。

而楚国有军事行动很喜欢召唤附庸国和附庸种族参战,尤其是每战必定征召南蛮人。

他们这样做的原因非常直接,不好亲自动手削弱各种蛮族,带上蛮人到北方消耗就挺不错,算是一种先进的“减丁”政策了。

吕武说道:“

坐下来自己动一动好不好小说全文

楚使郑攻宋?郑攻卫为己?”

情势看上去有点复杂。

看楚国和郑国的联动,郑国攻打宋国一定是来自楚国的指使,偏偏郑国又出动一个“军”去攻打卫国。

郑国什么时候这么牛逼,玩起了两线作战?

吕武等人暂时不知道的是,郑国真的是牛逼大了,不止要玩两线作战,截止宋国派遣使节团到晋国求援时,郑国又出动两个“师”由子耳统率去攻打宋国的其它方向。

那么一搞,郑国就是在进行三线作战,出动的总兵力达到四万两千五百。

郑国那些兵力跟晋国动辄出动数万十数万,根本是没得比的。

问题是,以目前为止一次性能出动四万多兵力的国家真没几个,有些诸侯国的总人口有没有四万都是个未知数。

魏琦问道:“郑攻卫,以何人‘将’军?”

这一下,几个人开始面面相觑,他们还真不知道攻打卫国的那一路郑军主将是谁。

然而,不能去怪他们。

卫国作为正使来到“新田”的蘧瑗讲了一大堆的道德,不光郑军的入侵路线,连带郑军主将是谁也没说。

鉴于蘧瑗着实太能讲道理,讲的还是不符合当下大争之世实际需要的道理,除了吕武乐意跟蘧瑗聊一聊“无为而治”之外,晋国这边压根就没人愿意搭理蘧瑗。

这……,着实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蘧瑗有记录出行诸事的习惯,他的很多记录中重复出现晋国贵族冷漠的段子,认为晋国是一个没有道德土壤的国家。

吕武知道蘧瑗的遭遇以后会是孔圣人的常态,走哪都能被表面客气,暗地里谁谁谁都嫌弃那一套道德学说。

毕竟是大争之世,追求道德层面太奢侈,同时是嫌弃自己死得不够快,国家亡得不够迅速。也就大一统的格局经得起折腾,再玩一玩两三百年换人坐皇帝宝座玩的更替游戏。

对了,大一统是谁提出来着?

明明是秦国几代明君的功劳,怎么被移花接木到是儒教的功劳了呢???

事实上,晋国是一个军果主义国家,什么都会讲一点,独独缺乏对世人友爱这一点。

正因为晋国讲求实际的风格,才会从一个小破国家成长为中原霸主。这里是不是就证明了一点,比如一个国家追求利益才是正确?

现在,吕武需要思考晋国应该做什么,什么又不应该去做。

楚国的内乱已经平息,又或者有平息的迹象了吗?要不然楚国怎么突然活跃了起来。

他们之前的商议只限在郑国,没有关乎到楚国有动静的议题,肯定是要重新商议才能做出决定。

“以时间来看,虞显没抵达‘新田’之前,楚军就已经进入宋国疆域了。”吕武脑子里想着,很笃定这一点。

士鲂说道:“君上走何处归国?”

大家又是一愣。

国君带着下军和新军去跟吴国搞会盟,根据师旷的汇报是已经会盟结束在归国的路上。

当前经常会走的路线也就那么几条,是各国会优先选择那些路线,不是其它路线就不能走了。

另有一点,大军跟小团伙选择路线的制约不对等。

小伙团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人少对各方各面的需求都低。

大军选择行军路线要考虑到水源的补给,再来就是尽量选择地势平坦的路线,避开面积很大的树林,不走山路、谷道等等。

士匄说道:“经郑国一战,新军并未满编。”

是呢。

上一次郑军找新军约架,双方打了一场互有损失,郑国新军没有经过补充就跟着国君去“楂”参加会盟了。

吕武没有记错的话,新军好像是只剩下三个“师”又四个“旅”的样子。

新军缺了的那些编制当然不是全部战死,需要将伤员给考虑进去,再来就是有那么些人总是存在特权。

不要忘记新军的组成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由晋国公族凑成,要说没什么狗屁倒炉的事情才叫奇怪。

下军的编制倒是完整,只是来回奔波那么长的时间肯定陷入疲惫状态。

吕武眯了眯眼睛,想道:“郑国一个‘军’北上,有可能跟归国途中的下军和新军碰上……”

士匄、魏琦和士鲂等人明显也想到了那一个可能性,脸上表情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话说,他们该是盼着郑军碰上归国途中的晋军,还是祈祷不要发生碰撞呢?

郑国只是一个“军”,未必敢跟晋国的下军和新军开打。可是不要忘记郑国已经出动了四万多的兵力,楚国那边也有大军已经北上。

先屏猛然间大惊失色,急声说道:“阴子,出兵东进罢!”

这位是刚想到国君有可能跟郑军遭遇吗?

慢了不止一拍了呀。

士匄立刻看向吕武,眼眸非常非常的深邃。

宋国跟卫国比邻,并且宋国有直通卫国的大道。

如果楚郑联军跟在“新田”集结的大军抢时间,以路程远近来判断的话,楚郑联军绝对会比从“新田”出发的晋军先进入卫国。

吕武正在被很多人盯着看,每一个看他的人神态都不一样。

“自是应当出兵。”吕武看上去很稳,刻意放缓了讲话的速度,问道:“出兵往何处?”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在脑子里破骂蘧瑗,没搞清楚入侵卫国的郑军主将是谁,连交战地点都没搞明白就干出使。真没见过这样的使节,不止要坑了卫国,很可能连晋国的国君都要被坑到。

魏琦站起来,说道:“我寻蘧伯玉。”

几个贵族也跟着站起来,表示要一块去。

他们必须弄明白卫国的交战情况,不知道哪里在开打,真心连出兵去迎接国君都难办。

其实没那么麻烦。

吕武不止一次来往于卫国境内,稍微使用排除法就能推测郑军的入侵路线,并且猜测楚郑联军北上可能会走的几条路线。

他现在纠结的是要不要救国君,又该是怎么个救法。

权臣嘛,没事都要搞事,遇到了事不坑头顶上的领导,一定是个不合格的权臣。

士匄小声哔哔道:“君上必往‘朝歌’而去。”

郑国只出动一个“军”,小胳膊小腿哪怕去攻打“朝歌”这个卫国都城。

由于卫国的正使太坑,导致的是晋国救援卫国不再是义务或责任,变成跟道德挂钩上了。

讲道德这种玩意对晋人没用,还不如聊个五毛钱的。

吕武看向士匄,眼睛形成对视。

两个人瞬间完成了眼神确认,猜到对方在盘算什么玩意。

有一些在场的人,他们看到吕武和士匄在玩对眼神的游戏,再联想到近期国君的所作所为,控制不住脑子里浮想联翩,身躯哆嗦了一下下,强制自己进入贤者时间,啥都不多想,嘴巴要闭紧,免得遭了横祸。

没有多久,魏琦和之前离开的人回来了。

“蘧伯玉一概不知!”魏琦真心感到一言难尽,不理解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出使。

吕武难掩恶意地想道:“我怎么一点都不奇怪,那伙人不这样才是个例。要不怎么出现一个能干事的人,需要拿出来大吹特吹,遮掩九成九的废物。”

越是缺乏什么就越强调什么,是个永远不变的定律!

吕武再次跟士匄眼神交流了一瞬间,站起来说道:“中军、上军拔营,今日便东进!”

不管怎么样,一些姿态还是应该做的,是吧?

喜欢春秋大领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