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随着病人的情况被更深层次的掌握,凌然的手术进行的越来越顺畅,而周围人的议论也越来越多。

倒不是现在的手术内容有更多的可议论的地方,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手术的进展迅速,且进入到了中肝叶手术的核心部分,所以,在场的医生大部分已是看不懂了。

既然看不懂,自然就只好发发议论什么了。这就好像读书的时候,尖子生总是认真听课积极发言的,落在末尾的倒不一定是真的不想听讲,只是听也听不懂,几十分钟就变的难熬起来,不得不去找些好玩的事情去做。

在场有人本来就不是奔着手术来的,这会儿更是不断的举起手机跟人分享:

“凌医生的手型是真的漂亮啊。”

“速度又快,又准,感觉拨琴弦就应该是这样的。”

“感觉这台达芬奇还挺幸福的样子。”

几名小医生说着说着,聚拢成了一团,话题也开始延伸出去了。

“梁主任刚才抬头的时候,你们注意到他的表情没有,突然感觉还有点亲切。”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没有以前那么严肃了,感觉有点平和了。”

“平和的多了,像是,像是……”

“像是躺平的表情?”

“好像。”

“真的像!”

有人不禁想起了好事:“梁主任以后要是性子变的温婉了,那可就舒服了。”

几个人想的开心了,脚趾都翘起来了。

梁主任其实也处于脚趾翘起的状态。

手术的前中期,他和凌然在互相适应,凌然更在适应用达芬奇机器人做肝切除手术这件事,差不多会给到梁主任极限的压力,这既是减轻自己的负担,也是为了测试梁主任的能力边界在哪里,免得一会手术的难度上来了,不能正确的分配压力给梁主任。

到了手术的核心部分,凌然的测试完成,反向大投喂术也就开始发挥做用了。

他将梁主任的压力降到极限以下还多一些,属于既有挑战性,又不至于做崩的程度,换成梁主任这边,那就是又舒服又有成就感的状态,对一名医生来说,这个状态下的手术,真的是给个野模特都不换的。

任谁在日常工作状态下,又舒服又有成就感,那都是极快乐了。

事实上,从吕文斌到马砚麟,再到余媛、左慈典等人,能够跟着凌然一夜一夜的做手术,反向大投喂术的作用是功不可没的。

梁学如今享受着,享受着,也是舒服的不行。

另一方面,当他这边的压力降低,凌然的手术压力升高,手术的进程他其实更有些看不懂了。

而到了这种程度的看不懂,梁学也就真的只能安安心心的躺平了。

当技术的阶级差距大到不可弥补的时候,除了躺平又能如何呢?

学习吗?怎么学?学什么?学得到什么程度?

奋斗吗?方向在哪

袜奴全文在线阅读

里?目标是什么?奋斗的结果又如何呢?

梁学也不用真的考虑那么多,他的大脑本能的开始放弃思考这件事了。

“阻断。”

“松开吧。”

“阻断……”

凌然的命令一轮接着一***作更是没有丝毫的间断,令人目不暇接,直到应付无力。

到手术结束,五十老几的梁学大主任,仰头睡在超贵的椅子上,都不想起来了。

“5小时20分钟,总用时。”吕文斌隔着玻璃,又报了一个时间。

比起开放式手术来说,这个时间真的称不上好。

梁学倒是很满意的笑笑,有气无力的道:“还以为得做八,九个小时呢。”

凌然对此是赞同的,点头道:“病人相对年轻,做的会快一点。”

梁学等人纷纷点头。

这时候,就听凌然再道:“之后再做的话,速度还是要提起来,应该提升到4个小时内。”

这就是跟开放式手术差不多的时间了。

梁学听的眉心一跳,道:“4个小时的话,难度还是太高了吧,这个……需要吗?”

如果是几个小时以前,他就要用质疑的语气说“有必要”之类的话了,但在跟着凌然做了一轮手术以后,梁学觉得自己的戾气已经没有那

袜奴全文在线阅读

么重了,整个人的心态都变的平和起来。

这种心态,就好像走在路上,被一个小孩子竖了中指,肯定是气的半死,但如果是被泰森竖了中指,还是能够隐忍下来,并给出一丝成年人的笑容的。

凌然站起身来,揉捏着自己的胳膊手腕,道:“病人选择达芬奇机器人的原因,一定是为了更好的手术效果,缩短手术时间,获得的收益还是比较大的。当然,手术精细化是第一位的。”

他这么说话的时候,眼神是扫过了余媛的。

不用提醒,余媛立即掏出一只余级手掌大的小本本和余级手指长的笔,将凌然刚才说的话记录下来。

这都是后续可以用在论文中的东西。

梁学迟疑的笑了笑,他肚子里有的是话想说,但却有些不好问出来。

相对于开放式手术来说,达芬奇机器人的优势就是精细化。它能够10倍放大目标区域,从而以更精细的方式来进行手术,这也是目前外科领域比较喜欢的方向。像是乳腺癌的手术,放在二三十年前,首选都是直接将半边**端掉,但到了现在这个时代,许多病人的选择就更倾向于只切除乳腺。

这两者在疗效来说,肯定还是整体端掉的方案更安全。但是,随着精细化手术的发展,采用乳腺切除方案的,病人的综合性收益可能更大。

而对肝切除手术来说,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切除的肝脏组织越多,病人的预后就越差,但如果肝脏切除的不够,那又会直接危机病人的生命。

两者间的平衡点,就是精细化手术的生存空间。

相应的,手术做的越细致,需要的时间就越多,而时间太长的话,预后问题依旧会突出起来。

所以,就病人的总收益来说,这是一个很混沌的问题了。

凌然提出要缩减时间,那自然是一个很好的方案,但从梁学的角度来看,大家又不是不知道此点,只是大家都做不到罢了。

做的又细又快这种事,并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这确实是后续的一个发展方向……”副主任上前,说着场面话,准备邀约凌然休息吃饭。

凌然却是没等他问出来,就道:“嗯,我有一些想法,我们讨论一下。”

接着,凌然也不理会一群人期待社交的心理,踩开门就往会议室走,就像是在自家医院一样。

喜欢大医凌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