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交图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此时,何止是枯瘦老者心中愠怒,其他老魔头也恼火不已。

在抢夺造化的关键时刻,偏偏这青袍少年不开眼地掺合进来,并且扬言这桩造化和他们注定无缘。

这让谁不恼怒?

若不是见到苏奕是跟随道袍中年一起前来,以这些老魔头的性情,早出手将苏奕灭了!

道袍中年也有些郁闷。

不过,眼见苏奕站出来,他倒是心中一动,想看看苏奕哪里来的依仗,敢掺合进来。

就见苏奕瞥了那枯瘦老者一眼,道:“不是没把你放在眼中,而是在我眼中,你只不过是一株老韭菜,随时都能收割而已。”

老韭菜?

枯瘦老者脸颊顿时憋得涨红。

他纵横星空多年,杀戮无数,令不知多少修士闻风丧胆,可此时,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称作韭菜!

这侮辱味道就太浓了!

一些老魔头都差点笑出来。

谁也没想到,苏奕一个少年,竟敢这般诋毁枯瘦老者,韭菜?这简直太羞辱人了!

远处那长袍男子也有些懵,这少年究竟何方神圣,胆魄也太大了。

苏奕可没有理会这些,他目光看向长袍男子,道:“若我没猜错,这青铜盒内的玉牒,当与我有缘,且容我一观。”

说着,他随意地招了招手。

而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轰!

长袍男子怀中,青铜盒剧烈颤抖,如受到召唤,而后猛地从长袍男子怀中挣脱,化作一道青光,朝苏奕掠来。

这突然的变故,不止让长袍男子大惊失色,也让那些老怪物猝不及防,这是什么情况?

唯独道袍中年大喜,因为他就立在苏奕前方,可以直接截胡!

“镇!”

他袖袍鼓荡,狠狠一掌按下。

可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青铜盒四周弥漫紫色光焰,硬生生破开道袍中年的阻截,倏尔落入苏奕手中。

而道袍中年,则被震得身影一个踉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颇有些狼狈,颜面无光。

可他此时顾不得这些,转身朝苏奕望去。

不止是他,在场其他人皆齐齐转身,目光汇聚在苏奕身上,眉梢间尽是惊疑。

一句“与我有缘”,而后随意一招手,就抢走了青铜盒!?

这实在匪夷所思。

“怎会这样……”

名叫月云山的长袍男子也傻眼了。

之前,他费尽千辛万苦,冒着性命危险,才好不容易从那衣冠冢内取出这件宝物。

谁曾想,转眼间这件宝物居然主动对别人“投怀送抱”!

最让月云山难以置信的是,青铜盒落入那少年手中后,竟变得温驯无比,彻底安静下来!

气氛变得沉闷起来,众人皆惊疑不定。

苏奕则直接将在场这些老魔头无视了,自顾自打开

兽交图小说全文

青铜盒。

就见一块剔透晶莹的紫色剑形玉牒躺在其中。

玉牒上,由大道秘纹镌刻着一幅敕令图案,形似层层叠叠绽放的火焰般,奇异无比,弥漫着惊人的大道气息。

“果然是此物。”

苏奕露出恍然之色。

之前他就感觉有些熟悉,而今看到这块玉牒,终于想起来一段很久以前的往事。

可还不等他多想,一道暴喝猛地响彻:

“小东西,这宝物岂是你能霸占的?拿来!”

黑袍枯瘦老者直接出手了,隔空一掌狠狠朝苏奕拍去。

轰!

血色雷电交织,凝结成一只巨大手掌,压塌虚空,隆隆作响,威势无比惊人。

苏奕随意挥动袖袍,那只血色雷霆大手就砰的一声炸开,化

兽交图小说全文

作漫天光雨飘洒。

众人皆不由吃了一惊。

枯瘦老者有着玄照境后期道行,斗战经验无比老辣丰富,乃是星空中赫赫有名的一个老魔头。

可现在,他的一掌却被轻而易举化解了!

“血枭,你这小兄弟不简单啊!莫非你之前已经和他商量好,要独吞这桩造化?”

华秀夫人俏脸冰冷。

其他老怪物也都目光不善。

道袍中年心中暗叫不妙,知道众人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不瞒各位,我和他也只是刚认识,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苏奕也认真说道:“这老韭菜说的不错,我和他的确是刚认识。”

可此话一出,众人皆愈发狐疑,明显不相信。

这气得道袍中年鼻子都快歪了,这小肥羊,明显故意拉他下水!

可偏偏地,眼下的局势,就像裤裆里抹黄泥,不是屎也成屎了!

“小兔崽子,我杀了你!!”

道袍中年满脸杀机,欲直接对苏奕出手,一证清白,因为一旦彻底被误会,注定会被其他老魔头群起攻之。

“且慢!”

猛地,灰袍男子冷冷出声,“血枭,你且留在那别动,等我们解决了那小子,自然可以解除误会!”

“不错,血枭你还是别插手为好,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演戏。”

黑袍老者冷冷开口。

“我……”

道袍中年脸色难看,很不甘心。

因为若不参与到战斗中,这一桩造化,他别说吃肉了,连汤都喝不到。

可没办法,眼下他已经被误会,必须先证明清白。

目睹这一切,苏奕差点乐了,目光看着道袍中年,调侃道:“老哥,干脆你和我一起配合,杀了这些人,我保证,待会留你一条活路。”

道袍中年:“……”

他顿时察觉到,那些老怪物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了,无疑都愈发怀疑,他和苏奕是一伙的。

这让他气得肺快炸开,这小肥羊,简直太可恶!!

“莫要耽搁时间,先宰了这小子!”

灰袍男子明显不耐,挥动战刀,横空杀来。

轰!

刀光如瀑,狂暴肆虐。

灰袍男子的威势也可怕到极致,杀机贯冲周虚,霸猛无边。

几乎同时,其他十多个老魔头皆围堵过来。

一个个杀伐气滔天,根本不讲武德。

或者说,都不愿苏奕手中的青铜盒被别人抢先得到,故而都争先恐后出手。

苏奕微微摇头。

这些老韭菜,非得自己往刀刃上送。

不收割他们收割谁?

锵!

掌心一翻,清影剑横空掠出,缥缈虚幻的剑光,似皎洁明月的清辉,飘洒这片星空,如梦似幻。

苏奕周身气势骤然一变。

之前的他,淡然出尘,不显山不露水,很容易被人忽略。

可此时,他一身剑意通天彻地,压盖这片星空!

“嗯!?”

当注意到这一幕,远处的道袍中年差点惊得咬住舌头。

还不等他回神。

轰!

大战爆发,这片星空动荡,光霞暴涌。

也就在开战的第一时间,苏奕掌中清影剑当空一砸。

砰!!

一柄战刀四分五裂。

无匹凌厉的剑光迸发,一举将那失去战刀的灰袍男子轰爆,躯体随之化作漫天血雨飞洒。

一剑,抹杀一位霸猛无边的老魔头!

那干脆利索的一幕,让其他老魔头皆受到惊吓,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个充其量十多岁的少年,却一剑之间,灭杀一位纵横星空多年的玄照境后期皇者!

“不好!”

这些老魔头心中一沉,意识到这次走眼了,这哪里是个小家伙,分明就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可他们已来不及后悔。

大战爆发,苏奕甫一出手,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身影如一道流光般,闪烁虚空之中。

锵锵剑鸣之声,激荡这片星空上下,缥缈虚幻的剑影,似月光倾泻,激射十方。

而他每一剑斩出,便有一个老魔头陨落。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身影炸开,似血红的烟花在星空中绽放。

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这动荡的星空中,凄厉的惨叫声也是此起彼伏般响起。

远处,长袍男子月云山惊出一身冷汗,瞠目结舌。

这哪里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分明就是一个剑道擎天,威势无量的恐怖存在!

那些老魔头何等恐怖,往昔纵横于星空之上,流毒四海,掀起过不知多少血雨腥风,令人闻风丧胆。

可现在,在那青袍少年面前,却真的像韭菜似的,被无情收割!!

“不——!”

黑袍老者发出惊恐绝望的尖叫。

而后,他咽喉被一剑洞穿,躯体随之轰然爆碎,魂飞魄散。

“早说过,不要惹我,可你偏偏不听。”

苏奕微微摇头。

声音还在回荡,他已朝其他老魔头杀去。

太快了!

几个眨眼的功夫,十多个老魔头,就陨落过半。

其他数人吓得肝胆欲裂,仓惶逃窜。

可已经晚了。

砰!

一个白骨编织的花篮碎裂,身段凹凸有致,气质阴柔的华秀夫人,被一剑劈开胸膛。

喀嚓!喀嚓!喀嚓!

另一边,如若儒生般的男子,脚下踏着的白虹一节节崩断,而他的身影,则被缥缈的剑气淹没,形神俱灭。

“这哪里是小肥羊,分明就是个刽子手!在他面前,我们这些人,谁还敢称魔头?韭菜!统统是韭菜!!”

道袍中年内心大叫,早已吓得骇然失色,六神无主。

他双腿都在哆嗦,好几次生出逃走的冲动,可最终不敢。

因为他发现,但凡逃跑的,皆会被第一时间灭杀!

他更无法确定,自己在逃走时,能否捡回一命……

砰!

战场中,最后一个老魔头也被杀死,血洒虚空。

一场大战,前后不过须臾间,十三位凶威滔天,名动星空的老魔头,如韭菜般,被收割一空!

远处,道袍中年和月云山呆若泥塑,惊惧震颤。

血腥弥漫的战场中,苏奕青袍纤尘不染,飘然如仙,与那动荡混乱的战场景象格格不入。

在他手中,清影剑似意犹未尽,浅浅清吟,回荡星空之间。

“枯燥。”

一声轻叹,从苏奕唇中发出。

——

ps:祝大家周末愉快~

喜欢剑道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