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星辰剑诀繁琐精密,变化奇绝巧妙,就犹如仙神于九天之上落子,几乎步步先机算无遗策。理论上,修炼到至高境界便是不破不败之剑诀,除非以绝对之力量强行轰破,否则无法破解。

然而王妙真的剑术却不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她身兼两家之长,对于寻常修士来说这样驳杂不纯的修行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王妙真却以自身执念恨火为燃料,将北海王家、墨蛟项氏一族的两家绝学融于一炉。

剑术精妙当中挟带着一股嗜血与悍勇,那是来自太古时代食物链顶端的巨龙威压!

也许有人觉得,龙在太古洪荒时代并不算什么顶级的存在,但事实上在龙凤战争前,龙凤两族凌驾称霸万族,连三清道祖都未真正现世,龙族已是天地霸主,直到龙凤战争之后,道魔战争,人教建立,龙族的地位才直线跌落,但总体而言依然是仙神一流,只是不复昔日诸界霸主威势而已。

凭借域外魔神法身加持自身战力,运转先天一气迅速回气恢复,然而张烈的应对处境却依然危险至极。

正常来说龙族的血脉传承能力只是记录一些知识与特别重要的记忆而已,然而王家的血脉实验却让蛟龙之血在王妙真的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异,她的龙族知识继承的不多,反倒是她那从未见过母亲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她全部都感受继承下来了。

因此真的不是王承恩不小心,而是这种变异真的是防无可防,逸星老祖王承恩做梦想不到,自己自幼培养、悉心教导甚至愿意传授其道统的得意亲族后辈,会对整个家族怀有这样巨大的仇恨。

王妙真的剑意不仅仅是要让敌人死而已,甚至自己也已经舍弃了生命,舍弃了一切希望。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在自己倒下之前,尽量让更多的敌人倒下、死亡!

漫天锐利的剑光纵横,刚柔变化不定,交织变幻如网,将张烈网罗于其中。

凭借剑意感应,伴随着体修间近身搏杀交手,王妙真也可以感应到张烈的状态在迅速恢复,然而她依然没有丝毫的动摇,畏惧,犹疑,有的就只有七个字:“挡我者,吾必杀之!”

若是寻常的修士,面对这种身负龙血兼备高明剑术的修士,未曾交手,恐怕心气与气势上就先输一半了,然而张烈凝结金丹之后越发的归于真我,他的眼瞳注视着对手,其中冰冷淡漠一片,犹如已然冻结的冰湖一般:拥抱危险,享受生死之间命悬一线的快意。

在这个层面而言,张烈的根性已经渐渐超越自身的本体石毅了,石毅虽然也具有同样的素质,但是两人的成长环境不同,张烈是在奇幻世界魔潮起时的环境下,凭借炎黄神眷道统传承,逐渐精进登上至高之位的。

而张烈,他虽然出身于下位面,但是所成长的环境却是纯粹的仙道世界,因此他对于道法的领悟深度更加纯粹一筹,在凝结金丹之前,深刻领悟了道德经中的一句理念,铸成了超品金丹。

张烈能够修成元凤真诀,甚至能够集齐九大真灵之血,这的确是因为某人在上位面的气数引导,但是即便是某人也无法跨界控制所有的变数,比如张烈对于道德经中的一句意外领悟,就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张烈的前世记忆是基于原主记忆塑造的,张烈记得的道德经内容,原主也同样记得,但是没有用,没有相关方面的深刻理念体悟,即便是把道德真言五千字倒背如流,也于修行无益。

王妙真很强没错,但是张烈实在更强,王妙真自负自己一身剑术以及蛟龙强悍体魄,虽然张烈金丹一品,但却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然而她哪里理解,张烈凝的金丹是超一品境界,无之金丹的性能、威力,都是远远超乎王妙真想象的。

生死一线的厮杀,搏命。

在这个过程中,张烈对自身体内的每一条肌肉,每一分法力运转都操纵得越来越精准,他的全身都在发烫,一种奇特的、异样的感觉在全身百脉之间沸腾奔涌,令其目光如电!

突然,就在张烈闪身退避开对手的一记追杀斩击之后,溢散的剑气将地面梨出一条深渠,在这一刻,王妙真身影一阵模糊,骤然变化,她整个人陡然之间人剑合一,竟然仿佛一瞬间化为一条剑气长龙一般,盘旋绕转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攻向张烈。

剑诀森然霸烈,这一剑当中既有星辰剑诀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的精妙变化,又具有墨蛟项氏一族战法的凶猛霸道,在这一招的剑势笼罩下,原本还大有闪避转折余地的张烈,他顿时间陷入挡无可挡逃无可逃的绝境。

至少,以他一直以来所表现出力量与速度,绝对挡不下,也逃不了!

(死吧!)

(你自以为绝对可以杀死敌人的那一刻,也就是你自己濒临死亡之时。)

周身幽紫色的域外魔神法身甲胄瞬间蜕去,于张烈的双手之间凝出一柄幽紫色长剑。

一瞬间,人随剑走。

如果说王妙真的快,是剑速的快,是身法的快,那么张烈的快,便是思维的快,判断的快。

而他的这种快,比之王妙真的快何止超出一倍而已!

瞬间斜踏至预判的身位之处,毫不犹豫,执手中之剑一往无回地斩向迎面冲击而来的剑龙,这一刻的感觉,就好像王妙真也张烈打了一个精妙无比的配合,张烈在这里双手执剑一剑斩下,而王妙真凶猛无比的扑攻而来,错身而过。

血光暴涨!

手中之剑,铿锵坠地。

王妙真原本死寂一片的可怕眼神,迅速转为茫然失措,伴随着致命要害被一剑斩开,蛟龙之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体体内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极速散去。她现在之所以还活着,仅仅只是因为人妖混血、法体双修,生命力实在异常强大而已。

但是正面搏杀,她却已经彻彻底底的败在之前已经身负重伤的张烈手上。

“这,这怎么可能?”以手掌捂着胸膛剑痕,却止不住大股大股的鲜血溢流。

“其实你的判断并没有错,如果我真的是金丹一品的话,那么我的确不会是你的对手,妙真,你的实力修为的确是不弱了,若是一意潜修,未来辅以奇遇未必没有机会突破元婴至境,从此称仙做祖。”

略有一些惋惜的转过身形,将手中之心剑收起,张烈注视着已然身负极重伤痕的王妙真,略感到一些可惜。

以对方的道基基础,原本,不应该仅仅只限于现在这个地步而已,她牛原本应该有更辽阔的前途。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张烈,你真是厉害,不过你现在离去,我依然选择放你一马,给你一条活路。”

在初时的惊愕与不可置信后,王妙真的心神迅速回归了,她有些爱怜地注视着张烈,似乎在不忍心喜欢的男人死在自己手中。

张烈身经百战,他迅速就判断出对手并没有说谎了,很明显在她的身上,还有着某种杀手锏尚且未曾使用。

“真的好想留你一命啊,可惜,我太了解你了,你绝不是那种可以被轻易吓走的人。”

再下一刻,王妙真在张烈未及出手之前,甩袖抛出一面青铜古镜,这面青铜古镜瞬时之间一分为八,其上神光闪烁,蓦然轰出,竟然是超乎想象,张烈完全无法抵御抵挡的恐怖威能。

“真是遗憾,真希望可以亲眼看着,北海王家与墨蛟项氏一族,死尽死绝啊!”

“这是星辰镜,这是元婴老祖布下的护道神通!”

看着那八面青铜古镜射出一道道威力恐怖的星辰神光,张烈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根本就挡不得。

所谓护道神通,既是指修为起步元婴的老祖,为自己的衣钵传人或者直系血脉至亲布置下的绝强防御,因为威力巨大的同时代价也异常巨大,因此在修仙界可谓是罕见至极。

除了逸星老祖王承恩这种没多少年可活,马上要去转劫的元婴修士以外,根本就绝少有人愿意施展这种禁法,这种禁法理论上可以让一名炼气境修士反杀金丹真人。

因为一旦激发,完全相当于一名元婴老祖蓦然出现,发出全力一击,轰杀万物。

张烈也是真的没想到,王承恩老祖这样看重王妙真,连护道神通都赐予她了,现在星辰神光在四阶防御法阵内疯狂暴射,原本这座四阶防御阵法是可以用来抵御妖皇以及大量妖族围攻的,但是堡垒从内部攻破的话就不需要那样的力量了,一位元婴老祖全力出手一击,完全足够用了。

轰隆,轰隆,轰隆隆!

一道道星辰神光四射而出,深海海沟内的据点洞府,全面,土崩瓦解。

正常情况下,张烈也会随着王妙真葬身其中的,然而伴随着山石崩裂,一方巨大的银鼎于神光与崩塌当中遁光而出,在其四周还有五柄色彩各异的亮丽飞剑犹如游鱼般环绕。

与此同时,另一边,刚刚苏醒过来的寒甲妖皇与古鲸妖皇这一边,相比寒甲,古鲸妖皇是比较懵的,它原本已经准备好与张烈大战一场了,结果突然就结束了,自己被强行弹出梦魔世界。

好在,寒甲妖皇已经救出来了,现在,却也并不是谈论事情经过的时候。

“二哥,你总算出来了,走走走,我们去帮大哥和老五他们,这一次定然要让那些人类为自己的轻狂愚蠢付出足够惨重的代价!”

古鲸妖皇上前,拉住寒甲妖皇的手腕,就打算拖着他离去,寒甲妖皇一向都有些拖沓,五大妖皇相处已久,因此古鲸妖皇也不觉有异,拖着自己二哥就打算离开这里。

然而这一次,却是真的不同了。

“唉,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不是,二哥你是什么意思?”古鲸妖皇心中升起不妙,然而他注视向寒甲妖皇的双眼,却见其中是一片“佛系、躺平、小确幸”的奇怪意味。

“三弟,你是聪明人,你觉得打来打去,争来争去的,有什么意思吗?桃里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古鲸妖皇:“……”

张烈的养神诀·梦魔秘法,通常演绎变化现代社会,将大量的讯息导入寒甲妖皇脑内,在某种程度上改易了他的思维,所以,之前张烈才会对古鲸妖皇说:“现在继续留他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惜,那个时候古鲸妖皇没懂张烈他具体是什么意思。

“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在明白这一点后,人生才变得有了一些意义。”

“事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呢?反正也不是给那些化神妖圣做嫁衣而已。”

“努力了未必会成功,不努力一定很轻松。”

此时此刻寒甲妖皇满脑子都是这种思想,他也知道不对,但理性上的知道无法扭转感情上的缺失,寒甲妖皇此时此刻确实已经没有当初争霸天下、兄弟几个共同建立万妖皇朝称王做祖的野心了。

在离开梦魔秘境前,张烈将建立梦魔秘境的法诀全部都交给了他,现在寒甲妖皇只想着抛弃这些事事非非,找一个地方酣然入梦,重新欣赏自己那几十个T的资源。

妖修修炼进展艰难,但是妖修的寿元是远远长过于人类修士的,这也是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至均至衡。

(我有一种感觉,我只要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静心入梦潜修个十几万年,我未来真的有机会突破到不朽道果境界,成为一名飞升修士。)心中闪过了这样的明悟后,寒甲妖皇虽然有些抱歉,但还是头也不回化出原形,砰得跃入大海当中,带着自己的族人远远离去了,任凭古鲸妖皇在后面如何的嘶吼咆哮,恼怒愤恨。

然而即便是再怎么暴怒,古鲸妖皇也无法阻止自己这位昔日的二哥了,一是寒甲妖皇周围可是有着大量的本族道兵,二是他也实在没有功夫再耽搁下去了,他返身而回的本意是叫醒二哥,再去支援大哥与五弟的,现在倒好,二哥是唤醒了,然而这家伙莫名其妙的精神错乱了,果断得不能再果断得抛下一切远遁而去。

古鲸妖皇这边也是不敢再耽搁,尽点剩下的四族道兵,开始前往支援墨蛟妖皇与赤章妖皇,有一定修为的水族是可以掀波起浪驾浪而行的,尤其是在有妖皇有大量道兵配合的时候,它们甚至可以掀起数千米高的巨浪,而失去云中城之后,元婴尤其结丹修士也无法长期在万米高空之上战斗,因此这个时候古鲸妖皇返身而回尽起道兵,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当然,如果没有耽误在寒甲妖皇身上的时间,那就更好了。

护道神通的激发,这是隐瞒不过作为施术者的元婴老祖本人的,感应到护道神通的激发地点,逸星老祖王承恩脸色骤然一变,而与他一同作战的凌虚,妙画两位真君,俱是千年修行的修士了,王承恩的神色变化当然也隐瞒不过他们。

(出了什么事,让你脸色这样难看?)

(是不是据点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具体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施展在妙真身上的护道神通被激发了,难道,那个一直未曾出手的古鲸妖皇,先我们一步找到了据点?)

(并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虽然我们已经很小心谨慎了,但是这些海中妖兽远远比我们更加熟悉大海。)妙画真君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如果那处已经布置好的四阶法阵阵法失守的话,在场所有人将在这茫茫瀚海之上丝毫无险可守,而眼前不依不饶的妖族大修则必然是不死不休,所有人就都危险了,包括他们这些元婴境修士。

另一边,张烈凭借五行飞剑护住虚天鼎,脱离了那处崩溃中的防御据点,虚天鼎为上古奇珍,五阶起步,因此张烈晋升金丹境界后并未再炼制任何本命法宝,而是以这虚天鼎作为本命,炼入丹田当中日日温养。

正常来说,法宝是无法越阶驾驭使用的,就算勉强使用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威能,就像正常情况电磁炮肯定是比枪强一样,但是电量不足,电磁炮肯定就没有枪强。

不过虚天鼎比较特殊,张烈把它收入丹田哪怕不利用它任何威能,也可以通过鼎器天性来温养五行飞剑,顺便加强自身与虚天鼎的契合,这样数百上千年的祭炼下来,当自身晋升元婴境界时,也就可以发挥出此宝部分威能了。

“王妙真把这里毁掉了,我是应该立刻去通知几位前辈这个消息,还是立刻着手重新架设一座三阶阵法?前者更加稳妥,但却将命运交到了他人手上,哪怕那个人是元婴修士,后者更加冒险,但也许妙画有能力将三阶阵法向上提高一阶,这也未可知。”

注视着眼前的残垣断壁一片废墟,张烈竭力控制自己平复心神,作出最正确的选择,这关系着远征修士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喜欢炎黄神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