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h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花胶

更让灰袍偃月刀帝火冒三丈的是,眼见自己所化的灰暗雾气难以捕捉,妖月空干脆冷冷一笑。

“躲是吧?你们带着的这只笨象会不会你这招!”

此刻的神象帝依旧沉沦于心魔镜之中,他是知道两位同伴在搀扶着他逃遁,然而身后的金象神帝却是紧追不舍。

而妖月空见状,猛然接住飞遁回来的血月圆刃,下一瞬,凶残妖威令他的整条手臂都泛起了血色毛

lolh小说全文完整版

发,犹如妖兽一般,这一击,足以毁天灭地!

“轰!!!”

一轮血月碎长空!

血月圆刃的威势,灰袍偃月刀帝早就领教过,关键是,这一击是冲神象帝去的啊!

他们搀扶的如果是同门师兄弟,这一击挡就挡了,可他们和神象帝,貌似没什么交情吧……

“他撑得住!这大块头皮糙肉厚,还有象牙宝甲防身!”

话是这么说,但神象帝的惨叫着实足够动听,灰袍偃月刀帝这次是真的不吭声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一声挑衅,那贼刀说追杀就追杀啊!

好在灰袍偃月刀帝知道,他们看似狼狈,可帝境强者的速度绝不曾减弱过,以他们的速度,眨眼间便是一片星域飞过。

乌金族的地盘虽然广袤,但是在帝境强者的飞遁之下,根本算不得多远。

只要和那几千万大军汇合后,是保他们自己还是保乌金族,就看这贼刀怎么选了!

更何况,他们的目标虽然没有如愿,可目的已经达到了!

两尊帝,还有这个连帝君都不是,却已经能扇他耳光的贼刀,都因为他们而赶来了乌金族。

这样以来,无论是天河那边,还是镇魔关,都是赢定了!

掌中黑莲绽放,硬生生与傲立天上的星光抗衡,为他们铺就一道黑暗所铸的道路。

灰袍偃月刀帝这般想着,嘴角的狞笑也渐渐浮现,而且说起来,元天师弟,直至现在还未出手呢!

这一战,这些反贼,真以为沾了点便宜,就能翻身么?

一路所过,灰袍偃月刀帝斩出的刀光秦逸尘可以无视,但对于所飞掠而过的星域来说,每一缕刀光都足以将一尊星辰斩碎。

阙臻也算找到了事情干,他不断截杀那些刀光,然而却也因此被拖延了速度。

乌金族的前线星域越来越近,准确的说,乌金族的疆域边境还未到,可三千万大军的猛攻,足以让乌金族不断丢失领地。

乌啄天知道硬拼不是道理,何况三千万大军之中,不乏未渊殇这般帝君巨擎,足以和他抗衡周旋。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以空间换时间,领地丢失后还能夺回来,可如若麾下真的死完,那乌金族才会成为空城,任人掠夺!

三千万大军,无需与天庭水师那般勇武,只需保持着军阵,每一炷香,祭起一道神通,那便是三千万道神通。

原本但凡帝族有帝灵存在,都不可能遭到如此围攻,可乌都天如今根本没有依靠,哪怕是援兵都没有!

“族长!让我们杀回去吧!再退,就是第二十片星域了!”

有乌金族的强者看不下去了,那些可都是他们长大的土地,那些星辰中,都是他们同族的家乡!

乌都天何尝能忍得了,一寸山河一寸血,他乌金族能拼出如此家业不容易,每一方星域,无不是先祖们用命拼出来的。

可是,他现在只能拖!

为天行他们争取时间,也为天河的大军争取时间!

可是直至此刻,就连乌都天自己都怀疑了,他怀疑是自己先撑不住,还是天行先撑不住?

他面对的是三千万大军,天行面对的,更是一尊帝境强者啊!

而且乌都天很清楚,这次的帝境强者可不是切磋,而是以命相搏,帝威也好,还是帝境的道法帝兵也罢,那都是凶险到了极致,根本不会有丝毫运气可言!

甚至乌都天暗暗盘算,这么长时间过去,换做是他,至少也该被打死三次了吧?

“族长!这些杂碎的进攻,好像退回去了!”

“难不成是问天关的兄弟们杀回来了!?”

此话一出,乌都天不禁心神一振,他神通化作一道金乌,冲天而起,俯瞰八方,洞察那三千万大军的动向。

果不其然,原本气势汹汹,烧杀抢掠的帝族联军,此刻正在撤退,尽管撤退的有条不紊,毫无败退之意。

可对于乌都天来说,现在这些家伙能撤退,都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一定是问天关的兄弟们杀过来了!儿郎们,把神丹神果都给我吞下去!准备反攻!”

乌都天自己也来了热血,但是很快,这道热血,就被身后汹涌而至的黑暗,化作无边绝望。

“诸君,本帝来支援你们了!”

这是灰袍偃月刀帝的高喝!

他依旧是那般凶狂绝伦,就如欲一刀劈碎乌金神山一般!

“速速把传送阵启动!迎接我师弟降临!”

灰袍偃月刀帝声音凶狂,那黑暗笼罩着其所飞过的一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已经解决了秦逸尘,前来与三千万大军前后夹击,将乌金族的反抗力量彻底灭杀!

乌都天不知道真相,可这一声高喝,他却听得真切,而他以神力祭起的金乌所看到的景象,让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苍白。

那些墙头草是撤了,但并非是问天关的支

lolh小说全文完整版

援到了,而是,去恭迎元天帝降临了!

“陛下,咱们真的不去天河么?或许有机会弄死白泽之子!”

天庭凌霄殿外,光耀闪烁,元天帝帝袍加身,威武十足,只需踏出一步,他便可以无上天威,来彰显他才是帝天界的主宰!

梵悦君还在旁思索,其实她去哪里无所谓,但天河那边的情况,实在不太好……

然而元天帝却淡然一笑:“白泽之子不好杀,其他人你我若是联手,自然如屠鸡杀狗。”

“只不过天河那边,最多也只是阙天璇一辈,而你我去助师兄,为的是杀帝!还有你天天念着,要踩碎的那只贼刀!”

最后半句话,让帝后的眼神一亮,是啊,去哪她都无所谓,但只要能踩死那贼刀,去乌金族,貌似也不错!

喜欢丹道宗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